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26:我们的命运和未来,早已被前人写进书里了。


高速收费为什么没完没了 @ 大象公会

问题是,不是所有的通行费都会被用来偿还贷款。早年,广东省河源市的「江面收费站」,被曝出2004年收入649万元,但只有31万元用于还贷。如果想还清贷款,这个收费站还需要继续收费756年。

剩下的通行费收入,除了给收费员发福利,其余大部分就被「统筹」了。

那么,作为普通人又能怎么做呢?

最好是在新的一年展望未来,期望经济继续高速发展,人民生活持续改善,寄希望于高速公路车流量迎来指数级增长,带来海量的过路费收入,化解前期巨额投入的债务压力。

当然,更要重在行动。比如勤跑高速,积极交钱,再不济也要积极消费,用间接承担物流成本的方式,为「基建狂魔」贡献一份微小的供品。

韭菜们,加油!


大于8844 @ 冰点周刊

2018年5月15日早晨8点半,北大山鹰社登顶珠峰。

珠峰顶没有夏凡想象得大,是一个三四平方米左右的斜坡平台。他们曾登顶的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友峰山顶“跟足球场那么大”,“登顶后还得到处走走找最高处”。

队员们在顶峰录制了对母校祝福的视频。魏伟也在山顶接受了男朋友的求婚。持续3年的北大“珠峰攀登队”终于将这件事做成了。

登顶的时候大家不会有特别大的情绪波动,因为是一步步、一点点走上去的,所以那个激动并不是一瞬间、一下子从0到100。自己每走一步都更靠近山顶,情绪会更高涨一点,但那种情绪的高涨更多的是给你一种往下走的动力。”魏伟说,“登珠峰十万步,每一步都算数。”

这也是挑战自我的一种选择。


《老友记》,一代人的都市童话 @ 看理想

年是2020年,还记得《老友记》里Chandler的那个玩笑吗?

在第九季,六人帮曾聚在一起为Rachel和Ross的女儿Emma庆生,Ross提议给Emma提前录一段18岁生日的祝福影像,于是Chandler说道:“Hi, Emma. It’s the year 2020, Are you still enjoying your nap?”

Emma的演员Noelle Sheldon在几天前回应了:“Just woke up from the best nap of all time, happy 2020!!” 引起了粉丝和媒体的一阵小骚动。

能让群众对一段跨越17年的梗依旧喜闻乐见,大概也只有《老友记》了。

2020年了,老友记的稿子依旧能无限写下去。


韩国生死录 @ 血钻故事

文在寅深处韩国政经中心,他当然比谁都明白,凭借一己之力,根本无望扭转韩国的财阀体制。他所能做的,也只不过是修补性的救济而已。简单来说,他无法撼动财阀们的根本利益,只能打击财阀的代言人、看门狗。

仇恨只懂黑白,但历史从来灰色。朴正熙和他催熟的财阀,其实都无法用简单的坏人和好人来概括。贡献和罪孽,冷血与温情,如果无法理解人性的复杂、历史的深邃,那仇恨的泥潭,就不会有干枯的一天。

孙钟庆→安本钟庆→安本三宪→安本正义→孙正义,这其实只是个引子。文章主要写韩国历任总统的。


韩国,正在捡起汉字 @ 地球知识局

汉字传入朝鲜半岛至少可追溯到公元前三世纪,大规模普及则在公元前后。到了朝鲜三国时代,新罗和百济文人已经开始用汉字作诗,史官也用汉字记述和编撰历史典籍。

韩国语将词汇分为三类,一是固有词,二是外来词,三是汉字词。

汉语词主要分三类。一是古代中国传入的,这部分所占比例最多,但是在经年的发展中,韩国的汉字词已经与现代汉字产生了比较大的差异,首先体现在使用和读音上。比如韩语中一到十的数字发音很像中国有些地方的方言,有专家认为是因为韩语数字发音较好地保留了中古汉语的音韵。同时很多韩式汉字的写法也与简繁两种汉字截然不同。

其二是韩国自造汉字词,韩国社会或者学界依靠汉字造词原理,应对韩国的具体情况独立创造出的汉字词汇。

第三就是从日本传入的日式汉字。日本明治维新后实施“脱亚入欧”的文化政策,引进西方技术、学习西方文化。很多西方观念的概念进入日本,被译成汉字,形成新的词汇。这一部分词汇也进入到了朝鲜半岛。在朝鲜半岛日据时期的强制学习也加深了这一进程。

