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18:今天的消费已然不是人的真实消费,而是意义系统的消费。


京剧,本没有爱情 @ 看理想

以程长庚开始到谭鑫培为代表的老生行当创造了京剧的第一传统,之后以梅兰芳为代表的旦行崛起之后,开创了京剧的第二传统,以此为分水岭。

第一传统的戏属于传统骨子老戏,第二传统以后的京剧里面才开始出现爱情。

也就是说,在以前的京剧里,几乎是看不到专门描写爱情主题的戏的。在表现男女之间关系的时候,侧重于情色和婚姻伦理。

我们说传统老戏里看不到爱情,一直到了梅兰芳那个时代,京剧的第二阶段传统出现以后,有了“名伶私房戏”和“小本戏”,才出现了真正表达爱情主题的剧目。

我们在这里说的爱情,是指在剧目当中,不仅有简单的男女之情,还有艺术化表现两性相爱当中的喜怒哀乐,才能表现出男女相爱那种浪漫的、精神的、诗意的东西。

现在爸妈这辈儿的老年人都不听京剧了,更别提我们这些年轻人了。感觉国粹用不了多久就要消失了,还好有王珮瑜们在坚持。


上海时装周的酷女孩们 @ 太格有物

1911071359-dm8

双十一不靠谱快递排雷指南 @ 网易数读

总体而言,2018年10月至2019年9月,申诉率的全国平均值为17.44,高于全国平均数的企业有12家。从有效申诉率看,有效申诉率的全国平均值为0.66,高于全国平均数的快递企业有15家,要大于申诉率高于全国平均数的企业数量。

从有效申诉率的角度出发,想要避雷的话,国通、品骏、安能、速尔、天天、德邦、如风达、宅急送等品牌的有效申诉率相对较高,可以考虑避开。

相比之下,三通一达(申通快递、圆通速递、中通快递、韵达快递),以及电商平台自建的物流品牌,如苏宁易购和京东等,不论是申诉率还是有效申诉率都比较低。

说到网购,肯定选京东自营,然后才是淘宝上乱七八糟的商铺。至少快递时间和质量有保障啊,已经和负责家这片儿的京东快递小哥混熟了,一看就是老实人。


王思聪,不可惜 @ AI财经社

而根据界面报道,王思聪的这次被执行源自熊猫直播关停,相关方已经申请了司法仲裁和财产保全。据称,尽管熊猫直播早在半年前已经关停,但王思聪曾签下了担保回购协议,这让熊猫直播解散后的债务直接落到了王思聪身上。

但是,被执行不等于失信被执行,王思聪距离“老赖”也还有一段“是否按时还款”的距离。有律师对AI财经社表示,如果收到执行通知书后,王思聪按期履行了相关义务,将不会有任何后续影响。

尔等屌丝嘲笑个屁。老王迟迟不出手,只是为了给小王好好上一课,让他稍微收敛一点。


好莱坞:所有吻戏不能超过3秒。希区柯克:呵呵 @ 单向街书店

这个叫做《海斯法典》的行业准则给电影立下了3大原则和12条大规定。从片名、使用的语言到电影里的舞蹈片段、犯罪行为、两性关系、种族关系、民族情感、宗教……没有它不管的。

对电影婚姻内容的规定比犯罪还详细,但主要围绕一个原则——必须维护神圣的婚姻和家庭制度,不能使观众对婚姻制度产生反感,决不可把不纯洁的爱情描绘成诱人和美丽的。

情爱内容当然是重点照顾对象,不仅接吻不能超过3秒,而且接吻不能伴随其他动作,拥抱不能过多,不能表现不正当性行为(包括未婚性行为、婚外恋、其他不自然的性行为)。所以,人兽恋不能存在,没有《金刚》《水形物语》什么事了。

