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39:加油!奥利给!


「饱蠹楼阅读周刊」整整一周年了!散花!

乐视网正式进入退市整理期: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 @ 资管云

根据乐视网公告,在终止上市后,公司股票会在45个交易日内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而且,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2018年修订)》,乐视网退市后将不能重新上市。

另外,由于目前乐视仍在接受证监会调查,在调查结果未出之前,投资者索赔很难得到明确的支持。再加上贾老板的个人破产重组方案已经在美利坚通过,方案生效后贾老板在美国的个人债务将直接解除,且在接下来的四年“诉讼禁止期”内,债权人不能在任何美国以外的管辖地直接主张追究贾跃亭的个人责任。投资者的追偿,或许还要等上好多年。

那么,割肉离场,似乎是目前投资者唯一能做的事情了。根据深交所规则,退市整理期间投资者可以进行交易,所以,接下来的30个交易日,似乎是28万股东为数不多的出逃时间了。

有人说,屌丝死于现金贷,中产死于股市,土豪和明星死于贾跃亭。

哎,十年一梦,十年一梦啊。

差点投资了乐视TV,被风控拦下来了。


钟美美终于学会了说谎,大人们,你们满意了吗? @ 暴走漫画

钟美美之所以会火,是因为他视频中钓鱼执法软暴力的老师引起了全网网友的共鸣。

如果说有人丑化教师形象,那也绝对不是钟美美,而是那些成为无数网友童年阴影的老师们。

即使钟美美不去模仿他们,这种老师难道就不存在吗?即使你们让钟美美闭嘴,师生矛盾就解决了吗?

还是说,你们容得下甩脸说脏话的老师,却容不下一个说真话的影帝。

钟美美过早的体验了社会的毒打。


罗永浩:薛定谔的理想主义 @ GQ报道

陌陌CEO唐岩提醒我不要把罗永浩写成一个道德卫士,当我提及,按照罗永浩自己的说法,拒绝破产重组是为了对得起曾经帮助过他的人,用自己的努力“将欠的钱一分分地还上”,唐岩深陷在沙发的身子突然坐直起来,“你不要去强化这个东西,不要再给他施加这种压力。”

写下这些的日子,我翻开他那本充满自嘲但极其幽默的自传,扉页上写着:有的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它该做的事,而不是为了躲枪子儿的。

这些年,老罗一直喊着理想主义,直到现在也是。我问他理想主义是什么。他说,“让世界少一些本无必要的残酷。”

他也正在学着更温柔一些。微博上,你能够发现他越来越多地使用“爱心”这个表情,这是做锤子时养成的习惯,遇到暖心的人和言论,他发一个。遇到恶意攻击的,他也发一个。“你看过那些僵尸片吗?”老罗问我。虔诚的传教士遇到魔鬼的时候,总会举起十字架。“并不总是有用。有的时候魔鬼退缩了,有的时候魔鬼一把就把你的十字架给砸烂了,然后继续把神父给弄死了。但这就是信仰。”爱心的表情就像那十字架。


从后浪到奥利给,大众情绪演变争夺战 @ 娱乐资本论

几年前官方呼吁“大众创新、万众创业”,互联网行业每天都有新故事,年轻人满怀期待的投身其中,以为能改变世界。

但如今互联网行业越来越像传统行业,新机会在减少。疫情的袭来又让今年的应届生和刚进入社会一两年的年轻人第一次体会到被社会毒打的意味。到处都是裁员新闻,一些985、211高校毕业的学生成天在豆瓣“985废物引进计划”小组自嘲是小镇做题家。

天之骄子跌落云端,人们终于发现,奥利给这话不是说给“底层人民”听的,而是说给自己的。此时再看黄春生一脸真诚地说出“加油!奥利给!”社畜们就会油然而生一股同病相怜感。

“加油!奥利给!”


老外都在看8K视频了,你怎么还在「优爱腾」看假高清 @ AppSo

既要用高清、超清视频吸引用户,又要节约带宽成本,因此高分辨率、低码率成为了很多国内视频网站的常规操作。

视频网站没骗你,的确是1080P,但国内视频网站的码率一般只有4-5Mbps,而在Netflix这个数字能达到16Mbps。码率差了好几倍,你还能说你们看的是同样清晰的视频吗?有人曾专门对比过《流浪地球》在爱奇艺与Netflix的画质,发现爱奇艺上的「4K」版本,清晰度居然只相当于Netflix的1080P。

尴尬的是,「高分辨率、低码率」的爱优腾长成了国内场视频网站的三巨头,而当时码率标准良心的暴风影音早已退出了在线视频领域,冯鑫现在还在监狱里。

除了码率缩水,国内的视频网站还在高清标准上动起了心思。比如在腾讯视频,480P已经算作高清,而720P则是超清,那么1080P要怎么说呢?蓝光!

