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43:只努力提供客观事实,各位自由心证。


推开K127那扇门——朱军“性骚扰”案真相调查 by 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2014年6月9日的全部经历 by 弦子

杜绝煽动情绪,拒绝性别对立,没有宏大叙事,只努力提供客观事实,各位自由心证

这件事儿已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相信海淀区人民法院不会徇私枉法,一定会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给双方当事人一个公平公正的交代。虽然性骚扰的取证会非常困难。


百度谷歌2020年度热词榜单对比 @ 中国新闻周刊

毫无悬念,2020年的热词是“新冠疫情”,无论是百度热词还是谷歌热词,“新冠疫情”都高居榜首。疫情改变的是整个世界,在巨大的不可抗力面前,“环球同此凉热”。然而,同样的艰难环境里,个体的选择永远有差异,这也注定了最终形势的走向。虽然我们同住地球村,但是关心的焦点以及正在经历的经济、社会发展却不尽相同。

魔幻二零二零年。


谈美国总统选举制度存在的问题 @ 思想言说者

美国的选举制度是所谓的间接选举,它不是按比例由公民直接投票选出总统,而是先由各州选出选举人,组成选举人团,然后再由选举人团投票选出总统。最开始设计这个制度的目的之一是要保护小州的利益。

选举人团制度,是按照各州参众两院的人数来分配选举人指标的。参议院每州两个名额,大小州相同。众议院按照人口比例分配指标,但最小的州至少有一个指标。宪法只规定选举人的指标和由选举人团投票选举总统及选票送达格式,但每个州具体怎么操作联邦宪法是不管的。这样,后来选举人投票演变成赢者通吃就很自然了。

选举人团的名额分配跟人口比例极不相称。比如,罗德岛人口是加州的1/60,他的选举人票是加州的1/18,也就是在加州是60万人一个选举人,罗德岛18万人一个选举人,各州选民选票的含金量差别太大。这就是为什么有的总统候选人赢得全国总票数多数甚至超过半数,却输在了选举人票上

从1961年,美国的参众两院人数就固定成538人不再增加,它的一半是269个人,也就是谁获得270张选票以上谁就获胜。

因为特不靠谱,这次美国大选俨然成为一场闹剧。


Pantone 2021年度代表色出炉

潘通认为这2种独立的颜色很好地体现了不同元素之间的相互支持,是最能够直接表达2021潘通年度代表色情绪的色彩。既坚实可靠又温暖乐观,PANTONE 17-5104 Ultimate Gray(终极灰)和PANTONE 13-0647 Illuminating(明亮黄)的结合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

二零二一,再创「灰黄」!


牛肉火锅,藏着潮汕人的禅心无定、古井不波 @ 食味艺文志

本地人大多沿用菜市场的提法,以肥瘦比例区分胸口朥、肥牛、嫩肉、上盘牛脚趾;老饕们则会进一步把肥牛细分为雪花、吊龙、肥胼等等。细分的目的不是为了故弄玄虚,而是为了捋顺涮锅的顺序:鲜瘦后肥。

如果肥肉太早下锅,脂肪就会析出,变成悬浊的颗粒,让汤色发浑,影响品相和口味。先下瘦肉、再下肥瘦相间的、最后再涮纯肥的,这就保证了一顿火锅大部分时间内汤色的清澈,和滋味的纯粹,也给了人们仔细品味每一部分肉质细微差异的空间。

老牌火锅店通常会直接向屠宰场购买中午屠宰的牛肉,所以吃潮汕牛肉火锅一般会安排在晚餐和夜宵,6-8小时的间隔期,恰好让肉处于最佳食用的状态。


北上广没有靳东,四五线没有李诞 @ 远川研究所

众所周知,北上广深和三四五线长久接受不同的信息内容和文化符号,由此形成迥异的审美趣味与消费习惯。在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后,技术进步加速铺平传播渠道,在同一种媒介的覆盖下,城乡二元的文化割裂只会更加云泥两判。

是技术进步,让人一头撞见了审美端的“不同中国”,撞见了文化层面难以逾越的天堑——他广场神曲,你欧美流行;他穿越玄幻,你名著经典;他天佑giao哥,你德纲李诞;他在直播给老铁打赏,你在网课听财经论坛。

