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33:生活中只有一种幸福,那就是「爱与被爱」。


一生必需要懂的100幅世界名画 @ 艺术与设计

我们坚信,所有经典的卓越之作
都能实现自身与观者之间的互动
使我们摆脱流俗趣味和眼界局限
远离拙劣之作和迷惑不解的表象
转而去深入探索画作本身的意义


消失的咪蒙,蠢蠢欲动了? @ ELLEMEN睿士

《生活不只有诗和远方,还有傻逼甲方》、《有趣,才是一辈子的春药》、《现在为什么流行睡丑逼了?!》等一系列在标题上就极为煽动的文章被大规模生产,粉丝们嗷嗷待哺,日日企盼着咪蒙替他们说出工作、生活中的不如意。

咪蒙有一个理论叫做,“要把读者当婴儿,把复杂的内容掰碎了喂給他”,在集合了各种套路的量产爆文的长期“熏陶”下,焦虑情绪轻而易读就能被调动起来,此时,再适时扔出一些“教你如何月入5万”的线上课程,收智商税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咪蒙又回来了!鸡汤本是刚需嘛?没事儿多看点心理学的书行吗?


“被性侵那天你穿的是什么” @ 艺术商业联盟

“what were you wearing”(你当时穿的是什么?)展出的内容,是18个女大学生不幸遭遇性侵时身着的衣物。用赤裸裸的事实引发公众思考,“穿什么衣服和是否被性侵真的有关吗”?

需要被审判的永远只有受害者。


关上直播,来思考当下的消费主义 @ Tmagazine

消费历来被视为七宗罪之一。英国时尚评论家Linda Grant在其著作《穿出来的思想家》(The Thoughtful Dresser)一书的「致时装店」章节中写道:「大多数反对购物的人都认为它就是一种获取的行为,是一种贪婪的表现,过度索取根本不需要的物品,但是广告和市场营销都让我们觉得我们需要这些东西,这种情况就是马克思所谓的‘虚假意识’。

财务成功、社会认可、外表吸引力,本身并不是坏事。但倘若我们过分重视这三者放就会成为负能量。越认为三者重要的人,越会表现出消费狂的特征。如何追求内在目标,是一项专业的心理学训练,需要假以时日。但有两句话,马上就能增加我们的勇气和力量。

一句是George Sand说的:「生活中只有一种幸福,那就是:爱与被爱。」

第二句话出自美国的孔子——爱默生:「我们面前的东西,我们身后的东西,相较于我们内心的东西,都属芝麻小事。」

再谈消费主义。


古埃及:射精创世与灵性性爱观 @ 利维坦

这些传说象征着世界的增长、死亡和收获,古埃及人用这些故事象征自己身边循环往复发生的一切。他们还相信人类也可以经历这些循环,男人也许在下一段生命中会变身成女人,或者女人会变成男人重生。

基于这样的信仰,性取向的流动性对于古埃及人来说算不上什么大事,毕竟在古埃及文化中性别差异并没有那么大,不像后来的西方文明。是的,古埃及传说中的女神也可以长出胡子,而且对此没有人会大跌眼镜。在古埃及人看来,男人和女人都是人,只是略有不同,而且古埃及人普遍抱有这样的观点(他们甚至还有大量女性法老)——也许我们真的可以从这些古代人的身上温故而知新。

我瞎了。


越丧越新浪漫的台湾独立音乐,是小宇宙的麻醉剂 @ 世外Another World

台湾独立音乐这十几年在风格上可谓是风云突变,十年前在台湾做独立音乐始终绕不开“小清新”这个词,大多的独立音乐人或者独立乐队都喜欢做一些甜得发腻的歌曲,这其中包括了小清新之母陈绮贞、旺福这样的大牌独立乐队,还有游走在独立与音乐之间的张悬。草莓救星乐队甚至还写了一首《瘟疫青年》来进行自嘲。在那个年代,甜梅号这样的乐队在台湾地区已经是相当有名的乐队了,但还是做不到现在草东没有派对和落日飞车如今一呼百应的号召力。而最近如告五人、老王这些台湾新锐乐队都在现乐夏的第二季名单上,可见台湾的每一股音乐风潮都能在大陆兴风做浪。

介绍的乐队都有试听。期待「乐队的夏天」第二季!


