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57:死了,就好好的死。

谁是BCI? @ 施展世界

这个事情简直太有戏剧性了,它以特别刺眼的方式让我们意识到,国际秩序原来不仅仅是由国家间关系构成的,它还有着更加复杂的多重规则体系在运作。其中很多重规则体系是由非政府机构组织起来,通常都是制定各种国际性的商业标准、产品标准或者一般行为规则的。

这复杂的多重规则体系,简化区分一下可以分成两类,分别是主权国家所主导的秩序,和商人所主导的秩序。商人秩序并不是新出现的,实际上它在某种意义上比主权国家更古老,中世纪中后期,在欧洲的波罗的海-北海一带活跃的汉萨同盟便是由商人所主导的秩序,主权国家是在这之后才出现的。汉萨同盟中形成的很多商业规则,对今天的国际法有着深刻的影响,比如海商法、国际商务仲裁法等等,都可以看到汉萨同盟留下的很多痕迹。

除了刚说的这几个,还有数量更加庞大得多的非盈利的国际性行业组织,大部分都是业外人士都没有听说过的,它们也都在制定着各种产品标准、环保标准、一般行为规则,这些都是商人秩序的组成部分。对于具体的商人而言,很多时候,要进入国际市场就必须获得这些行业组织的标准认证,这是基本的前提;如果你拒绝这些组织的认证,那也没问题,只是在国际市场上会举步维艰,基本就玩不下去了。

我们对国际秩序的理解往往只有主权国家秩序,遮蔽了商人秩序,这对于我们参与国际竞争——无论是国际政治竞争还是国际商业竞争——都是不利的。


在北京,去看一块墓地 @ 真故研究室

创建于1930年,万安公墓不仅安葬着段祺瑞这样的民国要人,还有李大钊、朱自清、曹禺、季羡林等名流。当然,这里更多的还是生活在北京的普通人。

低调,却不乏名人和他们的故事,让宁静的万安公墓成了北京一个特别的所在。它既不像八宝山那样声名喧赫,也不似普通墓园寥落,因此,也成为都市传说热衷的地标,迷信的人在网络传布:途经墓园的西郊线是“有鬼电车”。

活人都更在意事关财产分配的遗嘱,而墓志铭的唯一现实意义可能就是给这个世界留下最后的口讯。有人来读一次,墓主人的生命记忆就被唤醒一次,这样跨越时空的生死交流似乎还挺有诗意。编辑部的一个同事说,他乡下有个秀才的墓碑上写着“生时云销霁明,死时急雨骤作”,用天气概括了他的一生,大概这就是所谓有趣的灵魂。

花铺外有一个临时安排的铁皮桶,烧纸用的。园区里严禁烟火,大家都是先进去摆好花果,敬了酒,周知祖宗们,儿孙来了,然后再出来烧纸。刚刚有人烧了约等于半个国家GDP的冥币,和几个(纸)iPhone12 Pro Max。阴间也要现代化生活。

虚无主义成为精神瘟疫的21世纪,每一个患者都应该到墓园去直面最虚无的时刻,以毒攻毒。尤其对于在写字楼格子间里卷到废的年轻人来说,这可以当作是暂时逃脱身份的结构性紧张。在墓园里思考生死爱欲是对自己的三观进行再教育,重新热爱生活,效果拔群。

应景的找了几篇关于清明的文章。喜欢这个作者的文风。等我挂了,墓志铭就留个二维码。扫码跳转到个人网站,我的一生也就再被唤醒一次。


“你是否愿意捐献自己的器官,帮助有需要的人?” @ GQ报道

作为世界上等待移植患者最多的国家,中国每年约有3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受器官来源、经济条件、医疗条件的限制,每年仅有约1万人能够接受移植手术。人体器官协调员这一职业应运而生,他们寻找潜在的器官捐献者,获其家属同意后,在捐献者和受者之间搭建桥梁,被看做是生死之间的“摆渡人”

近几年,佟鑫明显感觉,脑出血的情况呈现年轻化的趋势。“很多年轻人的生活习惯不健康,工作压力大,有人本身有高血压自己却不知道,或者不按时吃药,突然一下脑血管破裂,生命就无法挽回了。”据2020年1月发布的《中国中青年心脑血管健康白皮书》显示,我国心脑血管疾病年轻化趋势明显,20至29岁的患病/高风险人群占比已达到15.3%。


