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39:加油!奥利给!


「饱蠹楼阅读周刊」整整一周年了!散花!

乐视网正式进入退市整理期: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 @ 资管云

根据乐视网公告,在终止上市后,公司股票会在45个交易日内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而且,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2018年修订)》,乐视网退市后将不能重新上市。

另外,由于目前乐视仍在接受证监会调查,在调查结果未出之前,投资者索赔很难得到明确的支持。再加上贾老板的个人破产重组方案已经在美利坚通过,方案生效后贾老板在美国的个人债务将直接解除,且在接下来的四年“诉讼禁止期”内,债权人不能在任何美国以外的管辖地直接主张追究贾跃亭的个人责任。投资者的追偿,或许还要等上好多年。

那么,割肉离场,似乎是目前投资者唯一能做的事情了。根据深交所规则,退市整理期间投资者可以进行交易,所以,接下来的30个交易日,似乎是28万股东为数不多的出逃时间了。

有人说,屌丝死于现金贷,中产死于股市,土豪和明星死于贾跃亭。

哎,十年一梦,十年一梦啊。

差点投资了乐视TV,被风控拦下来了。


钟美美终于学会了说谎,大人们,你们满意了吗? @ 暴走漫画

钟美美之所以会火,是因为他视频中钓鱼执法软暴力的老师引起了全网网友的共鸣。

如果说有人丑化教师形象,那也绝对不是钟美美,而是那些成为无数网友童年阴影的老师们。

即使钟美美不去模仿他们,这种老师难道就不存在吗?即使你们让钟美美闭嘴,师生矛盾就解决了吗?

还是说,你们容得下甩脸说脏话的老师,却容不下一个说真话的影帝。

钟美美过早的体验了社会的毒打。


罗永浩:薛定谔的理想主义 @ GQ报道

陌陌CEO唐岩提醒我不要把罗永浩写成一个道德卫士,当我提及,按照罗永浩自己的说法,拒绝破产重组是为了对得起曾经帮助过他的人,用自己的努力“将欠的钱一分分地还上”,唐岩深陷在沙发的身子突然坐直起来,“你不要去强化这个东西,不要再给他施加这种压力。”

写下这些的日子,我翻开他那本充满自嘲但极其幽默的自传,扉页上写着:有的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它该做的事,而不是为了躲枪子儿的。

这些年,老罗一直喊着理想主义,直到现在也是。我问他理想主义是什么。他说,“让世界少一些本无必要的残酷。”

他也正在学着更温柔一些。微博上,你能够发现他越来越多地使用“爱心”这个表情,这是做锤子时养成的习惯,遇到暖心的人和言论,他发一个。遇到恶意攻击的,他也发一个。“你看过那些僵尸片吗?”老罗问我。虔诚的传教士遇到魔鬼的时候,总会举起十字架。“并不总是有用。有的时候魔鬼退缩了,有的时候魔鬼一把就把你的十字架给砸烂了,然后继续把神父给弄死了。但这就是信仰。”爱心的表情就像那十字架。


从后浪到奥利给,大众情绪演变争夺战 @ 娱乐资本论

几年前官方呼吁“大众创新、万众创业”,互联网行业每天都有新故事,年轻人满怀期待的投身其中,以为能改变世界。

但如今互联网行业越来越像传统行业,新机会在减少。疫情的袭来又让今年的应届生和刚进入社会一两年的年轻人第一次体会到被社会毒打的意味。到处都是裁员新闻,一些985、211高校毕业的学生成天在豆瓣“985废物引进计划”小组自嘲是小镇做题家。

天之骄子跌落云端,人们终于发现,奥利给这话不是说给“底层人民”听的,而是说给自己的。此时再看黄春生一脸真诚地说出“加油!奥利给!”社畜们就会油然而生一股同病相怜感。

“加油!奥利给!”


老外都在看8K视频了,你怎么还在「优爱腾」看假高清 @ AppSo

既要用高清、超清视频吸引用户,又要节约带宽成本,因此高分辨率、低码率成为了很多国内视频网站的常规操作。

视频网站没骗你,的确是1080P,但国内视频网站的码率一般只有4-5Mbps,而在Netflix这个数字能达到16Mbps。码率差了好几倍,你还能说你们看的是同样清晰的视频吗?有人曾专门对比过《流浪地球》在爱奇艺与Netflix的画质,发现爱奇艺上的「4K」版本,清晰度居然只相当于Netflix的1080P。

尴尬的是,「高分辨率、低码率」的爱优腾长成了国内场视频网站的三巨头,而当时码率标准良心的暴风影音早已退出了在线视频领域,冯鑫现在还在监狱里。

除了码率缩水,国内的视频网站还在高清标准上动起了心思。比如在腾讯视频,480P已经算作高清,而720P则是超清,那么1080P要怎么说呢?蓝光!

