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04:佛系,它是一种善,不过是一种消极的、有限意义上的善。


《北京卡通》曾经悄无声息地迎来过一次“乐队的夏天” @ VICE中国

活在中国入世加入WTO前夕,透过互联网与全球资讯接轨的青少年们,顺理成章地让自己的耳朵听到了新世代的声音,囊括了英式吉他流行、朋克、流行朋克、电子、哥特等多元音乐符号的“北京新声”唤醒了沉睡在高考分数线前徘徊的迷茫少年,世纪末独有的信息化生活方式、卡通化处事原则、时尚化的音乐包装,顺着耳机线与唱片封套内页,下载到了刚将旧思维旧观念按住 Shift 永久删除的审美扇区中。

上面这段话写得实在是太好了,可以全文高亮显示。那个纯真的年代啊,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去。


索尼真无线降噪耳机 WF-1000XM3 正式发布 @ 数字尾巴

Sony大法好啊!最近这款耳机的软文比较多,不过按照索尼的尿性,还是强烈推荐的!


中国第一女鼓手石璐驶向云外,天真胜似花开 @ 36氪

反正你就觉得这就是人生顶点了,但是你又能看出来他那么成功的一个人,眼睛里已经没有希望,他经常说“enjoy this shit!”那么美好的生活也就是这样。虽然我们没钱,但已经感受到了特有钱的人生活是什么样。所以玩乐队就是在最好的年华,看到整个世界了。

我想,我会一直玩乐队,玩到至少50岁,不一定非得打鼓,也可能弹弹键盘。对未来,我也充满希望,应该会有一个特别对的人,接受我的女儿和我的乐队。

「乐队的夏天」这个节目,真的让一直藏谧于地下的中国乐队们抛头露面。挺为没有搭上这班综艺车的其他同样很出色的乐队惋惜的。不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最近推荐「乐队的夏天」的次数太多了,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看了网红街拍才知道,中国式审丑,太辣眼睛了 @ super health

审美和设计在中国沦为了最不重要的东西,一切以快速卖货为前提,自然只剩下了土味和山寨。

五千年文明留下的美,在韵,在雅,在一份意味深长的留白。这才是我们应该追求、培养的审美能力啊。诚然,审丑可以满足部分人的猎奇心理,获得短暂快感。但长期审丑带来的,是低到毫无底线的下限,越来越难以满足的猎奇心态,以及对美好事物再也提不起半点兴趣。

反正我是没下过抖音、没下过今日头条、没下过快手。世界上有意思的东西这么多,干嘛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玩意儿上。


佛系是一种消极的善 by 汪行福

大体上说,佛系是:一切都行,看淡一切、安静自然、随遇而安,一切随缘的人生观;有也行,没有也行,不争不抢,不求输赢的得失观;兴趣第一,做事有自己喜欢的方式和节奏的生活方式;做什么无所谓,把本职工作做好,不揽事、不贪功也不卸责的职业观。

佛系不是恶,也谈不上是病,相反,它是一种善,不过是一种消极的、有限意义上的善。

「何苦呢」、「何必呢」、「就这样吧」。对于自己不看重的事情上,都是随遇而安的既来之则安之。自己控制不了的事情太多,何必要强求一切结果都听从自己的安排呢。


北京地铁是一个每天都在思考人生的地方 @ 冰点周刊

在1号线,正计时的数字每跳动1秒,就会有300多人上不了车。

西二旗站平均每月有20只鞋、70多个背包玩偶挂件掉落在站台下的道床上。车站准备了拖鞋,方便那些挤掉鞋子的人回家。站务员清理轨道时捡到过5本房产证。

一位老太太曾经这样形容:“高峰时车门一打开,地铁就像‘哗’地吐了一样。

小时候和父亲最爱的一件事就是花五毛钱坐地铁一号线——从复兴门上车,坐到苹果园再坐回来。而且由于有个关系很好的初中同学之前是地铁司机,所以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关注北京地铁的情况。 地铁运营人员(不包括混事儿的安检)真的是一群特别辛苦的人,文章披露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内容,可以更好的理解他们的辛苦。


东北锦州,没有网约车 @ 钛媒体

如同东北其他很多城市一样,锦州没有多少当地的创业者,也没有当地的互联网经济,“人才、资本、创新、创业机制的匮乏,依然制约着锦州新经济产业的发展。”张华说,他是锦州当地的一位多次创业者。大学毕业后,他到北京呆了几年,后来想回去创业把一些互联网项目搬回家乡,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网约车的问题不仅仅是事关网约车,共享单车也不仅仅是事关网约车,而是这个城市能否容纳创新模式的体现。”张华说:“这里面,有历史遗留问题,有政策和体制问题,但更多的,是人们思想是否解放问题。”

投资不过山海关。


上市一年,市值腰斩:小米被撕下互联网公司外衣 @ 棱镜

市值接近腰斩:7月8日,小米股价收报9.61港元,相比17元的发行价跌去了43.5%,相比22元的峰值已经腰斩。以7月8日收盘价计,小米市值为296亿美元。

营收利润持续上升:小米上市后发布了四次季报,从2018年二季度到2019年一季度,期间小米收入1842.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1%经调整利润89.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0%

这组看似反常的数据,折射出小米上市后曲折的一年。资本市场并不认可小米互联网公司的定位,PE不断下滑。手机市场竞争加剧,小米全球出货量和中国出货量增长低迷,让小米核心业务陷入挣扎。与此同时,小米人员规模和产品体系都在不断扩大。为了适应这些变化,小米开始了大刀阔斧的调整。