最无辜的内容大概就是生孩子了,就因为跟情爱沾边,电影里不能有生孩子的镜头。

法典还带了一张英文脏话单词表,里面不仅有sex、whore(妓女)、hot(性感)、slut(荡妇)等书面语,还包括很多口语如hell、damn。

希区柯克这一系列的骚操作也真是佩服,足见《海斯法典》有多可笑。个人认为,这篇文章绝对没有含沙射影广电总局。是吧。


消费文化养我长大 @ 南都观察家

在资本社会的抽象系统中,比商品实际的使用价值更重要的是它的华丽外观和展示性景观。

德波的学生让·鲍德里亚后来写了《消费社会》,认为存在一套由符号话语所制造出来的暗示性的符号价值和意义,在消费关系中,这套价值让购买者更关注物品之外的象征性符号意义。“今天的消费已然不是人的真实消费,而是意义系统的消费。”消费的主体不再是个人,而是符号的秩序。但消费文化的影响之深,连对它的反思都常常再次被标上消费符号,消费文化继续消费反思消费文化。

刚过双十一,一分钱都没剁手。


蒙古是如何走到今天的? @ 看鉴

虽然现代蒙古国和几十年前相比,政治和经济结构已经不可同日而语,然而老大哥的阴影仍然盘旋在这个独立国家的上空,不可忽视。

尽管俄罗斯在蒙古国的投资公司数量并不多,但大都涉及蒙古国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柱性产业和核心部门,比如额尔登特铜钼矿公司就是蒙俄共同开发的,苏联时期援建的蒙俄合资、俄方独资企业创造的利润,在蒙古国民经济产值中仍然占据极大比重。

而对于能源匮乏的蒙古国来说,俄罗斯的存在也解决了西部和北部省份的电力缺口,同时其国内石油供给则完全依赖俄罗斯。紧紧捆绑住了蒙古的俄罗斯并不允许别国插手,包括中国。

蒙古国是护照上的第一个签证地。资源型国家一无所有,贫富差距巨大,而且对中国人仇恨。要不是出差,这辈子也不会去外蒙。


中国为什么只用一个时区? @ 地缘谷

1949年10月7日,随着西安人民广播电台一声:“本台时间以北京时间为准”传遍全国,“北京时间”从此诞生。11月1日,郑州铁路局发出了一则更改列车时刻表的通知:“本路行车时刻自十一月一日起改用北京时刻”,北京时间正式在官方场合被使用,从此迅速成为中国大部分地区的标准时间。

而在偏远的西藏地区,一直在六十年代之前还在使用东经90°时区,之后才改为“北京时间”。五时区的废除以及“北京时间”的问世,是标志着中国时间正式化和规范化的里程碑事件。

学习了。


柏林墙倒塌三十周年之际,随玛格南作品回顾历史

饱蠹楼 017:莫欺少年穷,莫笑中年败,莫嘲梦想狂。


知乎没有告诉你:年入百万有多难 @ 房东经济学

中国仍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根据国家统计局今年初发布的数据,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

中国2018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只有24336元,也就是说,如果你每年净得超过24,336元,就已经超过了一半的国人!

从上面的五等分数据可知,只要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了64,934元/年,那么就达到了全国至少前10%的水平(极少数人拉高均值,前20%人群的平均数大于中位数),而年入百万是这个高收入水平的15.4倍之多。

现实比想象中还要残酷得多。虽然说老这么「阿Q」的安慰自己不好,但是仔细想一想,自己还挺幸运的。要珍惜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啊!


流浪到鹤岗,我五万块买了套房 @ 正午故事

像我们这样生活,没有学历,赚不了很多钱,相对好一点的可能做点技术工种,或者在大城市做保安、送外卖之类。买房都是贫民户嘛,有钱的当然想在自己的城市,没钱的就想想办法,便宜房子也买得到。我们觉得自己到处漂泊的生活状态就像流浪一样,便宜的出租房居住不稳定,租金也要一直掏下去,谁不想买房呢?我在贴吧里有几个比较熟的朋友,和他们见过面,吃吃饭聊聊天。手上有钱没钱的,只要不是欠了一大笔债,都会想到买房的事,觉得能买还是买。

