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68:hill不在高top,有god则名。

你们那好好说中文得判几年? @ 王左中右

一时间,这些层出不穷眼花缭乱的网红词语,让我有点困惑、迷惑和疑惑:

你们那好好说中文究竟要判几年啊。

比如有这么一种,叫做“缩音”,也就是各种拼音缩写。

随便举几个典型代表:AWSL、YYDS、SSFD、MDZZ、NBCS

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

汉语界另一朵奇葩,便是中英混杂。

明明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事情,他非要给你用几个英文点缀。

hill不在高top,有god则名。river不在深deep,有long则灵。斯是apartment,惟my德馨。苔痕on阶绿,草色in帘青。谈笑有Dr.,往来无Mr.。So can调素琴,read金经。无tiktok之乱耳,无deadline之劳形。南sun诸葛庐,西蜀son云亭。

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XX子”。

比如:绝绝子、无语子、寂寞子……


王建国:每次看到李诞,心里就卑微 @ 往事叉烧

2012年,毕业不久的李诞和王建国,被《今夜80后脱口秀》制片人邀请,成为节目核心编剧。之后,两个人同时从幕后走上荧幕。

到了2014年,笑果文化成立,李诞成为股东。两个人的命运轨迹逐渐不同。李诞成为老板、策划人,而王建国始终是编剧。

2017年8月17日,《今夜80后脱口秀》最后一期播出,节目组给两个人颁发了“最佳搭档奖”,结果李诞太忙没来,只有王建国一个人站上了领奖台。

多年后的《吐槽大会》上,王建国借段子说出自己的真心话。

“我跟李诞一起出道,现在我俩的身份差了这么多。每次看到李诞,我心里的那种卑微,就跟张绍刚看到撒贝宁一模一样。”


热搜策划:我觉得自己在制造娱乐垃圾 @ 塔门

当晚的项目是一场艺人的生日会直播。“艺人不是大咖,这种项目简单传播一下就行。如果能上一个热搜就完成任务,能上三个就是高过预期。”直播当晚的传播预算是30万,对于已经操盘过多个上百万项目的徐文洁来说,这场直播的难度并不高。

许文洁还没来得及开心,就在项目群里催促代理公司把直播物料和事先准备的文案给到娱乐博主去发布。“艺人有合适的素材出来,我们就把视频、截图和文案给到娱乐博主去传播。如果传播量级不够就临时再写文案。”做过二十多场直播的徐文洁已经形成一套流水线的工序。

许曼说自己是一个矛盾的人。一边是“丧文化”的代表,一边在积极努力的工作。这是当下许多年轻人的一个现状。“如果我的热搜内容能够让那些想离职的年轻人感到快乐,我倒也挺开心的。”

被问到策划热搜能给自己带来的价值,许曼沉默了许久后回答:“其实有时候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要追求价值在哪里,不是吗?”


数千万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杀 @ 游戏研究社

在2013年,《Geoguessr》由瑞典29岁的开发者Anton Wallén利用谷歌浏览器实验制作。这是一个谷歌官方发起的测试Chrome浏览器极限性能的计划,Geoguessr是其中最出名的项目,也因此游戏获得了谷歌街景地图的使用权限。

最开始,《Geoguessr》只是一款单调的街景地图随机位置生成器,上线后不久加入了猜谜要素,才勉勉强强成为了一款游戏。

在游戏画面里,你大概也能感觉到这种“勉强”。除了一张完整的谷歌街景图,游戏再没有更多的要素,利用现有的方向箭头,玩家能够在既定的图像中来回移动——实际上就是一张又一张切换拍摄好的图片。

玩家把这类不够清晰的图片上传者统称为“Ari”,名字来源于芬兰知名软件公司Autori的负责人Ari Immonen。后者为了补充芬兰地图的街景图,在自己的车上装了360度摄像头,从2017年来跑过了四万多公里,拍摄下了800多万张街景地图。


读中医五年了,我还在寻找对中医的信任。 @ 我要WhatYouNeed

我不知道,寻找那份对于中医的笃定,是不是中医学生的必修课。但我知道,我作为一个专业是中医的人,却要花上几乎是一半的学业生涯去寻找笃定,那是说明我对中医实在太不自信。

我正在学习一样我不是百分百相信的东西,不知道,学习其他学科的朋友们,有多少人,会同样经历这种时刻?

