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44:大都周遭十一门,草苫土筑哪吒城。

图片中的2020年 by 纽约时报

微信公众号的图片已经自我阉割,官网有完整内容。


郑渊洁,童话作家教你在互联网好好说话 @ 爱范儿

「自黑」在任何时候都是能够最快拉进彼此关系的方式之一。郑渊洁在社交网络分享自己的生活日常,拿自己的年龄和光头开涮,也会和读者回忆自己的创作过程,这些都让他和评论区读者的关系更亲密了。有了情感联结,评论区的读者就对他有了更多的包容心。

跳脱以往框架之外的真诚则是让他的评论被更多人所知道。比如最出圈的那句「祝你考研成绩全国第二」就很出乎意料。让很多未婚男女更有共鸣的则是「宁愿童书再无市场,也不能祝没有缘分的人脱单生孩子,就为了我的童书有人买。」

如果你一开始对创作者观点的认可度是 60% 的话,在看到一个非常傻、证明人类多样性的另一观点后,发现作者对这一观点作出了清晰有力的反驳,你对这个观点和作者的认可度就会直线上升,甚至能上升到 100% 的认可度。


中国内地还有多少“唱片店”? @ 新音乐产业观察

中国到底曾有过多少音像店?我们可以从一些媒体发布过的地方数据管中窥豹:《文汇报》报道,2004年,上海有2300家音像店,《文艺生活周刊》报道,2005年,北京有3000家左右音像店,《姑苏晚报》报道,2006年,常熟有超过200家音像店。

在做网站的过程中,我搜集到的北京唱片店有16家,上海有10家,常熟未知。而在百度地图上搜索音像店,北京有40余家,上海有20余家。但大都无法确认是否还营业或者还卖唱片。常熟有4家,有两家大门紧锁,一家变成了动漫店,另一家似乎已经变成了渔具店。

“音像店”从名字就可以看出,面向的是大众市场,随着,音乐的大众消费趋于互联网化, “音像店”的消亡在所难免。但另一方面,“唱片店”尽管受众较小,但因为受众群明确,受众趣味共性高,可以更针对性的进行运营,在控制好成本的情况下,通过尽可能多的积累忠实顾客存活下去。

随着买唱片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唱片店更像是音乐生活的“样板间”。唱片店的个性,具象化了买唱片这种音乐生活方式,并吸引着一些外围人群。


复盘2020:那些陨落的公司 @ 硅兔赛跑

在今年创业环境的大风大浪中,很多成长中的企业感受到了增长的乏力,以致于陷于攻守两难的境地,举步维艰。

但也有不少企业面对特殊消费创业市场的新模式、商业新阶段,想尽办法去转型和进化,在经济新常态下完成模式创新。

显然,逆流而上的项目,是踩对了时代的节拍;而在大时代的大风浪中倒下的,除了为之叹息其中的不易,也可以给创业同行们一些警醒,哪些坑本是可以规避的。


过去十年,谁是中国进步最大的城市? @ 城市战争

结合人口、经济总量、吸附资金能力这几个方面来看的话,除了四大一线城市的超强实力之外,合肥、郑州、成都表现最为突出,进步最大,其次武汉、南京、杭州、重庆、长沙也进步不俗。

再谈谈对合肥、郑州、成都的一些比较浅的印象,近年来成都给人的印象就是消费能力很强,且常年霸榜新一线城市排名榜首。

郑州今年的房地产市场颇受市场关注,房价横盘或是微跌,原因就是郑州近年来新房的供应量较大,但是郑州人口腹地大,又是强省会,未来值得看好。

合肥被称为最敢“赌”的城市,据公开信息:2007年,合肥拿出全市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投资面板,投了京东方,最后回报100多亿;2011年又拿出100多亿投资半导体,投了长鑫/兆易创新,再次获胜,上市估计浮赢超过1000亿;2019年,又拿出100亿投资新能源,投了蔚来,结果大众汽车新能源板块落地合肥 ,此外还有合肥与中科大互相成就的那一段佳话。

“合肥十年来进步最大”、“合肥超强的投资眼光”、“重庆GDP有望晋级第四”、“杭州近年来资金吸附能力第一”,“成都地铁里程晋级第四”等等现象,对中国城市发展来说都是一种积极的信号,让城市之间形成一种鲶鱼效应和良性竞争,相互激励、共同进步。


