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21: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

2019年红牛极限运动摄影大赛


外卖骑手每天都在上演真实版的死亡搁浅 @ X博士

这些骑手,就像全天下所有为生计奔波的父亲一样,一个个都为了孩子、为了生活,在用力地活着。

在博尔赫斯的眼里,世界是小径分叉的花园,在无限的小径上,无限地分岔、交织。

我们可能只是小径上一个孤独的点,骑手也是,但在骑手给我们送外卖时,点与点间就连接上了,而他们每个孤独辛劳的身影背后,都会有一个故事。

我想,如果《死亡搁浅》想出个DLC,我真诚建议“最会在游戏中讲故事”的小岛秀夫来中国品品这种生活质感。

真实,且复杂。

浮生百态众生相。


震惊,数百亿收买的黑公关! by 远方青木

因为我可是坚定的华为粉,以前写过好多篇夸华为的文章,因为以前的华为确实值得我去夸,这次即便发生了251事件,我本都打算潜水的。

我欣赏华为的科研,但反对华为的傲慢,以势压人不是什么好习惯。

中国的伟大复兴,依赖的是全体中国人的努力,而不是某几个人,某几个公司。

没有人可以无视人民群众,哪怕是华为也不行。

收回傲慢,换回一颗谦逊的心,和人民群众融为一体,我以后还会支持华为。

希望华为不要一错再错。

另外,没人想黑你,大家都是为你好,真的,信不信由你。

被华为CEO的言论震撼到了,简直就是受迫害妄想症。黑公关肯定存在,但是所谓的“数百亿”量级的投入,说这话的时候真的不动动脑子么。本来对华为就无感,251事件及华为后续这波儿骚操作,直接路转黑了。

PS:微信公众号原文章「已被发布者删除」,找了个网上的存照留念。


2019年度电影50佳,第一名谁都想不到 @ Mtime时光网

一到年底,各种榜单也就出来了。一个英国的电影杂志能把韩国电影《寄生虫》排得这么靠前,我也是服气。


京B比京A更懂北京 @ 公路商店

四环如同孙悟空给唐僧画的那个圈,吸引着一个个妄图长生不老的京B小鬼。

幸好公司离家也就一公里多点且只通过一个十字路口,不用担心天天被警察叔叔查。大萝卜说扣3分的法条早就失效了。我也没啥诉求,只是和文章里的那哥们儿想得一样。


寻找最挤的北京地铁 @ 帝都绘

通过以下步骤所做的计算:

1、收集当天全体乘客进出站刷卡数据,输入基于轨网的客流分配模型,得出每个区间全天最大小时断面流量。

2、用断面流量除以该时段该区间的发车频次,得出单列列车载客量。

3、将得到的单列车最大载客量统一换算为1节标准B型车所容纳的乘客数。

结论具体看原文吧。原来坐2号线上下班是何等的幸福,不过现在更幸福。


Storm Xu:我知道有一天我会上Comedy Central,但没想到是第一个 @ 北方公园NorthPark

那些演员,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对真正的stand-up那么了解。很多演员,我觉得他们很搞笑,但可能在思维方式上,还是有一点文工团的感觉,就是一定要有个组织,你知道吧?我是比较不屑,也不能说是不屑,就是这样的事情我不太感兴趣,我觉得不是纯粹的stand-up了。

本来comedy的生态就应该是很自由的,我的段子也是自由的。在这个行业,在某些特定的国家,就会发生特定的情况。在行业刚刚萌发的时候,有些资本家,我把公司都看作是资本家,会觉得可以用钱把一些人给聚拢在一起。

《吐槽大会》第四季又开始了,吐槽力度受约束太明显。还是理解不了卡姆的幽默。


我戴着耳机,就是不想跟你交流 @ 新周刊

传播学者麦克卢汉说,媒介是人的延伸。手机和耳机同为当代人类进化而成的体外器官,一个用来社交,另一个则用来拒绝社交。

叔本华曾说:“生活在社交人群中的人们必然要求相互迁就和忍让,拘谨、掣肘不可避免地伴随着社交聚会。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谁要是不热爱独处,谁就是不热爱自由。”

戴上耳机,我就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饱蠹楼 015:任何的尊重都是双向的,而不是单向的。


自从买了电动爹,终于体验了一次当儿子的感觉 @ 新闻哥

虽然新能源电动车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经过发展升级,新能源早晚有一天会步入正轨。

目前新能源车市场的这些乱象,就像南阳花了40亿投资水氢车一样,国家大力补贴,重金之下总有企业浑水摸鱼只为了骗补贴。

对于这些企业来说,吃到政策红利才是最重要的,质量和安全问题都可以先往后稍稍。

一定会坚持多年以来的认知——打死也不买电动车!


