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71:江湖或不相见,但江湖有过传说。

为什么很多经典的红色电影都选择在河北保定拍摄? @ 国家人文历史

保定位于河北省中部,与北京、天津互为犄角之势,自古就有“北控三关、南达九省、地连四部、雄冠中州”的说法。它的历史很悠久,有不少古迹,其中名气最大的,应该就是清西陵了。位于保定易县城西的清西陵,埋着雍正(泰陵)、嘉庆(昌陵)、道光(慕陵)、光绪(崇陵),另外还有大量后妃王爷的陵寝。

还有经常在影视剧中出现的直隶总督衙门,位于保定裕华路,正式的叫法是直隶总督部院,很多清代名臣都在这里办公。如李绂、李卫,高斌、穆彰阿、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

华北大部土地丢失后,中国共产党深入敌后,在华北建立了晋察冀根据地,它处于华北抗战最前沿,不仅是插入华北日军心脏的一把尖刀,还是西北屏障和支援东北、华中的基地。保定作为河北省会,平汉铁路北段战略重地,一举跃为华北抗日正面战场中心所在。

由于保定是晋察冀的中心地区和腹地,从位置、交通各方面上来讲,就成为一个多种势力交汇的舞台。在这个舞台上,热情慷慨、有古燕赵侠士之风的保定人,纷纷舍家为国,抛头颅洒热血,谱写了一段段英勇不屈、荡气回肠、可歌可泣的抗战历史故事,涌现出无数前赴后继的抗战英雄,这些都为文学创作和影视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比如,杨成武在易县、涞源一带指挥的大龙华、雁宿崖、东团堡等山地歼灭战,使敌闻风丧胆;全国民兵战斗英雄李殿冰等把麻雀战运用得最为出色;民兵爆炸英雄李勇等开展的地雷战,冀中平原清苑县冉庄等地民兵创造的地道战,白洋淀雁翎队创造的水上游击战以及破袭战、围困战、挑帘战等无处不在。

经典的红色电影都在保定拍摄,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很多创作者曾在保定工作、生活过,那些可歌可泣的故事与他们的人生经历息息相关,他们出身于这片土地、熟悉这片土地,和这里的人民血肉相连。


滴滴与扫黄 @ 慕云朝伟

如何扫黄?

第一步,找出那些晚上11点至凌晨3点仍有活跃交易的账户;

第二步,如果这些金额也符合金额特征如”398元”、”498元”等,那就把这笔交易标记为可能涉黄;

第三步,假设一个商家1个月有1万笔交易,且70%的交易都符合上述特征。那么大概率这个商家就是涉黄的。

银行会把这批名单输送到公安,至于公安下一步怎么做那就不知道了。

大数据时代,每个人都在裸奔。怎么把裤子穿好?几个tips送给大家:

1.笛卡尔集支付。3张银行卡、3种支付方式(微信 支付宝 银联),比如今天用微信建行卡吃饭,明天用支付宝招行卡网购。当然,现金最安全。

2.不使用真实地址。如想打车去红浪漫ktv,那最好是定位终点为附近100米的鸡公煲或者肯德基。

3.不作恶。人在做,天在看,数在记。


孤独是什么?Alan Schaller @ 中国人文地理

“Metropolis(大都市)”系列,是Alan尝试用自己每天生活的城市作为背景,捕捉适时闯入画面的人物,结合光影以及建筑环境所构造的形状或角度,来传达我们作为社会动物,迷失在水泥森林里那份独有的孤寂。


中国论坛二十余年兴衰史 @ 蹦迪班长

1992那年春天,一如今天加密货币的火爆,上海、深圳股市燥热暴涨,第一代股民邢明参与到股市的浪潮之中。在捱过1993到1995年这段时期的熊市后,“炒股能手”邢明适时抓住接踵而至的大牛市,迅速获得人生的第一桶金,账户从起初的几十万元突破到2000万元。当钱包充实以后,喜欢在网上聚众讨论股票的邢明,找来一帮小伙伴,于1999年搭建了天涯BBS网站。