年度功能盘点 @ 我的印象笔记

早在上世纪 80 年代,Evernote的创始人Stepan Pachikov就开始致力于对文本编辑和手写输入的研究,希望通过更快捷的编辑体验和更出众的跨端支持,帮助人类更便捷地永久保存记忆。

时至今日,印象笔记帮人类永久保存记忆的初心一直未曾改变,我们也一直致力于对核心编辑能力的全面提升。一年来我们陆续在桌面端和移动端上线了超级笔记、格式刷、模板库.……只为更好地满足新时代更多元的记录形式。

数据——信息——知识——智慧——行动,这是大象想要通过印象笔记搭建的一座“进步”桥梁。在这一年里,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我们想做的一切无非是希望帮你快捷地、永久地记录知识,并让它们流动起来,与他人的河流相汇。更重要的,我们想助你再向前一步,用行动将内心的渴求转化为现实的光芒。

作为2019年官方「印象大使」且3500+条笔记且续费至2025年的重度用户,强烈推荐印象笔记。


《北京的胡同》 by 翁立

已故北京史研究会会员曹尔驷先生在《北京胡同丛谈》一文中曾谈道,“胡同”这个名称究竟是怎么来的?它最早见于元曲,如关汉卿的《单刀会》中有“杀出一条血胡同来”的词句。还有元杂剧《沙门岛张生煮海》中,张羽问梅香:“你家住哪里?”梅香说:“我家住砖塔儿胡同。”曹先生曾设想胡同是“浩特”的音转,因“浩特”最早是居民聚落之意,后来发展为城镇。并将此问题请教了张清常先生,张先生明确答复“胡同”二字确由蒙古语而来,根据语言考证,应是Hottog的音转,即水井之意。乡有乡井,市有市井,除了河道、湖泊之外,井泉一般是居民生命之源,有井的地方才有居民。这才是胡同的本意。

他在画大都城图时,眼前总有个三头六臂、穿着红袄短裤的小孩,起初他并没在意,后来小孩说话了:“你照我画,就能镇住苦海幽州的孽龙。”刘秉忠一琢磨,这小孩不是哪吒吗!是得照他画。于是大都城的城门就成了这个样子,南边的丽正门、文明门和顺承门就是哪吒的三头;东西两边的崇仁门、光熙门、齐化门、和义门、平则门和肃清门就是哪吒的六臂;北边只好开两个门了,于是健德门和安贞门就成了哪吒的两只脚。张昱曾经在著名的《辇下曲》中说:“大都周遭十一门,草苫土筑哪吒城。谶言若以砖石裹,长似天王衣甲兵。”

明朝人蒋一葵的《长安客话》一书,方知北京这块地界儿以前称“蓟”是因为这儿“以蓟草多得名”。可北魏的地理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一书中,却说是由于城内有“蓟丘”而得名。《长安客话》还说北京这块地界儿再以前还称“幽”,是因为“幽为北方阴幽之象”。后又称“燕”,是“以燕山得名”。再后来又称“顺天府”,是因为“顺天府分星曰析木津”。按周官保章氏以星辨九州所封,封域皆有分星,凡系幽燕者或耑言尾,或耑言箕,尾箕星曰析木,析木为天津。《尔雅》释曰:“天汉之津梁为燕,此析木为燕之分星,而幽州之星土也。”辽改幽州为析津府,改蓟县为析津县,取此。金并改曰大兴,今东县仍金之旧名云。宛平亦辽所改名。取《释名》云:“燕,宛也,宛宛然以平之义。”这么一说,不但知道了北京这块地界儿为何历史上称“幽”“燕”“顺天府”“析津府”,还知道了城内东半部称大兴县、西半部叫宛平县的来历。