频繁的架构调整,双品牌策略,与不断下滑的市值,构成了小米这一年的关键词。

资本市场并不认可雷军的故事,但是这不影响小米是一个伟大的公司。打破技术与价格的壁垒,用相对便宜的价格买到大小家电/日用百货。小米IoT的故事还没有正式开始。


老爸六十 by 冯碧漪

在这样的人生阶段,我们走向了彼此。如今的我们,不仅是父女,也是工作中的伙伴、搭档跟战友。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成为了进入社会后的我最亲密的导师。从公司管理、项目规划到人生方向,只要是我提出的问题或需求,无论有多繁琐唐突,他都会耐心解答,全力配合。他开始为我导航,而我,则努力学习着掌握平衡,在社会的大海里扑腾成长。

我们和解了吗?我不再执着于答案,甚至不再认为这个问题本身重要。我们本就是不同的人,在一些问题上有各自的坚持,甚至在理念上有巨大的差异。但他与我都是开放的,我们愿意沟通,会坚持自己的立场,也会在适当的时候为彼此做出迂回或妥协。

冯仑闺女送给他爹的六十岁生日礼物。错过了女儿的成长,不过和解后的父女关系也还算是不错。

饱蠹楼 002: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做少数派中的少数派:双拼输入快速入门 @ 少数派

简单快捷的双拼输入会养刁你的键盘手感,以至于每次用别人电脑都会感到无所适从。

今年1月17日看了这篇文章后,正式在电脑端使用双拼作为主力输入法。经过五个月的练习,现在打字速度基本稳定在每分钟100字左右。虽然远远没有达到全拼时的巅峰,但是相信肌肉记忆的力量。下面这篇文章,也献给喜欢折腾自己的你:让双拼不再是只属于少数人的输入方式 @ 少数派


你为生存做些什么,我不关心 by 达纳.左哈 伊恩.马歇尔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planets are squaring your moon.
I want to know if you have touched the center of your own sorrow,
if you have been opened by life’s betrayals or have become shriveled and closed from fear of further pain!
是什么磨圆了你的棱角我不感兴趣。
我想知道的是你是否触碰过自己受伤的心,
是否因为生活辜负过你而变得豁达,
还是因为害怕遭受更多的痛苦而变得无助、紧闭心扉。


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 by 赵皓阳

本文的题目是“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也可以换成一个更精确的说法是“香港的年轻人们还能变聪明点吗?”——我给出的答案是悲观的。因为香港整个地方太小了,太闭塞了;而本地人又因为曾经得天独厚的地理历史因素,弥漫着一种发达过后弄弄的傲慢情绪。可以说整个地区的人都丧失了批判性与反思性,固步自封。

还是那句话,为啥我总是不厌其烦地分析香港问题,因为有些不仅仅是香港的问题。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这篇文章果然被腾讯屏蔽了。呵呵。作者通过分析得出上述第一段结论,然后又欲言又止的写了第二段作为文章的结尾。从香港的现状能看到大陆的未来,比如不同原因造成的高房价,已经「不光吸老百姓的血,还在吸其他产业的血」。从2018年开始的国内乘用车产销情况就可以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九十分钟香港社会文化史 by 陈冠中

我在香港定居四年了,一直在寻找香港的文化定位,因为那是寻找我自身定位的重要的参照系。最近我读了陈冠中先生写的文章《九十分钟香港社会文化史》。这篇文章让我很震动:一是陈冠中先生把长达一个半世纪以来香港社会文化的源流讲得如此清晰透彻,再就是这香港社会文化的演变如此跌宕起伏惊心动魄。我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羞愧。
——北岛《诗意地栖居在香港》

超长且严肃的香港社会文化史,谨慎打开。


如何超过大多数人 by 陈皓

所以,在今天的中国,你基本上不用做什么,只需要不使用中国互联网,你就很自然地超过大多数人了。

把今日头条和抖音这样的APP推荐给大家……你只需要让你有朋友成功地安装这两个APP,他们就会花大量的时间在上面,而不能自拔,要让他们安装其实还是很容易的,你要不信你就装一个试玩一会看看(嘿嘿嘿)。

教你如何毁掉你的朋友。


这个礼拜最火的应该就是十九年之后才在中国上映的《千与千寻》。国内海报设计师黄海同时也火了一把,链接里呈现了其众多令人惊艳的作品,佩服佩服。


三大航暗战北京新机场 @ 棱镜

东航在一季度的财报分析会上透露,2018年东航“京沪航线”运送旅客约344万人次,上座率高达88.5%,为公司贡献利润多达12.5亿元。换言之,京沪航线的客运量虽然只有全公司的2.8%,但是却为公司贡献了接近一半的利润,是当之无愧的“利润奶牛”。

随着大兴机场马上投入运营,文章简述了新机场对国航、东航、南航的影响。简而意赅之,①国航留守首都机场,东航、南航搬至新机场;②国航获得新机场10%的时刻,对于没有「一市两场」(例如上海)运营经验的国航来说是一次考验;②东航有幸将中国最繁忙且最赚钱的航线「京沪航线」保留在了首都机场;③南航为了获取更多的国际航线,积极搬入新机场。文章中还有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数据,多读些年报还是很有收获的。


很多人都爱用这个字,却可能连读音和写法都搞错了 @ 券商中国

《现代汉语词典》中「怼」的读音只有一个,是四声:duì。

大家平常说的「duǐ」,正确的写法应该是:㨃。

查看了搜狗字媒体的原文,这应该是标准的洗稿了。不过不耽误学习新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