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28:哨音还没发出来,就已经被摁倒在地。


荆楚大地,怎么简称“鄂”? @ 地缘谷

扬子鳄在古籍中被称为鼍,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鼍龙,又名鮀鱼,俗名土龙,鼍穴极深,…其声如鼓,夜鸣应更,谓之鼍豉。至宋代时,苏颂说过:“今江湖(指长江流域)极多,形似守宫鲮鲤辈,而长一、二丈,背尾俱有鳞甲,夜则鸣吼,舟人畏之”。可见在古代,扬子鳄数量是很多的,只是到了近代,才变成了珍稀动物。

春秋战国时期楚鄂王封地就在今湖北鄂州、大冶一带,并修建了举世闻名的鄂王城。三国时期孙权迁都于此,并改鄂县为武昌。所以武昌之名虽早已有之,但一开始却是位于如今的鄂州、大冶一带。隋朝时在湖北设立鄂州,下辖四县,县治在江夏,因而江夏又被人们称为鄂州,而江夏就是如今的湖北武昌,当然1995年武昌县又改名为江夏区,这里就不展开了。元朝时,设立的行省也都以鄂州,也就是今日的武昌作为省会,从而奠定了湖北简称“鄂“的历史地位。


慈善从来都是一门大生意 @ 炒股拌饭

法律从来都是用来约束底层的,西方上层一直都有各种花式玩法,包括但不限于破产保护、王牌律师团、杀人灭口、慈善基金会等等。

遗产税这玩意的主要征收对象是中产阶级,他们没有避税手段。中产阶级是一个很尴尬的位置,想当资本家当不上,想破罐子破摔又摔不起。全世界所有国家通行的做法是联合资本家收拾中产阶级,尽量的薅鹅毛并且完全不怕听鹅叫唤。

资本是没有国界的。如果对富豪们税收过重,最后导致的就是资本外逃。以后哪个有钱人还会去这样的国家投资和定居。

全面透彻的一篇文章。国内的基金会还嫩,在国外已经玩坏了。


大清1808,吹哨人李毓昌 @ 一起读国学

王伸汉在县衙私设酒宴,把李毓昌从工作一线骗了回来,他劝道:

“公初为官,不知做官的诀窍,日赴茅舍,访贫问苦,天寒地冻,过于劳累,可谓慕虚名而失实惠,实非为官道,望公三思。”

李毓昌勃然大怒,严词相驳:

“为官之道贵在清廉,攫取饥民之口食非民之父母之所为。对克扣赈银之事任公自为之,在下实不敢自污以欺天也,然我必呈之上台,以救生民于水火,以正朝廷之律令!”

引用文中一句话——“哨音还没发出来,就已经被摁倒在地。”


蒋纬国:中国人稍有权力便耀武扬威 @ 人民网

我们的国家制度的确有很多地方值得批评,官员的办事能力的确欠缺,办事态度也的确不好,但是这不是中国国民党的错,也不是中华民国政府的错,这是传统养成的习惯,这种习惯存留在民间也存留在政府内,不论是谁,稍稍有权威后就开始耀武扬威了。

人民网文史频道2011年摘自《蒋纬国口述自传》,原帖如下http://history.people.com.cn/GB/205396/14656699.html


行走炼狱——《1917》视觉背后的一战历史 @ 豆瓣

无人区残酷和恐怖的遗产至今仍然荼毒着欧洲的土地,很多人没有听说过的一个事实就是法国是全世界少有的几个仍然存在无人区的国家。位于法国中部凡尔登附近,大约460平方英里的“红区”是一战西线战斗期间最为激烈和血腥的地区,因为土壤中存在大量的未爆弹药和从毒气弹中泄露的化学成分,哪怕过去百年这块土地依旧致命且危险

《1917》纯视觉片,可以看看IMAX。


我在武汉街头入睡,请别对着我的被子浇水 @ 南风窗

冲水的时候,方建在公园里游荡,不时凑上去看一眼,“他们那些人,接了水龙头,就对着被子冲”。

他的家当全在下面,但他不敢阻止,他说:“他们这群人,对我们做事,从来不讲理由。说实在的,我们都是下等人”

No Comments.