张文宏提到中医的「整体诊治思维」,让我重温起我觉得中医最宝贵的价值——

中医似乎更愿意把发生在人身上的任何病痛,都看成是一个整体的作用,包括这个人其他部位的状况、这个人的人际关系和生活遭遇、这个人生活的空间和环境。

一个合格的中医,往往首先会是一个关心你生活的人

说什么治疗抑郁症?双盲测试,谢谢。


为了要打赏,俄罗斯主播命都不要了 @ beebee公园

在国内我们一般把通过某些特殊才艺取悦观众的主播统称作整活主播

俄罗斯也有同样的群体,他们被叫做Thrash Streams,Streams是主播的意思,Thrash这一概念取自激流金属Thrash metal。

所以你可以认为这群主播就是主播界的极端,是在摄像头前表演的送葬者。


头发的离开,是梳子的追求,还是头皮的不挽留? @ 造就

年轻人脱发主要原因是不规则的生活作息和不健康的饮食习惯,经常性的烫发染发也会对头发毛囊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从总体上看,在同一时期大约有84%的头发处在生长期,14%的头发处在休止期,2%的头发处在脱落期。所以,人们每天都会掉一定数量的头发,大致在50-100根左右,这是非常正常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头皮毛囊的干细胞活力逐渐下降,毛囊生长头发的能力也渐渐丧失,才导致了大面积脱发的悲剧。


包特:我们为什么在意科技巨头“以大欺小”? @ 复旦金融评论

关于数字平台反垄断需要重点关注的领域,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卡尔·夏皮罗(Shapiro, 2019)主要总结为三方面:一是加强对数字企业的并购监管,收紧过去宽松的监管环境;二是严厉打击具有主导优势地位企业的排他行为;三是密切关注平台企业强大的市场地位对劳动力市场造成的影响。卡尔·夏皮罗提出的这三个方面虽然是针对美国市场,但对中国市场来说也有重要借鉴意义。对照以上三个方面,从全球范围来看中国目前采取的反垄断措施的力度仍然相对较弱,有待于进一步完善和提高。


你没有离开我,你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 @ 偶尔治愈

某种层面来说,这是作者君君写给夭折的孩子的信。一个名叫「曦瑶」的孩子,来到这世界只有30天。在妈妈的肚子里时,这个被诊断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曾被寄予最深切的祝福。

然而,曦瑶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母亲在她离开半年后,写下了这篇文章。她会为没有生下健康的孩子而负疚,尽管她已经做到极致。

在生下孩子一段时间后,她还会分泌乳汁,好像自己的孩子还需要哺喂,但怀里已经没有那个孩子了。她还会仿照孩子还在的时候,记住她的百天,但事实上,那一天,除了伤心,什么也没发生。她的微信号还有一串数字,精确到孩子出生的时刻。

仿佛,她还一直在那里。

饱蠹楼 052:为了对抗恐惧和未知,这个和年代无关。

哪家店的纸吸管最难用,看完再也不想喝奶茶了 @ 浪潮工作室

大部分的大吸管,咀嚼起来有淡淡的纸皮的味道,但基本还都可以忍受,只有沪上阿姨,酸涩的味道比较明显。而细根小吸管,因为普遍比较粗糙、直径又小,所以纸味都比较重,如果用来喝热饮,更是要避开。

