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44:大都周遭十一门,草苫土筑哪吒城。

图片中的2020年 by 纽约时报

微信公众号的图片已经自我阉割,官网有完整内容。


郑渊洁,童话作家教你在互联网好好说话 @ 爱范儿

「自黑」在任何时候都是能够最快拉进彼此关系的方式之一。郑渊洁在社交网络分享自己的生活日常,拿自己的年龄和光头开涮,也会和读者回忆自己的创作过程,这些都让他和评论区读者的关系更亲密了。有了情感联结,评论区的读者就对他有了更多的包容心。

跳脱以往框架之外的真诚则是让他的评论被更多人所知道。比如最出圈的那句「祝你考研成绩全国第二」就很出乎意料。让很多未婚男女更有共鸣的则是「宁愿童书再无市场,也不能祝没有缘分的人脱单生孩子,就为了我的童书有人买。」

如果你一开始对创作者观点的认可度是 60% 的话,在看到一个非常傻、证明人类多样性的另一观点后,发现作者对这一观点作出了清晰有力的反驳,你对这个观点和作者的认可度就会直线上升,甚至能上升到 100% 的认可度。


中国内地还有多少“唱片店”? @ 新音乐产业观察

中国到底曾有过多少音像店?我们可以从一些媒体发布过的地方数据管中窥豹:《文汇报》报道,2004年,上海有2300家音像店,《文艺生活周刊》报道,2005年,北京有3000家左右音像店,《姑苏晚报》报道,2006年,常熟有超过200家音像店。

在做网站的过程中,我搜集到的北京唱片店有16家,上海有10家,常熟未知。而在百度地图上搜索音像店,北京有40余家,上海有20余家。但大都无法确认是否还营业或者还卖唱片。常熟有4家,有两家大门紧锁,一家变成了动漫店,另一家似乎已经变成了渔具店。

“音像店”从名字就可以看出,面向的是大众市场,随着,音乐的大众消费趋于互联网化, “音像店”的消亡在所难免。但另一方面,“唱片店”尽管受众较小,但因为受众群明确,受众趣味共性高,可以更针对性的进行运营,在控制好成本的情况下,通过尽可能多的积累忠实顾客存活下去。

随着买唱片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唱片店更像是音乐生活的“样板间”。唱片店的个性,具象化了买唱片这种音乐生活方式,并吸引着一些外围人群。


复盘2020:那些陨落的公司 @ 硅兔赛跑

在今年创业环境的大风大浪中,很多成长中的企业感受到了增长的乏力,以致于陷于攻守两难的境地,举步维艰。

但也有不少企业面对特殊消费创业市场的新模式、商业新阶段,想尽办法去转型和进化,在经济新常态下完成模式创新。

显然,逆流而上的项目,是踩对了时代的节拍;而在大时代的大风浪中倒下的,除了为之叹息其中的不易,也可以给创业同行们一些警醒,哪些坑本是可以规避的。


过去十年,谁是中国进步最大的城市? @ 城市战争

结合人口、经济总量、吸附资金能力这几个方面来看的话,除了四大一线城市的超强实力之外,合肥、郑州、成都表现最为突出,进步最大,其次武汉、南京、杭州、重庆、长沙也进步不俗。

再谈谈对合肥、郑州、成都的一些比较浅的印象,近年来成都给人的印象就是消费能力很强,且常年霸榜新一线城市排名榜首。

郑州今年的房地产市场颇受市场关注,房价横盘或是微跌,原因就是郑州近年来新房的供应量较大,但是郑州人口腹地大,又是强省会,未来值得看好。

合肥被称为最敢“赌”的城市,据公开信息:2007年,合肥拿出全市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投资面板,投了京东方,最后回报100多亿;2011年又拿出100多亿投资半导体,投了长鑫/兆易创新,再次获胜,上市估计浮赢超过1000亿;2019年,又拿出100亿投资新能源,投了蔚来,结果大众汽车新能源板块落地合肥 ,此外还有合肥与中科大互相成就的那一段佳话。

