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02: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做少数派中的少数派:双拼输入快速入门 @ 少数派

简单快捷的双拼输入会养刁你的键盘手感,以至于每次用别人电脑都会感到无所适从。

今年1月17日看了这篇文章后,正式在电脑端使用双拼作为主力输入法。经过五个月的练习,现在打字速度基本稳定在每分钟100字左右。虽然远远没有达到全拼时的巅峰,但是相信肌肉记忆的力量。下面这篇文章,也献给喜欢折腾自己的你:让双拼不再是只属于少数人的输入方式 @ 少数派


你为生存做些什么,我不关心 by 达纳.左哈 伊恩.马歇尔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planets are squaring your moon.
I want to know if you have touched the center of your own sorrow,
if you have been opened by life’s betrayals or have become shriveled and closed from fear of further pain!
是什么磨圆了你的棱角我不感兴趣。
我想知道的是你是否触碰过自己受伤的心,
是否因为生活辜负过你而变得豁达,
还是因为害怕遭受更多的痛苦而变得无助、紧闭心扉。


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 by 赵皓阳

本文的题目是“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也可以换成一个更精确的说法是“香港的年轻人们还能变聪明点吗?”——我给出的答案是悲观的。因为香港整个地方太小了,太闭塞了;而本地人又因为曾经得天独厚的地理历史因素,弥漫着一种发达过后弄弄的傲慢情绪。可以说整个地区的人都丧失了批判性与反思性,固步自封。

还是那句话,为啥我总是不厌其烦地分析香港问题,因为有些不仅仅是香港的问题。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这篇文章果然被腾讯屏蔽了。呵呵。作者通过分析得出上述第一段结论,然后又欲言又止的写了第二段作为文章的结尾。从香港的现状能看到大陆的未来,比如不同原因造成的高房价,已经「不光吸老百姓的血,还在吸其他产业的血」。从2018年开始的国内乘用车产销情况就可以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九十分钟香港社会文化史 by 陈冠中

我在香港定居四年了,一直在寻找香港的文化定位,因为那是寻找我自身定位的重要的参照系。最近我读了陈冠中先生写的文章《九十分钟香港社会文化史》。这篇文章让我很震动:一是陈冠中先生把长达一个半世纪以来香港社会文化的源流讲得如此清晰透彻,再就是这香港社会文化的演变如此跌宕起伏惊心动魄。我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羞愧。
——北岛《诗意地栖居在香港》

超长且严肃的香港社会文化史,谨慎打开。


如何超过大多数人 by 陈皓

所以,在今天的中国,你基本上不用做什么,只需要不使用中国互联网,你就很自然地超过大多数人了。

把今日头条和抖音这样的APP推荐给大家……你只需要让你有朋友成功地安装这两个APP,他们就会花大量的时间在上面,而不能自拔,要让他们安装其实还是很容易的,你要不信你就装一个试玩一会看看(嘿嘿嘿)。

教你如何毁掉你的朋友。


这个礼拜最火的应该就是十九年之后才在中国上映的《千与千寻》。国内海报设计师黄海同时也火了一把,链接里呈现了其众多令人惊艳的作品,佩服佩服。


三大航暗战北京新机场 @ 棱镜

东航在一季度的财报分析会上透露,2018年东航“京沪航线”运送旅客约344万人次,上座率高达88.5%,为公司贡献利润多达12.5亿元。换言之,京沪航线的客运量虽然只有全公司的2.8%,但是却为公司贡献了接近一半的利润,是当之无愧的“利润奶牛”。

随着大兴机场马上投入运营,文章简述了新机场对国航、东航、南航的影响。简而意赅之,①国航留守首都机场,东航、南航搬至新机场;②国航获得新机场10%的时刻,对于没有「一市两场」(例如上海)运营经验的国航来说是一次考验;②东航有幸将中国最繁忙且最赚钱的航线「京沪航线」保留在了首都机场;③南航为了获取更多的国际航线,积极搬入新机场。文章中还有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数据,多读些年报还是很有收获的。


很多人都爱用这个字,却可能连读音和写法都搞错了 @ 券商中国

《现代汉语词典》中「怼」的读音只有一个,是四声:duì。

大家平常说的「duǐ」,正确的写法应该是:㨃。

查看了搜狗字媒体的原文,这应该是标准的洗稿了。不过不耽误学习新知识。

饱蠹楼 001: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你觉不觉得你写的东西像屎?”“觉得” @ 电影之森

「你总算有自知之明了,那你还写?」,一个来自深渊里欠锤的声音。
「当然,如果秉承做不好就不要做的原则,人类应该还在树上蹲着挠痒痒吧。」

虽然老早不再写公众号了,但正是这篇文章提供了最后的鸡血促使自己启动了这个周刊的筹备。有激情有想法有精力,那就做呗。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不需要瞻前顾后的犹豫了。


