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33:生活中只有一种幸福,那就是「爱与被爱」。


一生必需要懂的100幅世界名画 @ 艺术与设计

我们坚信,所有经典的卓越之作
都能实现自身与观者之间的互动
使我们摆脱流俗趣味和眼界局限
远离拙劣之作和迷惑不解的表象
转而去深入探索画作本身的意义


消失的咪蒙,蠢蠢欲动了? @ ELLEMEN睿士

《生活不只有诗和远方,还有傻逼甲方》、《有趣,才是一辈子的春药》、《现在为什么流行睡丑逼了?!》等一系列在标题上就极为煽动的文章被大规模生产,粉丝们嗷嗷待哺,日日企盼着咪蒙替他们说出工作、生活中的不如意。

咪蒙有一个理论叫做,“要把读者当婴儿,把复杂的内容掰碎了喂給他”,在集合了各种套路的量产爆文的长期“熏陶”下,焦虑情绪轻而易读就能被调动起来,此时,再适时扔出一些“教你如何月入5万”的线上课程,收智商税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咪蒙又回来了!鸡汤本是刚需嘛?没事儿多看点心理学的书行吗?


“被性侵那天你穿的是什么” @ 艺术商业联盟

“what were you wearing”(你当时穿的是什么?)展出的内容,是18个女大学生不幸遭遇性侵时身着的衣物。用赤裸裸的事实引发公众思考,“穿什么衣服和是否被性侵真的有关吗”?

需要被审判的永远只有受害者。


关上直播,来思考当下的消费主义 @ Tmagazine

消费历来被视为七宗罪之一。英国时尚评论家Linda Grant在其著作《穿出来的思想家》(The Thoughtful Dresser)一书的「致时装店」章节中写道:「大多数反对购物的人都认为它就是一种获取的行为,是一种贪婪的表现,过度索取根本不需要的物品,但是广告和市场营销都让我们觉得我们需要这些东西,这种情况就是马克思所谓的‘虚假意识’。

财务成功、社会认可、外表吸引力,本身并不是坏事。但倘若我们过分重视这三者放就会成为负能量。越认为三者重要的人,越会表现出消费狂的特征。如何追求内在目标,是一项专业的心理学训练,需要假以时日。但有两句话,马上就能增加我们的勇气和力量。

一句是George Sand说的:「生活中只有一种幸福,那就是:爱与被爱。」

第二句话出自美国的孔子——爱默生:「我们面前的东西,我们身后的东西,相较于我们内心的东西,都属芝麻小事。」

再谈消费主义。


古埃及:射精创世与灵性性爱观 @ 利维坦

这些传说象征着世界的增长、死亡和收获,古埃及人用这些故事象征自己身边循环往复发生的一切。他们还相信人类也可以经历这些循环,男人也许在下一段生命中会变身成女人,或者女人会变成男人重生。

基于这样的信仰,性取向的流动性对于古埃及人来说算不上什么大事,毕竟在古埃及文化中性别差异并没有那么大,不像后来的西方文明。是的,古埃及传说中的女神也可以长出胡子,而且对此没有人会大跌眼镜。在古埃及人看来,男人和女人都是人,只是略有不同,而且古埃及人普遍抱有这样的观点(他们甚至还有大量女性法老)——也许我们真的可以从这些古代人的身上温故而知新。

我瞎了。


越丧越新浪漫的台湾独立音乐,是小宇宙的麻醉剂 @ 世外Another World

台湾独立音乐这十几年在风格上可谓是风云突变,十年前在台湾做独立音乐始终绕不开“小清新”这个词,大多的独立音乐人或者独立乐队都喜欢做一些甜得发腻的歌曲,这其中包括了小清新之母陈绮贞、旺福这样的大牌独立乐队,还有游走在独立与音乐之间的张悬。草莓救星乐队甚至还写了一首《瘟疫青年》来进行自嘲。在那个年代,甜梅号这样的乐队在台湾地区已经是相当有名的乐队了,但还是做不到现在草东没有派对和落日飞车如今一呼百应的号召力。而最近如告五人、老王这些台湾新锐乐队都在现乐夏的第二季名单上,可见台湾的每一股音乐风潮都能在大陆兴风做浪。

介绍的乐队都有试听。期待「乐队的夏天」第二季!


世界是怎样运转的 @ 奴隶社会

英美的政治和经济体系像任何体系一样,建立在某些原则和信念之上。但是问题在于,英国人和美国人不只是将这些原则视为最优原则,或者是他们社会所推崇的原则,而是将它们当做唯一可行的原则。或者说,除了“错误”之外,旁人没有其他选择。由此,原本的政治经济模式选择的问题变成了一个如选择宗教信仰般的问题,信仰体系内的人则无法理解信仰之外的人为什么会如此行事。

社会学家罗纳德·多尔曾写道,“像所有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人一样,日本人相信仅仅依靠一个凭自我激励驱动的市场,是不可能得到一个体面、道德的社会,不可能得到一个有效率的社会。”