其他锤子手机高管近况如何? @ 贝克街探案官

细数锤子至今的高管们,几乎都是罗永浩一个个“请过来”的。而众人都承认来到锤子,罗永浩的个人魅力占据了绝大比重因素。而如今锤子手机已经改名换姓,依然有人在坚持着锤子手机的梦想。

罗永浩是个主义者,但是他经过如此多年的手机行业拼杀,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锋芒毕露。他创办的锤子也是一样,在离开罗永浩之手后,新发机型“泯然众机”。

而锤子,众人仍在期待它会向着何方。

不免唏嘘。吴德周一定要挺住啊!


PS三十而立:一个软件要流行多久才能变成一个动词? @ 全媒派

而每当这种语义转变发生的时候,这些专有名词背后的公司通常都会采取抵制的态度或手段,不愿意让它们变得口语化和过于通俗。因为如果一个词太过笼统,公司可能就会失去自己的商标。例如,Escalator原本是一个自动扶梯的品牌。(根据《韦氏词典》,这个词后来变得过于普遍,甚至衍生出了“escalate”一词。)

Photoshop也是一个注册商标,Adobe一直不愿意接受它成为流行的现实,担心会因此失去版权。当然,无论Adobe有多不认同把Photoshop当作一个动词来用,他们不可能通过直接告知用户来阻止他们使用。Adobe在给The Verge的邮件中说:“我们对Photoshop的品牌、文化地位以及它在促进用户创造力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感到十分自豪。

现在拿Photoshop学习板绘。太贵,只能hack。


因为来月经,她们被赶出家门 @ 看客inSight

无论来不来月经,她们始终难以成为自己身体的主人。

正应了印度教伦理典籍《摩奴法论》中的文本:“她们在童年由父亲保护,青年由丈夫保护,老年由儿子保护,女人绝不适合独立。

印度教经典之一的《梨俱吠陀》中提到,因陀罗杀掉了弗栗多,而女性则承担了这份罪孽,月经作为杀害婆罗门阶级的惩罚,被认为是“罪恶”和“不洁”的。

印度是个神奇的国度。愚蠢的宗教。

饱蠹楼 017:莫欺少年穷,莫笑中年败,莫嘲梦想狂。


知乎没有告诉你:年入百万有多难 @ 房东经济学

中国仍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根据国家统计局今年初发布的数据,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

中国2018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只有24336元,也就是说,如果你每年净得超过24,336元,就已经超过了一半的国人!

从上面的五等分数据可知,只要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了64,934元/年,那么就达到了全国至少前10%的水平(极少数人拉高均值,前20%人群的平均数大于中位数),而年入百万是这个高收入水平的15.4倍之多。

现实比想象中还要残酷得多。虽然说老这么「阿Q」的安慰自己不好,但是仔细想一想,自己还挺幸运的。要珍惜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啊!


流浪到鹤岗,我五万块买了套房 @ 正午故事

像我们这样生活,没有学历,赚不了很多钱,相对好一点的可能做点技术工种,或者在大城市做保安、送外卖之类。买房都是贫民户嘛,有钱的当然想在自己的城市,没钱的就想想办法,便宜房子也买得到。我们觉得自己到处漂泊的生活状态就像流浪一样,便宜的出租房居住不稳定,租金也要一直掏下去,谁不想买房呢?我在贴吧里有几个比较熟的朋友,和他们见过面,吃吃饭聊聊天。手上有钱没钱的,只要不是欠了一大笔债,都会想到买房的事,觉得能买还是买。

我们买了房还算好的,更多人都买不起啊,有的人三十多岁,一万块钱都拿不出来。吧里有的人彻底无业,没收入,还有人在三和做日结工,那边工作中介很黑,听说好多人打工被中介扣了。