那时天涯的触角延伸到社会多个领域,包括但不限于:捧红当年明月、十年砍柴、芙蓉姐姐等初代网红,引领发酵山西黑砖窑、方韩大战等社会热点事件,孙志刚案、朱令案成为社会焦点,以及艳照门、奇葩小月月等引起全民关注的现象级事件。

前因后果就是这样,猫扑就此打开人肉搜索这个潘多拉的魔盒,后续还开设了专门的人肉搜索板块,甚至首创了人肉搜索引擎功能。网红结合人肉搜索,猫扑开发出一种极为吊诡的链接互联网和现实世界方式。

猫扑的强大生命力还不止体现于此,上面诞生了数不胜数的网络用语,以及诸多早期的草根网红。如现在看起来已经过时甚至略显土味的“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很黄很暴力”、“挂科比不挂柯南”等网络热梗,包括但不限于随着猫扑成长起来的网络红人叫兽易小星、筷子兄弟。

那些年流行的屌丝、亮了、白富美、你懂的、脑残儿童欢乐多、黑出翔等众多网络热词热梗,最早都诞生于李毅吧。后来这个吧成为百度第一大吧“帝吧”,拥有粉丝3100万,发帖量近10亿。

2016这一年,对贴吧来说,是不寻常的一年。是年帝吧为国出征,凭借大规模文明友好的饱和攻击,直接导致三立、蔡英文等TD群体被迫删文。通过实际行动为自己正名,帝吧成为爱国群体重要力量,首次得到官媒认可。

明星带着娱乐八卦去了微博,微信因深度粘性通过公众号带走巨大流量,QQ形成私密圈子,而兴趣圈子专业的玩家出走知乎,文艺青年投奔豆瓣。

各回各家,互不打扰;各玩各的,各自安好。一个新的时代迎面而来。

随着猫扑和凯迪相继发布公告,标志着BBS时代成为过去式。或许论坛的衰落,代表着一代人的青春落下帷幕。也许这些前浪社交媒体平台从此沦为万千网站的寻常网站,不过在众多小王子们的心中,它们仍是花海中独一无二的一朵红玫瑰。

江湖或不相见,但江湖有过传说。


年度港片被盗版了,看或不看都是一种煎熬 @ 枪稿

情况就是如此这般的吊诡。特别是,在今天,国人已经习惯于为内容付费了,可是大量的国外影视,并不是因为我们花不起钱,而是因为他们不准大家看。

的确,近年来的中文互联网上,院线新片的盗版是越来越少了,某种“盗亦有道”的不成文共识,正在资源圈子里成型:国产片和好莱坞分账片不要碰。

大量的境外影音内容不允许进口,而少量获准进口的,还要遭遇审查及删改。至于奈飞或苹果这类提供了官方简体中文服务的平台,又无法取得合法身份——“有钱都没地方花”,才是国内众多视听消费者面临的困境。

这就是海外影音盗版的范围和影响力在逐年下降的原因及结果。“看盗版”,本身就日渐形成了一种筛选和提纯,最后,其中最核心的一部分,进而构成了某种小圈子共同体,他们满怀热情地投入到“生肉”“熟肉”的大业中,并不是出于经济逻辑,而是纯粹智识上、文化上的选择。


很认真地聊一下911事件 @ 智先生

什么是原教旨主义

你可以把它简单理解成,严格遵守某个宗教教条的群体,而且特别保守,排斥任何外来思想,会用信仰理念去指导一切现实。

它不局限于某个教,基督教,犹太教,天主教,佛教,伊斯兰教等等,甚至是各种主义各种流派,都会有原教旨主义。如果你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但凡某个地区的原教旨主义者很多,就意味着这个地区很落后,战乱频繁,贫富差距极大。