“合肥十年来进步最大”、“合肥超强的投资眼光”、“重庆GDP有望晋级第四”、“杭州近年来资金吸附能力第一”,“成都地铁里程晋级第四”等等现象,对中国城市发展来说都是一种积极的信号,让城市之间形成一种鲶鱼效应和良性竞争,相互激励、共同进步。


年度功能盘点 @ 我的印象笔记

早在上世纪 80 年代,Evernote的创始人Stepan Pachikov就开始致力于对文本编辑和手写输入的研究,希望通过更快捷的编辑体验和更出众的跨端支持,帮助人类更便捷地永久保存记忆。

时至今日,印象笔记帮人类永久保存记忆的初心一直未曾改变,我们也一直致力于对核心编辑能力的全面提升。一年来我们陆续在桌面端和移动端上线了超级笔记、格式刷、模板库.……只为更好地满足新时代更多元的记录形式。

数据——信息——知识——智慧——行动,这是大象想要通过印象笔记搭建的一座“进步”桥梁。在这一年里,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我们想做的一切无非是希望帮你快捷地、永久地记录知识,并让它们流动起来,与他人的河流相汇。更重要的,我们想助你再向前一步,用行动将内心的渴求转化为现实的光芒。

作为2019年官方「印象大使」且3500+条笔记且续费至2025年的重度用户,强烈推荐印象笔记。


《北京的胡同》 by 翁立

已故北京史研究会会员曹尔驷先生在《北京胡同丛谈》一文中曾谈道,“胡同”这个名称究竟是怎么来的?它最早见于元曲,如关汉卿的《单刀会》中有“杀出一条血胡同来”的词句。还有元杂剧《沙门岛张生煮海》中,张羽问梅香:“你家住哪里?”梅香说:“我家住砖塔儿胡同。”曹先生曾设想胡同是“浩特”的音转,因“浩特”最早是居民聚落之意,后来发展为城镇。并将此问题请教了张清常先生,张先生明确答复“胡同”二字确由蒙古语而来,根据语言考证,应是Hottog的音转,即水井之意。乡有乡井,市有市井,除了河道、湖泊之外,井泉一般是居民生命之源,有井的地方才有居民。这才是胡同的本意。

他在画大都城图时,眼前总有个三头六臂、穿着红袄短裤的小孩,起初他并没在意,后来小孩说话了:“你照我画,就能镇住苦海幽州的孽龙。”刘秉忠一琢磨,这小孩不是哪吒吗!是得照他画。于是大都城的城门就成了这个样子,南边的丽正门、文明门和顺承门就是哪吒的三头;东西两边的崇仁门、光熙门、齐化门、和义门、平则门和肃清门就是哪吒的六臂;北边只好开两个门了,于是健德门和安贞门就成了哪吒的两只脚。张昱曾经在著名的《辇下曲》中说:“大都周遭十一门,草苫土筑哪吒城。谶言若以砖石裹,长似天王衣甲兵。”

明朝人蒋一葵的《长安客话》一书,方知北京这块地界儿以前称“蓟”是因为这儿“以蓟草多得名”。可北魏的地理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一书中,却说是由于城内有“蓟丘”而得名。《长安客话》还说北京这块地界儿再以前还称“幽”,是因为“幽为北方阴幽之象”。后又称“燕”,是“以燕山得名”。再后来又称“顺天府”,是因为“顺天府分星曰析木津”。按周官保章氏以星辨九州所封,封域皆有分星,凡系幽燕者或耑言尾,或耑言箕,尾箕星曰析木,析木为天津。《尔雅》释曰:“天汉之津梁为燕,此析木为燕之分星,而幽州之星土也。”辽改幽州为析津府,改蓟县为析津县,取此。金并改曰大兴,今东县仍金之旧名云。宛平亦辽所改名。取《释名》云:“燕,宛也,宛宛然以平之义。”这么一说,不但知道了北京这块地界儿为何历史上称“幽”“燕”“顺天府”“析津府”,还知道了城内东半部称大兴县、西半部叫宛平县的来历。

