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68:hill不在高top,有god则名。

你们那好好说中文得判几年? @ 王左中右

一时间,这些层出不穷眼花缭乱的网红词语,让我有点困惑、迷惑和疑惑:

你们那好好说中文究竟要判几年啊。

比如有这么一种,叫做“缩音”,也就是各种拼音缩写。

随便举几个典型代表:AWSL、YYDS、SSFD、MDZZ、NBCS

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

汉语界另一朵奇葩,便是中英混杂。

明明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事情,他非要给你用几个英文点缀。

hill不在高top,有god则名。river不在深deep,有long则灵。斯是apartment,惟my德馨。苔痕on阶绿,草色in帘青。谈笑有Dr.,往来无Mr.。So can调素琴,read金经。无tiktok之乱耳,无deadline之劳形。南sun诸葛庐,西蜀son云亭。

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XX子”。

比如:绝绝子、无语子、寂寞子……


王建国:每次看到李诞,心里就卑微 @ 往事叉烧

2012年,毕业不久的李诞和王建国,被《今夜80后脱口秀》制片人邀请,成为节目核心编剧。之后,两个人同时从幕后走上荧幕。

到了2014年,笑果文化成立,李诞成为股东。两个人的命运轨迹逐渐不同。李诞成为老板、策划人,而王建国始终是编剧。

2017年8月17日,《今夜80后脱口秀》最后一期播出,节目组给两个人颁发了“最佳搭档奖”,结果李诞太忙没来,只有王建国一个人站上了领奖台。

多年后的《吐槽大会》上,王建国借段子说出自己的真心话。

“我跟李诞一起出道,现在我俩的身份差了这么多。每次看到李诞,我心里的那种卑微,就跟张绍刚看到撒贝宁一模一样。”


热搜策划:我觉得自己在制造娱乐垃圾 @ 塔门

当晚的项目是一场艺人的生日会直播。“艺人不是大咖,这种项目简单传播一下就行。如果能上一个热搜就完成任务,能上三个就是高过预期。”直播当晚的传播预算是30万,对于已经操盘过多个上百万项目的徐文洁来说,这场直播的难度并不高。

许文洁还没来得及开心,就在项目群里催促代理公司把直播物料和事先准备的文案给到娱乐博主去发布。“艺人有合适的素材出来,我们就把视频、截图和文案给到娱乐博主去传播。如果传播量级不够就临时再写文案。”做过二十多场直播的徐文洁已经形成一套流水线的工序。

许曼说自己是一个矛盾的人。一边是“丧文化”的代表,一边在积极努力的工作。这是当下许多年轻人的一个现状。“如果我的热搜内容能够让那些想离职的年轻人感到快乐,我倒也挺开心的。”

被问到策划热搜能给自己带来的价值,许曼沉默了许久后回答:“其实有时候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要追求价值在哪里,不是吗?”


数千万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杀 @ 游戏研究社

在2013年,《Geoguessr》由瑞典29岁的开发者Anton Wallén利用谷歌浏览器实验制作。这是一个谷歌官方发起的测试Chrome浏览器极限性能的计划,Geoguessr是其中最出名的项目,也因此游戏获得了谷歌街景地图的使用权限。

最开始,《Geoguessr》只是一款单调的街景地图随机位置生成器,上线后不久加入了猜谜要素,才勉勉强强成为了一款游戏。

在游戏画面里,你大概也能感觉到这种“勉强”。除了一张完整的谷歌街景图,游戏再没有更多的要素,利用现有的方向箭头,玩家能够在既定的图像中来回移动——实际上就是一张又一张切换拍摄好的图片。

玩家把这类不够清晰的图片上传者统称为“Ari”,名字来源于芬兰知名软件公司Autori的负责人Ari Immonen。后者为了补充芬兰地图的街景图,在自己的车上装了360度摄像头,从2017年来跑过了四万多公里,拍摄下了800多万张街景地图。


读中医五年了,我还在寻找对中医的信任。 @ 我要WhatYouNeed

我不知道,寻找那份对于中医的笃定,是不是中医学生的必修课。但我知道,我作为一个专业是中医的人,却要花上几乎是一半的学业生涯去寻找笃定,那是说明我对中医实在太不自信。

我正在学习一样我不是百分百相信的东西,不知道,学习其他学科的朋友们,有多少人,会同样经历这种时刻?

张文宏提到中医的「整体诊治思维」,让我重温起我觉得中医最宝贵的价值——

中医似乎更愿意把发生在人身上的任何病痛,都看成是一个整体的作用,包括这个人其他部位的状况、这个人的人际关系和生活遭遇、这个人生活的空间和环境。

一个合格的中医,往往首先会是一个关心你生活的人

说什么治疗抑郁症?双盲测试,谢谢。


为了要打赏,俄罗斯主播命都不要了 @ beebee公园

在国内我们一般把通过某些特殊才艺取悦观众的主播统称作整活主播

俄罗斯也有同样的群体,他们被叫做Thrash Streams,Streams是主播的意思,Thrash这一概念取自激流金属Thrash metal。

所以你可以认为这群主播就是主播界的极端,是在摄像头前表演的送葬者。


头发的离开,是梳子的追求,还是头皮的不挽留? @ 造就

年轻人脱发主要原因是不规则的生活作息和不健康的饮食习惯,经常性的烫发染发也会对头发毛囊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从总体上看,在同一时期大约有84%的头发处在生长期,14%的头发处在休止期,2%的头发处在脱落期。所以,人们每天都会掉一定数量的头发,大致在50-100根左右,这是非常正常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头皮毛囊的干细胞活力逐渐下降,毛囊生长头发的能力也渐渐丧失,才导致了大面积脱发的悲剧。


包特:我们为什么在意科技巨头“以大欺小”? @ 复旦金融评论

关于数字平台反垄断需要重点关注的领域,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卡尔·夏皮罗(Shapiro, 2019)主要总结为三方面:一是加强对数字企业的并购监管,收紧过去宽松的监管环境;二是严厉打击具有主导优势地位企业的排他行为;三是密切关注平台企业强大的市场地位对劳动力市场造成的影响。卡尔·夏皮罗提出的这三个方面虽然是针对美国市场,但对中国市场来说也有重要借鉴意义。对照以上三个方面,从全球范围来看中国目前采取的反垄断措施的力度仍然相对较弱,有待于进一步完善和提高。


你没有离开我,你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 @ 偶尔治愈

某种层面来说,这是作者君君写给夭折的孩子的信。一个名叫「曦瑶」的孩子,来到这世界只有30天。在妈妈的肚子里时,这个被诊断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曾被寄予最深切的祝福。

然而,曦瑶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母亲在她离开半年后,写下了这篇文章。她会为没有生下健康的孩子而负疚,尽管她已经做到极致。

在生下孩子一段时间后,她还会分泌乳汁,好像自己的孩子还需要哺喂,但怀里已经没有那个孩子了。她还会仿照孩子还在的时候,记住她的百天,但事实上,那一天,除了伤心,什么也没发生。她的微信号还有一串数字,精确到孩子出生的时刻。

仿佛,她还一直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