饱蠹楼 033:生活中只有一种幸福,那就是「爱与被爱」。


一生必需要懂的100幅世界名画 @ 艺术与设计

我们坚信,所有经典的卓越之作
都能实现自身与观者之间的互动
使我们摆脱流俗趣味和眼界局限
远离拙劣之作和迷惑不解的表象
转而去深入探索画作本身的意义


消失的咪蒙,蠢蠢欲动了? @ ELLEMEN睿士

《生活不只有诗和远方,还有傻逼甲方》、《有趣,才是一辈子的春药》、《现在为什么流行睡丑逼了?!》等一系列在标题上就极为煽动的文章被大规模生产,粉丝们嗷嗷待哺,日日企盼着咪蒙替他们说出工作、生活中的不如意。

咪蒙有一个理论叫做,“要把读者当婴儿,把复杂的内容掰碎了喂給他”,在集合了各种套路的量产爆文的长期“熏陶”下,焦虑情绪轻而易读就能被调动起来,此时,再适时扔出一些“教你如何月入5万”的线上课程,收智商税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咪蒙又回来了!鸡汤本是刚需嘛?没事儿多看点心理学的书行吗?


“被性侵那天你穿的是什么” @ 艺术商业联盟

“what were you wearing”(你当时穿的是什么?)展出的内容,是18个女大学生不幸遭遇性侵时身着的衣物。用赤裸裸的事实引发公众思考,“穿什么衣服和是否被性侵真的有关吗”?

需要被审判的永远只有受害者。


关上直播,来思考当下的消费主义 @ Tmagazine

消费历来被视为七宗罪之一。英国时尚评论家Linda Grant在其著作《穿出来的思想家》(The Thoughtful Dresser)一书的「致时装店」章节中写道:「大多数反对购物的人都认为它就是一种获取的行为,是一种贪婪的表现,过度索取根本不需要的物品,但是广告和市场营销都让我们觉得我们需要这些东西,这种情况就是马克思所谓的‘虚假意识’。

财务成功、社会认可、外表吸引力,本身并不是坏事。但倘若我们过分重视这三者放就会成为负能量。越认为三者重要的人,越会表现出消费狂的特征。如何追求内在目标,是一项专业的心理学训练,需要假以时日。但有两句话,马上就能增加我们的勇气和力量。

一句是George Sand说的:「生活中只有一种幸福,那就是:爱与被爱。」

第二句话出自美国的孔子——爱默生:「我们面前的东西,我们身后的东西,相较于我们内心的东西,都属芝麻小事。」

再谈消费主义。


古埃及:射精创世与灵性性爱观 @ 利维坦

这些传说象征着世界的增长、死亡和收获,古埃及人用这些故事象征自己身边循环往复发生的一切。他们还相信人类也可以经历这些循环,男人也许在下一段生命中会变身成女人,或者女人会变成男人重生。

基于这样的信仰,性取向的流动性对于古埃及人来说算不上什么大事,毕竟在古埃及文化中性别差异并没有那么大,不像后来的西方文明。是的,古埃及传说中的女神也可以长出胡子,而且对此没有人会大跌眼镜。在古埃及人看来,男人和女人都是人,只是略有不同,而且古埃及人普遍抱有这样的观点(他们甚至还有大量女性法老)——也许我们真的可以从这些古代人的身上温故而知新。

我瞎了。


越丧越新浪漫的台湾独立音乐,是小宇宙的麻醉剂 @ 世外Another World

台湾独立音乐这十几年在风格上可谓是风云突变,十年前在台湾做独立音乐始终绕不开“小清新”这个词,大多的独立音乐人或者独立乐队都喜欢做一些甜得发腻的歌曲,这其中包括了小清新之母陈绮贞、旺福这样的大牌独立乐队,还有游走在独立与音乐之间的张悬。草莓救星乐队甚至还写了一首《瘟疫青年》来进行自嘲。在那个年代,甜梅号这样的乐队在台湾地区已经是相当有名的乐队了,但还是做不到现在草东没有派对和落日飞车如今一呼百应的号召力。而最近如告五人、老王这些台湾新锐乐队都在现乐夏的第二季名单上,可见台湾的每一股音乐风潮都能在大陆兴风做浪。

介绍的乐队都有试听。期待「乐队的夏天」第二季!


