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21: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


2019年红牛极限运动摄影大赛


外卖骑手每天都在上演真实版的死亡搁浅 @ X博士

这些骑手,就像全天下所有为生计奔波的父亲一样,一个个都为了孩子、为了生活,在用力地活着。

在博尔赫斯的眼里,世界是小径分叉的花园,在无限的小径上,无限地分岔、交织。

我们可能只是小径上一个孤独的点,骑手也是,但在骑手给我们送外卖时,点与点间就连接上了,而他们每个孤独辛劳的身影背后,都会有一个故事。

我想,如果《死亡搁浅》想出个DLC,我真诚建议“最会在游戏中讲故事”的小岛秀夫来中国品品这种生活质感。

真实,且复杂。

浮生百态众生相。


震惊,数百亿收买的黑公关! by 远方青木

因为我可是坚定的华为粉,以前写过好多篇夸华为的文章,因为以前的华为确实值得我去夸,这次即便发生了251事件,我本都打算潜水的。

我欣赏华为的科研,但反对华为的傲慢,以势压人不是什么好习惯。

中国的伟大复兴,依赖的是全体中国人的努力,而不是某几个人,某几个公司。

没有人可以无视人民群众,哪怕是华为也不行。

收回傲慢,换回一颗谦逊的心,和人民群众融为一体,我以后还会支持华为。

希望华为不要一错再错。

另外,没人想黑你,大家都是为你好,真的,信不信由你。

被华为CEO的言论震撼到了,简直就是受迫害妄想症。黑公关肯定存在,但是所谓的“数百亿”量级的投入,说这话的时候真的不动动脑子么。本来对华为就无感,251事件及华为后续这波儿骚操作,直接路转黑了。

PS:微信公众号原文章「已被发布者删除」,找了个网上的存照留念。


2019年度电影50佳,第一名谁都想不到 @ Mtime时光网

一到年底,各种榜单也就出来了。一个英国的电影杂志能把韩国电影《寄生虫》排得这么靠前,我也是服气。


京B比京A更懂北京 @ 公路商店

四环如同孙悟空给唐僧画的那个圈,吸引着一个个妄图长生不老的京B小鬼。

幸好公司离家也就一公里多点且只通过一个十字路口,不用担心天天被警察叔叔查。大萝卜说扣3分的法条早就失效了。我也没啥诉求,只是和文章里的那哥们儿想得一样。


寻找最挤的北京地铁 @ 帝都绘

通过以下步骤所做的计算:

  1. 收集当天全体乘客进出站刷卡数据,输入基于轨网的客流分配模型,得出每个区间全天最大小时断面流量。
  2. 用断面流量除以该时段该区间的发车频次,得出单列列车载客量。
  3. 将得到的单列车最大载客量统一换算为1节标准B型车所容纳的乘客数。

结论具体看原文吧。原来坐2号线上下班是何等的幸福,不过现在更幸福。


Storm Xu:我知道有一天我会上Comedy Central,但没想到是第一个 @ 北方公园NorthPark

那些演员,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对真正的stand-up那么了解。很多演员,我觉得他们很搞笑,但可能在思维方式上,还是有一点文工团的感觉,就是一定要有个组织,你知道吧?我是比较不屑,也不能说是不屑,就是这样的事情我不太感兴趣,我觉得不是纯粹的stand-up了。

本来comedy的生态就应该是很自由的,我的段子也是自由的。在这个行业,在某些特定的国家,就会发生特定的情况。在行业刚刚萌发的时候,有些资本家,我把公司都看作是资本家,会觉得可以用钱把一些人给聚拢在一起。

《吐槽大会》第四季又开始了,吐槽力度受约束太明显。还是理解不了卡姆的幽默。


我戴着耳机,就是不想跟你交流 @ 新周刊

传播学者麦克卢汉说,媒介是人的延伸。手机和耳机同为当代人类进化而成的体外器官,一个用来社交,另一个则用来拒绝社交。

叔本华曾说:“生活在社交人群中的人们必然要求相互迁就和忍让,拘谨、掣肘不可避免地伴随着社交聚会。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谁要是不热爱独处,谁就是不热爱自由。”

戴上耳机,我就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饱蠹楼 016:人类的沙雕多样性以及社会学阴暗性将会赤裸裸糊你一脸。


焦虑、诱惑和轮回:私域流量的前世今生 @ 品玩

流量是中国互联网商业的一个关键变量,从业者对质优价廉的流量的追逐从未停止过,无论之前以百度、淘宝、京东等做主阵地,还是后来发现微信,现在炙手可热的抖音和快手,以及下沉市场,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个窗口期。

我问张建富,这一波社交电商的流量红利能持续多久?他回答:“这不是一个恒定的零售模式,窗口期在二到三年,直到升级至线上线下结合的智慧商业。

互联网企业绞尽脑汁的思考怎么抢夺我们的时间。真的不要被他们操控了。


香港人从哪里来? @ 地图看世界

逃港的这群人里,正值香港经济起飞、亚洲四小龙时期,充满了机遇和挑战,因此很多人成为日后的富豪,或掌握社会的话语权。上世纪末针对香港排名前100位的富豪统计,其中有40多人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逃港者。

菲律宾人、印尼人和泰国人很多从事外籍家庭佣工。南亚裔历史上来自英国从印度招募警员、尼泊尔雇佣军啹喀兵,现在的新移民主要从事安保、建筑工人等行业。越南人在越南统一战争期间,作为难民曾大量来港,称为越南船民问题,但最终获得居留权的越南人很有限,约在几千人。根据2005年时的调查,有三分之二的少数族裔认为自己受到种族歧视。

截至2018年底,香港居住人口已达748万人,香港人的基因仍将继续影响未来社会的走向。

No comments.


