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56:墓有重开之日,人无再少之颜。

中国电商三巨头都英年早退了 @ 星球商业评论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去年黄峥的股东信,文字在结尾几段处突然有点悲凉。比如“恰如一位诗人写道:‘我冷眼向过去稍稍回顾,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这是诗人、翻译家穆旦的《冥想》,写于自己的晚年。

朴石说,男同志一定管好“三巴”。黄总前面两个老大哥,一个没管住裤腰带的“下巴”,一个没管住嘴巴,相比之下,夹尾巴容易多了。

黄峥可能还是想选个容易的。

“三巴”理论真牛逼啊。


涂鸦和城市,恨着恨着就爱上了 @ 新生活方式研究院

今年初,樱花如约而至, 武汉首辆涂鸦有轨电车正式发车。来自全国的13位艺术家以樱花为主线,在车厢外壳用多样的风格喷绘出各自的武汉印象。车厢里仿似一场流动的展览,作品融入了得胜桥、黄鹤楼、循礼门等本地元素,带领人们重返街头,重返春天。

别的城市用来抓涂鸦写手、刷白墙壁的资源,在费城都用来支持艺术教育、邀请外地艺术家来画壁画。经过37年的努力,超过4千幅壁画遍布费城街头,每年还会增加50至100幅作品。


躲卫星,是200万贵州人的日常 @ 公路商店

远在900多公里之外的贵州,正是运载火箭的途经之地,也就成了承接一路掉落的火箭残骸的最主要葬身地。即使是地广人稀的贵州,每年被卫星选中的区域还是涵盖了19个县市的200万人口,他们都拥有一个同样的标签:落区群众

还有人把价值上千万的整流罩直接拖回家改造成雨棚。“我们的生活有这么多的障碍,真他妈的有意思,这种逻辑就叫做黑色幽默。”王小波诚不欺我。


还记得“墓有重开之日,人无再少之颜”吗?这座古墓的发掘报告来了 @ 文博山西

3月17日,山西省考古院对外发布了高平汤王头村金代彩绘砖雕墓的考古报告。由于该墓葬被发现时内部空荡荡,没有随葬品也没有人骨。从墓葬现存状况的细节来观察,可判断这是一座未完工的墓葬。

该墓没有任何随葬品和任何纪年线索,通过墓葬形制,考古人员判断该墓的年代应当在金代中期。值得注意的是,在该墓葬后室南壁的东侧以黄色彩料书有“墓有重开之日,人无再少之颜”两句,字体为行书。这也从一个侧面提示了该墓葬的修建应是为了二次或多次合葬而建的。墓有重开之日,当是讲后来的墓主人亡故后,需要打开墓葬与先期故去的亲人合葬。


在Zippo上刻过字,是直男成熟的标志 @ 网易上流

实际上,早在四十年代初期,Zippo就已经成为了美国军队的军需品,伴随着美国大兵的脚步走遍战场。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颇具硬汉特质的Zippo被越来越多的人认作是自己迈入成熟的标志。

不仅如此,Zippo还热衷于在大荧幕上刷存在感,到目前为止,它已经在2000多部电影中出现过。


吹笛人:格林童话、《鼠王》、黑死病、《闪电侠》、《硅谷》的交汇点 @ 机核

吹笛人(Pied Piper)发源自中世纪的德国传统民间故事,并借由《格林童话》(出版时间1812年-1857年)而让这个故事广泛流传。甚至在好多国家,它都属于学校里的基础课程。

原有的预言故事似乎是一个以“小恶还以大恶”,“恶有恶报”的事。大人的欺骗、利益斗争和报复行为,搭上一群孩子性命的黑色故事。虽然结尾没有明说孩子的去向,但“再也没回来过”可以隐晦的理解为各类悲剧收场。也可以像柴纳·米耶维(China Miéville)在《鼠王》(king rat)里那样,开脑洞为其可以打开一个异次元时空,用以逃命或者封印(传送门+无间地狱的类似设定)。

总之吹笛人这个形象,比大多数人想象的更加家喻户晓,以至于在现代很多涉及民间童话(或者神话)的影视作品里,他总是会以各种形式非常自然的客串一下。


索尼世界摄影大赛公开组获奖及入围名单公布 @ 拍者


论门神——关于门神发展源流及其性质演变 @ 宗教美术研究

门神出现的背景源于历史发展早期门祭制度的兴盛;而之后出现的门神则大致经过了一个从驱邪到祈福的功能变化过程,同时门神的形象也发生着变化;最后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于“门神”的理解亦发生了变化——从门化身为神到将神明附于门上,而这变化的原因则一定程度上是信仰的削弱所导致的。

在历史发展早期,即先秦时代,因为对世界的认识尚浅,人们普遍“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万物有灵和到处都是鬼魂的世界中”,而门户作为与“万物有灵和到处都是鬼魂的世界”之间的隔离,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进而成为了神明,具有了人所不能及的特殊力量,可以给予人和他的房屋以保护,使之免于妖魔、鬼魂的侵扰。