关于韩国的另外一篇文章。


第一批被送进网瘾学校的孩子,30岁了 @ 人间theLivings

“我承认机构和家长他们的初衷是好的,但真的扼杀了很多孩子的理想。过早地教会了社会上的尔虞我诈。那里面的孩子出来社会,总会先以恶意的方式看人。

张正说,他有个群,群里是和他同时期进入机构治疗的小伙伴。在北京的他们会时常相聚。有些已经如他一样结婚生子,但也过不好家庭生活;有些孤身一人,和父母不再往来。

“我们那一届的孩子,没有人走得出来,也没有走出来的。如果有人告诉你他精神状态好了,那么他就是在骗你。”

浮生百态众生相。网瘾这事儿貌似也没有其他更合适的解决办法。


最新“百家姓”排名变了! @ 环球时报

公安部户政管理研究中心依托全世界最大、覆盖全国14亿人口的信息系统,采用大数据技术对全国户籍人口(不含港澳台地区)的姓氏和姓名用字、2019年新生儿姓名用字等情况进行了统计分析。

感觉莫姓第一次进入前一百,之前总是在一百二十名左右。「轩」这个字,近几年也是被用烂了。


2003年那个非典肆虐的春天,我在北京 @ Super巴巴妈妈

就在大家都在想,这个病到底还会持续多久、什么时候才能研制出特效药的时候……

它自己悄无声息地撤退了。

是的,非典不是治好的。很多人觉得,非典是治好的。其实不是。是病毒不喜欢天气热,自己走了。

2003年5月19日,北京非典新增病例数降至个位。

2003年6月10日,北京连续三天保持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既往疑似转确诊病例、既往确诊病例转为疑似病例数均为零的“四零”纪录。

2003年6月20日,小汤山医院最后18名患者出院。在短短51天里,这座全国最大的非典定点收治医院完成了从组建、运转到关闭的全过程。

No Comments.


助你宅家避疫,分享15个专题100本好书 @ 饭统戴老板

这个时代,那些你看不懂的东西,绝大多数都能在书里找到答案;那些你预测不到的未来,绝大多数也能在书里找到轨迹,尤其是经济、金融、历史、社会等大部头书籍。要想深刻理解这个社会,就应该拿出相当比例的时间来阅读,因为我们的命运和未来,早已被前人写进书里了。

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


曼巴不敌科比,科比不敌上帝 @ 钛媒体

如果没有这场意外,今年9月,科比将与邓肯、加内特等人正式入驻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并发表演讲。

科比曾说:“我热爱篮球,喜欢闻篮球的气味,我也深爱着一双新球鞋的气味,我爱着篮球砸在地板上的声音,也爱着篮球空心入网时和篮网摩擦的声音。

即便现在我退役了,我依然会把我在篮球场上学到的东西带到我的生活之中,比如良好的沟通,比如对细节的注意。”

属于科比人生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不久。但一切辉煌与传奇,已经戛然而止。

名将自古如红颜,不许人间见白头。一代传奇,就这么陨落了。

饱蠹楼 019:1%甚至1‰的人把所有人的船给掀翻了。

是来自天堂的光束!世界遗产美景摄影作品 @ 胶片的味道


P2P最后时刻 : 大家交了上万亿学费,不留下点什么吗? @ 南方人物周刊

行业转折点早已发生,但却被许多从业者误以为是监管的认可,投资人也没有及时从高息以及刚兑的美梦中苏醒。

P2P通过互联网,把民间金融的好和坏全都翻到了台面上,“等于把淤泥底下的东西都铲了上来,里面能挖着莲藕,也有臭鱼烂虾”

“1%甚至1‰的人把所有人的船给掀翻了。”

P2P的原意只是个体对个体,即在互联网时代,以网络为媒介实现了个体对个体的贷款。打个比方,信息中介类似于介绍相亲的媒人,如果要求它“刚性兑付”,就像婚后一方如果认为婚姻不幸,要媒人承担所有责任。

其实,真实的“P2P”是个好东西,既满足了借款人的融资需求,也增加了投资人的投资渠道。但是,劣币驱逐良币,彻底玩坏了。 任何涉及金融的新事物,都需要监管。


阿拉善英雄会:5天4夜的沙漠狂欢 @ 剥洋葱people

阿拉善,蒙古语意为“五彩斑斓的地方”,但这里被沙漠占据,生态极其脆弱。英雄会所在的腾格里沙漠,面积达4.3万平方公里,超过7成是沙丘。最近几年,随着当地对旅游业的推动,这里也成为户外徒步、越野活动的胜地,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环保压力。