逊尼派下的一个分支叫瓦哈比派,这个教派更加极端,甚至会毁掉墓穴,因为他们认为,穆斯林应该只信仰真主安拉,不能哀悼死者。

他们还主张圣战,要将伊斯兰推向全世界,和所有世俗化国家为敌,并且只给异教徒两个选择,要么皈依,要么死亡。只会打嘴炮的瓦哈比信徒,就是原教旨主义者;不仅打嘴炮,还在全世界放炮仗的瓦哈比信徒,就是恐怖分子。


中国互联网公司上市往事 @ 吴杨野餐会

2000年,刘钢得到职业生涯的一次关键机会。当时新浪正在冲击纳斯达克上市。如果成功,它将成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新浪的上市主体注册在开曼群岛。但中国法律对外资进入互联网领域存在限制:禁止外资投资中国互联网,也禁止外国公司在中国开展互联网业务。

为了绕过这些投资限制,刘钢帮助新浪设计了一套复杂的控制架构。他将外国投资者和中国公司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法律合同相连接,使海外上市实体在没有直接股权关系下,通过协议控制国内的运营实体。

刘钢用一纸VIE架构,拉开中国互联网公司海外上市的大幕。

2000年4月,新浪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同年6月、7月,网易和搜狐相继完成纳斯达克上市。中国三大门户网站海外上市,刘钢均参与其中。这在律师行业非常罕见。

此后20余年,几乎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海外上市,均采取“新浪模式”的VIE架构。截至2021年5月,中国共有248家公司在美国上市,总市值高达2.1万亿美元。其中互联网相关的信息技术公司数量最多,比例达四分之一以上。

然而,VIE架构也成为今后20年中美两国股市博弈的支点。


地推进化论 @ 光子星球

1994年,保健品公司三株为在农村市场推广“三株口服液”产品,董事长吴炳新便招了10多万大学生下乡去宣传。这群浩浩荡荡的地推大军提着白色油漆、背着传单走进农民家里,和他们聊天拉近距离,顺便将印有“三株口服液”的传单,塞到农村每一个角落,电线杆、墙壁甚至是猪舍上都刷满了三株的宣传。那时,全国各地农村刮起了一阵三株口服液保健风。

在今天,这样的地推工作形式仍然延续,只不过随着推广产品的变换,地推也充满了多样性,变得更复杂。

地推首次得到认可来自快速发展中的网游业,一众网游公司完美时空、巨人网络、金山等先后上市,但即使有“2007年网游产业近四成收入由地推人员贡献”的说法,整个地推行业并没有迎来一次高光,相反之后便迎来沉寂期。

地推迎来第二次涨潮,在于2011年美团大肆进军O2O,由“阿里铁军”出身的干嘉伟带队打造了一批“美团铁军”地推,而开创了王兴的外卖大业。地推这种“低价高效”的推广方式也开始在昂贵的线上流量推广之外被激活,迅速壮大,成为互联网公司拉新推广、打开市场的首选。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真有这些演出? @ 有据核查

疫情阴影下,第32届夏季奥运会7月23日晚在日本东京国立竞技场举行了开幕式。中文网络流传一系列图片和动图,声称“开幕式上出现了许多让人作呕的节目和画面,以及不少特定的图腾与仪式”;还有用户引用了一系列据称是开幕式画面的动图称:“日本瞎tm排放核废水,海洋生物纷纷变异,上岸找日本人报仇来了”。

经核查,这些照片和动图展示的场景均不是东京奥运会开幕式。

舞踏(Butoh)是由日本舞蹈家土方巽和大野一雄于二战后开创的一种实验性舞蹈。舞踏的舞者通常全身涂满白粉,表演中常包含呐喊、扭曲、匍匐等元素。

1980年代以后,日本舞踏逐渐受到欧美舞蹈界的欢迎和重视,国际上各个艺术节、舞蹈节中也更常看见舞踏的表演。山海塾舞蹈剧团1975年成立,1980年开始海外巡演以来,足迹已遍布全球700多座城市。2018年,山海塾在上海演出《缓缓飘落之中――帷幕》,这是日本舞踏首次来华公演。