根据这段记载,东汉时期,“门神”一词已经出现;也是在此时,门神的早期形象首先以神荼、郁垒二神得到了确定。类似的内容,南朝梁宗懔的《荆楚岁时记》也有记述。

到了唐宋元时期,门神中出现了新的成员,其中又以钟馗、秦琼和尉迟敬德最为著名。钟馗多一人出现,以捉鬼驱鬼为主;而秦琼和尉迟敬德则与神荼、郁垒类似,是成对出现的门神形象。

到了明清时期,人们开始通过门神的形式展示心灵的双重祈祷:辟邪与祈福——不仅希望得到神明的保佑,更希望得到神明的赐福。因为这种双重心理的出现,门神的形象也逐渐表现出两种不同的类型:武门神与文门神


中国隐形富豪最多的城市,也太佛了吧 @ 九行

很多人都知道广东GDP排名第一第二的是谁,第三位却寂寂无名。

可走遍袅袅岭南,却再也找不到第二座这样的城市:因佛得名,小而磅礴,悠然自得,武术、禅意、粤剧、舞狮、陶艺一脉相承,不争之争,藏而不露。

这周过生日的好基友的家乡。


被困缅北监狱的45天(上) / 被困缅北监狱的45天(下) @ 故事FM

我搭上了一辆往外走的大巴,刚走出去几百米,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如果我在部队训练这么多年还过不去一个检查站,那岂不是白练了。我就按照在军校学的方法观察了地形,决定趟过 200 米宽的河,绕过他们的检查站。我把鞋和裤子脱了,头顶着装单反相机的背囊,打算用部队里练习的泅渡技能过去。

这也是一种人生啊。


《我用什么把你留住》by 福禄寿

第二季乐夏发掘的学院派三胞胎乐队。几张EP终于凑成了第一张正式专辑。新歌《心静自然凉》没有之前的几首牛逼,不过还是远超国内绝大绝大多数乐队。《超度我》最牛逼!QQ音乐没版权就不放试听了,去网易云音乐自行搜索吧。

饱蠹楼 040:律师其实既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


袁老师这作文改的什么玩意 @ 六神磊磊读金庸

这篇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被表面的样子,虚情假意伪善的一面所蒙骗。在如今的社会里,有人表面看着善良,可内心却是阴暗的。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修改孩子的作文,这是大事。

事实上,这是修改孩子的头脑,修改孩子的心灵,修改孩子看世界的方式,修改孩子的个性和精神。

你没有能力,就别乱动手。

现在,一线还有多少这样的老师,在抵消那些真正好老师的辛苦工作?在随手摧残缪可馨们的灵感和思考?

并且,家长还在丧尸一样齐刷刷地拍马点赞?

点你个鬼的赞。


周星驰的痛苦抉择 @ 政事堂2019

因此,在那个变幻莫测的大时代之下,很多人都容易将自己套入到周星驰的剧情当中,将电影进一步升华和共鸣,随着多年之后阅历的提升,感触的加深,往往会发出“欠他一张电影票”的内心呼喊。

但问题是,随着目前社会动荡的减少,小人物们上升的通道与选择的机会在越来越少,大家不必再去做痛苦的选择题了。

所以,没有相关经历的年轻人往往就会“看不懂”周星驰想说什么,星爷的口头禅“努力,奋斗”,更是难以被佛系的年轻一代所接受。

就像近年来的短视频纵横全球那样,广大民众需要的是“奶头乐”,去电影院就是放松一下,或者感动一下,并不想知道星爷在电影表达什么,更不想去触碰电影里面的痛苦抉择。

星爷的电影都是经典,可惜,有点不合时宜了。

因此,总是在思考选择的星爷,如今也将面临一个选择,作为导演,是继续坚持拍自己想要的,还是做别人希望的。


法医发掘真相的日常:人皮手套、虫卵鉴定、细菌尸爆 @ 狂丸科学

人死后,尸体会历经7个阶段,分别为Pallor mortis(肤色苍白)、Algor mortis(降温)、Rigor mortis(僵直)、Livor mortis(肤色紫红)、Putrefaction(蛋白质分解、器官腐烂)、Decomposition(水分流失)、Skeletonization(成为骨架)。而在法医的努力下,第5、6阶段的尸体是可以逆转恢复到之前的样貌的。

文中很多重口味的图片和动图。慎点。


东京银座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 知乎

你看,其实只从商业街的角度去评价银座,它和世界上那些个大都市商业街一个样儿,一些便宜的快时尚品牌用来吸引年轻人,其他就是高级的食材,fancy的约会场所,给顾客提供从头到脚,从皮到心的昂贵服务。当然还有闪闪发光的珠宝店,以及等待土豪们砸钱的奢侈品店。

可扒开这层光鲜的外皮,你会发现逛街其实没什么不同,都是用脚走路用钱买笑罢了。要人们对于某片土地产生特殊感情,光靠品牌堆积是远不足够的,需要的是一个“联结”,人与街道的“联结”。它可以是一段记忆,一种氛围,或者一片渴望。