世界是怎样运转的 @ 奴隶社会

英美的政治和经济体系像任何体系一样,建立在某些原则和信念之上。但是问题在于,英国人和美国人不只是将这些原则视为最优原则,或者是他们社会所推崇的原则,而是将它们当做唯一可行的原则。或者说,除了“错误”之外,旁人没有其他选择。由此,原本的政治经济模式选择的问题变成了一个如选择宗教信仰般的问题,信仰体系内的人则无法理解信仰之外的人为什么会如此行事。

社会学家罗纳德·多尔曾写道,“像所有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人一样,日本人相信仅仅依靠一个凭自我激励驱动的市场,是不可能得到一个体面、道德的社会,不可能得到一个有效率的社会。”

23年前的经典文章。文中拿出来举例的日本、韩国换成23年后的中国,同样适用。


我们为什么没有电影分级制? @ 电影最TOP

从“G”到“NC17”,内容口味越来越重,受众限制越来越大,这套制度要实行,需要两个先决条件:

一、法律意识必须充足,从院线管理人员到观众,都要自觉遵守,这样执行的成本才会足够低。(偶有越界的也能及时纠错)

二、认为电影是一种纯粹的商品,不同人群看不同的电影,跟不同身材的人选不同尺码的衣服,没有本质区别。

2019年阿里巴巴的全年营收是3768亿人民币,是整个电影行业营收的6倍,如果把中国电影作为一家公司看待,600亿的营收刚好能排到中国的第300位,第299位是盘锦北方沥青燃料有限公司。

这意味着,电影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非常非常有限。

但电影的舆论影响力又很大,为了一个营收这么点儿的行业,把意识形态领域的管控开放,决策者们不愿冒这个险,哪怕分级能带来3成的票房增益,也不会轻易尝试。

No Comments.


研究了2亿中国人饮食,他们画出了全球第一张口味与疾病地图 @ 医学界

这项由宁光院士带领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团队完成的研究,第一次大规模采用了互联网被动数据探索了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和疾病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而比过去使用问卷调查和自我报告的队列研究,互联网的数据更为客观,也准确地反应了中国各地烹饪和口味偏好的不同所造成的健康差异——热爱高温烹饪的地区有更多高血压、糖尿病和高体质量指数(BMI)困扰,爱吃辣的地方糖尿病风险低。

在烧烤的问题上,海南省是南方地区的一个特例,其对烧烤的热爱不亚于东北地区。这里面的原因,大家都清楚,文章居然没点破。


谷歌是如何让我们变蠢的? @ 栈外

尽管网络有助于搜寻资料,但我们的注意力很容易就会分散,对文字的探索也更容易浅尝辄止,进入过去自然而然的深度阅读越来越难。现在新的“阅读”习惯倾向于通过标题、摘要等,快速获得最新信息。

阅读方式的改变会造成我们思想的改变,正如表意文字与字母文字、手写与打字,纸质阅读和使用网络也会造成思维变化。

“科学管理之父”泰勒革新了工业制造管理,Google则革新了我们的思想方式。一个可能的结果是,我们人类变得如同机器,而机器反而更像人类。

4月23日世界读书日。让我们拿起书本,再次阅读吧。


不抬棺也很奇特,13种世界上不寻常的丧葬习俗 @ SME科技故事

每一种文化和宗教都有自己独特的诠释死亡的方式。在现代文明中,丧葬文化通常包含了死者遗体的展示,供死者的亲属及朋友凭吊。

无论如何丧葬文化都有其特殊的意义,不过因为文化的不同,从局外人的角度来看,有时会对其中的一些行为感到难以理解,比如说为什么要将充满艺术感并且很昂贵的盒子与死者最好的衣服一同下葬呢?

我又瞎了。发现国内公众号现在很爱翻译国外的文章啊。


成为一名记者意味着什么 @ 常识

这个稿子不是审丑,不是去讲一群妈妈多傻,每天送小孩上3个奥数班多功利,是讲如今的教育条件下,她们不得不这么做的深层原因。但这篇稿最终还是因为不够积极被毙掉了。

除此之外,其实媒体也在助推情绪化内容,像GQ报道、人物还有新京报这些公众号,三天两头就写北漂的焦虑、三十岁的焦虑、身为女性的焦虑等等。其实我能理解大家生活在一个压力很大的社会,但每一次都是看记者先采访一个百度的员工,再采访一个阿里的员工,然后采访一个从北京逃到杭州的人。我们知道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们作为参与其中的人,虽然我们会思考这些东西,我们想这个行业的出路是什么?媒体的出路是什么?但实际上说悲观一点,我们在其中做的只是一个记者,我们觉得可能找到自己做这份工作、这份职业的意义,但你选择不同的媒体,其实你做的方式是不一样的,非常不一样。