23年前的经典文章。文中拿出来举例的日本、韩国换成23年后的中国,同样适用。


我们为什么没有电影分级制? @ 电影最TOP

从“G”到“NC17”,内容口味越来越重,受众限制越来越大,这套制度要实行,需要两个先决条件:

一、法律意识必须充足,从院线管理人员到观众,都要自觉遵守,这样执行的成本才会足够低。(偶有越界的也能及时纠错)

二、认为电影是一种纯粹的商品,不同人群看不同的电影,跟不同身材的人选不同尺码的衣服,没有本质区别。

2019年阿里巴巴的全年营收是3768亿人民币,是整个电影行业营收的6倍,如果把中国电影作为一家公司看待,600亿的营收刚好能排到中国的第300位,第299位是盘锦北方沥青燃料有限公司。

这意味着,电影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非常非常有限。

但电影的舆论影响力又很大,为了一个营收这么点儿的行业,把意识形态领域的管控开放,决策者们不愿冒这个险,哪怕分级能带来3成的票房增益,也不会轻易尝试。

No Comments.


研究了2亿中国人饮食,他们画出了全球第一张口味与疾病地图 @ 医学界

这项由宁光院士带领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团队完成的研究,第一次大规模采用了互联网被动数据探索了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和疾病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而比过去使用问卷调查和自我报告的队列研究,互联网的数据更为客观,也准确地反应了中国各地烹饪和口味偏好的不同所造成的健康差异——热爱高温烹饪的地区有更多高血压、糖尿病和高体质量指数(BMI)困扰,爱吃辣的地方糖尿病风险低。

在烧烤的问题上,海南省是南方地区的一个特例,其对烧烤的热爱不亚于东北地区。这里面的原因,大家都清楚,文章居然没点破。


谷歌是如何让我们变蠢的? @ 栈外

尽管网络有助于搜寻资料,但我们的注意力很容易就会分散,对文字的探索也更容易浅尝辄止,进入过去自然而然的深度阅读越来越难。现在新的“阅读”习惯倾向于通过标题、摘要等,快速获得最新信息。

阅读方式的改变会造成我们思想的改变,正如表意文字与字母文字、手写与打字,纸质阅读和使用网络也会造成思维变化。

“科学管理之父”泰勒革新了工业制造管理,Google则革新了我们的思想方式。一个可能的结果是,我们人类变得如同机器,而机器反而更像人类。

4月23日世界读书日。让我们拿起书本,再次阅读吧。


不抬棺也很奇特,13种世界上不寻常的丧葬习俗 @ SME科技故事

每一种文化和宗教都有自己独特的诠释死亡的方式。在现代文明中,丧葬文化通常包含了死者遗体的展示,供死者的亲属及朋友凭吊。

无论如何丧葬文化都有其特殊的意义,不过因为文化的不同,从局外人的角度来看,有时会对其中的一些行为感到难以理解,比如说为什么要将充满艺术感并且很昂贵的盒子与死者最好的衣服一同下葬呢?

我又瞎了。发现国内公众号现在很爱翻译国外的文章啊。


成为一名记者意味着什么 @ 常识

这个稿子不是审丑,不是去讲一群妈妈多傻,每天送小孩上3个奥数班多功利,是讲如今的教育条件下,她们不得不这么做的深层原因。但这篇稿最终还是因为不够积极被毙掉了。

除此之外,其实媒体也在助推情绪化内容,像GQ报道、人物还有新京报这些公众号,三天两头就写北漂的焦虑、三十岁的焦虑、身为女性的焦虑等等。其实我能理解大家生活在一个压力很大的社会,但每一次都是看记者先采访一个百度的员工,再采访一个阿里的员工,然后采访一个从北京逃到杭州的人。我们知道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们作为参与其中的人,虽然我们会思考这些东西,我们想这个行业的出路是什么?媒体的出路是什么?但实际上说悲观一点,我们在其中做的只是一个记者,我们觉得可能找到自己做这份工作、这份职业的意义,但你选择不同的媒体,其实你做的方式是不一样的,非常不一样。

做电影难,做记者更难。

饱蠹楼 016:人类的沙雕多样性以及社会学阴暗性将会赤裸裸糊你一脸。


焦虑、诱惑和轮回:私域流量的前世今生 @ 品玩

流量是中国互联网商业的一个关键变量,从业者对质优价廉的流量的追逐从未停止过,无论之前以百度、淘宝、京东等做主阵地,还是后来发现微信,现在炙手可热的抖音和快手,以及下沉市场,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个窗口期。

我问张建富,这一波社交电商的流量红利能持续多久?他回答:“这不是一个恒定的零售模式,窗口期在二到三年,直到升级至线上线下结合的智慧商业。

互联网企业绞尽脑汁的思考怎么抢夺我们的时间。真的不要被他们操控了。


香港人从哪里来? @ 地图看世界

逃港的这群人里,正值香港经济起飞、亚洲四小龙时期,充满了机遇和挑战,因此很多人成为日后的富豪,或掌握社会的话语权。上世纪末针对香港排名前100位的富豪统计,其中有40多人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逃港者。

菲律宾人、印尼人和泰国人很多从事外籍家庭佣工。南亚裔历史上来自英国从印度招募警员、尼泊尔雇佣军啹喀兵,现在的新移民主要从事安保、建筑工人等行业。越南人在越南统一战争期间,作为难民曾大量来港,称为越南船民问题,但最终获得居留权的越南人很有限,约在几千人。根据2005年时的调查,有三分之二的少数族裔认为自己受到种族歧视。

截至2018年底,香港居住人口已达748万人,香港人的基因仍将继续影响未来社会的走向。

No comments.