的确,烧钱亏损是国内外很多视频网站的常态,但这也并不是不思进取的理由。比如Netflix就一直通过改善压缩算法,以实现用更少的带宽呈现更好的画质。Netflix内部有一个专门的算法团队来负责这项工作,并研发出一套基于不同网速的视频编码解决方案。简单来说,就是根据视频中的不同场景来提供不同的编码码率,用Netflix视频算法经理Anne Aaron的话来说:你不应该给《小马宝莉》和《复仇者联盟》分配一样的码率。


李丰万字授课:中国为什么一定要搞新基建? @ 混沌大学

最外面那一圈网,不管今天的争议是在于体量够不够大,绝对规模够不够大,还是能否刺激经济,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它的作用是为了解决里边那两个已经存在的链条,能够最高效的被使用、最小程度的被浪费,完成最高效的全局调度。

简单来讲,如果发生疫情的时候,我们知道全中国哪里能生产口罩,哪里有炼化厂可以生产口罩原料,以及这些口罩不同地区分布的产能大小,如何运到武汉去,调度的结果会和1、2月份的时候不一样。当然这些的实现,是要有了外面那一圈。

所以,结论是往后看10年,外面那一圈会使得我们里边那两圈效率非常高。当然从物流网络来看,中国已经是全世界效率最高、成本最低的。如果再加上一个最好的调度网络,这个效率没有国家能有机会在短时间内超过,因为我们运的东西又多又全,而且成本低效率高,还能整体调动如此大量的供需关系和物流过程,使得它效率更高,成本更低。

有些观点可以看看。看得我都想买个MatePad Pro支持一下华为了。嗯,最后还是利用618+北京消费券买了iPad Pro。


“利用航班延误骗保300多万元”案件:法律岂能沦为打手?! @ 法务之家

这个世界的规则,有的具有道德属性,有的不具有道德属性。不具有道德属性的规则,实质上就是一种利益分配规则。哈耶克就曾经指出,规则本质上并非行为的障碍,而只是为人们提供了一种选择和决策的参考。如果保险公司不愿意看到类似李某这样的行为,那么首选的办法应该是完善保险条款和改进投保规则,次选的办法是去法院主张保险合同无效,而不是动辄寻求警权介入。警权依赖,会维持甚至加剧市场主体的惰性、低效和无能。

饱蠹楼 028:哨音还没发出来,就已经被摁倒在地。


荆楚大地,怎么简称“鄂”? @ 地缘谷

扬子鳄在古籍中被称为鼍,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鼍龙,又名鮀鱼,俗名土龙,鼍穴极深,…其声如鼓,夜鸣应更,谓之鼍豉。至宋代时,苏颂说过:“今江湖(指长江流域)极多,形似守宫鲮鲤辈,而长一、二丈,背尾俱有鳞甲,夜则鸣吼,舟人畏之”。可见在古代,扬子鳄数量是很多的,只是到了近代,才变成了珍稀动物。

春秋战国时期楚鄂王封地就在今湖北鄂州、大冶一带,并修建了举世闻名的鄂王城。三国时期孙权迁都于此,并改鄂县为武昌。所以武昌之名虽早已有之,但一开始却是位于如今的鄂州、大冶一带。隋朝时在湖北设立鄂州,下辖四县,县治在江夏,因而江夏又被人们称为鄂州,而江夏就是如今的湖北武昌,当然1995年武昌县又改名为江夏区,这里就不展开了。元朝时,设立的行省也都以鄂州,也就是今日的武昌作为省会,从而奠定了湖北简称“鄂“的历史地位。


慈善从来都是一门大生意 @ 炒股拌饭

法律从来都是用来约束底层的,西方上层一直都有各种花式玩法,包括但不限于破产保护、王牌律师团、杀人灭口、慈善基金会等等。

遗产税这玩意的主要征收对象是中产阶级,他们没有避税手段。中产阶级是一个很尴尬的位置,想当资本家当不上,想破罐子破摔又摔不起。全世界所有国家通行的做法是联合资本家收拾中产阶级,尽量的薅鹅毛并且完全不怕听鹅叫唤。