做电影难,做记者更难。

饱蠹楼 014:谁的青春里,没有一首周杰伦。


周杰伦:今天,都给我好好哭! @ 金融街李莫愁

谁的青春里,没有一首周杰伦。

这些年,我们从磁带换成了CD,从MP3换成了手机。单曲循环最多次的歌曲里,总有一首,留给了周杰伦。

仿佛他已经成了我们的记忆,融进了我们的成长里。

周杰伦的新歌「说好不哭」这周推出后,被各种刷屏。对歌曲的质量也是褒贬不一,但是谁也否认不了「周杰伦」这三个字代表了自己的青春。


生鲜电商遇上大爷大妈:薅完羊毛就byebye @ 虎嗅网

“无论之前的网约车、共享单车和充电宝,还是如今的生鲜配送、社区电商,其实都是如此。贵了用户不买账,认为互联网企业就应该是便宜,就该有优惠有红包,都已经习惯了。”阿忠感慨,无尽的“烧钱”做优惠和补贴,投资少的项目迟早被薅羊毛者薅死。

对于中小平台而言,若不做优惠,就没有数据,项目价值就无法量化,投资机构就不愿意投资。对于拿到了A轮B轮的“幸运儿”来说,烧钱可能会死,但是不烧钱一定会挂掉。烧还是不烧?都是个难题,“因为优惠期一过,被用户抛弃最终融不到后续投资的项目,我见得太多了。”

阿忠坦言,互联网企业经过过去几年的“烧钱”大战,已经在用户尤其精打细算的大妈大爷心目中,埋下了互联网思维=免费或优惠的念头。任何一个新创的互联网项目在诞生之初,都必须经受被薅羊毛的长痛。

网贷被薅羊毛,电商被薅羊毛,开个大超市还要被薅羊毛。在中国做生意,实在是不容易啊。


《黑猫警长》:预言未来高科技的神奇动画 @ 澎湃新闻

动画片《黑猫警长》完全是无心插柳之作。戴铁郎在旧书摊上发现了诸志祥的科普童话书《黑猫警长》,觉得很适合拍动画片。他向厂里上报了这个题材,厂里也同意了他的方案。由于《黑猫警长》是戴铁郎发现的,他导演该片的同时,也亲自担任编剧,一口气就改了5集。这就是我们后来看到的5集动画连续剧《黑猫警长》。《黑猫警长》是名副其实的科学动画,动画片中的高科技装备,体现了戴铁郎丰富的想象力和对未来高科技的企望。即使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些未来高科技装备的设定也是大胆而前卫的。

黑猫警长就是童年的回忆啊。怎么也想不到只有5集。


Costco真便宜?你们对中国制造的力量一无所知。 @ 仙人JUMP

消费=潮流=有文化=酷

奢侈=高级=精致=对自己好

最终消费水平=社会地位

在进行关联的时候,刻意模糊价格,而是用对自己好,能赚就能花,爱自己多一点等元素来进行包装。

人人都在追求美好,这是人的本能,消费主义利用这一点把花钱和美好和品牌联系在一起,然后让人花高价买一堆工业品。

除了宣传消费=酷之外,再对于所有反驳者扣穷逼的帽子,把各类呼吁大家克制节俭的言论,说成是穷逼没钱的穷酸。

这直接导致消费主义让很多人为了不存在的虚荣付费,让很多理智的声音不好意思发出。

十分看好C2M模式。周末又在凤凰汇发现了OCE品牌,不管是设计和做工,简直就是升级版MINISO。


从个人生活分享到警方抓捕实录:Vlog的N+1种想象 @ 全媒派

目前,从内容形式来看,vlog+跳出了最初单纯的生活记录范畴,原本局限在生活镜像记录的“小而美”的vlog边界渐渐模糊。

拓宽赛道的同时,内容依旧是vlog的王道。风口褪去,市场开始回归理性:vlog刚火的时候,vlogger任菜籽儿每天会收到很多私信询问剪辑技巧,但最近这样的信息少了很多。

当一窝蜂涌入的狂热过去,能坚持下来的都不是裸泳的人。在内容领域,几乎没有长时间的投机取巧,vlog也一样。

去菲律宾潜水的时候,挺想拍一个vlog的,而且还特意买了大疆的手持云台。视频都拍了无数个了,但是一想到谁会有兴趣看这种玩意呢,所以一直就懒得编辑。最终的结局就是,所有的片段都被误删除了。