南苑真是机场里的一朵奇葩 @ 穷游网

就在昨晚,南苑机场最后一架客机航班KN5830飞抵大兴,这标志着中国历史上第一座机场——已经109岁的南苑机场正式结束民航运营。

南苑机场位处南四环外、南五环内。文中说的种种,只是北京南北城发展不均衡的一角。另外,这篇文章的公众号——穷游网,不得不感叹一下近两年的衰落。如果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的话,一切都是「泡沫」。


“人体写生”在2019年被批伤风败俗,这是百年启蒙的沉重遗憾 @ 短史记

针对有关人体写生的以上争议,90多岁的刘海粟专门撰文,参与讨论:

“吾殊未能料及者,事过五十余年,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今天,国内又起模特儿风波,模特儿不以为荣,反以为耻,乃至起诉,实令吾费解……究其因,为模特儿受社会环境之持旧观念者所嘲讽、辱骂,人身、名誉受辱所至……中国自‘五四’运动至今,社会已发生巨大变化,而封建道德之遗毒,至今仍能如此加害于进步文化,危及中国的艺术发展,阻梗学术之进程……”

当然,刘海粟肯定也料不到,在2019年的今天,依然有人抱持着他在几十年,甚至百年前就已批驳过的旧观念,视人体写生为下流、无意义。

只能说,中国的美学启蒙,依旧任重道远。

No comments.


我们为什么爱说脏话?因为……爽 @ 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

脏话一旦咸鱼翻身,我个人以为定是天大的福音——不仅是从言论自由的原则上这样讲,更是因为骂脏话行为原本就是为我们个人和全体人类服务的。我们以脏话太过激烈为由,理所当然地想要将其淡化。但是科学研究的结论告诉我们,我们应该更加仔细地倾听脏话,因为“败絮”之中往往暗藏玄机。总而言之,我虽不鼓励人们把脏话整天挂在嘴上,但是以后再面对这些语言中的奇葩时,务必请您他妈的放尊重点!

文章其实是一本书的推介,不过并不妨碍文字的风趣性。


微软终于再次发布手机,Surface 家族空前繁荣 @ 爱范儿

微软发布了搭载定制 Android 系统的双屏折叠手机 Surface Duo。

Surface Duo 不是本次发布会上唯一一款双屏折叠设备,另外的 Surface Neo 可以看做是 Surface Duo 的放大版,只不过它搭载的是 Windows 10X 系统,是一款新形态的 PC 产品。

Surface Neo 也不是本次发布会上唯一的一款 PC 设备,Surface 家族里的 Surface Pro 升级到了第七代,另外还分支出了 Surface Pro X 这条产品线。而经典笔记本形态的 Surface Laptop 率先亮相,在 13.5 英寸版本之外,新增了 15 英寸版本。

手机大小的终端当作生产力工具,本身就是伪命题。不过Surface家族,真香!新耳机的造型也超酷。


布列松见证甘地之死 @ 玛格南

在整个职业生涯中,玛格南联合创始人布列松都将自己定义为传统新闻摄影的反义词,并曾留下这样一句名言:“我想要强调自己的观点: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超现实主义对他的摄影实践产生了重大影响,这体现为他仅把摄影视为“即看即画”的一种工具。是布列松的同事、另一位玛格南图片社联合创始人罗伯特·卡帕鼓励他去做更多纪实工作,并促使他踏上首次造访印度的旅途。


泛清真化:从“清真”的两种标识说起 @ 一刀西域图志

第二个方向,就是对清真的单向“尊重”不断上升。

本身来说,尊重民族习惯,求同存异,是常识,不用多说。

但我们要搞清楚的一点是,任何的尊重都是双向的,而不是单向的。就是说不能只要求你尊重我,而我可以不尊重你。

只能说,不要太「过」了!


当我们聊金融科技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聊什么? @ Kevin投资茶馆

从互联网金融到金融科技,行业一直在讨论。

金融科技有其远大的发展前景,这点毫无疑问。但他也有他的局限性,特别在券业。

我始终认为,金融科技在券业,从来就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业务问题和战略问题。

互联网讲体验,讲黑科技,但也讲落地,讲地推,讲流程再造。不能轮到券业的时候,就只讲体验和黑科技,不讲落地、地推和流程再造。

而真正困难的其实都在这些方面,至少在当下,我并不觉得行业在这方面可能出现技术性跃迁,无非比的是谁融合的更好、下沉的更深,谁能够真正把券业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定义好。

所有手段的应用是为了解决客户的问题,为客户创造价值,而不是拍脑袋觉得客户可能有需要。

此篇文章深得我司IT人员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