书里一提到二龙路地区——小时候住的玩的——胡同的名字,后背就一阵阵凉。这本书和美国人迈克尔·麦尔写的《再会,老北京》一样,越看越伤心。


高技术、低生活的赛博朋克图景 @ 出色WSJ中文版

在游戏《赛博朋克2077》宣布之前,“赛博朋克”(Cyberpunk)是一个众所周知,却又模糊不清的语汇。一旦提起,我们能勾勒出一幅紫红色调、绚烂而破碎的霓虹城市图景,想象香港九龙城寨般叠层架屋的水泥丛林建筑,混杂日文、巨人高度的全息影像和信息化的赛博空间,以及《银翼杀手》那句脍炙人口的“我所见过的事物,你们人类绝对无法置信。我目睹战舰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我看着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所有这些时刻都将随着时光消逝,一如眼泪消失在雨中”


2020年,不可错过的技术圈十大“翻车”事件 @ InfoQ

1. 蚂蚁金服,说好的上市和暴富呢?
2. 小米,说话前要三思啊!
3. 微盟,程序员“删库跑路”不是玩笑
4. 苹果,不能仗着我喜欢你就肆无忌惮啊
5. 京东,分手应该体面
6. 谷歌,盯着点你的磁盘好吗?
7. AWS,答应我咱认真点
8. 酒店开房?小心万豪
9. Twitter,00 后你怕了吗?
10.FireEye,被自己的特长“反噬”是什么滋味?


如果你仔细想想,会发现生日宴就像是恶魔的仪式:大家围绕着一个燃烧的物体吟唱,它代表着你生命已经失去了多少年。你脑中浮现贪婪的欲望,火焰吹灭,然后一刀刺穿它。——TheWeirdWorld

饱蠹楼 043:只努力提供客观事实,各位自由心证。


推开K127那扇门——朱军“性骚扰”案真相调查 by 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2014年6月9日的全部经历 by 弦子

杜绝煽动情绪,拒绝性别对立,没有宏大叙事,只努力提供客观事实,各位自由心证

这件事儿已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相信海淀区人民法院不会徇私枉法,一定会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给双方当事人一个公平公正的交代。虽然性骚扰的取证会非常困难。


百度谷歌2020年度热词榜单对比 @ 中国新闻周刊

毫无悬念,2020年的热词是“新冠疫情”,无论是百度热词还是谷歌热词,“新冠疫情”都高居榜首。疫情改变的是整个世界,在巨大的不可抗力面前,“环球同此凉热”。然而,同样的艰难环境里,个体的选择永远有差异,这也注定了最终形势的走向。虽然我们同住地球村,但是关心的焦点以及正在经历的经济、社会发展却不尽相同。

魔幻二零二零年。


谈美国总统选举制度存在的问题 @ 思想言说者

美国的选举制度是所谓的间接选举,它不是按比例由公民直接投票选出总统,而是先由各州选出选举人,组成选举人团,然后再由选举人团投票选出总统。最开始设计这个制度的目的之一是要保护小州的利益。

选举人团制度,是按照各州参众两院的人数来分配选举人指标的。参议院每州两个名额,大小州相同。众议院按照人口比例分配指标,但最小的州至少有一个指标。宪法只规定选举人的指标和由选举人团投票选举总统及选票送达格式,但每个州具体怎么操作联邦宪法是不管的。这样,后来选举人投票演变成赢者通吃就很自然了。

选举人团的名额分配跟人口比例极不相称。比如,罗德岛人口是加州的1/60,他的选举人票是加州的1/18,也就是在加州是60万人一个选举人,罗德岛18万人一个选举人,各州选民选票的含金量差别太大。这就是为什么有的总统候选人赢得全国总票数多数甚至超过半数,却输在了选举人票上

从1961年,美国的参众两院人数就固定成538人不再增加,它的一半是269个人,也就是谁获得270张选票以上谁就获胜。

因为特不靠谱,这次美国大选俨然成为一场闹剧。


Pantone 2021年度代表色出炉

潘通认为这2种独立的颜色很好地体现了不同元素之间的相互支持,是最能够直接表达2021潘通年度代表色情绪的色彩。既坚实可靠又温暖乐观,PANTONE 17-5104 Ultimate Gray(终极灰)和PANTONE 13-0647 Illuminating(明亮黄)的结合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

二零二一,再创「灰黄」!


