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54:少下去的“几秒钟”,是看破不说破的血痂。

从麻将到猫狗,灾难从头顶呼啸而至 @ 湃客工坊

除了故意抛物外,绝大部分悲剧的起源都逃不过一条——疏忽大意。疏于检修的外墙装饰,可能命中经过的每一个人;家家户户随意摆在窗台的零碎杂物,都是悬在他人头顶上的隐患;不戴安全帽进入工地、心怀侥幸忽略警示牌,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减少意外的发生,需要每个人把有意的思考扩大一圈,将原本疏忽大意的细节,纳入顾虑的范围之内。

高空坠物是恒久的难题。在理论层面上,法理和人道不能两全;在具体实践中,公平和正义亦难取舍。

除了最应该被批判的故意抛物者、疏于管理的物业和住户外,所有人都是受害者。或许有人对无辜被砸的受害人充满同情,或许有人对“全员买单”的归责制度颇有微词,或许有人对无处不在的监控录像难以忍受,但现实生活永远没有什么万全之策。


当成年人在喝咖啡的时候,他们在喝什么? @ 栩栩多多

众所周知,咖啡带有苦味。这种苦味的10%来源于咖啡因,剩下的90%则来源于咖啡烘焙过程中美拉德反应所带来的褐色色素。且褐色色素的分子越大,苦味越重。同时,随着烘焙程度的加深,咖啡的苦味也会加重。一般成年人的味蕾数量大约在2000-8000个,而儿童的味蕾则数量更多,分布更广,可以达到大约10000个,这使得儿童对咖啡的味道更加敏感。

在当时伦敦一家名为劳埃德的咖啡厅(Lloyd’s),其中一项社交活动是猜测出海航船平安归来的概率。而这项活动后来也成为了现代保险业的雏形,当时的劳埃德咖啡厅,也变成了劳埃德证券。同样以咖啡馆为开端的企业还有伦敦航运交易所(波罗的海咖啡馆 Baltic),以及英国东印度公司(耶路撒冷咖啡馆 Jerusalem Cafe)。


揭秘TIFO的前世今生 @ 内德羽则说

Tifo文化诞生于意大利,最早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代。那时候,观看角斗士决斗是贵族老爷们的重要娱乐活动。看的场次多了,有的贵族就琢磨着在观赛过程中整活儿。于是,他们开始将画着自己家徽的条幅或者象征着某位角斗士的旗帜带上看台,以这种方式表达对角斗士的支持。这便是TIFO的初始化形态。

没有工体,差评!


《一秒种》,究竟删了几秒钟? @ 闵思嘉

原版里,这是苦难年代中,一段鲜有人书写、也难以书写的“个人史”。而一减一加过后,落点在新时期的伟光正和个人的惆怅,它就已经变成了可被接纳的“正史”。

这些个人史与正史之间的关系,就好像被藏起来的死亡,和振奋昂扬的新闻简报之间的关系;就好像观影群众的生活,和梦幻正片之间的关系;更像是没人记住的一生,和镜头里被留下的一秒钟之间的关系。

历史给作品带来的“长久的痛苦,长久的压抑和悲伤,都是共同的。”多出来的“两年后”,成为了一个时代的句号与省略号。少下去的“几秒钟”,是看破不说破的血痂。

剧透警告!没看懂电影的可以好好看看这篇文章。


春暖花开的时节,倾听爱的旋律 @ 橄榄古典音乐

就让我们在这大好春光中,倾听音乐中的“爱之旋律”。


1个护工看10个老人、90%老年人没有床位,我在养老院目睹了一切 @ 显微故事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是养老产业的相关人员,他们之中:

有的人排除万难为父母争夺到了一张养老院床位,但却遭遇到了父母的不理解、对其不孝顺的指责、以及护理人员的疏忽照料;

有的人一毕业就进入养老院成为护理人员,为的是寻求一个稳定工作,但却终日质疑自己为什么要做一个“高级保姆”、觉得自己浪费青春;

有的人曾企图自己开一个养老院,但遇到了重重困难,最终评估养老只是一个“看起来有市场,但赚不到一分钱”的产业而放弃;

还有的人因子女在国外无法照顾自己而住进了养老院,也让他见到了养老院的人生百态、老人们的鄙视链。

在他们的叙述里,我们拼凑起了许多老人人生最后一站——漫长而无希望的等待和消耗

这也让我们开始提早思考,这一代年轻人终日繁忙于996,到底如何能够给自己和父母换来一个美满的晚年生活?我们可以提前做哪些准备?


17部电影带你看平行时空的脑洞 @ 印客美学

时空穿梭理论中有个著名的祖父悖论,假如回到过去,在父亲出生前把爷爷杀掉,那么你就不会出生,也就不可能再回到过去干预已发生的事情。

物理学界关于这个命题的争论主要形成了两大派别的观点,进而影响了电影叙事的结构。

一是诺维科夫自洽性原则,他认为人类会被各种因素干扰限制,这是由时间旅行者进入时间机器前的初始条件决定的,所以过去的历史不会被改变。在电影叙事上表现为,未来事件反过来成为过去事件的原因,从而导致因果的循环。

二是休·埃弗莱特提出的多世界理论平行宇宙论、多重宇宙论。这种理论影响了电影叙事,人为改变历史,使得多个时空平行共存,形成了多种可能性存在的并列结构。


茅台之后,电子烟成了新的财富密码 @ 新周刊

有数据显示,美国吸烟人数中消费电子烟的转换率为13%,英国、法国分别为4.2%和3.1%,而相较之下中国属于开发程度较低的市场,烟民中消费电子烟转化率仅为0.6%。

FDA败诉后,美国电子烟企业抓准机遇,一路狂奔,最高峰时实体店超过了1.8万家。而美国也就此在电子烟市场独占鳌头,截至2017年,占据了43%的全球市场份额,电子烟用户占全世界近三分之一。

在经历2020年第一季度由疫情冲击造成的业绩下滑后,悦刻的收入在第二季度恢复上升,并在第三季度突破10亿元,线下渠道销售占比达到98.2%,门店超过4000家。

中国疾控中心发布数据显示,中国成年人在过去30天内使用电子烟的比例,从2015年至2016年的1.3%,增长到2018年至2019年的1.6%,总体增长仅0.3%。小小的0.3%已经孕育出如此巨大的商机,远眺未来,哪怕新的监管晚一天到来,投资者都有信心在前一天拍马入场,大展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