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34:以史为鉴,可知兴替。


中国古墓,有多震撼? @ 星球研究所


买东西只看保质期?多花3秒,避开90%智商税! @ 企鹅吃喝指南

知识点粗略整理:

1千卡(kcal/Cal)约等于4千焦(kj)

因为当年黄油、奶油太贵,大家发现把植物油催化一下,能让它在常温下也变成固态,替代动物奶油/黄油用,于是它也叫人造奶油/黄油。

NRV%(营养素参考值)是指,这种食物里的各类营养素占健康成年人一天推荐摄入量的比重。

GB25190,也就是常温纯牛奶的标准。

虽然生牛乳排第一位,但其实是用乳清蛋白粉提升乳蛋白含量,用稀奶油提升脂肪含量,优化风味,还加了不少增稠剂调节口感。

配料表前3位,就是你花钱买的主要内容。

主料名字越简短,食材越天然。

虽然标题和前言部分是网文写法,但是拦不住内容硬核。文章最后有一张常见食品添加剂,可以存在手机里。


经济学的终结? @ 前海金融评论

这种霸权现在结束了。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情况开始发生变化,对经济学学科的影响比人们通常认识到的要大得多。正如保罗·克鲁格曼在2009年9月的《纽约时报杂志》的一篇文章中所指出的,”很少有经济学家看到我们目前的危机即将到来,而这种预测的失败是该领域最微不足道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经济学对市场经济中灾难性失败的可能性视而不见。左翼的克鲁格曼并不是唯一做出这种观察的人。2008年10月,格林斯潘,一个终身自由主义者,承认”整个知识大厦…崩溃在去年夏天”。

2019年1月的文章。而整个知识大厦在2020年这个春天再次崩溃。使用钟形曲线的经济学,根本抵挡不住黑天鹅的出现。


我,Pornhub第一位中文译者 @ 游戏研究社

如今的P站视频标题,已经成为了许多人展现创造力的舞台。近段时间大家看到的,就是诸多翻译者的成果,我们也在不断改进翻译,尽可能达到信雅达,而且实用。往后P站那些有意思的数据报告,我们也会逐渐翻译起来,将中文化的报告呈现给大家。

如果非要总结一下我选择视频标题翻译的标准,其实无论你是古香古色气质型,还是热血澎湃老司机,只要让我觉得读起来顺口,读着内心骚动,重要术语没有问题,那就Ok。我们对P站标题翻译的态度总的来说还是相对开放的。

厉害……


最后的望京 @ 虎嗅

“京城四面,因无墩台瞭望,寇至不能知其远近及下营处,卒难提备,可用四面离城一、二十里或三十里筑立墩台,以便瞭望。”景帝回曰:“所言甚善。”

这是明景泰元年(1450年),打完北京保卫战不久之后,于谦给明代宗的奏折。之后便建起了“东直门外望京村墩台”,这也是望京发展的起点。

换句话说,望京的存在,本是为巩固城防,守卫北京。

而今换了日月,催走时光,望京依然是一座瞭望台,它瞭望艺术,瞭望国际,也瞭望科技。

但在百年守卫之后,位于城区和机场之间的望京,已不再是当年的村落,科技与人文交汇时分,它不知不觉,成为又一个北京人和北漂的应许之地。

关于望京,只对「望京小腰」有印象。


很认真地聊一下美国 @ 智先生

至少在短期内,人类社会难以出现大的科技变革,所以地缘纷争、人口压力、经济制裁、能源危机将成为常态。

所以说,中国确实没退路。

若是妥协,那我上面列举的阿根廷、墨西哥、巴西、日本、利比亚、伊拉克、俄罗斯、泰国、菲律宾、埃及、新加坡、印尼、叙利亚、突尼斯、伊朗、韩国等遭遇的危机,就会再次重演。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

开拓视野,看看就好。


中国式「不好好说话」实录 @ 人物

我们发现,中国人「不好好说话」的高发区是亲密关系里、家庭单元内,越是亲近的人,越爱不好好说话,那些「不好听的话」,有时是暗讽挖苦式的揶揄,有时是「正话反说」式的教导,有时是父母「习惯性地打击和否定」,它们并不显性,像一日三餐里放的盐,融于日常。