在谷歌中反搜“@叫阿刹的小乔”在微博中发布的系列动图,可以发现,这组动图均来自于东京2020日本文化庆典“Wassai”。东京奥运的官方YouTube频道贴出了庆典的完整视频,有关截图与微博上流传的动图完全一致。

该活动于2021年7月18日18:00在线举办。

根据东京奥组委的介绍,节目的第一部分讲述了“wassai”来源的故事:当时世界上还没有“WA”的存在,舞蹈演员将表演和表达“wassai”这个节日是如何诞生的,以及这个冲突和麻烦不断的混乱世界是如何通过成为“WA”而转变为一个和平的地方。

在节目的第二部分,主创者将在虚拟的奥林匹克体育场与来自世界各地观看直播的所有人一起做一个大“WA”,请大家参与进来在当天的“wassai”庆典上唱歌和跳舞。在日语中,“WA”这个发音可以指几个不同意思的汉字,包括“话”、“轮”、“环”以及“和”。


NBA总决赛收官:以克里斯·保罗的方式失败 @ 三联生活周刊

保罗的前辈、同为小个控卫的“微笑刺客”托马斯曾经向比尔·西蒙斯袒露过他职业生涯最切身的感受:“篮球胜利的‘奥秘’与身体技巧无关,比这要深远得多。一支球队在某年获胜,第二年,所有队员都想要更多的时间、更多的金钱、更多的出手权。这杀死了他们。但不自私是件很难的事,胜利之道会被数据弄得复杂,而数据又能给我们带来金钱。所以,你必须与之做斗争,找到一条能绕开它的路。篮球之道,在篮球之外。”不是每一位杰出球员都能在职业生涯中发现这个“奥秘”;即使你已经是克里斯·保罗,赢得最终胜利依然不易。

2021年夏天,36岁的保罗面临职业生涯最后一次抉择。他那份四年1.6亿的大合同还剩下最后一年,可以选择跳出,要么和太阳或者其他薪资空间充足的球队重签长约、继续扮演导师的角色,要么选择加盟湖人之类的豪强,以角色球员的身份为总冠军做最后一搏。他告诉记者自己不会退役,不会放弃继续追逐梦想。但在一切关于克里斯·保罗的故事里,我们或许永远无法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命运给予他的回馈,所有那些惊喜、失败、愤怒以及从未停歇的口舌之争,究竟是因为他做得不够多,还是因为他有时做得过多了?


让大家失望了,魔方的制作真就是靠手工硬怼… @ 有趣的制造

塑料部件、中心十字、拧转核心、人工拼接、多色拼接、黑底贴纸、批量点油、拧转质检。

饱蠹楼 068:hill不在高top,有god则名。

你们那好好说中文得判几年? @ 王左中右

一时间,这些层出不穷眼花缭乱的网红词语,让我有点困惑、迷惑和疑惑:

你们那好好说中文究竟要判几年啊。

比如有这么一种,叫做“缩音”,也就是各种拼音缩写。

随便举几个典型代表:AWSL、YYDS、SSFD、MDZZ、NBCS

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

汉语界另一朵奇葩,便是中英混杂。

明明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事情,他非要给你用几个英文点缀。

hill不在高top,有god则名。river不在深deep,有long则灵。斯是apartment,惟my德馨。苔痕on阶绿,草色in帘青。谈笑有Dr.,往来无Mr.。So can调素琴,read金经。无tiktok之乱耳,无deadline之劳形。南sun诸葛庐,西蜀son云亭。