的确,烧钱亏损是国内外很多视频网站的常态,但这也并不是不思进取的理由。比如Netflix就一直通过改善压缩算法,以实现用更少的带宽呈现更好的画质。Netflix内部有一个专门的算法团队来负责这项工作,并研发出一套基于不同网速的视频编码解决方案。简单来说,就是根据视频中的不同场景来提供不同的编码码率,用Netflix视频算法经理Anne Aaron的话来说:你不应该给《小马宝莉》和《复仇者联盟》分配一样的码率。


李丰万字授课:中国为什么一定要搞新基建? @ 混沌大学

最外面那一圈网,不管今天的争议是在于体量够不够大,绝对规模够不够大,还是能否刺激经济,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它的作用是为了解决里边那两个已经存在的链条,能够最高效的被使用、最小程度的被浪费,完成最高效的全局调度。

简单来讲,如果发生疫情的时候,我们知道全中国哪里能生产口罩,哪里有炼化厂可以生产口罩原料,以及这些口罩不同地区分布的产能大小,如何运到武汉去,调度的结果会和1、2月份的时候不一样。当然这些的实现,是要有了外面那一圈。

所以,结论是往后看10年,外面那一圈会使得我们里边那两圈效率非常高。当然从物流网络来看,中国已经是全世界效率最高、成本最低的。如果再加上一个最好的调度网络,这个效率没有国家能有机会在短时间内超过,因为我们运的东西又多又全,而且成本低效率高,还能整体调动如此大量的供需关系和物流过程,使得它效率更高,成本更低。

有些观点可以看看。看得我都想买个MatePad Pro支持一下华为了。嗯,最后还是利用618+北京消费券买了iPad Pro。


“利用航班延误骗保300多万元”案件:法律岂能沦为打手?! @ 法务之家

这个世界的规则,有的具有道德属性,有的不具有道德属性。不具有道德属性的规则,实质上就是一种利益分配规则。哈耶克就曾经指出,规则本质上并非行为的障碍,而只是为人们提供了一种选择和决策的参考。如果保险公司不愿意看到类似李某这样的行为,那么首选的办法应该是完善保险条款和改进投保规则,次选的办法是去法院主张保险合同无效,而不是动辄寻求警权介入。警权依赖,会维持甚至加剧市场主体的惰性、低效和无能。

饱蠹楼 035:被别人的看法改变自己,才是真正的不摇滚。


阿北不是老板,豆瓣不是公司 @ 晚点LatePost

阿北可能失落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慢慢放弃了自己在产品上的偏执。他主动和员工们说,豆瓣很多产品方法论上的坚持,有一些理念是他自己的坚持,以后可以不用非得去按照这个严格地来。如果能证明一个设计是有道理的,就OK了。

如今,挚信资本是豆瓣唯一的投资方。挚信投过许多看上去不赚钱但对于这个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很重要的项目,他们和阿北似乎达成共识:就让豆瓣以一种保持相对文化人的尊严活在中文互联网世界里。

现在的豆瓣大部分还是比较符合阿北想要的样子,它不去刺激用户、扔广告,用户在里面也比较自如、自在。那位熟悉阿北的投资人说,“豆瓣就像是一个比较自然温润的邻里,是一个社会里一个自然的存在。

豆瓣「不商业化」的年经帖。


CIH电脑病毒大爆发 @ 航通社

2016年7月,当时中国最大的计算机漏洞民间提交平台乌云(WooYun)停业,创始人方小顿等“多名高管被抓”。此前,有用户在乌云网提交了关于婚恋网站“世纪佳缘”的漏洞,世纪佳缘站方曾认领漏洞并向平台致谢。但出乎意料的是,世纪佳缘一转头,就报了警。

像乌云、漏洞盒子这样的民间安全平台,其上活跃的人士被称为“白帽子”,与一心搞破坏的“黑帽子”相对。有些时候,“白帽子”选择事先在安全圈内小范围公开漏洞,而不是第一时间联系企业,这会被企业认为是在敲诈。如果“白帽子”验证漏洞时有进入数据库复制信息等擦边球行为,则其行为的“黑白”则更不好界定。