世界是怎样运转的 @ 奴隶社会

英美的政治和经济体系像任何体系一样,建立在某些原则和信念之上。但是问题在于,英国人和美国人不只是将这些原则视为最优原则,或者是他们社会所推崇的原则,而是将它们当做唯一可行的原则。或者说,除了“错误”之外,旁人没有其他选择。由此,原本的政治经济模式选择的问题变成了一个如选择宗教信仰般的问题,信仰体系内的人则无法理解信仰之外的人为什么会如此行事。

社会学家罗纳德·多尔曾写道,“像所有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人一样,日本人相信仅仅依靠一个凭自我激励驱动的市场,是不可能得到一个体面、道德的社会,不可能得到一个有效率的社会。”

23年前的经典文章。文中拿出来举例的日本、韩国换成23年后的中国,同样适用。


我们为什么没有电影分级制? @ 电影最TOP

从“G”到“NC17”,内容口味越来越重,受众限制越来越大,这套制度要实行,需要两个先决条件:

一、法律意识必须充足,从院线管理人员到观众,都要自觉遵守,这样执行的成本才会足够低。(偶有越界的也能及时纠错)

二、认为电影是一种纯粹的商品,不同人群看不同的电影,跟不同身材的人选不同尺码的衣服,没有本质区别。

2019年阿里巴巴的全年营收是3768亿人民币,是整个电影行业营收的6倍,如果把中国电影作为一家公司看待,600亿的营收刚好能排到中国的第300位,第299位是盘锦北方沥青燃料有限公司。

这意味着,电影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非常非常有限。

但电影的舆论影响力又很大,为了一个营收这么点儿的行业,把意识形态领域的管控开放,决策者们不愿冒这个险,哪怕分级能带来3成的票房增益,也不会轻易尝试。

No Comments.


研究了2亿中国人饮食,他们画出了全球第一张口味与疾病地图 @ 医学界

这项由宁光院士带领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团队完成的研究,第一次大规模采用了互联网被动数据探索了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和疾病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而比过去使用问卷调查和自我报告的队列研究,互联网的数据更为客观,也准确地反应了中国各地烹饪和口味偏好的不同所造成的健康差异——热爱高温烹饪的地区有更多高血压、糖尿病和高体质量指数(BMI)困扰,爱吃辣的地方糖尿病风险低。

在烧烤的问题上,海南省是南方地区的一个特例,其对烧烤的热爱不亚于东北地区。这里面的原因,大家都清楚,文章居然没点破。


谷歌是如何让我们变蠢的? @ 栈外

尽管网络有助于搜寻资料,但我们的注意力很容易就会分散,对文字的探索也更容易浅尝辄止,进入过去自然而然的深度阅读越来越难。现在新的“阅读”习惯倾向于通过标题、摘要等,快速获得最新信息。

阅读方式的改变会造成我们思想的改变,正如表意文字与字母文字、手写与打字,纸质阅读和使用网络也会造成思维变化。

“科学管理之父”泰勒革新了工业制造管理,Google则革新了我们的思想方式。一个可能的结果是,我们人类变得如同机器,而机器反而更像人类。

4月23日世界读书日。让我们拿起书本,再次阅读吧。


不抬棺也很奇特,13种世界上不寻常的丧葬习俗 @ SME科技故事

每一种文化和宗教都有自己独特的诠释死亡的方式。在现代文明中,丧葬文化通常包含了死者遗体的展示,供死者的亲属及朋友凭吊。

无论如何丧葬文化都有其特殊的意义,不过因为文化的不同,从局外人的角度来看,有时会对其中的一些行为感到难以理解,比如说为什么要将充满艺术感并且很昂贵的盒子与死者最好的衣服一同下葬呢?

