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16:人类的沙雕多样性以及社会学阴暗性将会赤裸裸糊你一脸。


焦虑、诱惑和轮回:私域流量的前世今生 @ 品玩

流量是中国互联网商业的一个关键变量,从业者对质优价廉的流量的追逐从未停止过,无论之前以百度、淘宝、京东等做主阵地,还是后来发现微信,现在炙手可热的抖音和快手,以及下沉市场,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个窗口期。

我问张建富,这一波社交电商的流量红利能持续多久?他回答:“这不是一个恒定的零售模式,窗口期在二到三年,直到升级至线上线下结合的智慧商业。

互联网企业绞尽脑汁的思考怎么抢夺我们的时间。真的不要被他们操控了。


香港人从哪里来? @ 地图看世界

逃港的这群人里,正值香港经济起飞、亚洲四小龙时期,充满了机遇和挑战,因此很多人成为日后的富豪,或掌握社会的话语权。上世纪末针对香港排名前100位的富豪统计,其中有40多人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逃港者。

菲律宾人、印尼人和泰国人很多从事外籍家庭佣工。南亚裔历史上来自英国从印度招募警员、尼泊尔雇佣军啹喀兵,现在的新移民主要从事安保、建筑工人等行业。越南人在越南统一战争期间,作为难民曾大量来港,称为越南船民问题,但最终获得居留权的越南人很有限,约在几千人。根据2005年时的调查,有三分之二的少数族裔认为自己受到种族歧视。

截至2018年底,香港居住人口已达748万人,香港人的基因仍将继续影响未来社会的走向。

No comments.


揭秘一个你不知道的中关村:公司化运作 产业遍及全国 @ 深响

▪ 中关村早已突破地理局限,将其代表的科技产业发展模式,以公司化运作的方式拓展到了更大范围。
▪ 中关村软件园是中关村模式输出、落地的典型代表。
▪ 中关村产业内核的形成,离不开最初的电子一条街。

Dorado日式高端美甲美睫店也在中关村核心区域啊。欢迎大家光临!


偷看心上人,是课间操的全部意义 @ 看客inSight

无论编排者如何费尽心思,“重复”与“集体”的天性,注定了广播体操被长期嫌弃的命运。

而它唯一的生命力,是在体转运动之间。

每个人的体转运动,都是一段朦胧青涩的故事。有多少次转体,就有多少束胆怯但欢喜的搜寻目光。

“我180°浮夸转身,就是为了看隔壁班班长一眼。”

朝阳给TA的轮廓镀上了一层怪好看的金边。目光交投那一瞬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而是他喵的心动。

站在最后一排的我,一般不这么期待体转运动。


恐怖文学简史 @ 利维坦

因创作克苏鲁神话而被世人所知的美国作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认为:人类最古老最强烈的情感便是恐惧,而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则来源于未知。

从这个角度来说,相较于通俗文学,恐怖小说更契合于严肃文学的特征(至少就早期作品而言)。正是由于早期文明对外界的认知缺失,对蛮荒的注视,以及对未来的不可知,才有了为生存而形成的信息共通,这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解释语言的起源故事的。而自语言诞生开始,毫无疑问也必然包裹着恐惧和对恐惧长久以往的迷恋。


裸女、保健和爱国:中国标题党小史 @ 魔宙

1927年,可口可乐进入上海市场,当时与著名的屈臣氏汽水公司合资生产。为了宣传,公司请上海广告画家设计了一幅月份牌广告画。

画面上方写着“请饮可口可乐”,画面上坐着一位女子端着一杯可乐。

一段趣史。简直就是今日头条新闻标题的鼻祖。


洗碗机完爆手洗,这才是人类文明之光 @ 浪潮工作室

什么样的家庭最适合拥有洗碗机?那种好几张嘴要吃饭、每天碗碟堆积成山的五口之家。

要知道,一次性洗更多的碗,更省水省电;研究也显示,如果家里有50岁及以上的老人,或者家里至少有三个人的,更容易拥有洗碗机。

总体来看,人越多的家庭,洗碗机也开得越勤快。波恩大学的一项大型欧洲跨国调研结果是,欧洲家庭洗碗机一周平均运行5次,也就是一年260次。人口越多的家庭运行得越多,4人的家庭平均一周运行6.1次,超过4人的家庭平均一周运行7.2次。

下次装修,一定置办一个……


每个乐队都该学学用快手拍mv @ 公路商店

学社会学出身的编辑小崔向我解释了快手为什么和摇滚乐这么搭:

摇滚乐让所有看上去荒诞的行为都变得合理。你不仅能在mv里看到一个个真实鲜活的中国人,更能看到他们是如何在顺境和逆境中都保持乐观。

他们在田间唱歌,在工地蹦迪,把大雨滂沱当做免费淋浴,毫不掩饰地在街头示爱。没有人命令他们快乐,真实的快乐比任何虚假的狂欢都有价值。而追求真实态度的表达,也正是摇滚乐的精神内核。”

魔幻的MV其实有好多段。有点像配乐后的「土味挖掘机」。


二手房东忽悠悠,民宿韭菜绿油油 @ 仙人JUMP

而且你得培训他们,他们都是打工思维,没有啥服务思维(当然其实你自己也不一定有)的,想的就是上班拿钱,甚至还有可能有的人手脚不干净或者和顾客吵起来乃至动手。这些都要你把他们教好,管理好。这需要一定的管理能力,而且很累,你永远不知道人一多能搞出多少匪夷所思的幺蛾子。