这篇文章看了以后更心塞,是上一篇很好的事例补充。


「江西」依然在,「江东」去哪了? @ 大地理馆

秦汉之际,江西指今安徽一带,江东指今长江以南的江浙沪地区(不包括江苏省长江以北地区)。

三国时期,江东泛指江东六郡,从江浙扩大到江西、福建。

唐代以来,江西主要指今江西大部分地区(代称为江右),江东(路)缩小为皖南到九江一带。

元代调整行政区划,“江西”保留,“江东”消失。

明清时期,“江西省”版图确立,原“江东(道、路)”已七零八碎。

就喜欢这种带各种引经据典的文章。


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 @ 酷玩实验室

作为一家造车新势力,蔚来要为新经济的泡沫背黑锅;

作为一家汽车制造商,它要为中国造车行业的落后挡枪子。

很多蔚来员工说,“斌哥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

这人我真的不熟。本文不代表个人意见。


那些 35 岁被辞退的中年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 知乎实验室

所以说「中年危机」的局怎么破?从个人来说很难,因为这本质上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在或远或近的将社会的劳动环境会变得更健康,更合法。等待将来整个社会都消灭了恶性加班,消灭了非法解雇,消灭了年龄歧视,消灭了……,只有那一天才是「中年危机」真正破局的时候。

各种文章各种制造焦虑……真被辞退了,我就接媳妇儿的班儿,开美甲店去!


倪征燠——从意气风发到沉默寡言的法律人 @ 法律先生

先生百年之后,我们遍寻其以往著作讲稿,除了实务探讨和生平纪录,没有意见、没有看法,也没有关于任何主义的只言片语。

看起来,他仿佛是一个沉默寡言的法学家,不知究竟是沉默选择了他,还是他选择了沉默。

而最终让他得以保全的,也许正是这种缄默。

希望知识分子要靠闭嘴换安稳的时代过去了,我们永远不会怀念它。

这篇文章能存活下来,估计也是因为作者的高明——点到为止。


大家好,我就是区块链本人。今天,我要给你们介绍我的家族…… @ 刘润

一张图简要了解全部。


汇丰银行往事:东西逢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 饭统戴老板

从上海到香港,从香港到伦敦,汇丰就像维多利亚时代的那些英国海盗一样,从来没有归属感。

汇丰对伦敦的爱,也从未因为它本身的英国血统而专一。2011年,总部迁回伦敦不满20年的汇丰,宣布要将总部搬离伦敦。然而这成为汇丰给英国政府的虚晃一枪,五年后汇丰宣布不走了,还是英国好。然而汇丰万万没算到,几个月后,英国公投结果要脱欧。

当英国前首相特蕾莎·梅,在2017年1月17日宣布英脱欧计划的第二天,汇丰银行全球总裁就宣布从伦敦撤出1000名员工至巴黎。然而仅仅在半年前,汇丰董事长信誓旦旦对公众保证:“我们充分评估了英国脱离欧盟的可能因素,面对现在这样的公投结果,我们不会重新考虑离开伦敦。”

No comments.


豆瓣你需要多赚点钱 @ 象三一

诗与远方的商业化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对豆瓣而言,不仅需要用小众内容激活那些不再活跃的老用户,还需要用大众内容去吸引那些等待尝试的新用户。

文艺青年真的穷吗?文艺青年也有愿意为之买单的东西。只不过这个痛点豆瓣现在还没有找到。豆瓣需要琢磨琢磨这些文艺青年到底喜欢什么,而豆瓣的用户们也要学会投桃报李,不要一味的坚持那份没来由的高傲,什么视金钱如粪土,谈钱的文艺都是假文艺,把这些都放一放,毕竟如果赖以生息的沃土垮了,你们要去哪里耍呢?