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XX子”。

比如:绝绝子、无语子、寂寞子……


王建国:每次看到李诞,心里就卑微 @ 往事叉烧

2012年,毕业不久的李诞和王建国,被《今夜80后脱口秀》制片人邀请,成为节目核心编剧。之后,两个人同时从幕后走上荧幕。

到了2014年,笑果文化成立,李诞成为股东。两个人的命运轨迹逐渐不同。李诞成为老板、策划人,而王建国始终是编剧。

2017年8月17日,《今夜80后脱口秀》最后一期播出,节目组给两个人颁发了“最佳搭档奖”,结果李诞太忙没来,只有王建国一个人站上了领奖台。

多年后的《吐槽大会》上,王建国借段子说出自己的真心话。

“我跟李诞一起出道,现在我俩的身份差了这么多。每次看到李诞,我心里的那种卑微,就跟张绍刚看到撒贝宁一模一样。”


热搜策划:我觉得自己在制造娱乐垃圾 @ 塔门

当晚的项目是一场艺人的生日会直播。“艺人不是大咖,这种项目简单传播一下就行。如果能上一个热搜就完成任务,能上三个就是高过预期。”直播当晚的传播预算是30万,对于已经操盘过多个上百万项目的徐文洁来说,这场直播的难度并不高。

许文洁还没来得及开心,就在项目群里催促代理公司把直播物料和事先准备的文案给到娱乐博主去发布。“艺人有合适的素材出来,我们就把视频、截图和文案给到娱乐博主去传播。如果传播量级不够就临时再写文案。”做过二十多场直播的徐文洁已经形成一套流水线的工序。

许曼说自己是一个矛盾的人。一边是“丧文化”的代表,一边在积极努力的工作。这是当下许多年轻人的一个现状。“如果我的热搜内容能够让那些想离职的年轻人感到快乐,我倒也挺开心的。”

被问到策划热搜能给自己带来的价值,许曼沉默了许久后回答:“其实有时候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要追求价值在哪里,不是吗?”


数千万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杀 @ 游戏研究社

在2013年,《Geoguessr》由瑞典29岁的开发者Anton Wallén利用谷歌浏览器实验制作。这是一个谷歌官方发起的测试Chrome浏览器极限性能的计划,Geoguessr是其中最出名的项目,也因此游戏获得了谷歌街景地图的使用权限。

最开始,《Geoguessr》只是一款单调的街景地图随机位置生成器,上线后不久加入了猜谜要素,才勉勉强强成为了一款游戏。

在游戏画面里,你大概也能感觉到这种“勉强”。除了一张完整的谷歌街景图,游戏再没有更多的要素,利用现有的方向箭头,玩家能够在既定的图像中来回移动——实际上就是一张又一张切换拍摄好的图片。

玩家把这类不够清晰的图片上传者统称为“Ari”,名字来源于芬兰知名软件公司Autori的负责人Ari Immonen。后者为了补充芬兰地图的街景图,在自己的车上装了360度摄像头,从2017年来跑过了四万多公里,拍摄下了800多万张街景地图。


读中医五年了,我还在寻找对中医的信任。 @ 我要WhatYouNeed

我不知道,寻找那份对于中医的笃定,是不是中医学生的必修课。但我知道,我作为一个专业是中医的人,却要花上几乎是一半的学业生涯去寻找笃定,那是说明我对中医实在太不自信。

我正在学习一样我不是百分百相信的东西,不知道,学习其他学科的朋友们,有多少人,会同样经历这种时刻?