与人打交道是最麻烦且复杂的东西。

你会意识到现实是如何用大耳光子教育你的无知,你也会认识到这个世界上的不讲道理的奇葩和SB多不胜数,而且你还没辙,差评和投诉会让你不感动也不敢动。抗压能力和应变能力是每一位民宿经营者的必修课,不修兼职活不下去。因为人类的沙雕多样性以及社会学阴暗性将会赤裸裸糊你一脸,世界上有坏人呀。

进入一个自己不懂的行业前,打工半年有助于快速认识到自己的无知。毕竟对于任何行业的浪漫幻想,本质上都源自于对这个行业的无知。

傻媳妇儿应该深有感触。

饱蠹楼 008:大部分活人变成了丧尸,人类没落,世界变成丧尸的乐园。


哪吒中国演化简史 @ 就世论事

“哪吒”在佛典中叫做”那吒”,是梵语Nalakuvara或Nalakubala的音译,全名为那罗鸠婆、那罗倶伐罗等。迄今为止关于其最早的文献记载是在阇那崛多译《发觉净心经》,卷下有偈云,”犹如那吒在戏场,说他猛健诸功德”,以上的信息都说明了哪吒不仅是个印度神,更是早在六世纪之前,其故事已经被搬上天竺的戏台,受百姓喜欢。


曾经有一个聊天工具,叫MSN @ 馒头说

再大的巨无霸,说倒就倒,垮塌也就是一眨眼的事。

在这个充满变化的时代,唯变不变。

MSN的衰落也有类似于LinkedIn、Evernote这类国外公司不适用中国互联网节奏的原因吧。中国互联网就是一座火山孤岛,既引领全球技术应用的潮流,又主动屏蔽国外的主流APP应用。所有的所有都围绕着「流量」、「变现」以及「流量变现」三个词。


除了牛郎织女,七夕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文化习俗? @ 手望Sowarm

受西方文化的影响,我们给七夕增加了东方情人节的内涵,这并不是不能被接受的,相反,我们乐意给传统节日增加新的文化内涵,因为从某种意义上看,这也是历史潮流的演变。但是,在传统文化内涵已经被弱化甚至是消失的时候,当节日来临之际,我们有必要温故而知新。

如果我们连传统文化的根基都给遗忘,那谈何中国传统节日的文化输出呢?

七夕就是给女朋友老婆要礼物的借口!


来啊,吃脑子丨丧尸文化简史 @ 单向街书店

丧尸爆发,社区、公路、商场、街道,成群结队、缓缓走来的丧尸从各种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出现。

少数幸存者坚守一个封闭狭小的堡垒,奋力阻止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尸潮入侵。

幸存者的亲人朋友被丧尸咬伤,也变成丧尸,毫不犹豫地扭头攻击人类幸存者。

大部分活人变成了丧尸,人类没落,世界变成丧尸的乐园。

最近通关了PS4的「Day Gone」。如潮水般的僵尸向你涌来,肾上腺素瞬间飙升。文章最后推荐的《打鬼戰士:世界末日求生指南》(繁体版)推荐可以读着玩玩,还挺有意思的。


少年借贷,则中国强 @ 衣公子的剑

融360做过统计,互联网金融的借贷者,90后和00后相加占比53.05%,超过一半。在这份调查中,近三成用户以贷养贷,5.44%的用户已经资不抵债。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在去年年底就说过,借助于新金融科技,使得消费信贷发展非常快,甚至有一些是过分诱导年轻一代提前消费、借贷消费,这个可能会带来重要的影响。

可以理解,这代孩子就是伴随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互联网巨头要把流量转化为收入,他们当然首当其冲。

房贷压垮了中产阶级,网络借贷禁锢了底层民众。天天鼓吹消费,可是谁还有钱呢。


《乐队的夏天》:中年文青安慰剂 @ 文景

那些当年追随过他们的年轻人,也正在慢慢变成当年最不想成为的人。大家失落,无助,迷茫,不知道一颗年轻人心怎么面对秃顶脂肪肝和满地打滚儿的小孩儿。而横空出世的《乐队的夏天》则给大家一个机会,让我们看到peace又深情的白发张亚东,努力带孩子的彭磊和分手后还能做好同事的刺猬。忽然间,大家又有榜样了,中年还能活得这么酷,真好!

我又推荐「乐队的夏天」的文章了。这个节目是2019年夏天永远忘不了的回忆啊。文章里面有若干经典照片,值得一看。


为什么很多人一不开心就想吃甜的? @ 国际科学

通过实验,研究人员发现具有急性应激(包括足休克、气喘、尾巴悬浮、固定和冷却)的小鼠体内的钙离子指示物显著表达,进一步证实了应激源能够快速激活了PVN-CRH神经元,而吃糖等奖赏能够减少由PVN-CRH神经元直接急性激活或反复应激刺激引起的焦虑行为,尽管反复应激刺激可以提高人体中谷氨酸的传递速率,并在神经元中诱导N-甲基-D-天冬氨酸受体(NMDAR)形成依赖性突发放电模式,而奖励消耗(如吃糖)则可重新平衡神经元中的这种突触稳态,并取消突发放电模式。

文章太学术了。总结一句话就是,吃糖缓解压力。


穷人的生活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 南都观察家

社会不平等影响个人选择,是说在不平等的条件下,富裕群体对机会的系统性垄断会导致对穷人获得机会的系统性排斥。

之前看过一篇关于香港底层人民的文章,也适用于大陆——穷人连活着都已经很艰辛了,哪儿还会有其他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