“知沟理论”(Knowledge Gap Theory)提出于1970年,它指的是信息垄断加剧阶层分化:在现代社会,由于富人通常比穷人更快地获知信息,因此,大众传媒传送的信息越多,富人与穷人之间的知识鸿沟就会越大。

那些沉默的大多数,生活在主流视线边缘、旅行地图之外和电视镜头不会拍到的地方。有人熟视无睹,也与信息区隔相关,区隔不仅会阻碍了解,还会加深偏见。更何况知识信息的积累从不直接等于世界观的深化(项飙语),算法主导下的互联网,非但不会带给人更多自主性,反而会提供更单一的价值(贾樟柯语)。


周星驰,26年前的事,你还记得吧? @ 最人物

1994年已经过去整整26年了。但人们依然执着地怀念着那个年份,后来,那些曾经出现在电影中的人们,有人老去,不再出现在屏幕之中,有人离世,只留下过往的故事让人怀念,有人仍在坚持,但却避免不了被质疑江郎才尽。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大概还会出现如同1994年一般,神仙打架、大师辈出的年份,可那终究不是1994年了。

人们很难形容,当他们怀念1994年时,怀念的是那个时代,那些人,还是当时的自己,或许,都有吧。

1994年上映的电影大总结。每一个都是回忆。


豆瓣2020年度电影榜单

豆瓣2020年度读书榜单

豆瓣2020年度音乐榜单


新加坡和马来人的华语水平,我大写的服 @ 九行

对马来西亚华裔来说,中国是一个既遥远又亲切的地方。马来西亚是华文教育最为完善的国家之一,大多数华裔从小就开始讲华语、认汉字,在学校接受华语和汉文化教育。据马来西亚统计局估算,2020年马来西亚总人口将达到3380万人,其中华裔人口约690万人

马来西亚推行三语教育:马来语、英语,以及不同族群自身的母语。1961年,马来西亚颁布新教育法令,要求将过去的英校、华校、泰米尔学校改制为“国民型华文中学”(简称“华中”)。华中将华文列为必考、必修科目,区别于将之列为选考、选修科目的“国民中学”。

无论是汉语、英语,还是法语,都带有不同的思维方式和文化。我们给小朋友一个种子,把种子放在那里,看他有没有兴趣、怎么利用。不只是汉语,每一种语言都有很多俚语和奇怪的表达,这是文化特有的东西,像能说话的古董,可以打开不同的大门。


北上广的年轻人,消费也「下沉」了 @ 燃次元

我想这些消费观念的转变,一部分原因是自己开始挣钱了以后,知道钱来得不容易。还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年少无知的时候容易被收割智商税,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慢慢有了自己的分辨能力,知道了一些大品牌营销的“陷阱”。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年纪大了之后,我开始规划未来的人生,懂得为明天储蓄,希望能给到自己足够多的安全感。

拼多多、1688不香嘛?

饱蠹楼 023:世界快死了,我们没有注意到。


世界快死了,我们没有注意到 @ 凤凰网读书

在演说中,托卡尔丘克发出“ 世界快死了,我们没有注意到”的震耳警告。在她看来,某种意义上世界是由文字构成的,谁能讲故事编故事,谁就有掌控权,因此如何叙述这个世界具有巨大的意义。

梦想成真往往令人失望。事实证明,我们没有能力承受如此巨大的信息,这种信息不是团结,归纳和释放,而是分化,分裂,被包围在单个小气泡中,创造出许多彼此不相容甚至公开敌对,互相对立的故事。

此外,互联网彻底且毫无反思性地服从于市场流程,并为垄断者们所掌握。互联网控制着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并不是为了扩大信息访问范围而被用于广泛求知,相反,它主要是用来对用户的行为进行编程,正如我们在“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之后所认识到的。我们没有听到世界和谐的声音,而是听到了刺耳的声音,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静电,我们在绝望中尝试着捕捉一些安静的旋律,甚至是最微弱的节奏。这句著名的莎士比亚名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符合于现在这刺耳的现实:互联网越来越像痴人说梦,充满了喧哗与骚动。

That’s why I founded 「Bodleian Library Reading Weekly」.