清明 @ 和风斋

在柜子里,看到了许多年以前签署的《北京市公民志愿捐献遗体申请登记表》。当年还未成年,年轻气盛,跟父母一起签的。后来有一段时间思想有些反复,会有些无端的担心自己死后的状况。不过工作之后,就再也没有质疑过选择遗体捐献。

死了,就好好的死,既能给科学有贡献,又不给后人留下精力、财力上的负担。凭吊去世人的后人如果也都死光了,谁知道那碑上是谁,那些为殡葬的付出就一文不值了,统统都是尘埃。名字刻在遗体捐献的碑上,每年都会有年轻的医护学生去祭奠,名字的意义还能久远些。

简直完美。

“简直完美”这四个字简直炸了!不过赶紧来个妹子把我这个受委托人换掉。再次推荐庄老师的公众号——和风斋


「软性毒品」槟榔为什么还在销售? @ FoodWine吃好喝好

这不是丁香医生及众多科普博主、口腔科医生、健康机构第一次苦口婆心地论述槟榔的致癌性,大约从2018年开始,每一年,专家们都会集体发出类似警告。但两日之后,一切恢复平静,毫无波澜,甚至不如一只猫的失踪更令人动容。

历史学家将这种情况称之为「内化」,为了不伤害利润而增加市场占有量,企业展开了双阵线的行动:一方面,用广告转移人们的注意,甚至用上了「耐嚼不伤口」「健康槟榔」之类的话术;另一方面,则通过改变口味、添加「养生元素」,迎合市场潮流,来消解更多人的后顾之忧。

槟榔致癌,主要有两个方面因素。一是嚼食槟榔时造成的物理性损伤。咀嚼槟榔时,粗糙的纤维长期磨损口腔黏膜,出现溃疡、灼烧感、开口困难以及各种症状,继而形成口腔慢性病变「口腔黏膜下纤维化」,在很大程度上促使口腔癌的发生。其二则是源于槟榔中含有的生物毒性,其中就包括槟榔碱,它不但会加速口腔上皮细胞的凋亡,也会在口中分解为亚硝胺类物质,具有潜在致癌性。

或许它的结局,会像历史学家考特莱特(David T. Courtwright)反复提及的那样,「它的发展史,就像一场扩张的历史,禁令和监管并不是单一作用力的结果,遏制的目的要大于消灭」。


宇宙飞船设计简史 @ 混乱博物馆

现代宇宙飞船的设计实践,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最有名的当属乔治•梅里爱(Georges Méliès)1902年的《月球旅行记》以及1904年的《不可思议的旅行》,两部堪称里程碑的影像资料。其中许多原创概念充满了天马行空的趣味,比如为了抵抗太阳表面的高温,需要对舱室(火车车厢)持续制冷,结果一不小心就会把乘客冻成冰块。

从《2001漫游太空》(1968年)中前往木星的发现一号,到《太空旅客》(Passengers)中星际移民飞船阿瓦隆号,从《星球大战》(1977年)开幕中令人窒息的帝国级歼星舰(Imperial-class Star Destroyer),到《太空堡垒卡拉狄加》(2004年版剧集)中人类最后的旗舰卡拉狄加号,无论人类的飞船外表如何花哨多变,比如使用飞机、船舶、车辆、建筑物、昆虫、植物、家居、文具的造型,但是其实本质就如同《太空无垠》中的吐槽:所谓飞船,就是在火箭发动机外面加一个铁盒子。

飞碟特异之处除了这种概念的起源无从探究,还在于它们的反物理学特性:它们没有外部可以观察到的动力来源,它们可以随意克服惯性定律,它们还有反重力等等对于人类来说无法理解的技术。


墨明棋妙14周年,破圈的国风下一步还能怎么玩? @ 新音乐产业观察

国风音乐从最初的“散户”状态,开始更有组织地发展。《信息时报》在2010年的一篇报道介绍,那些年,墨明棋妙、聆缈、千歌未央、水榭听香、分贝古风填词圈、徵羽宫、仙盟音乐版块和心然吧等代表性的团队和社群先后成立,国风爱好者在填词、作曲、演唱甚至广播剧等领域均有涉足。

