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41:他们仍在飞奔,为了一个更好生活的可能。


核威慑之最经典操作 @ 和风斋

这是核武器出现之后世界范围唯一一次三角制衡。跟苏联对抗,把美国拉下水。放弃国土,全民移民跨境移民苏联,已经是令人无法想象的策略,再主动全力核攻击美国则任谁也不敢想的事。毛主席却让这种天马行空的策略变成了逻辑顺序,达到了真正的核威慑和恐怖平衡。

外加上50年代就着手研制核武器,60年代以极大的效率完成导弹+核武器的结合。夹在世界两个超级大国同时的威吓中间,除了封锁,并未遭受实质的大战。不能不说这是伟人的智慧。层次高到一般高人都无法理解。

原来核威慑使用的更高层次是这样的。这不是野史传说,官方曾经发文叙述过。

才华横溢往外漾的庄老师的公众号。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 @ 人物

孙萍说,「单项话语权」是目前这套算法最大的问题。而在整个系统中,最无解的部分在于,在让骑手们越跑越快的推手中,也包括骑手自己。

这是一个更大、也更不可见的游戏——「外卖员每跑一单的任何数据都会被上传到平台的云数据里,作为大数据的一部分。」孙萍说,系统要求骑手越跑越快,而骑手们在超时的惩戒面前,也会尽力去满足系统的要求,「外卖员的劳动越来越快,也变相帮助系统增加了越来越多的『短时长数据』,数据是算法的基础,它会去训练算法,当算法发现原来大家都越来越快,它也会再次加速。」

在孙萍看来,外卖骑手在送餐过程中产生的数据依然存在所有权争议问题,但骑手们仍在奋力奔跑。据美团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遍布在全国2800个县市区的骑手「不顾疫情、不分昼夜,将餐、菜、药等生活必需品及时送到了超过4亿的用户手中」。

美团市值突破2000亿美元的新闻发布后,一片惊叹声中,有人再次提及王兴对速度的迷恋,还有他曾提起过的那本「对自己影响很大」的书——《有限和无限的游戏》,在这本书中,纽约大学宗教历史系教授詹姆斯·卡斯将世界上的游戏分为两种类型:「有限的游戏」和「无限的游戏」,前者的目的在于赢得胜利,而后者则旨在让游戏永远进行下去。系统仍在运转,游戏还在继续,只是,骑手们对自己在这场「无限游戏」中的身份,几乎一无所知。他们仍在飞奔,为了一个更好生活的可能。


短视频容不下李雪琴 @ 燃财经

李雪琴第一次登上微博热搜第一,是在2019年1月9日,当时的话题是#谁是李雪琴#。那时,李雪琴还默默无闻,她在抖音上发短视频,四处蹭热度,把各路明星作为自己单方面的聊天对象,有一天,当红小生吴亦凡发布一条抖音视频回应了她。然后,李雪琴的网红之路开始了。

过于细分的赛道,也限制了内容创作的边界。而一个娱乐巨星显然需要更加广阔的创作舞台。短视频平台的算法推荐机制赋予了创作者高度的用户粘性和忠实的粉丝群体,但也划定了范围。能否突破边界,战胜算法,将会是短视频创作者更上一层的挑战。

妈诶,为毛这篇文章也会被微信公众号屏蔽?


北京互联网内容产业地图 @ 刺猬公社

作为古都,北京有四九城之宏伟格局,而作为互联网之都,可分为五大板块:中关村板块、后厂村板块、望京板块、亦庄板块、国贸-大望路-四惠板块

从上述可见,北京的四大内容产业板块,刚好占据北京东南西北四个角。数千家公司,巨头独角兽林立。各类人才济济,从图文到长短视频,从社交到直播、游戏,总有人比你更努力、更优秀。

北京掌管着国民的半壁文娱世界,这里才是中国的文娱中心。


海淀长大的孩子,回家了! @ 北京四九城

图集。7岁之前住在海淀区善缘桥胡同,在南大街小学上了一年的学前班,现在都已经被中关村的高楼大厦占据。


凌晨三点,不一样的城市人 @ 人物

夜晚的城市与白天比,仿佛是进入了隐秘的平行空间,没有了匆忙和喧闹,多了一些气定神闲,多了一些难言的心酸,也多了一些人间百态。

很多的人、事、物,都是深夜限定版,每当太阳升起,他们消失于城市,行为像是从来都没存在过一般。


古人吸猫行为品鉴 @ 21博物社

从先秦开始,我国就有非常明确的关于猫的记载。

《庄子·秋水》记载“骐骥骅骝,一日而驰千里,捕鼠不如狸狴”,最开始把猫叫做狸,主要是用来抓老鼠守食粮的。

到了唐朝,中亚和西域开始向中国传入已经过驯养的猫种。波斯猫在当时被作为贡品进献给皇帝,一跃成为宫廷贵族喜爱的萌宠,被唤作“狸奴”。

李商隐诗中曾写道“鸳鸯瓦上狸奴睡”。

“纳猫如纳妾”说的就是宋代的纳猫流程。此时你若想要拥有一只猫咪,要先翻一翻《象吉备要通书》、《居家必备》,《玉匣记》等书,挑选一个“纳猫吉日”,写一份纳猫契,再为猫挑选聘礼,才算完成了聘猫的前期工作。