书里一提到二龙路地区——小时候住的玩的——胡同的名字,后背就一阵阵凉。这本书和美国人迈克尔·麦尔写的《再会,老北京》一样,越看越伤心。


高技术、低生活的赛博朋克图景 @ 出色WSJ中文版

在游戏《赛博朋克2077》宣布之前,“赛博朋克”(Cyberpunk)是一个众所周知,却又模糊不清的语汇。一旦提起,我们能勾勒出一幅紫红色调、绚烂而破碎的霓虹城市图景,想象香港九龙城寨般叠层架屋的水泥丛林建筑,混杂日文、巨人高度的全息影像和信息化的赛博空间,以及《银翼杀手》那句脍炙人口的“我所见过的事物,你们人类绝对无法置信。我目睹战舰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我看着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所有这些时刻都将随着时光消逝,一如眼泪消失在雨中”


2020年,不可错过的技术圈十大“翻车”事件 @ InfoQ

1. 蚂蚁金服,说好的上市和暴富呢?
2. 小米,说话前要三思啊!
3. 微盟,程序员“删库跑路”不是玩笑
4. 苹果,不能仗着我喜欢你就肆无忌惮啊
5. 京东,分手应该体面
6. 谷歌,盯着点你的磁盘好吗?
7. AWS,答应我咱认真点
8. 酒店开房?小心万豪
9. Twitter,00 后你怕了吗?
10.FireEye,被自己的特长“反噬”是什么滋味?


如果你仔细想想,会发现生日宴就像是恶魔的仪式:大家围绕着一个燃烧的物体吟唱,它代表着你生命已经失去了多少年。你脑中浮现贪婪的欲望,火焰吹灭,然后一刀刺穿它。——TheWeirdWorld

饱蠹楼 031:你战胜苦难,它就是你的财富。


武汉解封,76个日日夜夜,我们陪你走过 @ 每经网

渐渐的,武汉已不再是漩涡的中心,全球疫情蔓延,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

从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封城76天的武汉将慢慢复苏。春天会回来,热干面会回来,樱花会回来,平静的生活终归会回到这座城市。

但当4月4日国家公祭日的鸣笛在空中响起时,提醒我们,有的人在这个冬天永远离开了我们。不能忘记,这座特大城市经历了刻骨铭心的伤痛和牺牲。

2020年1月23日~2020年4月8日,我们记录这座城市被疫情击中,也记录它艰难又努力的康复过程。

我们用镜头记录下76个难忘的瞬间。这些瞬间,让我们看到了空旷的街道、停摆的城市,更看到一个个普通的人——他们为这座危弱中的城市,“用我百点热,耀出千分光”。


由韩国邪教想起的:基督教的四大发明 @ 李子旸

心灵管理、绝对敌人、宣传、群众,基督教这四大精神发明,不但造就了基督教这个世界第一大宗教,还深深嵌入了现代社会的方方面面,甚至可以说,参与制造了现代社会。这四大发明,成为现代社会的核心特征。

在解决了物质生产以后,人类社会还必须解决精神世界的生产和管理问题。率先解决了精神管理这个问题的社会,在发展和现代化上就取得了先机。他们得到了更强大了社会动员能力和内部凝聚力。

不过,这一切并不是没有代价的,有时候,代价还格外巨大。现代社会,正是在这组巨大收益和代价的共同推动下,携带着无数的悲喜血泪,出现在人世间。

到了今天,虽然基督教在社会中的地位早已今不如昔,但他们发明和开创的这四大发明,还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存在于社会中。这其中,包含着深刻的人性和社会的规律。追溯这些形式的基督教源头,可以帮助我们更深地理解社会和自身,当然,也能因此更主动和有效地利用这些规律。

“基督教的四大发明”为赵汀阳先生提出并论证。本文属于读书笔记。更详细更深入的论述请见赵汀阳著作《坏世界研究》


双盲实验 | 让有意无意的骗子现形 @ 数约

首先我们得把一定数量的病人随机分为三组。

为什么要大样本呢?因为统计学的“大数原则”告诉我们,样本越大,统计结果越能稀释掉那些特例(例如某些人免疫系统特别强或特别弱),也就越能逼近真实情况。为什么要随机呢?因为这样可以有效避免病人由于病情轻重而导致的痊愈效果阶段性差异。