国风算是当下传承传统文化最直接,也是最容易被新一代接受的形式。也许不久之后,国风音乐也会成为世界范围内中国流行音乐文化的主要代名词,而国风文化将成为中国文化输出的重要形式

酷狗的软文。但并不影响对国风音乐的推荐。


90%新手不知道的国风歌曲知识 @ 音乐人网

古风音乐在表现中国古典和传统美学上更加到位,而中国风则是在保留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融合了流行,摇滚、电音等不同形式风格而结合而成的歌曲。可以说,中国风会比古风听起来更加具有“流行味”。

古风歌曲基本都会使用五声调式和民族调式,对于宫商角徵羽不同调式的讲究会比较多,甚至爱好者们会使用工尺谱来记录,而不是使用常规的简谱或五线谱。中国风歌曲则基本是使用大小调,结合五声调式12356来使歌曲具有浓重的中国风,在大小调为基础的音阶上,再突显五声调式的基本音。

在编曲上,古风歌曲的乐器搭配会比较偏向于大范围地使用传统乐器编配,比如鼓会使用传统的大鼓、小鼓、排鼓(4个以上)、木鱼、梆子、板鼓、锣、钹、铙、吊钹等等打击乐器编写。而拨弦乐器则会使用古筝、柳琴、琵琶、扬琴、中阮、大阮、箜篌等乐器来编写。中国风的歌曲则会更多的使用流行乐器,如架子鼓、吉他、电贝斯等现代西洋乐器,加上部分的传统乐器来加以点缀。在和弦表达上,也常常会出现用现代乐器演奏五声音阶来表达传统的韵味。

因为使用的乐器以传统乐器为主,在混音上古风歌曲则会更加追求干净、悠扬、具有空灵感的听觉。而中国风因为更接近流行,所以混音的要求并没有那么地追求“仙”的感觉,甚至在一些融合不同风格的中国风歌曲里,会使用到失真、滤波等具有破坏性的效果器,来达到创作者想要的效果。

上一篇的拓展阅读。另外,“音乐人网”公众号的配色和我这个差不多。


猫奴落泪:全方位猫咪指南 @ 博物清单

猛男落泪,心化了。


豆瓣9.5分纪录片,他拍下了都市人内心最隐秘的一角 @ WeLens

纪录片一共6集,每集不到30分钟。说是纪录片,又不是常规的纪录片,更像一部视频日记。威尔逊躲在摄像机后面,拍些不知所谓的镜头,画外音则是他絮絮叨叨地讲话。每集一个主题,有些主题看起来有些无厘头。

比如教大家“如何进行闲聊”——“闲聊是社会的粘合剂,假如不会,会让自己陷入社交隔绝的境地,但如果擅长,就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满足感。”

“如何搭建脚手架”——他由纽约街头到处都是的脚手架联想到城市生活的安全问题,“纽约的每个人都会死。有时城市会试图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你能做的就是静静地惊慌失措。”

“如何和别人分摊餐费”——“弄清楚我们彼此之间的亏欠是生活在一个健康社会中最具挑战性的部分之一。”

“如何把你的家具盖上”——教你如何与总是破坏家具的宠物和平共处。

“如何提高你的记忆力”——信息繁杂的城市生活把人们的记忆搅成了一团浆糊,“如果没有准确记录的话,你可能永远都无法确定自己眼中的事实是对的。”

但也正是这样呈现出一种真实的、不受限制的城市生活记录。《纽约时报》评价这部纪录片是“滑稽搞笑的人类学研究”,“威尔逊对城市生活的荒谬性有着细致入微的洞察力。”

威尔逊则说,“我只是想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来拍摄纽约。”


纸质书何以延续至今 @ 读库

“一本书如同一座建筑”,这个修辞也只适用于纸质书。回忆一本纸质书时,我们会在脑海里依照这本书的物理模样重塑其内容结构,形象地说, 就是脑海里浮现出一本与实体书同等尺寸的无字书,把读完书消化过的内容按照原书的章节顺序依次填充到里面, 当需要调用书中某些具体内容时,很容易在脑海里按图索骥。

