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13:也许在跌落深渊之时,才能学会飞翔。


有头有脸的互联网公司都在放贷 @ 投中网

互联网人的标签除“改变世界的码农”之外,从此又多了一个莎士比亚书中所写的“威尼斯商人”,每个普通用户提供给互联网巨头的除了数据和流量以外,还有实实在在的金钱。

如果互联网巨头们不能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这将是一个吸血的行业。不过,底层人民——或者叫银行的「次级客户」——的信贷需求还是需要解决的。如何规避信贷撮合机构的系统性风险,是监管急需解决的问题。但是!绝对不能一刀切。


唯品会的市值救赎战 @ 蓝鲸财经

唯品会虽然27个季度持续盈利,拥有过硬的“杀手锏”,但市值稳跌、增速缓慢,这种共存的现象,加上阿里的扩张吞噬,拼多多的稳追不止,都是唯品会增速缓慢、市值下跌的因素。

在国内电子商务行业竞争的日益激烈,唯品会的生存之战变得越来越困难,对其持续盈利能力也充满挑战。短时间,唯品会很难再回到2015年那个市值为150亿美元的巅峰期,但唯品会不缺少重来的勇气,重拾“信心”迎头追赶,财报也在不断展示它的努力。

在中国干互联网,实在是太难了。三年河东,三年河西。


韩寒与郭敬明:人至中年,帝国未竟 @ 虎嗅

作为新概念最早走出的两位作家,韩寒与郭敬明曾一度被视为80后的两个标志人物,他们起点类似,过程大相径庭,最终却像是殊途同归。

在自己成为明星后,他们不约而同地升级为造星者,与旗下数名作者共同打造出各自的商业帝国,这些作者,或者说网红,被纳入成为他们商业版图的一部分,但如何对其聚集、孵化、打造,韩寒与郭敬明选择了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团队曾经看过「亭东影业」这个项目。依稀记得当时估值是8亿人民币。


刘昊然盲盒、大白兔唇膏:一门让95后“烧钱”的好生意? @ 投中网

过去一年中,天猫上潮玩手办销量的同比增长达到近190%,客单价和消费频次均名列前茅。同时,盲盒收藏成为了硬核玩家数量增长最快的领域。数据显示,天猫上一年有近20万在盲盒上年花费超过2万元的“硬核玩家”,其中95后占了大多数。

不仅如此,根据闲鱼官方数据,盲盒交易已成为千万级市场。过去一年中,闲鱼上有30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每月发布闲置盲盒数量较一年前增长320%,最受追捧的盲盒价格狂涨39倍。

败家媳妇儿……


无主之作


夜间经济还能振兴吗?——从当年乱糟糟的温州城说起 @ 南洋富商

拆除一片旧街区或许只需要几天,建造一个新城区也只需要几年,但是那些让人舒服的生活生态圈,却是十几年、几十年才能形成。当年温州城那种乱糟糟的繁华,成为不可复制的传说。

其实夜间经济并不是什么独立的东西,它只是各种自由经济的一部分。这种东西本来就跟野草一样,你不去拔,它自己就会疯长。但是你要搞一个“野草促进生长管理办公室”,发一个《关于促进野草生长运动的规定》,结果可能硬生生把野草给规划死了。

北京市2017年开始整治「开墙打洞」,我也是不知道为了啥。现在中央又呼吁振兴夜间经济,简直就是啪啪啪的打脸。


中华文明第一次被清华教授整理得如此清晰! @ 看鉴

文化成熟的标准是什么?

第一,必须有文字。

第二,必须有城市式的居住方式,城市可以小一点,但必须有居住的方式。

第三,必须有青铜器。所谓有青铜器就是必须有金属冶炼,青铜的冶炼熔点很低,人类最早能冶炼青铜器就是能冶炼金属的初步了。

文章最后以打鸡血而烂尾了。不过可以看看。


人类沙雕史,看完够你装逼一年 @ 独立鱼电影

中世纪的黑死病,与一战末期的西班牙流感,在夺走了千百万人性命的同时,倒逼了现代医学的迅速成型。

当人类面临无法控制的灾祸之时,对生存的强烈渴望,反而让我们为自救而全力以赴,不断突破极限。

也许在跌落深渊之时,才能学会飞翔。

BBC制作的六集军事纪录片——《世界最怪武器》的文字阅读版。没时间看影片,看看沙雕GIF也行了。


《瑞丽》,中国时尚杂志界的土味大姐大 @ gogoboi

而现在的《瑞丽》呢?跟之前比,早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看她今年的九月刊,这艳俗的配色,这美图秀秀免费字体……仿佛回到了改革开放以前。