网红直播直接拉动了地方经济。


内讧凶狠 @ 全天候科技

同样在中关村,英语系教师俞敏洪正式决定离开北大。在之前由于不满他私自在外授课,北大连续三天用高音喇叭在全校播放这一极端的方式对他进行处分,俞敏洪觉得“既然在北大工资还那么低,不如离开北大出去教书,挣钱会比现在多很多,而且出去以后我再开培训班,也不会有任何人给我处分”。

在俞敏洪的收权过程中,暗地互相制造麻烦、使绊子是常有的事情,比如徐小平想上一个雅思项目,找俞敏洪谈了一年半才谈下来;另一边,俞敏洪做出的一些决策也出现无人执行,或者故意唱反调的情况。俞敏洪曾说过,在新东方,没有任何人把他当领导看。

甚至在媒体报道中,有这样一则场景:俞敏洪在得知徐小平带员工反对他的改革后,直接让人把徐小平的办公室占了。在这场乱哄哄的斗争中,徐小平被被赶出过董事会,王强辞去过董事长职务,俞敏洪也失去过CEO的位置。

最终这场新东方的内讧以徐小平和王强的出局作为结局。2006年新东方在纽交所上市,徐小平离开创立了真格基金,在投资圈大展拳脚。

说白了,就是钱的事儿——「分赃」不均。


消失的环卫工人与看不见的城中村 @ 极昼工作室

凌晨四点,未苏醒的城市向他们展现出另一种面貌。夜不归宿的男男女女,醉倒在了夜宵档口或人行道上,等待他们清理的是旁边一堆一堆的呕吐物,散发着酒糟过期的气味。一位流浪汉时常裹在白色的编织袋里,睡在丰巢快递的取件柜旁,闪着灯光的货车从他身边“呼呼”驶过。

穿着工作服的酒店保洁阿姨,会在这个点下班回来。凌晨交接班的出租车师傅也回来了。鱼塘边的深夜垂钓者和守在垃圾点旁边的拾荒者,则一夜没有离开。等到上午十一点,这些人消失不见,三十多岁的站街女从几个特定的巷口冒出来。她们脸上抹了一层厚厚的脂粉,红唇,穿着黑色丝袜、高跟鞋,指甲大多涂成鲜亮的颜色。她们热情地向环卫工打招呼,相中的自然是他们的腰包。

一名环卫工还见过,来不及赶往医院的妇人,躺在一座祠堂前的空地上即将生产。二十来个路人背对产妇,围城一个大圈。救护车开不进村子,医护人员抬着担架赶到时,孩子的头已经露了出来。

他们每天要面对烂淤泥里的臭老鼠,树根下的龙虾皮、田螺壳、烧烤竹签,草丛里的猫屎和狗屎,还有随风乱跑的零食袋和餐盒。如果碰上下雨天,垃圾就像上了胶水,牢牢地粘在地面,蓄满雨水的垃圾桶有两百斤重,难以拖动。

浮生百态众生相。生活不易。这篇文章的文采真好。


谁拖了中国足球的后腿? @ 饭统戴老板

在甲A时代,21岁的球员能在国足胜任主力,如今23岁的球员却只能靠足协强制新政才勉强上场。而23岁,在职业化的欧洲足坛早已是一个熟透了的年纪。

金元足球之下,俱乐部狂买外援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本土新秀脚下没根,青训断代、后继无人,只能请外来和尚,吃一天斋念一天经。

忘了在哪儿看的一个对中国足球的评论——你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小孩儿去踢球,你还能指望中国足球能好?