我又瞎了。发现国内公众号现在很爱翻译国外的文章啊。


成为一名记者意味着什么 @ 常识

这个稿子不是审丑,不是去讲一群妈妈多傻,每天送小孩上3个奥数班多功利,是讲如今的教育条件下,她们不得不这么做的深层原因。但这篇稿最终还是因为不够积极被毙掉了。

除此之外,其实媒体也在助推情绪化内容,像GQ报道、人物还有新京报这些公众号,三天两头就写北漂的焦虑、三十岁的焦虑、身为女性的焦虑等等。其实我能理解大家生活在一个压力很大的社会,但每一次都是看记者先采访一个百度的员工,再采访一个阿里的员工,然后采访一个从北京逃到杭州的人。我们知道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们作为参与其中的人,虽然我们会思考这些东西,我们想这个行业的出路是什么?媒体的出路是什么?但实际上说悲观一点,我们在其中做的只是一个记者,我们觉得可能找到自己做这份工作、这份职业的意义,但你选择不同的媒体,其实你做的方式是不一样的,非常不一样。

做电影难,做记者更难。

饱蠹楼 010:音乐是垂直的,我们就水平地躺。


英国殖民下的香港真的那么好吗? @ 中国历史研究院

近代史是屈辱史,是血泪史,香港在鸦片战争中被英国殖民,香港同胞在殖民统治下饱受欺凌,同时期的大陆更是在列强割据、军阀混战、日军侵略中生灵涂炭。经过不懈努力,香港终于于1997年回到祖国的怀抱。但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一些“怀念港英时代”“港独”声音的出现实属令人痛心。

当前,香港发展面临各种各样问题,青年一代对未来所表现出的迷茫和对过去港英时期的幻想我们都可以理解,但只要我们愿意随手翻一翻历史资料、听一听身边老一辈人的讲述,就会知道英国殖民统治之下香港同胞究竟过得怎样。

香港
190824 摄于香港尖沙咀

港毒现在都快跑到警察头上拉屎了。对他们的容忍真的是太多了,赶紧出手吧。今天(190825)晚上的游行,香港警察终于用上了水炮车,早就应该这样了!


香港爱情故事,讲的不只是爱情 @ 单向街书店

再看 80、90 年代香港文艺片的经典作品(《胭脂扣》《阿飞正传》《重庆森林》《大话西游》……),或是收录了“殖民地香港在末世情怀里的靡靡之音”,或是迸发了某种个人英雄主义式的悲情、“颓废与狂放”,亦或是制造了一个个弥散时空意识的“锦灰堆似的迷魂阵”,而作为其中的一脉,香港爱情史的变迁无疑最有力地接洽和影响了好几代内地观众的心灵与情感。

不谈国事,谈恋爱吧!


音乐不是生活的垃圾桶,它一直是我的八音盒 @ 新周刊

台湾当代诗人夏宇在《给时间以时间》中表示:“音乐是垂直的,我们就水平地躺。”确实,当生命被音乐击穿,音符上就承载了我们的漂泊与绽放,闲暇与孤寂。那漫长的昼与夜,就会无端多出一些斑驳的星光。

近两年因为通勤时间明显减少,听歌的机会基本没有了。实在是可惜。


浮世绘其实是江户时代的小红书? @ YT新媒体

葛饰北斋《神奈川冲浪里》

真正的彩色浮世绘从铃木春信开始。为了适应当时文人之间交换画历(絵暦)的社交活动,铃木春信等人以多色印刷法发明了锦绘。这个时期浮世绘进入繁盛时期,这位行走的江户时代“美图秀秀”当选女人最爱画师,因为他会在自己的画里将娇小的日本女子硬生生拔成八、九头身。

纵观浮世绘发展的历程,你会发现浮世绘放在今天,就是我们发的朋友圈,看的公众号,或是杂志报纸,并无我们想象中的生僻晦涩。

一篇「浮世绘」的极简历史。看到最后发现居然是广告……


黑豹:我们等得起,坚信一切都会过去 @ 新周刊

回顾走过的30年,赵明义说:

“哪怕是情况最差时,我们也从没想过乐队会解散。会有失落和沮丧,但我们等得起,我们坚信一切都会过去。”