张文宏提到中医的「整体诊治思维」,让我重温起我觉得中医最宝贵的价值——

中医似乎更愿意把发生在人身上的任何病痛,都看成是一个整体的作用,包括这个人其他部位的状况、这个人的人际关系和生活遭遇、这个人生活的空间和环境。

一个合格的中医,往往首先会是一个关心你生活的人

说什么治疗抑郁症?双盲测试,谢谢。


为了要打赏,俄罗斯主播命都不要了 @ beebee公园

在国内我们一般把通过某些特殊才艺取悦观众的主播统称作整活主播

俄罗斯也有同样的群体,他们被叫做Thrash Streams,Streams是主播的意思,Thrash这一概念取自激流金属Thrash metal。

所以你可以认为这群主播就是主播界的极端,是在摄像头前表演的送葬者。


头发的离开,是梳子的追求,还是头皮的不挽留? @ 造就

年轻人脱发主要原因是不规则的生活作息和不健康的饮食习惯,经常性的烫发染发也会对头发毛囊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从总体上看,在同一时期大约有84%的头发处在生长期,14%的头发处在休止期,2%的头发处在脱落期。所以,人们每天都会掉一定数量的头发,大致在50-100根左右,这是非常正常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头皮毛囊的干细胞活力逐渐下降,毛囊生长头发的能力也渐渐丧失,才导致了大面积脱发的悲剧。


包特:我们为什么在意科技巨头“以大欺小”? @ 复旦金融评论

关于数字平台反垄断需要重点关注的领域,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卡尔·夏皮罗(Shapiro, 2019)主要总结为三方面:一是加强对数字企业的并购监管,收紧过去宽松的监管环境;二是严厉打击具有主导优势地位企业的排他行为;三是密切关注平台企业强大的市场地位对劳动力市场造成的影响。卡尔·夏皮罗提出的这三个方面虽然是针对美国市场,但对中国市场来说也有重要借鉴意义。对照以上三个方面,从全球范围来看中国目前采取的反垄断措施的力度仍然相对较弱,有待于进一步完善和提高。


你没有离开我,你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 @ 偶尔治愈

某种层面来说,这是作者君君写给夭折的孩子的信。一个名叫「曦瑶」的孩子,来到这世界只有30天。在妈妈的肚子里时,这个被诊断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曾被寄予最深切的祝福。

然而,曦瑶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母亲在她离开半年后,写下了这篇文章。她会为没有生下健康的孩子而负疚,尽管她已经做到极致。

在生下孩子一段时间后,她还会分泌乳汁,好像自己的孩子还需要哺喂,但怀里已经没有那个孩子了。她还会仿照孩子还在的时候,记住她的百天,但事实上,那一天,除了伤心,什么也没发生。她的微信号还有一串数字,精确到孩子出生的时刻。

仿佛,她还一直在那里。

饱蠹楼 041:他们仍在飞奔,为了一个更好生活的可能。


核威慑之最经典操作 @ 和风斋

这是核武器出现之后世界范围唯一一次三角制衡。跟苏联对抗,把美国拉下水。放弃国土,全民移民跨境移民苏联,已经是令人无法想象的策略,再主动全力核攻击美国则任谁也不敢想的事。毛主席却让这种天马行空的策略变成了逻辑顺序,达到了真正的核威慑和恐怖平衡。

外加上50年代就着手研制核武器,60年代以极大的效率完成导弹+核武器的结合。夹在世界两个超级大国同时的威吓中间,除了封锁,并未遭受实质的大战。不能不说这是伟人的智慧。层次高到一般高人都无法理解。

原来核威慑使用的更高层次是这样的。这不是野史传说,官方曾经发文叙述过。

才华横溢往外漾的庄老师的公众号。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 @ 人物

孙萍说,「单项话语权」是目前这套算法最大的问题。而在整个系统中,最无解的部分在于,在让骑手们越跑越快的推手中,也包括骑手自己。

这是一个更大、也更不可见的游戏——「外卖员每跑一单的任何数据都会被上传到平台的云数据里,作为大数据的一部分。」孙萍说,系统要求骑手越跑越快,而骑手们在超时的惩戒面前,也会尽力去满足系统的要求,「外卖员的劳动越来越快,也变相帮助系统增加了越来越多的『短时长数据』,数据是算法的基础,它会去训练算法,当算法发现原来大家都越来越快,它也会再次加速。」

在孙萍看来,外卖骑手在送餐过程中产生的数据依然存在所有权争议问题,但骑手们仍在奋力奔跑。据美团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遍布在全国2800个县市区的骑手「不顾疫情、不分昼夜,将餐、菜、药等生活必需品及时送到了超过4亿的用户手中」。