第一组是对照组,不做任何治疗,用来观察病人疾病在没有治疗情况下的自愈效果。

第二组是安慰剂组,给病人吃没有治疗成分的“假药”,用来观察病人的心理作用对疾病的影响。

第三组是治疗组,给病人吃真药,观察这种药物或疗法的真实治疗效果。

当然,病人们并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组。然后根据结果统计,只有第三组的治疗效果明显高于前两组,才能证明该药物或疗法的有效性是真实的。

把医生的眼睛也“蒙起来”——所有数据加密,连医生都不知道自己身处哪一组,而统计工作由第三方来进行。这样一来,就能很好屏蔽来自医生的偏见影响,让实验更加客观公正了。

这种大样本随机双盲测试是现在医学界公认的确定药物疗效的机制,也是一把严格的利剑,无情地砍掉了那些虚假的疗法,不管这种疗法背后有多雄厚的文化支撑(顺势疗法),也不管这种疗法被实施了多少年(放血疗法),总之无效就是无效。

其实,为了让中医药产业冲出大陆,实现全球市场的经济效益最大化,中医药厂商和研发机构在2004-2011年已经竭尽所能了。

目前中国有众多中医研究所,中医协会,中医院(“中西医结合”——全国没有一个独立、纯净以中医医术存在的中医院),应该承担动物实验和临床试验的责任,而不只是从传统古典哲学中去寻找灵感。

科学是一套方法论,照着做的就是科学的,不照着做的就是不科学的,中医没有照着做,那么说它不科学是非常客观的评价。并不含有贬义。

医学首先是一门技术,在做好了本职工作之后才能谈里面的文化积淀,而不是反过来。谁都没有否定中医里面可能有有用的东西,但是重点是如何把这些有用的东西从大量无用甚至有害的东西里面挑出来。

现代医学当然不完美,但是循证医学的研究方法给了它进步的可能,科学的研究方法给了它剔除自己错误的可能。

对比中医,几千年来有什么理论被证明是错误的或者是被剔除出体系么,没有进步能力的学科,有什么本事让人们相信它?

Q:“我亲戚吃这个药好了”,“我一个朋友去找了这个老中医”,“隔壁邻居的大伯的表姨妈的妹妹吃了一个中药,西医都看不好,她一吃就好了”

A:有这个疑问的话可以先学习一下“幸存者偏差”。

Q:中医可以在中国五千年历史中传承下来,而不消亡必有他存在的道理。怎么可以数典忘祖呢?

A:“存在即合理”是源自黑格尔的一句名言的错译,事实上诉诸传统(appeal to tradition)是一种典型逻辑错误。因为人们以此为传统,与它本身的正确与否无关,悠久的历史不代表正确,而可能只是被某种原因阻隔了发现自身错误的可能,地心说延续了上千年,只是因为人们意识不到地球的公转而已。中医流传千年,是因为古代医学水平不发达,科学思想没有萌芽,人们被中医理论的不可证伪性以及中医实践的假治效果给误导了,一直没能跳出错觉而已。

科学的方法已经告诉你了,不要简单的说中医有没有效。请双盲对照试验。谢谢!


“诉诸传统”何以毁坏学术传统? by 翟振明

“诉诸传统”是今日中国人文社科学术界出版物中常见的推理谬误,不少学者经常以这种误入歧途的无效论证来为其宏大叙事或政治诉求装点门面,进行学术的包装。一般的方法问题有很大的选择余地,而推理谬误问题是没有选择余地的,因为这是直截了当的错误。不从这种谬误中走出来,还在襁褓中的中国学术将不可能形成真正有积累效应的传统。为了中国学术的健康发展,我们必须杜绝像“诉诸传统”这样的谬误。

“诉诸传统”谬误在学术领域产生了各个变种,典型的诸如以经学或学术史代替或排斥原创学术,以文化比较代替学术命题的论证,以身份认同政治代替价值理性对合理规范的辩护,以文人情怀的抒发代替人文精神的弘扬,等等。