在以上一连串的测评过后,我们主要参考浸泡性能、再结合其他项目评价,在纸吸管中找出了综合冠军瑞幸咖啡。它的纸吸管最耐泡,造型最规整,载压能力也不错。

而一泡就裂开的奈雪,毫无悬念地成为了倒数第一。


不是所有年代都叫中世纪 @ 法兰西研习社

中世纪是欧洲历史上的一个时期,从5世纪末到15世纪末,以西罗马帝国的衰落为起点,结束于文艺复兴和航海大发现(新航路的开辟)。

为什么说中世纪是“黑暗时代”?一方面,这个时期的欧洲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政权来统治。封建割据带来频繁的战争。另一方面,天主教对人民思想的禁锢,造成科技和生产力发展停滞,人民生活在毫无希望的痛苦中。所以中世纪或者中世纪早期普遍被称作“黑暗时代”,传统上认为这是欧洲文明史上发展比较缓慢的时期。

有人说文艺复兴让欧洲摆脱了蒙昧的中世纪,但文艺复兴三杰:但丁生活于1265年-1321年,薄伽丘1313-1375年,彼得拉克1304-1374年,是标准的中世纪。


人生的三道窄门 @ 九边

教育

绝大部分人在“教育”这道门上就被碰得头破血流,学历高不高倒也在次要,毕竟人生路漫长,今后的翻盘机会非常多。但是如果脑子从一开始就不太清楚,常识感太弱,总是在没谱的事情上拧巴,而且关键是根本谈不上理性,也没法被说服(或者太容易被说服,从来也没主见),更不会去吸收新东西,看到不理解的东西都觉得是傻X,工具库里又只放了一把锤子,不用怀疑,人生掉坑里了。

为啥我们说要终身学习,不是因为知识有多值钱,而是说把自己的脑子变成一个讲道理能吸收新东西的容器,这样机会到来的时候不是本能地去忽视,而是研究下这玩意到底是啥。

工作

工作有两种:一种是本身就非常局限,上限不高,可能唯一的好处是看着稳定;另一种是看着不稳定,其实上限很高。

工作是第二道窄门。大部分人或从事的职业没啥前途,提前过上了养老生活,尤其是刚毕业就养老,越往后活动空间越小;或自己对职业本身没啥激情,反正被卡到了这道门之外。

泡沫/风口

财富就是这样,有两个维度。一个是线性的,你通过出卖自己的时间赚钱,如果你卖给固定的人,那你就是打工;如果你直接到市场上卖,那就是自由职业;如果你倒卖别人的时间,那就是创业,这些钱有的快有的慢。

还有一个维度是你有意无意踩到了一坨狗屎,然后狗屎一个爆炸,把你炸上了天。中国现在绝大部分富人,都是踩到狗屎后上天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你赚不到超出你认知的钱”这种说法是错的,小钱靠认知,大钱靠大运。只是今后的钱越来越向信息层面转化,而不再像以前那样依附在砖头和酒瓶子上,对认知的要求越来越高,无脑赚的年代越来越远去了。

说得太通透了。


世界级难题:如何把阿里关进监管的笼子? @ 亚当斯密经济学

投资大鳄索罗斯警告:

一个全球性问题:大型IT平台公司的崛起和垄断行为。这类公司往往扮演着创新和自由化的角色。但随着脸书和谷歌的规模越来越大,它们反而成为创新的阻力,我们直到现在才开始意识到它们所造成的一系列问题。采矿和石油公司榨取自然环境;社交媒体榨取的则是社会环境。后者的行为更加恶劣,因为社交媒体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

脸书和谷歌惊人的利润也主要得益于它们对平台上的内容既不承担责任,也不支付费用。近乎垄断的地位也使它们成为了公用事业一样的实体,从而应该接受更加严格的监管,以便维护市场竞争、创新以及公平和公开参与性。

社交媒体公司通过欺骗的手段,故意将用户的注意力转移到它们提供的服务上。这种行为十分有害,尤其是对青少年。互联网平台与博彩公司颇具相似性。赌场开发的技术能将赌徒引导到特定的赌桌,让他们输光所有钱。社交媒体公司也一样,他们正在引导人们放弃自主思考的能力。对民众思维的塑造力正越发集中到少数几家公司手中。