钱已经准备好了!来啊!十一期间居然不能显示《少年的你》的评分,实在是太垃圾了。希望豆瓣还能保持中立性,不要受资本的诱惑。


双十一「狂欢」,越来越让人看不懂 @ 新浪科技

桃子吐槽优惠活动的复杂,“前几年都是直接优惠的,现在还要盖楼,赚什么喵喵币”。聊到这里,她连发三个“允悲”表情:“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便宜两块五”。她还提到,自己关注的某品牌天猫旗舰店的牙膏等商品,比之前贵了。

这并非孤例。阿木关注了京东上的一款镜头,通过翻阅什么值得买的网友评论,发现当前售价比618网友购买价格贵了两、三百元。另外与天猫类似,京东的活动也十分复杂。其“全民养红包”活动通过收集金币,“投喂包包”,将红包升级等任务,来瓜分奖池的1亿现金。

普及两个经济学名词:
消费者剩余(Consumer’s Surplus)是消费者在购买商品时,愿意付出的代价与他实际付出的代价的差额。
价格歧视(Price Discrimination)实质上是一种价格差异,通常指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在向不同的接受者提供相同等级、相同质量的商品或服务时,在接受者之间实行不同的销售价格或收费标准。


我牺牲双眼,整理出一份网络矫情文学赏析 @ 看客inSight

矫情文字泛滥的背后,是一群庞大而沉默的受众。当人人都渴望拥有一个有趣的灵魂时,那么“有趣”的标准就会一再抬高。一不小心,就容易被贴上矫情、中二、装逼的标签。

说到底,社交网络本质上就是一块你追我赶的逼格修罗场。你永远站不上鄙视链的顶端,只能被一部分人仰望,又被另一部分人嫌弃。

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往往只会觉得彼此非常吵闹。生活已经如此艰难了,没有人有义务去消化另一个人的晦暗情绪。所以,矫情是刚需,嘲讽矫情也是刚需。大家只能从各自的朋友圈路过,翻个白眼,然后有默契地离开。


中国神秘木乃伊之谜,白人在3000年前就已定居东方? @ Dizzy纪话

东方和西方文明的交流其实一直都有,只不过并不像两个国家建交那样直接的接触,而是通过族群的迁徙融合带动了文化和技术的传播。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国文明实际上受到了很多外来的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文明是外来的是次生的,原生文明也需要技术文化的交流发展,最终把它们吸收改造成独一无二的东西。

新疆出差游玩交河故城的时候,周围寸草不生的黄土堆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年的容貌,只剩下残根断崖。遥想几千年前的古人在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下生存就由衷地钦佩。


罗永浩,2019年最惨的男人 @ 观点

这个男人,一生都在为自己曾经的“理想”而奋斗,从东北小县城走来,他太想证明自己。

他的一生都想要挑战权势集团,并为憎恨权势集团的人们找到发泄的接口。

柴静评价罗永浩说很多人喜爱老罗是觉得他彪悍,叛逆,幽默,独立,诡异,但他对这个世界有我所知的罕见的善意和温柔。


“老赖”罗永浩被群嘲:莫欺少年穷,莫笑中年败,莫嘲梦想狂 @ 粥左罗的好奇心

正是对一个人梦想的尊重,对一个人敢给自己未来期许的尊重,对一个有信念的人的尊重。

哪怕这个人当下没任何背景、资源、人脉,哪怕他暂时还穷得无法启动梦想,哪怕他经过奋斗到中年还一事无成甚至惨败,哪怕这个人的梦想听起来很狂,哪怕这个人对未来的想象不着边际,你都不应该嘲笑他,因为人非草木,人非AI,人有梦想和信念,这正是人之为人最重要的东西。


迷信网红带货是一种病,得治 @ 半佛仙人

所以网红带货,也可以称之为互联网+直播+电视购物+沙雕拆迁清仓

玩淘宝的时候,误进入过直播间。看主播在那儿声嘶力竭的推销不到10秒钟,吓得我就赶紧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