还记得表情包里的皱眉小女孩吗?她长大后长这样… @ 橘子娱乐

原图的冰淇淋实在是辣眼。


中亚的五个“斯坦国”,是怎么演化来的? @ 环球情报员

在古波斯语当中,“斯坦”(-stan)是地名的后缀词根,用来表示某个面积较为广大的地区,后来演化为代指某个民族聚居的地方,并一直使用到今天。

饱蠹楼 021: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


2019年红牛极限运动摄影大赛


外卖骑手每天都在上演真实版的死亡搁浅 @ X博士

这些骑手,就像全天下所有为生计奔波的父亲一样,一个个都为了孩子、为了生活,在用力地活着。

在博尔赫斯的眼里,世界是小径分叉的花园,在无限的小径上,无限地分岔、交织。

我们可能只是小径上一个孤独的点,骑手也是,但在骑手给我们送外卖时,点与点间就连接上了,而他们每个孤独辛劳的身影背后,都会有一个故事。

我想,如果《死亡搁浅》想出个DLC,我真诚建议“最会在游戏中讲故事”的小岛秀夫来中国品品这种生活质感。

真实,且复杂。

浮生百态众生相。


震惊,数百亿收买的黑公关! by 远方青木

因为我可是坚定的华为粉,以前写过好多篇夸华为的文章,因为以前的华为确实值得我去夸,这次即便发生了251事件,我本都打算潜水的。

我欣赏华为的科研,但反对华为的傲慢,以势压人不是什么好习惯。

中国的伟大复兴,依赖的是全体中国人的努力,而不是某几个人,某几个公司。

没有人可以无视人民群众,哪怕是华为也不行。

收回傲慢,换回一颗谦逊的心,和人民群众融为一体,我以后还会支持华为。

希望华为不要一错再错。

另外,没人想黑你,大家都是为你好,真的,信不信由你。

被华为CEO的言论震撼到了,简直就是受迫害妄想症。黑公关肯定存在,但是所谓的“数百亿”量级的投入,说这话的时候真的不动动脑子么。本来对华为就无感,251事件及华为后续这波儿骚操作,直接路转黑了。

PS:微信公众号原文章「已被发布者删除」,找了个网上的存照留念。


2019年度电影50佳,第一名谁都想不到 @ Mtime时光网

一到年底,各种榜单也就出来了。一个英国的电影杂志能把韩国电影《寄生虫》排得这么靠前,我也是服气。


京B比京A更懂北京 @ 公路商店

四环如同孙悟空给唐僧画的那个圈,吸引着一个个妄图长生不老的京B小鬼。

幸好公司离家也就一公里多点且只通过一个十字路口,不用担心天天被警察叔叔查。大萝卜说扣3分的法条早就失效了。我也没啥诉求,只是和文章里的那哥们儿想得一样。


寻找最挤的北京地铁 @ 帝都绘

通过以下步骤所做的计算:

  1. 收集当天全体乘客进出站刷卡数据,输入基于轨网的客流分配模型,得出每个区间全天最大小时断面流量。
  2. 用断面流量除以该时段该区间的发车频次,得出单列列车载客量。
  3. 将得到的单列车最大载客量统一换算为1节标准B型车所容纳的乘客数。

结论具体看原文吧。原来坐2号线上下班是何等的幸福,不过现在更幸福。


Storm Xu:我知道有一天我会上Comedy Central,但没想到是第一个 @ 北方公园NorthPark

那些演员,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对真正的stand-up那么了解。很多演员,我觉得他们很搞笑,但可能在思维方式上,还是有一点文工团的感觉,就是一定要有个组织,你知道吧?我是比较不屑,也不能说是不屑,就是这样的事情我不太感兴趣,我觉得不是纯粹的stand-up了。

本来comedy的生态就应该是很自由的,我的段子也是自由的。在这个行业,在某些特定的国家,就会发生特定的情况。在行业刚刚萌发的时候,有些资本家,我把公司都看作是资本家,会觉得可以用钱把一些人给聚拢在一起。

《吐槽大会》第四季又开始了,吐槽力度受约束太明显。还是理解不了卡姆的幽默。


我戴着耳机,就是不想跟你交流 @ 新周刊

传播学者麦克卢汉说,媒介是人的延伸。手机和耳机同为当代人类进化而成的体外器官,一个用来社交,另一个则用来拒绝社交。

叔本华曾说:“生活在社交人群中的人们必然要求相互迁就和忍让,拘谨、掣肘不可避免地伴随着社交聚会。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谁要是不热爱独处,谁就是不热爱自由。”

戴上耳机,我就是想一个人静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