罗永浩 锤下那个理想主义者 @ 人物

感情很复杂。每一个人说起那个名字,几乎都这么说。每一个人在采访中都在检视自己说了什么,怕伤害他。每一个人最终似乎都原谅了他,没有恨意。他永远是话题的中心,聊着聊着,就绕到他身上。不管老同事们吃饭,还是在那个名为「一个养老院」的离职员工微信群,怎么聊也聊不完。「你知道人群里没有比他更健康的人,但是他又在做企业这件事上这么难以改变,这么固执。」草威说,「他就是一矛盾体,他是一个万中无一的天才和病人。」

老罗一贯的心直口快,在创业锤子科技后,毁誉参半。作为买了M1L、坚果Pro、Pro2和Pro2S的死忠锤粉来说,产品足够好用就行了啊。不过最近沉迷于小米的AI按键,感觉回不去了。不过,老罗能翻身的话,一定还会实际支持的!


你有没有发现,父母开始看你脸色了… @ 经纬文摘

小时候啊,她总夸我是超人,现在啊,我过时了,总是在添乱,女儿长大了,不需要爸爸这个过时的超人了。

上周末是父亲节。借着两个父亲的生日,分别送了两个价值不菲的电子玩具。父母真的年纪大了,要多抽出点时间陪陪他们。


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教授曲卫国2019毕业典礼发言

大家都认为读书是好事,但如果读书时独立意志停摆,没有了自由思想,结果也许比不读书更糟。

读书坚持自由而无用,这就意味着我们读书不是为了用于他人所规定的目的,而是为了自己独立的生命体验。读书不是为了寻找他人给出的答案,而是为了自己能有更大的思想自由。


Patrick Zachmann,1955年生于法国,1977年开始成为摄影师,1985年加入玛格南,并在1990年成为玛格南的全职摄影师。1996-1997年任玛格南副社长。从1982年开始Patrick Zachmann曾多次到中国拍摄,拍下了数十万张照片。

这哥们儿的拍摄主角真的都很牛逼啊。而且还在当年「高考前夕」拍下了无数的照片,有兴趣的可以自行搜索一下。


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 by 刺猬乐队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已经播出四集的《乐队的夏天》,真的给我这个摇滚老炮儿无数次老泪纵横的机会。青春回不去了,同龄人的鬓角都已经斑白了。


切尔诺贝利》S01E05

豆瓣上的这个美剧,居然要登陆才能查看。呵呵。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成功逗你笑了,你笑得像我熬夜画设计稿以后看见的日出,那一刻我以为太阳只属于我。我年纪比你大,我比你先存在,那你可以喜欢我吗?毛毛低头铲咖啡豆,低头就看见伊纹有一根长头发落在玻璃台面上。一看心中就有一种酸楚。好想捡起来,把你的一部分从柜台的彼岸拿过来此岸。想把你的长头发放在床上,假装你造访过我的房间。造访过我。

作者遣词造句的水平、才华横溢的比喻,用李银河的话说真的是「老天赏饭型」。可惜只有26岁,太可惜了。毛毛先生的描写是作者命辞遣意水平的极致体现。


凤姐微博注销了 背后是一部中国初代网红过气史 @ 视觉志

其实每个人的成功都不是单打独斗,历史的洪流裹挟着你我他。

其实还有后半句,但是觉得实在是太鸡血就不引用了。文章属于爆款类型,不过也能帮大家回顾一下从痞子蔡开始的历代各类网红。


握紧拳头去上班 @ 孤岛客

测试结果发现,当含混不清的泛泛而谈启用了“订制”这种暗示后,人们大多心悦诚服,星座说、测字学之类被很多人迷恋,其中部分原因也在于此。

那些适用几乎所有人的套话,叫“巴纳姆语句”,那些被称之为神归纳、神点评的“心理认同”,被称之为“巴纳姆效应”——它描述的,是一种一厢情愿式的“主观验证”心理。

星座、公众号性格测试都是扯淡的。

饱蠹楼 000:世界在下沉,而我并不想狂欢。

创办「饱蠹楼」阅读周刊,无外乎两个自私的目的:一是敦促自己在这个信息爆炸娱乐至死的时代,能够有意识的主动辨识资讯并分门别类归纳总结;二是强制自己做输出。无他。

「饱蠹楼」,来自钱钟书对英国牛津大学 Bodleian Library 的翻译。饱蠹,书虫之雅号,当年在牛津读书时,钱先生将牛津图书馆戏译为「饱蠹楼」,以饕餮之蠹自诩。

百年过去,除了各类教材,现在还能抱着书本慢慢啃的大都可以算作是「异类」了吧。

先不去讨论《娱乐至死》涉及的「娱乐年代」给予大众支离破碎的时间和被割裂的注意力。仅阅读介质——电脑、手机、Kindle甚至有声读物——的丰富,就让人们的阅读方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同时也伴随着阅读娱乐化、消费化的剧烈转变。

作为芸芸众生中的无名小卒,世界在下沉,而我并不想狂欢。

仅以「饱蠹楼阅读周刊」,记录记载所读所听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