极简英国史 @ 缓缓说

英国的制度和法律之所以可以顺利贯彻下去,其实是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人民,在走过一些弯路,吃了一些苦之后,慢慢形成共识,并将共识转变成传统的一个结果。

英国的国民特性变得保守,相比于疾风暴雨般的推倒重来,他们更愿意在现有体制下一点点去改良,一点点把已有的体制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它就像是一棵树,在岁月的打磨中不断生长的过程。

一万四千字,也算不上特别极简吧。脱欧决定搞得现在英国政府焦头烂额,简直就是胡搞。


911事件的功臣黑莓,现在成了学生党的“戒网机” @ 游戏研究社

坚守者们字里行间流露的真情,相信不曾使用过黑莓的人也能隐约感受得到。

但黑莓手机的消亡,终究只是旧事物被革命性新事物取代的客观规律罢了,如同早已不在的Walkman与PSP一样,他们统统值得缅怀,但又无时无刻不在重演。

刚工作的时候买了个8300。说实话,在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的上古时代,黑莓手机真的超级好用且拉风。


戴小天才表是学做社会人の第一步 @ 青年横财发展会

弗洛伊德说过,成年人的情感痕迹和行为习惯都可以追溯到童年时代。

像小天才手表这样,摸透儿童的心理,也就摸透了人性,抓住了商业的精髓。

或许蹲下来,你就能发现更多的商机。

小孩与女人的钱,最好赚。


是什么生产了偶像文化和恐怖宗教?日本社会的文化侧影 @ 南都观察家

他们的消费行为看似是在“自由意志”的指引下自主完成,但实际上,偶像是商业资本和大众传媒共同打造出来的文化工业符号,并借助电视这种传播媒介在1980年代的日本迅速崛起。也因此,偶像是一种满足特定群体精神需求的消费品。

日本1980年代兴起的“新新宗教”带有明显的自我修行倾向,相比于现世的幸福,其更加关注自我的意识状态。这一时期,政府腐败、道德滑坡、人际关系冷漠,人们为权力、金钱、名望而奔波东西,大众尤其是年轻人面临着白热化的竞争而身心俱疲,精神世界的空虚无处填补。

日本的消费文化,在亲眼见过后,真的是令人惊叹。东京新宿的灯红酒绿,很容易让人迷失。作为无信仰的国家,中国很容易步日本后尘。


“好色”的俄罗斯 @ 秦川雁塔

大概是因为漫长的冬季的色彩单调,以及地域广袤辽阔人烟稀少导致了俄国人对色彩的偏爱。在俄罗斯几乎有半年多的时间所有的色彩都被遮蔽了,只剩下黑白两种颜色:皑皑的白雪和漆黑漫长的夜。为了修正视觉的单调,在民俗中充满了对绚丽色彩的追求,这也是对黑白世界的一种弥补和平衡。大自然明朗而短暂夏日中绚丽多彩无法保留,于是人们便在日常生活以及绘画、服饰和建筑等形式体现出来。

俄罗斯简直地广人稀,比新疆还有过之而无不及。除非闲的蛋疼,应该不会把俄罗斯作为旅游目的地之一。


想把3分钟看完XX的视频都拉黑 @ X博士

一旦你习惯了二倍速,就很难耐得住性子看正常速率;一旦你习惯了看电影解说,那你就会厌倦于分析完整版电影漫长的铺垫和复杂的人物关系;一旦你沉迷于电影速剪视频,那你就连电影解说的介绍都会稍嫌唠叨。

在电脑上看电影时,一旦你罪恶的手拖动了一次进度条,你对空镜头的耐心将会在不停的拖动中被消耗殆尽。

当你躺在床上看着短视频平台里被精心处理过的影片,这感觉就像是在给一个行将就木、没有咀嚼能力的老人注入葡萄糖,化为你在朋友面前的谈资。

当你心血来潮,想看一部剧情片,当你有了空闲时间,想玩一天最新出的3A游戏大作,这些东西会像吃糠咽菜一样卡住你的喉咙。

所有「快餐文化」的盛行只有一个解释——人浮躁了。


阉割简史:割掉真的就没有烦恼了吗? @ 视知TV

https://v.qq.com/x/page/g0925jl9xij.html

视频看着就菊花一紧,JJ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