十八层地狱到底在哪? @ 中科院地质地球所

十八层地狱,或称十八重地狱、十八泥犁。

先秦时期,关于人死后的世界,人们想象那里是一个叫做“黄泉”的水下世界,有狰狞恐怖的“土伯九约”主治“幽都”;秦汉之后,人们构想人死后魂归于泰山,魄归于蒿里或梁父。

黄泉可能是中国宗教信仰中最早出现的阴间地府的概念。后来,汉代出现了道教中的阴曹地府。佛教传入后,受其影响,在道教原有的恶曹地狱基础上发展出了系统的地狱体系,即十八层地狱。

总的来说,地府的概念大于地狱,阴间的概念又大于地府。如果说地府是阎王爷办公的地方,那么地狱就是阎王爷关押犯人的监狱。

综合以上分析,地府和十八层地狱的位置大概位于软流圈上部与岩石圈接壤的地方,这个深度不仅符合了九泉的设定,更是方便各方鬼魂在七天内的往返,而且在方便处理事务的同时,可塑性和流动性较强的软流层还能在地震发生时为地府的安全性和稳定性提供保障!

就怕知识分子耍流氓,就怕正经公众号写五花八门的话题。


2019 年度文案精选50句 @ 数英

长大偷走幼稚园 理性偷走少年
庸俗偷走爱情 生活偷走星空
时间什么都不做 时间偷走这一切

——京东 × 新世相《神偷》


这套书单,帮你建立各个领域的知识框架 @ L先生说

这些书怎么读?如同我在 如何自学一个领域?这里有一份全指南 中所说,不要追求「读完」,而是采取通读+查询+主题阅读的形式,先建立自己的框架,再让这个框架,成为你获取新知识、思考新问题的工具。

这也就是学习的意义所在:学习这些东西,无法帮你升职、加薪、赚钱,但也许能拓展你的眼界,帮你更好地认知这个世界,获得一套全面思考问题的工具箱。

又到年底了,又到一年一度立年度阅读计划Flag的时候了。


镜头下的公安局,撕开生活最残酷真相 @ 精读

你过腻了的日常,可能是他人拼命努力,也始终不可及的美好未来。

贾樟柯说:不能因为整个国家都在跑步前进,就忽略了那些被撞倒的人。

深以为是。

很多人喜欢以己度人,习惯用自己的价值观去评判世界。却没想过,自己所谓正确的价值观,不过是局限之下的产物。

浮生百态众生相。总是转一些讲述社会底层的文章,并不是因为优越感,而是时刻提醒自己珍惜现在所拥有的。


南方人的夜生活有多野,北方人根本想象不到 @ 日谈公园

虽然,自然环境、历史发展和生活习惯有南北之别,但人最根本的需求却没有上下之分,无外乎“食、色,性也”,要吃,要爱,要活得精彩。

这一点,海内外也没有太大差别。拿“食”来说,日本导演黑泽明就是一日四食主义者,过了80岁,他还说:“早餐,是身体的营养;夜宵,是精神上的营养。

日本人的夜宵,大抵还是在烧鸟屋、居酒屋等类似场所,人们保持着白天的西装革履,“一人饮酒醉”。

但在中国南方的夜市上,人们呼朋引伴,吆五喝六,卸下全身的伪装,沙滩裤、拖鞋,甚至赤膊上阵,那才是人间的畅快啊。

全国上下都在推广「夜经济」。南方相比北方,有先天的气候优势。北京深冬的寒冷,南方人根本想象不到。


中国电影这十年:烂片死去,英雄老矣 @ 毒眸

如同当年没条件去一睹《阿凡达》的我一样,因为行业不发达、产业基础不牢固、观影意识和习惯没有被培养起来等诸多原因,很多观众遗憾地错过了太多的史诗、太多的精彩。可好在到了今天,类似的“遗憾”正变得越来越少(当然因为种种原因还存在),好电影也终究成为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在杨德昌的代表作《一一》里有这么一句话:“电影发明以后,人类的生命比起以前延长了至少三倍。”是电影的出现,让我们有机会去经历未曾经历过的事情,有机会和有相似情感共鸣的人共呼吸,有机会去拓展自己思维和视野的边界,有机会用另一种方式标记生活。而也或许正是因为这么多好电影,这个即将过去的2010年代被拉得很长很长,显得格外难忘。

感谢电影,陪我们度过整个2010年代。

十年回顾展之电影篇。


豆瓣2019年度读书榜单 by 豆瓣

年初立了一周一本书的Flag,结果全年才18本书,不到300万字。明年继续立Flag,继续打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