有人说,不服输、不投降,正是黑豹精神。“黑豹精神是什么?我们好像没这么聊过。”李彤笑着说,“不过好像只有玩乐队让我们最快乐,那就继续做吧。”

窦唯、丁武,神一样的前成员啊。《无地自容》是KTV为数不多的必唱曲目。


电商APP窃听疑云 @ 燃财经

“各种拉票软件、会议软件、文献提供者、新闻阅读软件等的第一步都是要得到用户的各种数据获取的授权才能运用,这些APP从诞生之日起都有着强制性、偷窥目的的恶意,不少隐蔽性非常强,或者存在强制性获取个人信息的情况。毕竟众多商家觊觎大数据的商业价值,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李圣表示。

连苹果、谷歌都爆出偷录用户的说话内容,讲真,我们消费者又能怎么办呢?


与网络隔绝的静默之地 @ 利维坦

“当我在自己房子周围溜达,我会安静地想事情,我认为人们已经失去了与自己独处的能力——单纯坐在自己的桌子上,什么也不干就是看看远处的山,这件事没有任何不对。”

有时候工作烦躁的时候,真的想找一个「静默之地」躲起来啊。


《小神龙俱乐部》,你若不提,我会以为是一场梦 @ 环球银幕

小神龙俱乐部到底播过多少动画已经成了一个谜,它的第一批观众是80后,第二批观众也是最后一批观众是90后。

回想起来,每一次回到家放下书包打开电视,那些跳动的欢乐色彩,喜爱的角色,熟悉的声音,精彩的故事,全都是平凡的奇迹。

很多很多动画片的截图。只是好奇,2006年「黄金时段禁止播放外国动画片」的禁令是哪位领导拍脑袋想出来呢?


网友解释KOL、KOC……我忍不住笑喷哈哈哈哈哈哈 @ 广告狂人

互联网行业就是造词、装逼的典范。


三年清知府,真能搞到“十万雪花银”吗? @ 短史记

综合来说,中国历代地方官的俸禄不高,常常有人“哭穷”,但事实上,他们的俸禄收入已远远高于治下百姓。再加上官员本身的特权及额外收入,地方官基本都能过上较好的生活。到了清代,“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乃是毫不夸张的现实。

几百年来,好像没什么变化。


中世纪医学:人类医学史上的至暗时刻 @ SME科技故事

中世纪,作为持续了一千年的黑暗时期,其中的愚昧和无知,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即便是聚焦到医学领域,文中提到的,也仅仅是中世纪黑暗历史的冰山一角,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即便是最黑暗的时刻,依然有人为了那一缕不知何时到来的曙光而奋斗。

平心而论,中世纪的中医,也好不到哪儿去。「本草纲目」也记载了裤裆、汗衫、衣带、头巾、裹脚布、蓑衣、草鞋、死人枕席、日历、钟馗像、桃符、蒲扇、蒲席、锅盖、蒸笼、竹篮、扫帚、马绊绳、厕筹、尿桶等种种日常用品的药用方法。


免费阅读正在杀死腾讯阅文? @ i黑马

免费这个词在互联网领域并不少见,近年来虽有知识付费等付费消费被认可,但网民人数的日渐饱和,相对于高端付费领域,下沉市场成为各行业的必然选择,在此基础之上免费也就成了大势所趋,而不断发展进步的科技水平,也大大推动了这一进程。

免费阅读就是这个背景下的产物,以三四线城市和中老年人为目标群体,推动网文阅读的市场不断扩大。可以说免费阅读是网络文学行业的一场大变革,行业的参与者必将受到冲击,阅文作为行业的领军者势必会受到更大的影响。

长期的付费阅读经验积淀究竟将会让阅文有更多的底气去面对市场变化,亦或是长期发展的惯性将会让阅文的转变步履维艰,这一切都未可知。这一场关乎阅文生死的棋局,以免费为起点,以变现为目的,阅文集团能走多远,且待时间证明。

电子阅读领域里的细分领域——网文阅读——又是一个和拼多多一样,远离我日常认知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