牛肉火锅,藏着潮汕人的禅心无定、古井不波 @ 食味艺文志

本地人大多沿用菜市场的提法,以肥瘦比例区分胸口朥、肥牛、嫩肉、上盘牛脚趾;老饕们则会进一步把肥牛细分为雪花、吊龙、肥胼等等。细分的目的不是为了故弄玄虚,而是为了捋顺涮锅的顺序:鲜瘦后肥。

如果肥肉太早下锅,脂肪就会析出,变成悬浊的颗粒,让汤色发浑,影响品相和口味。先下瘦肉、再下肥瘦相间的、最后再涮纯肥的,这就保证了一顿火锅大部分时间内汤色的清澈,和滋味的纯粹,也给了人们仔细品味每一部分肉质细微差异的空间。

老牌火锅店通常会直接向屠宰场购买中午屠宰的牛肉,所以吃潮汕牛肉火锅一般会安排在晚餐和夜宵,6-8小时的间隔期,恰好让肉处于最佳食用的状态。


北上广没有靳东,四五线没有李诞 @ 远川研究所

众所周知,北上广深和三四五线长久接受不同的信息内容和文化符号,由此形成迥异的审美趣味与消费习惯。在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后,技术进步加速铺平传播渠道,在同一种媒介的覆盖下,城乡二元的文化割裂只会更加云泥两判。

是技术进步,让人一头撞见了审美端的“不同中国”,撞见了文化层面难以逾越的天堑——他广场神曲,你欧美流行;他穿越玄幻,你名著经典;他天佑giao哥,你德纲李诞;他在直播给老铁打赏,你在网课听财经论坛。

“知沟理论”(Knowledge Gap Theory)提出于1970年,它指的是信息垄断加剧阶层分化:在现代社会,由于富人通常比穷人更快地获知信息,因此,大众传媒传送的信息越多,富人与穷人之间的知识鸿沟就会越大。

那些沉默的大多数,生活在主流视线边缘、旅行地图之外和电视镜头不会拍到的地方。有人熟视无睹,也与信息区隔相关,区隔不仅会阻碍了解,还会加深偏见。更何况知识信息的积累从不直接等于世界观的深化(项飙语),算法主导下的互联网,非但不会带给人更多自主性,反而会提供更单一的价值(贾樟柯语)。


周星驰,26年前的事,你还记得吧? @ 最人物

1994年已经过去整整26年了。但人们依然执着地怀念着那个年份,后来,那些曾经出现在电影中的人们,有人老去,不再出现在屏幕之中,有人离世,只留下过往的故事让人怀念,有人仍在坚持,但却避免不了被质疑江郎才尽。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大概还会出现如同1994年一般,神仙打架、大师辈出的年份,可那终究不是1994年了。

人们很难形容,当他们怀念1994年时,怀念的是那个时代,那些人,还是当时的自己,或许,都有吧。

1994年上映的电影大总结。每一个都是回忆。


豆瓣2020年度电影榜单

豆瓣2020年度读书榜单

豆瓣2020年度音乐榜单


新加坡和马来人的华语水平,我大写的服 @ 九行

对马来西亚华裔来说,中国是一个既遥远又亲切的地方。马来西亚是华文教育最为完善的国家之一,大多数华裔从小就开始讲华语、认汉字,在学校接受华语和汉文化教育。据马来西亚统计局估算,2020年马来西亚总人口将达到3380万人,其中华裔人口约690万人

马来西亚推行三语教育:马来语、英语,以及不同族群自身的母语。1961年,马来西亚颁布新教育法令,要求将过去的英校、华校、泰米尔学校改制为“国民型华文中学”(简称“华中”)。华中将华文列为必考、必修科目,区别于将之列为选考、选修科目的“国民中学”。

无论是汉语、英语,还是法语,都带有不同的思维方式和文化。我们给小朋友一个种子,把种子放在那里,看他有没有兴趣、怎么利用。不只是汉语,每一种语言都有很多俚语和奇怪的表达,这是文化特有的东西,像能说话的古董,可以打开不同的大门。


北上广的年轻人,消费也「下沉」了 @ 燃次元

我想这些消费观念的转变,一部分原因是自己开始挣钱了以后,知道钱来得不容易。还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年少无知的时候容易被收割智商税,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慢慢有了自己的分辨能力,知道了一些大品牌营销的“陷阱”。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年纪大了之后,我开始规划未来的人生,懂得为明天储蓄,希望能给到自己足够多的安全感。

拼多多、1688不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