一番争议过后,业界接受了“白帽子”没有存在余地的现实。本来应该活跃在乌云等地的安全专家,大部分被360、奇安信、腾讯、阿里等厂家“招安”。在大厂的羽翼下,他们把自己的舞台界定为一场场国内外的网络安全大赛,为国争光。

互联网病毒上古史。


转眼就是夏天了,野蔷薇快要绿叶满枝,遮掩了它周身的棘刺尽之后会有甘来。

——莎士比亚

旅行团乐队:不被摇滚改变的人生旅行 @ 界面

旅行团是摇滚,还是流行?应该走向大众市场还是安于小众?在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灵魂拷问后,旅行团不想卷入类似争论。在《乐夏》那场比赛之后,键盘手韦伟说,“被别人的看法改变自己,才是真正的不摇滚”。在他们眼中,玩音乐是少年时代的奇妙想象,也是低谷时期的心灵安慰,旅行团尽力用美好化解现实中的悲痛,用明亮的音色和浪漫的词句去表达内心深埋的忧伤。

仅次于新裤子之外最爱的乐队——旅行团——历史。希望他们出圈,希望他们被更多的人喜欢。


请允许我对《后浪》吹毛求疵一下 @ 为你写一个故事

而视频视频里举的这些例子来说,其实从头到尾说的都是一句话:

“这是你们后浪的时代,但仅限于精英。”

事实上,当今的年轻人,面临的是怎样一个时代,我们都不是瞎子,都能看到

最难毕业季、最苦应届生、加班996、买房靠吸干两个长辈一辈子的积蓄…

也不是每一朵“后浪”都能支棱起来 @ 思维补丁

“漂亮话”是一锅老母鸡汤,里面的佐料可以加入感恩、励志、赞美、个性、叛逆,以及爱国主义等多种“调料”,然而鸡汤虽美,抛祛浮沫,它们都有着同一个特征:空洞。

“选择的权利”是个体可以选择说不,可以选择不鼓掌而是提出异见,可以选择爱同性而不是接受精神治疗的权利。

我们来算一算「后浪青年」要花多少钱 @ 北极星校园观察

以上总计408581元,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733元,月平均2561元。每个后浪青年将以上事情完成1次的花销相当于159.54个月的国民平均可支配收入,即便按6个钱包算,也相当于是26.59个月的家庭收入。

没摘录太多原文,害怕这三篇文章——尤其第二篇——很快就没了。


嗑瓜子是在美国是一种亚文化,但它的成瘾性在逐渐引起重视 @ beebee星球

要说嗑瓜子如何影响美国青年,还得从美职棒联盟说起。

在MLB比赛中,每位球员每打半场就得磕光一包,都是抓住空隙往嘴里一撒,一通猛嚼。

瓜子 = Sunflower Seed。冷知识 get √ !


3500亿直播带货的残酷真相 @ 铅笔道

1、 淘宝直播、抖音、快手、微信直播构成了目前直播电商的市场格局。淘宝优势是完整的电商生态和流量;抖音和快手的潜力巨大;微信是一个纯粹的私域流量汇集地,其直播电商规模容易被忽视,微信生态电商规模已经超过1万亿。

2、 直播电商的本质是一种高效的在线批发业务,适合产能和库存边际效应明显的产品。最大的特点是信用增强,体现在主播和商品身上,降低了消费决策成本。

3、经济从增量社会逐渐进入存量社会,是直播带货在当下得以出圈的原因之一。增量社会供给有限,消费需求强于供给,所以商家不愁卖,但进入到存量社会后,就会出现竞争,同样一个产品背后会有多个厂家生产在制造,货多到卖不出去,这也就意味着消费者有了选择权。

4、 我们不能简单地把直播电商看成一个电商交易平台,我们也不能把快手、抖音看成一个娱乐平台,要将其想成一个虚拟社区。在这个社区中,人与人之间会建立信任和连接。当我们把眼光放长远一点,就会更容易理解直播电商所产生的价值和现象。

5、对于投资机构而言,不要轻易对MCN机构和大主播单独下注,主播爆红的几率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与培养一个电影明星的难度差不多。作为投资人,会更喜欢投确定性更高的项目。所谓确定性是建立在技术、效率系统、供应链、选品等因素基础之上的。

对直播带货这种购物模式还是没有太大兴趣。虽然价格很诱人,但感兴趣的商品少之又少。为了等某个特价商品等几个小时,实在耗不起这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