而对于一本电子书,它就如同一卷卫生纸完全展开之后的样子,全部内容都印在一卷卫生纸上,既没有厚度, 长度也不确定。读者把握不了全局,也就难以构建认知地图,无法形成空间记忆,它所承载的内容自然不易提取。

某种程度上,纸质书所遭遇的是跟当年电影院相似的情形。纸质书和电子书应该在这场竞争中不断自我提升,而受益的总是读者。近年来,国内纸质书的装帧设计水平整体明显提高,一定程度上正是拜电子书的竞争所赐。

饱蠹楼 051:说不完古往今来,评不尽人情世故。

在城市中过年的异乡人 @ 守候微光

不同于往年春节“空城”般的景象,今年城市的各个角落似乎都多了些“年味儿”。离家在外的人们用不同的方式慰藉着漂泊了一年的自己,也有人觉得“归乡才算过年,这顶多算是放了个长假”。也许正是这样一个身在异乡的年,让我们逐渐明白“家”在心中真正的意义。


宋伟卫:防止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成为新的口袋罪 @ 政治与法律编辑部

为了限制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的处罚范围,防止该罪演变成新的“口袋罪”,应该从刑法教义学的角度对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的构成要件要素进行限缩解释。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的行为方式只能是暴力方式,扰乱的次数至少是四次;“经行政处罚仍不改正”是行为人多次实施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的行为被行政机关行政拘留以后,仍然实施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的行为;“造成严重后果”是由于国家机关工作秩序被扰乱进而导致的后果,包括物质性的损害后果和非物质性的损害后果

多次扰乱、经行政处罚仍不改正和造成严重后果是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的客观构成要件要素。刑法法条之所以对该罪设置如此严格的构成要件,是为了防止司法肆意侵犯公民的表达自由。然而,劳动教养制度废除以后,作为社会治理最后手段的刑罚反而替代行政处罚成为地方政府治理非法上访的主要手段。为了防止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成为新的口袋罪,需要通过严格解释各个构成要件要素来控制该罪的入罪门槛,从而防止将社会成员表达诉求的行为认定为犯罪。


评书,愿你再兴 @ 和风斋

没有音乐,没有舞美,一把扇子,一张手绢,一块醒木,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件大褂,都没有亦可。

一个舞台上,孑然一身,说不完古往今来,评不尽人情世故

所谓生书熟戏,听评书要听生书(新书),生书有新书扣(kòu)儿(一回书结束时留下的悬念),熟戏看名角儿,名角儿更有味儿。

八、九十年代,听书的人应该是集中补课了传统书的蔓(wàn)子活(长篇评书)。蔓子活无非以下几类:

袍带书(历史演义和英雄家将):三国、水浒、隋唐、英烈、楚汉、东汉、薛家将、杨家将、呼家将、说岳等

短打书(侠义和公案):三侠五义、小五义、大八义、小八义、三侠剑、剑侠图(童林传)、连环套、永庆升平、包公案、施公案、海公案、刘公案等

神怪书:西游、封神、聊斋、八仙、济公等

在不断重新演绎传统老书的同时,新书成为了老一辈演员最需要的功课。陆续出现影响比较大的书目:袁阔成《平原枪声》、单田芳《乱世枭雄》、《百年风云》、《栾蒲包与丰泽园》等等

可以看到的是,在老一辈演员老去,各种娱乐陆续风起的时候。评书,以及评书最初兴盛的媒体广播的没落是很明显的,后继无人。很多年都没有很好的新书面世,甚至是片子活(短篇评书)。


重度使用这款墨水屏手机之后,谈谈我对电子纸的理解和预测 @ 千古壹号

当你在拿 kindle 盖泡面的时候,我想到了《动物精神》这本书里的一段话:资本主义的物产丰富至少有一个缺陷——它并不是自动地生产人们真正需要的东西,而是生产人们认为有需要且愿意为此付钱的东西。如果人们愿意为药品付钱,资本主义就生产药品;而如果人们还愿意为“包治百病”的假药付钱,资本主义就会生产假药。

三万字长文系统介绍了电子墨水纸的技术、发展史以及市面上能买到的所有墨水屏设备。作者在文章最后大胆预测了未来五年电子纸的发展。里面的海信A5 Pro的评测,可以直接忽略了。做过一次得到、Kindle、微信读书、豆瓣阅读的资源横向对比,最终选择了「得到」会员。如果得到阅读器更新的话,估计会入手一台。