北京烤鸭进化简史 @ 小宽招待所

鸭子的处理需要八道工序:宰杀、烫毛、退毛、打气、掏膛、洗膛挂钩、烫皮打糖、晾皮。

每一个环节都有非常精细的经验,不长期反复操练,无法熟练掌握。比如:宰杀时刀口要小,烫毛时对水温控制非常紧要,烫鸭有死烫和活烫,所谓“死烫”是指锅内水烧热在旁边烫,锅要离火,动作要快;“活烫”则是把锅一直放在火上,水温要控制在58度;退毛先退大毛,再退细毛,去细毛要在水盆里进行,夏天用冷水,冬天用温水,水里不能有油星;

打气时手不能直接碰到鸭身,只能拿翅膀头颈,手指碰到鸭身会留下指印,烤出来不好看;掏膛特别讲究先后顺序,才能将内脏彻底掏清,先掏肛门,再掏心脏、食管,鸭肝,肠,最后是左肺和右肺,掏清之后还需要高粱杆,截成两寸长,一头削尖成三角形,一头削成叉形,从鸭腋下开口放入鸭腹内;挂钩时要从颈骨左下面皮肉处穿入、在右下面皮肉处穿出,不能穿过颈骨;

烫皮打糖要淋开水,只能是三勺开水,多了之后不易上色;浇糖水有的要一次,有时则要两次;糖水的讲究也是许多厨师的不传之秘,有的是用麦芽糖,熬老,略带黄色,一斤糖配一斤水,加入少量盐,在缸里存放一个月,化成糖稀;春夏秋冬四季糖与水的比例不同:冬季10两糖稀加32两水,夏季晴天与阴天糖水比要调整;第二次打糖与第一次不同,有时候可以加入白砂糖,蜂蜜,比例全凭手感。晴天,雨天都要有所变化。晾皮在冬天和夏天,阴天和晴天都有细节不同……

文章看第一二段就可以了,后面是大董的软文。


12年前《奋斗》里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 新世相

一直很独立的夏琳说:“我只能自己去创造机会,我的机会不在你身上,而在我自己手上。”

浪子华子说:“我除了人好,还真没别的毛病,要不然早成功了。”

为爱、为自己活着的米莱说:“没有公司,没有什么需要解决,没有应酬,没有别人,只为自己活着。”

在爱情里任性妄为的杨晓芸说:“我想跟你好,谁也挡不了,我想跟你处,谁也拦不住。”

对应他们的真实人生,很难不让人唏嘘。《奋斗》之后大家各奔东西,12年后终于奋斗成了各自的样子。

《奋斗》应该是自己看过的最后一个国产电视剧,一直喜欢敢爱敢恨的米莱。王珞丹现在也是活出自己的样子了。


北京建筑 by 黑衣人


痛经到想死,为什么还不吃止痛药 @ 网易数读

非甾体类抗炎药和避孕药是常用于缓解原发性痛经的止痛药,原理非常简单,就是通过抑制前列腺素的产生来止痛。

女生们常用的布洛芬就是非甾体类抗炎药,有研究表明采用布洛芬来缓解痛经,其总有效率为86.7%。

光就痛经这一点来说,作女生就非常的不容易。希望女性也能摆脱封建迷信的唆教,一切以现代医学为准。


斑马的条纹到底是干吗用的? @ 动物行星

研究结束后,研究小组计算了每个人体模型收集到的马蝇和其他咬人昆虫的数量。总的来说,深色皮肤的假人身上粘有的马蝇数量是有条纹的假人的10倍,是浅色皮肤假人的2倍。

所以为了防叮咬要不要考虑一下斑马纹身。

无用但有趣的冷知识。


少女感正在恶心中国银幕 @ Sir电影

无视对身体美的感知,只看到了美的功利。

回避对人性禁忌的探索,只把这当成一场交易。

看热依扎微博下面的评论,以为自己活在封建社会。人家怎么穿、穿什么,干你屌事。


屏幕上男色的影史,就是全球经济的发展史 @ BIE别的女孩

不过20世纪以来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一旦 “男色” 在屏幕(包括银幕、网络、以及媒体)上大量出现,往往标志着这个时期的社会经济进入了繁荣期,消费主义盛行,甚至成为主流意识形态。

而中国大陆的 “小鲜肉” 文化出现,则要晚整整一代人,到2010年以后才开始出现。网友吐槽《上海堡垒》说,当鹿晗把花捧到舒淇面前时,大家还以为他要说 “母亲节快乐”。其实不是 “女神” 年纪大,而是能配的 “男色” 太若手。

大陆最早的一批小鲜肉都是委托加工的,或者是出口转内销的 —— 他们都是 “韩国练习生”,因为当时中国的大众文化产业还没有能力生产市场需要的这一类 “产品”。但是紧跟这个趋势,中国文化市场很快为小鲜肉明星提供了任其驰骋的产业环境。这一切与中国经济崛起完全同步,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如期召唤出一个男色经济门类。

可以与上一篇对比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