边看文章边听QQ爱,别说还挺搭配。


有话快说,别老问“在吗” @ 新周刊

所以,有话直说,并且说重点,不仅仅是高效的社交技巧,也体现了你对他人的共情能力。

如果你的第一句话是“在吗”而没有更多信息,不但难以引起对方的注意,浪费大量的沟通时间,还伤害了自己以及他人的健康。

相关研究表明,有话不说就像有屁不放,经常憋着会导致身体出现头晕目眩、脸色蜡黄、精神颓靡等症状,坏了心情,坏了身体,还坏了朋友关系。

最近有个沙雕同事总爱问「在吗」。妈蛋,你就不能有话直说嘛?!真特么招人烦。

饱蠹楼 009: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龙是中国的,龙王却是印度的?说说中国人的图腾为何成了背锅侠 @ 冷兵器研究所

从中国“龙”文化与佛教“龙王”融合变异,最终促成四海龙王敖广家族诞生的历史源流来看,中国古代神魔小说,神话传说中的许多人物的产生,其实都与文化的交流,融合,发展息息相关。而这些变化的产生离不开其所处的时代背景,如果现在还有人只是死守着我们先祖们想象出来的形象与故事不放,不去探寻这些故事与形象新的时代价值与社会价值,那么恐怕古人都要笑我们迂腐了。何况在佛经中,龙王群体本身就是为赎罪孽而镇守四海,《魔童降世》的改编,恐怕有意无意中完成了向佛教经典的致敬。

从哪吒闹海被抽筋的龙王,到皇权代表的中国龙,再到中土最后一条有记载的龙——史矛革,最后到权利的游戏中的异鬼龙,龙飞翔在各种载体的神话故事里。


千岛、凯撒、牧场……这些沙拉酱到底都是啥? @ 三个料理人

但对一些人来说,没有沙拉酱的沙拉,体验犹如吃草,咀嚼的瞬间常常怀疑自己是家里没有草原的马儿。不得不说,三料能接受沙拉的原因就是沙拉酱,是沙拉酱让沙拉有了精气神,否则沙拉就只是几种食材的生硬混合,没有产生1+1>2的效果。

感谢沙拉酱,让草变成了蜜!

吃多了胖死你。


我们的审美是从哪跑偏的?这要从林允儿为啥韩国第一美说起…… @ BeTheBeauty

甩锅给隔壁国、给时代,是简单的答案,但并不是终点——之所以盲听盲从,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我们的审美是「未经思考,就被带跑」式的。

能引领流行,往往是因为适合所以效果好,但适合她的未必适合你。

追逐1000个流行,最好的结果只是模仿;琢磨透自己的脸和审美,不断挖掘打磨,有天,你可能会成为被追逐的那个!

本以为是探讨中国审美扭曲的文章,结果是个韩国美女照片合集。


黑人牛仔 @ Photographer


今天可能是刘强东过去一年来最昂扬的一天 @ 虎嗅网

“京东成功的618全球年中购物节,推动了京东集团第二季度强劲的业绩表现,从而进一步反映出京东商业模式的优势,使其在竞争激烈的行业环境中表现出巨大韧性。”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表示。

过去的一年,京东遭遇了无数的艰辛时刻。撇开自己作的刘强东,京东还是很好的一个企业,物流快、自营商品有保证、不喜欢了还能秒退。反正自己所有东西能尽量在京东就在京东买。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真的存在吗 @ 大象公会

搜索纽约时报从2000年至今的内容,Stockholm Syndrome 有290个结果,其中超过三分之二的内容都提及了「power(权力)」。

只要形形色色的「权力结构」一直存在且遭到批判,「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应用就必然历久弥新。而其中最受欢迎的应用场景,大概就如这一论题中最广为引用的女权学者 Dee Graham 所言:「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存在于社会层面的男女关系中。」