做一次美甲,指甲薄一半 @ 果壳

研究人员曾用反射共聚焦显微镜计算过美甲前后指甲的厚度,发现美甲前平均厚度为0.59毫米,卸除美甲后平均厚度为0.30毫米,差不多薄了一半。不仅如此,受试者除了主观上感觉自己的指甲比以前更薄、更脆,还有人说自己指甲尖端会分层裂开。

不要清理甲上皮。做美甲时,美甲师会清理指甲周围的甲上皮。甲上皮可以保护指甲根部免受细菌侵害。如果将甲上皮完全彻底地清理干净,细菌可能会由此进入体内引起感染。

如果你是美甲的重度爱好者,那建议每两三个月要卸掉美甲,给指甲自然生长和修复的时间。


昂山素季:一个堕落了的圣者 @ 极地微语

她和她的政党在2015年选举中赢得了历史性的胜利,又在去年取得大胜,巩固了文官政府和她在缅甸的声望,但是从那之后,外界对昂山素季的看法变得截然不同:一个堕落的主保圣人,与将军们达成浮士德式的协议,再也配不上她那个诺贝尔和平奖。

昂山素季听任与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将军的谈判破裂,因此失去了军方的信任。由于为将军们对罗辛亚穆斯林的种族清洗辩护,她也失去了支持她数十年的国际社会的信任。

联合国调查人员表示,屠杀和焚烧村庄——造成了一百万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四分之三逃往邻国孟加拉国——是出于种族灭绝的意图。但是在2019年的国际法庭上,时任缅甸外交部长兼国务资政的昂山素季认为暴力是“内部冲突”,军队可能使用了不相称的武力。


电牌上熟悉的16点阵字体,你真的了解它吗? @ 通行线

电牌通常是一个横向的长方形,显示水平排列的文字。可以是单行,也可以是多行;可以是静态的,也可以滚动显示。一屏能显示多少个字、多大的字,由电牌的竖向的像素行数(即高度)决定。目前,常见的公交车电牌高度主要有16、24、32三种,其中最常见的便是高度16的电牌,上面可以显示一行16像素的点阵字。

为什么偏偏是16?这个尺寸的由来其实有几方面的原因。首先,电子显示要以二进制为基础,实际常用的是2的n次方或8的倍数。如果要为方块汉字设定一个格子,那么它的边长可以是4、8、16、24或32。

在排版时,字格之间是不留空隙、紧密排列的,为了让汉字不至于连在一起,要留出一排有像素作为间距。这样一来,实际可供使用的像素为15×16。


有请中餐西做的新晋选手:北京Ling Long @ 晃荡范

两道前菜都是凉菜,一道是豆浆油条,另一道是猪皮冻。前一道是在脆皮里包裹着白松露冰淇淋和焦化豆浆,口感已经近似于甜品了,算是传统豆浆油条早餐的解构和重组,后一道则是中式卤汁调制的法式肉冻

老醋海鱻,鱼子酱、扇贝和海蜇头上包裹着一层老醋制成的醋冻,可以用醋冻将底下的食材包裹着夹起来吃。这种将调味酱汁做成冻状的处理方式在一些新派餐厅并不少见,可以减少醋味的刺激性,让调味的口感更加柔和。这道菜总体创意来说中规中矩,但口味我是喜欢的。

卤水鸭的解构和重组,底部是鸭胸肉,鸭肝丝绒酱上铺着鸭胗和老鸭汤卤水汁,可以搭配脆饼吃,增加层次感。鸭肝丝绒酱口感绵密,但整道菜的调味对我来说稍重了些,与整体轻盈的口感有些不太协调。

两道主菜可以二选一,其一是花枝鸡,花枝的部分倒没什么问题,但鸡肉部分未免有些寡淡无味。相较之下我更喜欢这一道蚝与牛,灵感大约来自于蚝油牛肉。牛肉选用的是本土山东和牛,蚝油是主厨自制,还PS了一套民国风厂牌标签做展示。除蚝油外,盘内还搭配了葱油和辣椒粉作为调味。

这装叉的境界,牛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