最近连续看了两个关于原生家庭影响的书和连续剧,《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自己是何其幸运,并不能感同身受。


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原来流传着这么多北京爷们的故事 @ 比耶男孩

时间过去了快30年,当年几个北京爷们的境遇很不一样。原作者曹桂林虽然又写了一部续篇《纽约人在北京》,但反响平平,只卖了3万册。但这不妨碍他自己是人生赢家,每年春秋两季就从美国回到北京,住在郊区400平米的大房子里,养花弄草,充分享受美国成功后带来的富足生活。

姜文自从拍完《北京人在纽约》后,转头回来就自导自演了一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这部片子被《时代》杂志评为当年全球十大电影之首。而姜文张扬的个性也一直保持到现在,他在许多电影里的表现,都说明了这一点。

冯小刚更不用说了,他成了中国贺岁片之王,如今仍是中国电影风口浪尖上的人物。

时代也不同了,中国人这些年去美国的越来越多,对纽约的认识也更加丰富和完整。当年的电视剧放到现在,也不可能火成那个样子。

《北京人在纽约》之所以好看,表面上是因为它触及到了关于移民一代、二代的生存,但其实,有关爱情、自由、梦想,以及人性的善与恶,它都展现出来了。

还有在西兴盛胡同看《北京人在纽约》的模糊记忆。导演郑晓龙居然也是《甄嬛传》、《芈月传》的导演,职业生涯也真够长的。

饱蠹楼 032:一个人的见识,是向上与向下理解世界的宽度。


面对疫情,全球著名杂志的封面设计创意和思考 @ PADMAG

032-01

「黑人抬棺」到底是什么? @ 游戏研究社

某种角度上,梗也是有生命的,随着传播,它会不断地发展变化,脱离最初的含义,衍生出新的形式。

在黑人抬棺的视频中,有的人看到死亡与舞蹈之间的冲突,有人看到悲伤和欢乐的融合,有的人看到纯粹沙雕的欢乐。

但不论他们看到的是什么,都一定是从每个人的所经所历中来的。虽然他们说着同一个梗,讲述的却是各自的故事。

要是自己的葬礼也能这么欢乐,再好不过了。


我们联络了抬棺的黑人老哥,并拿下了中国区代理 @ X博士

本杰明的舞蹈,就是世人对故人的最后一次接风洗尘。

本杰明告诉我,“funeral(葬礼)的前面三个字是fun(快乐),我们给大家带来了fun,让他们有一次完美的funeral。”

大概在今年三月底,加纳开始封城,本杰明的生意也因此中止。

这段时间,随着黑人抬棺之类的恶搞视频病毒般传播,不断有电话从世界各地打来,邀请本杰明的殡葬队出国表演,报价为数千美金不含机酒,本杰明基本回绝。

新冠肺炎疫情也影响殡葬业啊。


小镇青年的“品牌升级” @ 杨不坏

小镇青年正在向上,在觉醒,在成为数字经济中的成熟用户。在接下来的下沉市场消费中,仍有巨大的增长空间,小镇青年的品牌意识刚刚觉醒,大品牌正在逐步进入小镇的日常生活。

那么接下来,针对小镇青年的品牌营销,或许会迎来爆发。当品牌在面对小镇青年时,请拿出最好的产品,最高的性价比,最好的服务。当营销人再次洞察小镇青年时,不要想当然,认为他们好骗,或者特别的一群人。

一个人的见识,不是向上理解世界多少,是向上与向下理解世界的宽度。

下沉市场是一个永远讨论不完的话题。


感谢他们,发明了伟大的呼吸机 @ 短史记

世界上的第一台呼吸机,是美国人阿尔弗雷德·琼斯(Alfred Jones)1864年发明的。这是一种“负压呼吸机”。简单说来,就是让患者坐进一个密闭的箱子里,头部裸露在外,然后在患者的身体周围,制造高低气压,来填补本该由膈肌引起的呼吸运动。在琼斯之前,英国医生约翰·达齐尔(John Dalziel)在1838年也构想过相似的机器。