为什么说人类的屁股是个四次元空间? @ TechWeb

在网络上总存在一些人们注意不到的阴暗角落,藏着一些你无法想象的东西。

在微博的角落里就有一个叫做#菊花超市#的话题,点进去你就打开新世界的大门。这个话题里主要是汇总了各种人将东西塞进菊花里拿不出来的案例。为什么叫菊花超市呢,因为人们塞进菊花里的东西实在是琳琅满目、五花八门。

各种浴室用品,从沐浴液到除臭剂都曾在这里被发掘出来。


音乐鄙视链没有解药 @ 李北辰

就像环环相套的同心圆,每一圈都有自己的鄙视链。

在外层的艺术圈:小众鄙视流行,经典鄙视新近,不赚钱鄙视赚钱。

在中层的音乐圈:古典鄙视爵士,爵士鄙视摇滚,摇滚鄙视民谣,民谣鄙视流行,流行鄙视网络音乐。

在内层的摇滚圈:英文鄙视中文,重金属鄙视朋克,朋克鄙视流行朋克……

不只是音乐,甚至连音乐播放器都有鄙视链:用网易云的鄙视用QQ音乐的……

无论哪条鄙视链,都发生在不同群体之间。因为人性中总有两股相反的欲望:跟别人一样,以获得安全与确定感;跟别人不一样,以获得差异与优越感,当它们纠缠在一起,就诞生了“鄙视链”——只跟一小部分人一样。


劝酒文化的主角不是酒,而是权力 @ 雷叔电影

让你难过的,并不只是酒精,更多的是无法主宰自己的无力感。那是一种如坐针毡,仿佛被权力碾压的感觉。

——不要怀疑,你确实就是被权力碾压了。

王尔德曾经说过“所有事情都和性有关,但性本身不是,性关乎着权力。”

对于大多数酒局来说,对于大多数男领导男下属来说,其实领导也并不是爱看你喝酒,你喝酒他们也没啥好处,他们只是希望你听他们话,服从他们而已。

强行劝酒文化,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种服从性测试。

这些“大佬”就是看你愿不愿意为了他,放弃心中的原则,观察你能不能为了他的指令,伤害自己的身体继续饮酒。

如果你愿意,说明你对他是服从的,这一方面满足了他们的权力欲,因为让陌生的,拒绝服从的年轻人顺从,是最能彰显大佬们的权力欲的。

另一方面也测试了顺从性,只有100%服从的人才有“诚意”,才能“为我所用”,才是“自己人”。

「服从性测试」,分析的太到位了。团队内部的喝酒并不只是喝酒,而是在纳投名状。


为什么要为杀人魔头辩护 @ 天下说法

在没有司法制度之前,人类是依靠同态复仇解决纠纷的,即使在有了法官以后,还长时间停留在神明裁判阶段,因为没有办法通过证据调查,去查明案件事实。在漫长的封建社会和黑暗的中世纪,主要依靠刑讯逼供获得口供定罪,因此制造过无数冤假错案。只有在科学证据发达的今天,我们才可以不用依赖口供,通过严谨的证据规则,在查明案件事实的基础上定案。反对律师为“坏人”辩护,实际上是想废掉人类司法文明的成果,回到原始而蒙昧的过去,凭借个人好恶和主观擅断,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我们的目的就是通过个案改善法治状况,给我们的社会带来更多安全感。我说,律师其实既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我们只是在证据和事实的前提下,在法律的框架下,最大限度地维护你的合法权益,让我们的司法能给每一个人公平公正的审判。


绅士精神的起源 @ 川成先生

在19世纪初,绅士文明逐渐成型。维多利亚女王要求自己时刻保持典雅、面子、正经、的形象,还拟定了一系列针对王室成员的严苛家规。这些规则成为日后中产阶级仿照的最高规范,头戴圆顶硬礼帽、手拎一把雨伞的绅士形象日渐家喻户晓。跟着资本主义年代降临,越来越多的商贾富豪能凭本身经济实力跨足上流社会,人们逐渐不再依据血缘来界定一个人是否是绅士,而是愈加垂青其行为举动和道德水准。阶级的变化和2次工业革命的发展密不可分,从手动改为机械,很多农场主从商,资本主义开始出现,随着经济实力的不断上涨,垄断资本主义的呼声日益高涨,以贵族血缘为阶级的桎梏被打破,越来越多有实力的人跻身于上流社会的绅士之列,同时,新式的绅士阶级在促进工业开展、经济前进中扮演着日益重要的角色。


7岁的她让所有玩摇滚的猛男融化了 @ 世界音乐

综艺《乐夏2》最新一期播出,这一期为“霹雳合作赛”,乐队与其他的音乐嘉宾一同合作演出。这些嘉宾既有电子音乐人、偶像练习生,亦有德云社相声演员、原创音乐人等…而其中这么一位特殊的存在:上月刚满7岁,来自南京的小女孩MiuMiu

MiuMiu虽然是个素人,但在音乐圈早已有所名声。在《乐夏2》舞台上,她一开口真是如同天使的嗓音,温暖了无数人。

MiuMiu与Joyside乐队合作的《Dong Dong Dong》,应该是这一季乐队的夏天的经典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