上一篇文章的延伸阅读。


美股多次熔断危机百年难遇,美国倾巢救市背后暗藏玄机 @ 肖磊看市

中国现在可以说创造出来一个新的美元循环体系,那就是把赚来的美元,投入到海外港口、能源通道等基础设施建设,购买原材料,以及并购国际重要的制造业和科技企业等。这已经触及了美国最根本的利益,打破了美元正常的循环体系,给美国政府未来的融资能力形成了挑战。

借助这次危机,美国可能要重新建立以美国国债为全球最安全资产的新的金融分配体系,从而为未来更大的政府开支,更长远而高端的军事等竞赛提供财政资源。

我们不要低估美国人的智慧,美国整个两百多年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挑战极限的冒险史,转危为机是人家的家常便饭,所以尽管此次疫情会改变很多东西,但无论是战术还是战略上,我们都需要更加重视对手。

不要问我为什么债务问题对美国如此重要,请回过头去看我文中的第二张图,联邦政府三大生死攸关的任务,海外利益、债务问题、常备军。美国现在海外利益都是占别人便宜,常备军世界第一,唯独债务问题是美国的最大风险点。

美帝亡我之心不死。


瑞典环保少女封神后,一场代理人之战拉开帷幕 @ X博士

正当反格蕾塔武装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瑞典少女的对手开着蒸汽坦克,杀入了这片血雨腥风的环保大战中。在国外青年圈子里,一个德国女孩娜奥米·赛伯特(Naomi Seibt)横空出世,接下了反格蕾塔大旗。

在欧洲,崇尚环保主义的绿党是最大的受益方,由于支持格蕾塔的环保罢课运动,让绿党的得票率越来越高。在去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鼓动环保、支持格蕾塔的绿党强势崛起。在英国,绿党得票率12.4%,比上一届欧洲议会选举增加了整整一倍。

在格蕾塔这一环保界圣女贞德的带领下,反对化石燃料燃烧、要求政府减排二氧化碳的呼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疯狂,娜奥米就“巧合”般地被心脏地带研究所Heartland推了上来。

Heartland成立于1984年,主要由匿名捐赠者资助,是美国的一个保守智囊团。它被称为“特朗普政府的耳朵”,其高级研究员之一威廉哈伯曾担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高级主任。Heartland经常制作研究视频,小册子和其他教育材料以推广“人类活动不是造成全球变暖的根源“这一观念,听起来就是在和主流思潮对着干。

Heartland背后的支持者们,就是呼呼作响、烧着黑烟的这些资本巨鳄们。因为智囊团,行业协会和前线组织是推动观念转变的关键部分,研究发现,在2003年到2010年之间,私人保守主义慈善基金会向Heartland的捐款超过5亿美元。

Money talks.


“欧洲老铁”塞尔维亚的前世今生 @ 乌鸦校尉

纵观南斯拉夫从兴盛到衰落的历史,和中国何其相似。

新中国也是一块硬骨头,既不完全倒向苏联,也不完全倒向美国,坚持要走一条独立自主的道路。

新中国也经历过颜色革命和平演变的狂潮,在社会动荡的边缘险死还生。

如果我们没有挺住,我们也被和平演变了,不用怀疑,像南斯拉夫一样被肢解、被分裂是我们必然的命运。

因为中国巨大的人口摆在这里,中国永远都有成为一个世界大国的潜能,哪怕完全改成西方的体制,安心当西方的小弟,西方也不会放心。

一条龙说要来当你的小弟,你怎么知道哪天它不会成为通天彻地的真龙盖过你?

这种威胁感是永恒的。

只要有机会,就必须把这条龙不断肢解,分成7块乃至更多块,再彼此之间你争我斗,消耗十多亿的人口,山东人和四川人厮杀,湖南人和湖北人互掐,永永远远活在仇恨和战争中,才能对欧美构不成威胁。

突然理解为什么西北和西南总是闹事了,欧美在挑拨不同「族」啊。大汉族内部只会因为豆腐脑咸甜、点不点鸳鸯锅打打嘴炮吧。


天天喊着「见证历史」,你真的了解熔断吗? @ 爱范儿

「熔断」的英文「circuit breaker」其实就是电路中的断路器,用于在过载或短路的时候自动切断电路以保护电源,证券交易市场的断路器也起到类似作用,当市场拉闸断电,交易自然要停摆。