据日本媒体14号报道,全球抗“疫”又有新突破。大阪一家国立医疗机构日前成功研发出小型“人工肺”(ECMO),安全性更高,操作更简单。


《花花公子》停刊,最后一期秀出了12位女郎! @ 外滩TheBund

“文明社会的三大发明:火、汽车和《花花公子》。”

说出这句话的《花花公子》创始人休·海夫纳,在2017年9月与世长辞。两年半后,他留下的这本精神财富,也终于宣布停刊。

就在上周末,《花花公子》现任CEO本·科恩发表公开信确认了这一消息: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已经波及杂志的供应链,经公司讨论,我们决定从2020年春季刊后,停止纸质杂志的出版。今后我们的工作重点将放在电子杂志的更新上,特别版《花花公子》或其他形式的实体书刊会不定期推出。”

于是,本周刚出街的《花花公子》2020年春季刊,就成了这个老牌杂志的最后一期纸质杂志,为有着67年历史的《花花公子》传奇画上休止符。

其实还有另外一篇《「花花公子」停刊,盘点67年经典诱惑封面》的推荐,结果发送本期饱蠹楼前,被404了。


“人生苦短,越逃避越有问题,为什么不能承认自己过得差,一定要告诉别人我活得很好,为什么要活在假象里面。如果真实的自己,是一个连自己都不喜欢的废柴,那就努力改变现实,如果已经很努力还是没办法,那就认命吧。用谎话掩盖谎话,最后真正的自己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叹息桥》

《正大综艺》三十年,世界已经不再奇妙 @ 游戏研究社

《正大综艺》可能曾是国内最高傲,最有野心的一档综艺节目。它的制片人任建平在《重构大众文化本体的责任——对电视综艺节目的思考》一文中是这么写的:

我们应该有这样一种共识,作为电视人,自己本身就要具备高雅的文化定位和艺术品位,具备独特的人格素养和文化理想;如果让功利意识成为我们这代电视人的驱动力,单纯的求奇、求异、寻丑、寻刺激,并使其渐渐成为一种时尚,那必将导致整个电视文化、电视艺术的劣质化,同时导致电视观众的低俗、低质。

CCTV的调性就不适合做芒果台那样低俗的节目。


俄罗斯华人消亡史 @ 大象公会

中东路事件后的大逮捕只是个开始,整个1930年代,随着斯大林大清洗运动的扩大,远东地区包括中国人在内大量的「移居民族」都成为了重点清理对象。

在1931和1937年的两次大规模抓捕和驱逐行动中,整个远东包括华人、朝鲜人在内的移居民族至少有33万人被定罪判刑,这些人被强制西迁,流放至寒冷的西伯利亚,或者进入古拉格接受劳动改造。

苏联政府的排华政策极见成效:1926年苏联官方人口调查中,有10万中国人留在苏联,远东地区有7万人;到1937年,全苏华人仅剩38527人,远东地区只有24589人,相当于1926年的三分之一。

到了1940年代,俄国远东地区华人已经销声匿迹,这个经历过沙俄和内战冲击而幸存的群体,终于在苏联政府的强大执行力下烟消云散。

一段历史。


为什么是绥芬河? @ 地缘谷

绥芬河市,名源于水,古称“率宾水”、速频江”,清代始称“绥芬河”。这一条注入日本海的东北外流河发源于黑龙江与吉林两省交界之地,在上游群山之中勾勒出一片海拔较低的盆地,这便是今天绥芬河市城区所处之地。这里,与东面的俄罗斯只有咫尺之遥,更是两国之间的通衢之所。

曾经的绥芬河并非边境领土。在19世纪中叶之前,这个白山黑水之间的小城一直是渔猎民族的天堂。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签订,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在内约4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被割让给沙皇俄国。绥芬河市以东依山岭分割中俄,绥芬河市自此成为中俄边界地区。

另外一段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