揭秘一个你不知道的中关村:公司化运作 产业遍及全国 @ 深响

▪ 中关村早已突破地理局限,将其代表的科技产业发展模式,以公司化运作的方式拓展到了更大范围。
▪ 中关村软件园是中关村模式输出、落地的典型代表。
▪ 中关村产业内核的形成,离不开最初的电子一条街。

Dorado日式高端美甲美睫店也在中关村核心区域啊。欢迎大家光临!


偷看心上人,是课间操的全部意义 @ 看客inSight

无论编排者如何费尽心思,“重复”与“集体”的天性,注定了广播体操被长期嫌弃的命运。

而它唯一的生命力,是在体转运动之间。

每个人的体转运动,都是一段朦胧青涩的故事。有多少次转体,就有多少束胆怯但欢喜的搜寻目光。

“我180°浮夸转身,就是为了看隔壁班班长一眼。”

朝阳给TA的轮廓镀上了一层怪好看的金边。目光交投那一瞬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而是他喵的心动。

站在最后一排的我,一般不这么期待体转运动。


恐怖文学简史 @ 利维坦

因创作克苏鲁神话而被世人所知的美国作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认为:人类最古老最强烈的情感便是恐惧,而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则来源于未知。

从这个角度来说,相较于通俗文学,恐怖小说更契合于严肃文学的特征(至少就早期作品而言)。正是由于早期文明对外界的认知缺失,对蛮荒的注视,以及对未来的不可知,才有了为生存而形成的信息共通,这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解释语言的起源故事的。而自语言诞生开始,毫无疑问也必然包裹着恐惧和对恐惧长久以往的迷恋。


裸女、保健和爱国:中国标题党小史 @ 魔宙

1927年,可口可乐进入上海市场,当时与著名的屈臣氏汽水公司合资生产。为了宣传,公司请上海广告画家设计了一幅月份牌广告画。

画面上方写着“请饮可口可乐”,画面上坐着一位女子端着一杯可乐。

一段趣史。简直就是今日头条新闻标题的鼻祖。


洗碗机完爆手洗,这才是人类文明之光 @ 浪潮工作室

什么样的家庭最适合拥有洗碗机?那种好几张嘴要吃饭、每天碗碟堆积成山的五口之家。

要知道,一次性洗更多的碗,更省水省电;研究也显示,如果家里有50岁及以上的老人,或者家里至少有三个人的,更容易拥有洗碗机。

总体来看,人越多的家庭,洗碗机也开得越勤快。波恩大学的一项大型欧洲跨国调研结果是,欧洲家庭洗碗机一周平均运行5次,也就是一年260次。人口越多的家庭运行得越多,4人的家庭平均一周运行6.1次,超过4人的家庭平均一周运行7.2次。

下次装修,一定置办一个……


每个乐队都该学学用快手拍mv @ 公路商店

学社会学出身的编辑小崔向我解释了快手为什么和摇滚乐这么搭:

摇滚乐让所有看上去荒诞的行为都变得合理。你不仅能在mv里看到一个个真实鲜活的中国人,更能看到他们是如何在顺境和逆境中都保持乐观。

他们在田间唱歌,在工地蹦迪,把大雨滂沱当做免费淋浴,毫不掩饰地在街头示爱。没有人命令他们快乐,真实的快乐比任何虚假的狂欢都有价值。而追求真实态度的表达,也正是摇滚乐的精神内核。”

魔幻的MV其实有好多段。有点像配乐后的「土味挖掘机」。


二手房东忽悠悠,民宿韭菜绿油油 @ 仙人JUMP

而且你得培训他们,他们都是打工思维,没有啥服务思维(当然其实你自己也不一定有)的,想的就是上班拿钱,甚至还有可能有的人手脚不干净或者和顾客吵起来乃至动手。这些都要你把他们教好,管理好。这需要一定的管理能力,而且很累,你永远不知道人一多能搞出多少匪夷所思的幺蛾子。

与人打交道是最麻烦且复杂的东西。

你会意识到现实是如何用大耳光子教育你的无知,你也会认识到这个世界上的不讲道理的奇葩和SB多不胜数,而且你还没辙,差评和投诉会让你不感动也不敢动。抗压能力和应变能力是每一位民宿经营者的必修课,不修兼职活不下去。因为人类的沙雕多样性以及社会学阴暗性将会赤裸裸糊你一脸,世界上有坏人呀。

进入一个自己不懂的行业前,打工半年有助于快速认识到自己的无知。毕竟对于任何行业的浪漫幻想,本质上都源自于对这个行业的无知。

傻媳妇儿应该深有感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