熔断机制源于1987年10月19日那个著名的「黑色星期一」,当天率先开市的香港股市受周末美国期货市场的影响出现抛售潮,恐慌传导至亚太各地区及欧洲股市。

「黑色星期一」的起因至今未有定论,但也让监管部门意识到现有交易机制的缺陷,纽约股票交易所很快提出熔断机制,即允许交易所在某个指数大幅下跌的情况下暂停交易,目前美股以标普500为基准,分为三级熔断:

  • 下跌7%,一级熔断;
  • 下跌13%,二级熔断;
  • 下跌20%,三级熔断。

一级熔断触发时,交易暂停15分钟,若恢复后触发二次熔断,则再暂停15分钟,跌幅达到三级熔断的20%时,当天交易终止。

「知识点」。


不认命的东北女人 @ 自PAI

出生在东北农村、初中辍学、两次被人强暴、和出轨丈夫离婚,开过按摩店、歌厅、黑煤窑,进过拘留所,游走在灰色地带,这是唐小雁的前半生——想混个人样,却始终像在泥潭中挣扎,生活中除了暴力就是污言秽语。直到她第一次从人群中感受到“尊严”,才确定了人生的方向,把自己解救出来。

一个人要活得有意思,不仅是吃好的和穿好的,还应该追求一些他现在也不能全部说清楚的东西。我很喜欢拍纪录片,我想用镜头去讲述那些沉寂在底层的人群。他们的悲剧是:他们的成就不值一提,他们的人生无人关注,他们的存在无足轻重。我是从他们当中走出来的人,我想为他们发声,我想去维护他们那点微不足道的尊严。

我经常扛着机器四处跑,还是像个流浪的人,不同以往的是,我现在有了方向感。我曾经逃离过家乡,漂泊在外,只要能糊口的事我都去做,因为活下去最重要。我也曾经带着失意和宿命回到家乡,面对没法改变的贫穷,无所适从。我曾被排斥在社会之外,行走江湖觅食谋生,苦于找不到归宿。

在日本,曾有一个观众抱着我哭,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跟我说:“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一想起你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还在勇敢地活着,我身上就充满了能量”,他们并没因为我的过往鄙夷我,反而敬佩我,这给了我很大的勇气。你战胜苦难,它就是你的财富,苦难战胜你,它就是你的屈辱。我从未像现在这样对自己的职业感到骄傲,我怀着前所未有的信心,我会比从前任何时候更加刻苦。

只能说,「牛逼」!


抛弃传统文字80年之后,这个国家决定恢复它 @ 世界知识局

苏联解体后两个月,外蒙古将国名更改为“蒙古国”,国民的民族传统文化情结开始发酵,要求改回畏兀儿蒙古文的呼声日益高涨。从那时起,历届蒙古国政府就把全面恢复传统文字定为一个宏伟目标。

说起来易,可要做起来却难,全面恢复传统蒙古文面临好多难题。

西里尔蒙古文用了五十年,已经完全融入几代人的工作与生活。除了专业的学者,民间懂得传统蒙古文的老一辈几乎凋零殆尽。相较传统蒙古文字,西里尔字母的确更加简洁易学,对习惯了西里尔字母的成年人来说,学习传统蒙古文字成本和难度实在太高

现实中,几代人对传统文字的隔绝以及对西里尔字母的路径依赖,只通过觉悟扭转何其艰巨,丰满的理想和骨感的现实常令热衷恢复传统文字的政治和文化精英沮丧。情感上说,恢复民族传统文字是从政府到人民的宏愿,属于无人反对的“政治正确”。

最近在听讲谈社世界史,丛书中《蒙古帝国与其漫长的后世》可以拿来读一读。


P2P消亡史 @ 资管云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故事终将迎来结局,我们曾以为备案是结局,但伴随着接连暴雷的平台以及不断增加的取缔P2P平台的省市数量,目前看P2P未来仍会以退出为主。

再次重申我的观点:P2P其实是个好东西,但是“劣币驱逐良币”,在国内彻底被玩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