资本是没有国界的。如果对富豪们税收过重,最后导致的就是资本外逃。以后哪个有钱人还会去这样的国家投资和定居。

全面透彻的一篇文章。国内的基金会还嫩,在国外已经玩坏了。


大清1808,吹哨人李毓昌 @ 一起读国学

王伸汉在县衙私设酒宴,把李毓昌从工作一线骗了回来,他劝道:

“公初为官,不知做官的诀窍,日赴茅舍,访贫问苦,天寒地冻,过于劳累,可谓慕虚名而失实惠,实非为官道,望公三思。”

李毓昌勃然大怒,严词相驳:

“为官之道贵在清廉,攫取饥民之口食非民之父母之所为。对克扣赈银之事任公自为之,在下实不敢自污以欺天也,然我必呈之上台,以救生民于水火,以正朝廷之律令!”

引用文中一句话——“哨音还没发出来,就已经被摁倒在地。”


蒋纬国:中国人稍有权力便耀武扬威 @ 人民网

我们的国家制度的确有很多地方值得批评,官员的办事能力的确欠缺,办事态度也的确不好,但是这不是中国国民党的错,也不是中华民国政府的错,这是传统养成的习惯,这种习惯存留在民间也存留在政府内,不论是谁,稍稍有权威后就开始耀武扬威了。

人民网文史频道2011年摘自《蒋纬国口述自传》,原帖如下http://history.people.com.cn/GB/205396/14656699.html


行走炼狱——《1917》视觉背后的一战历史 @ 豆瓣

无人区残酷和恐怖的遗产至今仍然荼毒着欧洲的土地,很多人没有听说过的一个事实就是法国是全世界少有的几个仍然存在无人区的国家。位于法国中部凡尔登附近,大约460平方英里的“红区”是一战西线战斗期间最为激烈和血腥的地区,因为土壤中存在大量的未爆弹药和从毒气弹中泄露的化学成分,哪怕过去百年这块土地依旧致命且危险

《1917》纯视觉片,可以看看IMAX。


我在武汉街头入睡,请别对着我的被子浇水 @ 南风窗

冲水的时候,方建在公园里游荡,不时凑上去看一眼,“他们那些人,接了水龙头,就对着被子冲”。

他的家当全在下面,但他不敢阻止,他说:“他们这群人,对我们做事,从来不讲理由。说实在的,我们都是下等人”

No Comments.


其他锤子手机高管近况如何? @ 贝克街探案官

细数锤子至今的高管们,几乎都是罗永浩一个个“请过来”的。而众人都承认来到锤子,罗永浩的个人魅力占据了绝大比重因素。而如今锤子手机已经改名换姓,依然有人在坚持着锤子手机的梦想。

罗永浩是个主义者,但是他经过如此多年的手机行业拼杀,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锋芒毕露。他创办的锤子也是一样,在离开罗永浩之手后,新发机型“泯然众机”。

而锤子,众人仍在期待它会向着何方。

不免唏嘘。吴德周一定要挺住啊!


PS三十而立:一个软件要流行多久才能变成一个动词? @ 全媒派

而每当这种语义转变发生的时候,这些专有名词背后的公司通常都会采取抵制的态度或手段,不愿意让它们变得口语化和过于通俗。因为如果一个词太过笼统,公司可能就会失去自己的商标。例如,Escalator原本是一个自动扶梯的品牌。(根据《韦氏词典》,这个词后来变得过于普遍,甚至衍生出了“escalate”一词。)

Photoshop也是一个注册商标,Adobe一直不愿意接受它成为流行的现实,担心会因此失去版权。当然,无论Adobe有多不认同把Photoshop当作一个动词来用,他们不可能通过直接告知用户来阻止他们使用。Adobe在给The Verge的邮件中说:“我们对Photoshop的品牌、文化地位以及它在促进用户创造力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感到十分自豪。

现在拿Photoshop学习板绘。太贵,只能hack。


因为来月经,她们被赶出家门 @ 看客inSight

无论来不来月经,她们始终难以成为自己身体的主人。

正应了印度教伦理典籍《摩奴法论》中的文本:“她们在童年由父亲保护,青年由丈夫保护,老年由儿子保护,女人绝不适合独立。

印度教经典之一的《梨俱吠陀》中提到,因陀罗杀掉了弗栗多,而女性则承担了这份罪孽,月经作为杀害婆罗门阶级的惩罚,被认为是“罪恶”和“不洁”的。

印度是个神奇的国度。愚蠢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