美团市值突破2000亿美元的新闻发布后,一片惊叹声中,有人再次提及王兴对速度的迷恋,还有他曾提起过的那本「对自己影响很大」的书——《有限和无限的游戏》,在这本书中,纽约大学宗教历史系教授詹姆斯·卡斯将世界上的游戏分为两种类型:「有限的游戏」和「无限的游戏」,前者的目的在于赢得胜利,而后者则旨在让游戏永远进行下去。系统仍在运转,游戏还在继续,只是,骑手们对自己在这场「无限游戏」中的身份,几乎一无所知。他们仍在飞奔,为了一个更好生活的可能。


短视频容不下李雪琴 @ 燃财经

李雪琴第一次登上微博热搜第一,是在2019年1月9日,当时的话题是#谁是李雪琴#。那时,李雪琴还默默无闻,她在抖音上发短视频,四处蹭热度,把各路明星作为自己单方面的聊天对象,有一天,当红小生吴亦凡发布一条抖音视频回应了她。然后,李雪琴的网红之路开始了。

过于细分的赛道,也限制了内容创作的边界。而一个娱乐巨星显然需要更加广阔的创作舞台。短视频平台的算法推荐机制赋予了创作者高度的用户粘性和忠实的粉丝群体,但也划定了范围。能否突破边界,战胜算法,将会是短视频创作者更上一层的挑战。

妈诶,为毛这篇文章也会被微信公众号屏蔽?


北京互联网内容产业地图 @ 刺猬公社

作为古都,北京有四九城之宏伟格局,而作为互联网之都,可分为五大板块:中关村板块、后厂村板块、望京板块、亦庄板块、国贸-大望路-四惠板块

从上述可见,北京的四大内容产业板块,刚好占据北京东南西北四个角。数千家公司,巨头独角兽林立。各类人才济济,从图文到长短视频,从社交到直播、游戏,总有人比你更努力、更优秀。

北京掌管着国民的半壁文娱世界,这里才是中国的文娱中心。


海淀长大的孩子,回家了! @ 北京四九城

图集。7岁之前住在海淀区善缘桥胡同,在南大街小学上了一年的学前班,现在都已经被中关村的高楼大厦占据。


凌晨三点,不一样的城市人 @ 人物

夜晚的城市与白天比,仿佛是进入了隐秘的平行空间,没有了匆忙和喧闹,多了一些气定神闲,多了一些难言的心酸,也多了一些人间百态。

很多的人、事、物,都是深夜限定版,每当太阳升起,他们消失于城市,行为像是从来都没存在过一般。


古人吸猫行为品鉴 @ 21博物社

从先秦开始,我国就有非常明确的关于猫的记载。

《庄子·秋水》记载“骐骥骅骝,一日而驰千里,捕鼠不如狸狴”,最开始把猫叫做狸,主要是用来抓老鼠守食粮的。

到了唐朝,中亚和西域开始向中国传入已经过驯养的猫种。波斯猫在当时被作为贡品进献给皇帝,一跃成为宫廷贵族喜爱的萌宠,被唤作“狸奴”。

李商隐诗中曾写道“鸳鸯瓦上狸奴睡”。

“纳猫如纳妾”说的就是宋代的纳猫流程。此时你若想要拥有一只猫咪,要先翻一翻《象吉备要通书》、《居家必备》,《玉匣记》等书,挑选一个“纳猫吉日”,写一份纳猫契,再为猫挑选聘礼,才算完成了聘猫的前期工作。


还记得表情包里的皱眉小女孩吗?她长大后长这样… @ 橘子娱乐

原图的冰淇淋实在是辣眼。


中亚的五个“斯坦国”,是怎么演化来的? @ 环球情报员

在古波斯语当中,“斯坦”(-stan)是地名的后缀词根,用来表示某个面积较为广大的地区,后来演化为代指某个民族聚居的地方,并一直使用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