遭受家暴的男性 @ KnowYourself

“因为畏惧舆论,他们会采用试探的方式来看自己是否会被理解、被支持、被保护,还是会被歧视。”王大为说,在遭受暴力时,他们往往同时要承受暴力和内心羞耻感的双重打击。

想想自己实在是太惨了,天天被傻媳妇儿欺负。


西哈努克地产骗局中的薛蛮子: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 IT爆料汇

早年他在美国生活时,也从来不见美国媒体,很少接触中国人,原因是:“中国人的嫉妒心,中国人的是非,中国人的啰嗦,我他妈的深恶痛绝。”

总而言之,不管是嫖娼、诈骗、当公知,薛蛮子如今的每一个行为都能从其过往的成长历程中找到痕迹,正如一句网络流行语所说: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基本就是薛蛮子职业生涯的总结了吧。这么能折腾也是挺牛逼的。


文化网红的衰落:这届韭菜不好割了 @ 乌鸦校尉

我们呼唤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的黄金时代,我们呼唤真正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再次在中华大地上回响。

就像2100年前,司马迁在《史记》里写下的那样:

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看这种二手知识,还不如自己主动去学习。KOL的胡说八道还是要警惕。


中国的这帮中产阶级,他们的存在感和优越感是怎么来的? @ 造就

中产阶级,既不能直接生产产品,又不能有贵族或财产的依托,怎么办呢?他们特别容易产生心理焦虑,特别需要一种社会认同和尊敬。他们往往通过消费和占有越来越多的文化资本来获得优越感,来粉饰和体现自己的地位。这种态度其实是一种很典型的中产阶级态度:在经济上,我没有那么高的地位,没关系。我可以在文化上,在消费这种文化成本上,显示出来我与平民,我与这些“土老帽”,所谓的这些大资产阶级们的不同。

但其实,无论是西方还是中国当下社会,都存在一个问题:消费的和物质产品的极大丰富,相对于我们的需求来说是过剩的。这时候,商品大量存在一种符号化的倾向,用符号表达某种价值来进一步吸引人们去消费。消费社会的各种传媒不再只负责传递信息,而是利用和操控商品的形象符号来不断引发消费欲望、制造消费神话,购买某种商品是为了获得其本身不可能拥有的意义和地位。

这篇文章写得实在是太好了。被洗脑后崇尚「消费主义」的中产阶级都醒醒吧!


为什么书店越来越像会所、咖啡厅 @ 大象公会

随着电商时代的到来,实体书店遭遇巨大冲击,纷纷迎来转型和关张的艰难抉择,完全以原状存活至今者并不多见——其间,教辅类书籍占店铺面积越来越大乃至完全吞没,往往是一家书店即将扑街的明确信号。

其他国家的书店也有类似经历,2003-2013的10年间,日本实体书店从21000家减少到16000家;全美排行第一位的连锁书店巴诺,至今已关闭了1/3以上的店面,股价从2006年的48.41美元跌至并购消息传出前的4.39美元。

今天中国新兴的各大书店的业态,在其他国家也普遍存在,有些甚至是前互联网时代就开始的现象,如在西欧不少国家,书店内设有沙发、藤椅、咖啡茶点是长久以来的现象,书店往往一半盈利都来自餐饮。

而在中国书店业一百多年的历史里,这可能也是少有的一段时期,书店能不依赖教辅书或政治因素的加持,完全凭借着知识和文化的格调,在中国最繁华的地带占据一席之地。

中国书店近代简史。现在实体店不好做了,书店更加不好做了。不过,对于爱书之人,除了在网上盲选以外,还是更偏重线下体验。希望书店能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拥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吧。


左撇子不一定很聪明,但一定很糟心 @ 壹读

今天是国际左撇子日,这个节日是1992年8月13日由左撇子组织为全世界左撇子们设立的节日,希望在教育、日常生活、工具设计上重视惯用左手者的权益。

为啥要重视左撇子的权益呢?生而为左撇子,他们很委屈。

我觉得不委屈啊。左撇子的傻媳妇儿用左手打我打得很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