我们买了房还算好的,更多人都买不起啊,有的人三十多岁,一万块钱都拿不出来。吧里有的人彻底无业,没收入,还有人在三和做日结工,那边工作中介很黑,听说好多人打工被中介扣了。

这篇文章看了以后更心塞,是上一篇很好的事例补充。


「江西」依然在,「江东」去哪了? @ 大地理馆

秦汉之际,江西指今安徽一带,江东指今长江以南的江浙沪地区(不包括江苏省长江以北地区)。

三国时期,江东泛指江东六郡,从江浙扩大到江西、福建。

唐代以来,江西主要指今江西大部分地区(代称为江右),江东(路)缩小为皖南到九江一带。

元代调整行政区划,“江西”保留,“江东”消失。

明清时期,“江西省”版图确立,原“江东(道、路)”已七零八碎。

就喜欢这种带各种引经据典的文章。


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 @ 酷玩实验室

作为一家造车新势力,蔚来要为新经济的泡沫背黑锅;

作为一家汽车制造商,它要为中国造车行业的落后挡枪子。

很多蔚来员工说,“斌哥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

这人我真的不熟。本文不代表个人意见。


那些 35 岁被辞退的中年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 知乎实验室

所以说「中年危机」的局怎么破?从个人来说很难,因为这本质上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在或远或近的将社会的劳动环境会变得更健康,更合法。等待将来整个社会都消灭了恶性加班,消灭了非法解雇,消灭了年龄歧视,消灭了……,只有那一天才是「中年危机」真正破局的时候。

各种文章各种制造焦虑……真被辞退了,我就接媳妇儿的班儿,开美甲店去!


倪征燠——从意气风发到沉默寡言的法律人 @ 法律先生

先生百年之后,我们遍寻其以往著作讲稿,除了实务探讨和生平纪录,没有意见、没有看法,也没有关于任何主义的只言片语。

看起来,他仿佛是一个沉默寡言的法学家,不知究竟是沉默选择了他,还是他选择了沉默。

而最终让他得以保全的,也许正是这种缄默。

希望知识分子要靠闭嘴换安稳的时代过去了,我们永远不会怀念它。

这篇文章能存活下来,估计也是因为作者的高明——点到为止。


大家好,我就是区块链本人。今天,我要给你们介绍我的家族…… @ 刘润

一张图简要了解全部。


汇丰银行往事:东西逢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 饭统戴老板

从上海到香港,从香港到伦敦,汇丰就像维多利亚时代的那些英国海盗一样,从来没有归属感。

汇丰对伦敦的爱,也从未因为它本身的英国血统而专一。2011年,总部迁回伦敦不满20年的汇丰,宣布要将总部搬离伦敦。然而这成为汇丰给英国政府的虚晃一枪,五年后汇丰宣布不走了,还是英国好。然而汇丰万万没算到,几个月后,英国公投结果要脱欧。

当英国前首相特蕾莎·梅,在2017年1月17日宣布英脱欧计划的第二天,汇丰银行全球总裁就宣布从伦敦撤出1000名员工至巴黎。然而仅仅在半年前,汇丰董事长信誓旦旦对公众保证:“我们充分评估了英国脱离欧盟的可能因素,面对现在这样的公投结果,我们不会重新考虑离开伦敦。”

No comments.


豆瓣你需要多赚点钱 @ 象三一

诗与远方的商业化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对豆瓣而言,不仅需要用小众内容激活那些不再活跃的老用户,还需要用大众内容去吸引那些等待尝试的新用户。

文艺青年真的穷吗?文艺青年也有愿意为之买单的东西。只不过这个痛点豆瓣现在还没有找到。豆瓣需要琢磨琢磨这些文艺青年到底喜欢什么,而豆瓣的用户们也要学会投桃报李,不要一味的坚持那份没来由的高傲,什么视金钱如粪土,谈钱的文艺都是假文艺,把这些都放一放,毕竟如果赖以生息的沃土垮了,你们要去哪里耍呢?