这种状况也具有深远的政治影响。失去思想自由的民众很容易被操纵,这一点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得到了极好的印证。互联网巨头则没有意愿为自身行为的社会影响承担责任。在美国,监管机构的威慑力也不足以应对互联网巨头的社会影响力。


麦当劳全球包装视觉系统设计升级 @ GrayDesign

品牌设计机构Pearlfisher的创意总监MattSia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我们的任务是找到麦当劳每一个产品的独特之处,并将这些最具辨识度和最具标志性的产品特征通过独特、易于识别的最小化视觉元素表现出来。透过呈现麦当劳经典产品的简洁之美,并让人们能够轻松地识别对应的产品。”

外面的包装是真漂亮,里面的汉堡是真的小。


被“投资致富群”围猎的老年人 @ 凤凰星

陈叶不相信,说公司都快要上市了,新闻里都说了,群里让去上海参加股东大会呢。民警告诉她,你千万不要相信,不管多少人的股东会,大多数是托,围着你转,营造出假象,就为了骗你投资入股。

民警苦口婆心劝导陈叶,你要相信儿子的话,千万不要投资所谓的公司股权等等。只要是网上要求转账投资,全部是骗子。并且,不要把身份证、银行卡等信息交给他人,被转走钱款的风险极高。

身边发生太多老人被骗的杯具了。防不胜防。


御守、奥根、水晶…… 00后的“玄学”你懂吗? @ 深燃

在风水学上,水晶有风水石之称,不同水晶能产生不同的磁场与功能,被当成是转运、辟邪、求财、祈福的贴身物,被制作为转运手链广为流传。而Orgonite(奥根能量塔,以下简称奥根)是一种金字塔形状的转运器物,“主要是用水晶碎石做的”,占卜师猫巫先生告诉深燃,“有些人,尤其是男生,不喜欢带水晶手链,一般会选择做一个奥根,放在家里,和东方的风水摆件类似,其实效果跟水晶是一样的”,他解释。

他介绍,所有的转运物,事实上都是利用“视网膜效应”和积极暗示的效果,来达成自我认知调整的道具。视网膜效应又称为孕妇效应,是指当人们成为孕妇的时候,会发现街上的孕妇比以前变多了,这实际上是一种认知偏差。

00后,对新兴事物有好奇心,更愿意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随着社会节奏加快,他们也开始承受更多的情感,学习或者工作压力,这或许也是转运物在年轻人中流行的因素之一。“渴望转运,是人之常情,自己能给自己提供一些精神寄托,只要适度就好”,朱晓辉表示。

在知乎上,“为什么00后的孩子还迷信?”的问题下,有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答案——“为了对抗恐惧和未知,这个和年代无关”。


文身师的江湖:有人遮盖伤疤、有人把伤疤文在身上 @ Epoch故事小馆

但很多文身师都会拒绝情侣的文身请求,或是劝他们更加谨慎地思考。「基本上如果找我做,我都会劝一句,文得稍微隐晦一点,或是文在相对好遮盖、好修改的位置……后悔的比例真的非常高。」丹丹说,自己这些年已经见过数不胜数的痴男怨女前来要求修改或清洗感情的痕迹,有些不乏戏剧性:某个男生携女友来做文身,丹丹跟他们说起,前一天有女客人做了个遮盖式的文身,为的是盖掉前男友的名字。

补丁曾经做过一个项目,叫做「失控的情绪」,她对于项目的概括是这样的:我关注那些有着创伤体验的人群,并用文身的形式,为他们进行一场情绪的释放。一句话解释:参与者叙述他所遭遇的创伤体验,由我解读它,将这些体验和情绪创作成文身,再为参与者完成这个文身。由此,参与者释放了他的创伤体验。


他们违背祖宗的决定献出秘方,然而官方并没有珍惜 @ 基本常识

民间秘方征集了快一百年了,这两个问题至今没有答案:

到底民间存不存在神奇的祖传中医秘方?

到底官方有没有征集到过有效的民间秘方?

违背祖宗决定献出祖传秘方的热心群众们,不知道有没有一丝丝后悔。

请双盲测试。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