揭秘一个你不知道的中关村:公司化运作 产业遍及全国 @ 深响

▪ 中关村早已突破地理局限,将其代表的科技产业发展模式,以公司化运作的方式拓展到了更大范围。
▪ 中关村软件园是中关村模式输出、落地的典型代表。
▪ 中关村产业内核的形成,离不开最初的电子一条街。

Dorado日式高端美甲美睫店也在中关村核心区域啊。欢迎大家光临!


偷看心上人,是课间操的全部意义 @ 看客inSight

无论编排者如何费尽心思,“重复”与“集体”的天性,注定了广播体操被长期嫌弃的命运。

而它唯一的生命力,是在体转运动之间。

每个人的体转运动,都是一段朦胧青涩的故事。有多少次转体,就有多少束胆怯但欢喜的搜寻目光。

“我180°浮夸转身,就是为了看隔壁班班长一眼。”

朝阳给TA的轮廓镀上了一层怪好看的金边。目光交投那一瞬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而是他喵的心动。

站在最后一排的我,一般不这么期待体转运动。


恐怖文学简史 @ 利维坦

因创作克苏鲁神话而被世人所知的美国作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认为:人类最古老最强烈的情感便是恐惧,而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则来源于未知。

从这个角度来说,相较于通俗文学,恐怖小说更契合于严肃文学的特征(至少就早期作品而言)。正是由于早期文明对外界的认知缺失,对蛮荒的注视,以及对未来的不可知,才有了为生存而形成的信息共通,这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解释语言的起源故事的。而自语言诞生开始,毫无疑问也必然包裹着恐惧和对恐惧长久以往的迷恋。


裸女、保健和爱国:中国标题党小史 @ 魔宙

1927年,可口可乐进入上海市场,当时与著名的屈臣氏汽水公司合资生产。为了宣传,公司请上海广告画家设计了一幅月份牌广告画。

画面上方写着“请饮可口可乐”,画面上坐着一位女子端着一杯可乐。

一段趣史。简直就是今日头条新闻标题的鼻祖。


洗碗机完爆手洗,这才是人类文明之光 @ 浪潮工作室

什么样的家庭最适合拥有洗碗机?那种好几张嘴要吃饭、每天碗碟堆积成山的五口之家。

要知道,一次性洗更多的碗,更省水省电;研究也显示,如果家里有50岁及以上的老人,或者家里至少有三个人的,更容易拥有洗碗机。

总体来看,人越多的家庭,洗碗机也开得越勤快。波恩大学的一项大型欧洲跨国调研结果是,欧洲家庭洗碗机一周平均运行5次,也就是一年260次。人口越多的家庭运行得越多,4人的家庭平均一周运行6.1次,超过4人的家庭平均一周运行7.2次。

下次装修,一定置办一个……


每个乐队都该学学用快手拍mv @ 公路商店

学社会学出身的编辑小崔向我解释了快手为什么和摇滚乐这么搭:

摇滚乐让所有看上去荒诞的行为都变得合理。你不仅能在mv里看到一个个真实鲜活的中国人,更能看到他们是如何在顺境和逆境中都保持乐观。

他们在田间唱歌,在工地蹦迪,把大雨滂沱当做免费淋浴,毫不掩饰地在街头示爱。没有人命令他们快乐,真实的快乐比任何虚假的狂欢都有价值。而追求真实态度的表达,也正是摇滚乐的精神内核。”

魔幻的MV其实有好多段。有点像配乐后的「土味挖掘机」。


二手房东忽悠悠,民宿韭菜绿油油 @ 仙人JUMP

而且你得培训他们,他们都是打工思维,没有啥服务思维(当然其实你自己也不一定有)的,想的就是上班拿钱,甚至还有可能有的人手脚不干净或者和顾客吵起来乃至动手。这些都要你把他们教好,管理好。这需要一定的管理能力,而且很累,你永远不知道人一多能搞出多少匪夷所思的幺蛾子。

与人打交道是最麻烦且复杂的东西。

你会意识到现实是如何用大耳光子教育你的无知,你也会认识到这个世界上的不讲道理的奇葩和SB多不胜数,而且你还没辙,差评和投诉会让你不感动也不敢动。抗压能力和应变能力是每一位民宿经营者的必修课,不修兼职活不下去。因为人类的沙雕多样性以及社会学阴暗性将会赤裸裸糊你一脸,世界上有坏人呀。

进入一个自己不懂的行业前,打工半年有助于快速认识到自己的无知。毕竟对于任何行业的浪漫幻想,本质上都源自于对这个行业的无知。

傻媳妇儿应该深有感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