钱已经准备好了!来啊!十一期间居然不能显示《少年的你》的评分,实在是太垃圾了。希望豆瓣还能保持中立性,不要受资本的诱惑。


双十一「狂欢」,越来越让人看不懂 @ 新浪科技

桃子吐槽优惠活动的复杂,“前几年都是直接优惠的,现在还要盖楼,赚什么喵喵币”。聊到这里,她连发三个“允悲”表情:“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便宜两块五”。她还提到,自己关注的某品牌天猫旗舰店的牙膏等商品,比之前贵了。

这并非孤例。阿木关注了京东上的一款镜头,通过翻阅什么值得买的网友评论,发现当前售价比618网友购买价格贵了两、三百元。另外与天猫类似,京东的活动也十分复杂。其“全民养红包”活动通过收集金币,“投喂包包”,将红包升级等任务,来瓜分奖池的1亿现金。

普及两个经济学名词:
消费者剩余(Consumer’s Surplus)是消费者在购买商品时,愿意付出的代价与他实际付出的代价的差额。
价格歧视(Price Discrimination)实质上是一种价格差异,通常指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在向不同的接受者提供相同等级、相同质量的商品或服务时,在接受者之间实行不同的销售价格或收费标准。


我牺牲双眼,整理出一份网络矫情文学赏析 @ 看客inSight

矫情文字泛滥的背后,是一群庞大而沉默的受众。当人人都渴望拥有一个有趣的灵魂时,那么“有趣”的标准就会一再抬高。一不小心,就容易被贴上矫情、中二、装逼的标签。

说到底,社交网络本质上就是一块你追我赶的逼格修罗场。你永远站不上鄙视链的顶端,只能被一部分人仰望,又被另一部分人嫌弃。

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往往只会觉得彼此非常吵闹。生活已经如此艰难了,没有人有义务去消化另一个人的晦暗情绪。所以,矫情是刚需,嘲讽矫情也是刚需。大家只能从各自的朋友圈路过,翻个白眼,然后有默契地离开。


中国神秘木乃伊之谜,白人在3000年前就已定居东方? @ Dizzy纪话

东方和西方文明的交流其实一直都有,只不过并不像两个国家建交那样直接的接触,而是通过族群的迁徙融合带动了文化和技术的传播。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国文明实际上受到了很多外来的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文明是外来的是次生的,原生文明也需要技术文化的交流发展,最终把它们吸收改造成独一无二的东西。

新疆出差游玩交河故城的时候,周围寸草不生的黄土堆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年的容貌,只剩下残根断崖。遥想几千年前的古人在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下生存就由衷地钦佩。


罗永浩,2019年最惨的男人 @ 观点

这个男人,一生都在为自己曾经的“理想”而奋斗,从东北小县城走来,他太想证明自己。

他的一生都想要挑战权势集团,并为憎恨权势集团的人们找到发泄的接口。

柴静评价罗永浩说很多人喜爱老罗是觉得他彪悍,叛逆,幽默,独立,诡异,但他对这个世界有我所知的罕见的善意和温柔。


“老赖”罗永浩被群嘲:莫欺少年穷,莫笑中年败,莫嘲梦想狂 @ 粥左罗的好奇心

正是对一个人梦想的尊重,对一个人敢给自己未来期许的尊重,对一个有信念的人的尊重。

哪怕这个人当下没任何背景、资源、人脉,哪怕他暂时还穷得无法启动梦想,哪怕他经过奋斗到中年还一事无成甚至惨败,哪怕这个人的梦想听起来很狂,哪怕这个人对未来的想象不着边际,你都不应该嘲笑他,因为人非草木,人非AI,人有梦想和信念,这正是人之为人最重要的东西。


迷信网红带货是一种病,得治 @ 半佛仙人

所以网红带货,也可以称之为互联网+直播+电视购物+沙雕拆迁清仓

玩淘宝的时候,误进入过直播间。看主播在那儿声嘶力竭的推销不到10秒钟,吓得我就赶紧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