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108:Life finds a way。

“平庸之恶”不平庸 @ 新默存

书中,阿伦特提出一个看法,犯下罪行的艾希曼,本性并不残暴,但他有一种异乎寻常的“平庸”,这种平庸的实质是令人惊讶地丧失了思考能力。由此,阿伦特描述了一种新型的罪行,它并非从自身的邪恶动机出发,而是因为放弃思考、丧失思考能力而作恶。简言之,这种新型罪行,是一种没有残暴动机的残暴罪行,阿伦特将之称作“the banality of evil”,在中国常被译为“平庸之恶”。

如果我们把“极端之恶”与“恶的庸常化”两个概念结合在一起,阿伦特的思想就比较清晰了,那就是,极端之恶导致恶的庸常化,而恶的庸常化反过来又为极端之恶添砖加瓦。这两种恶都是骇人听闻、不可容忍的,但我们要明白,极端之恶才是根源,恶的庸常化只是它的一个结果,一种表现。


一位恐龙迷、生态学博士眼中的侏罗纪六部曲 @ 出色WSJ中文版

首当其冲的其实就是“侏罗纪公园”和“侏罗纪世界”的名字。事实上,在整个六部影片中,出现的恐龙等古生物大多是生存于中生代的白垩纪(Cretaceous),而并非侏罗纪(Jurassic)。

而当生物死后,细胞核中的 DNA 在自然状态下会逐渐降解,时间越久远存留下来的有效片段就会越少。以恐龙为例,它们繁盛的时间跨度是从距今 2.3 亿年前到 6600 万年前。这么久远的时间下,在恐龙化石中提取出完整 DNA 基本没有可能。

对于剑龙类这样生活在侏罗纪的恐龙来说,如今地球上的植被和那时相似度很低,如果把它们复活了,很可能现存的植物它们都吃不了。这是因为许多植物为了对抗植食性动物,演化出了很多防御措施,例如生物碱等毒素。贸然让恐龙吃现代植物,很可能会中毒。

但电影中的怒布拉岛 Isla Nublar 和索纳岛 Isla Sorna 都是位于赤道附近的岛屿,归哥斯达黎加管辖,在气候上和这些恐龙曾经生活的气候肯定是大为不同。在这里直接养恐龙,出现“水土不服”的几率极高。


碰到高压电线倒地时千万别跑,标准救命姿势居然这么搞笑 @ 把科学带回家

再次强调一下,此时千万不要跑,跑就是死。按照美国职业安全卫生署的规定,此时正确的做法只有两个:非必要最好原地不动,如果必须要离开,那要走“艺妓步”,也就是两腿互相擦着小步走,每次移动几厘米,并且双脚不能离开地面。

在电力安全生产领域,两步之间的电势差叫做跨步电势(step potential)。在地电位升高区域内,显然步子迈得越大,跨步电势越大,越容易被电劈。


临终抢救不再由家属决定,深圳「生前预嘱」首次立法 @ 丁香园

6 月 23 日,深圳市七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修订稿。其中,新条例第七十八条规定:收到患者或其近亲属提供具备下列条件的患者生前预嘱的,医疗机构在患者不可治愈的伤病末期或者临终时实施医疗措施,应当尊重患者生前预嘱的意思表示:有采取或者不采取插管、心肺复苏等创伤性抢救措施,使用或者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统,进行或者不进行原发疾病的延续性治疗等的明确意思表示。

生前预嘱 (living will)是指患者在意识清楚、具有决定及表达能力时,预先对失去表达能力时想要进行的医疗救治手段的一种提前指示。在多个国家和地区,生前预嘱是预立医疗指示(Advanced directives, ADs) 和预立医疗照护计划 (Advance care planning, ACP) 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的五个愿望:

我要或不要什么医疗服务

我希望使用或不使用生命支持治疗

我希望别人怎样对待我

我想让我的家人和朋友知道什么

我希望谁帮助我


Aēsop、The Row和lululemon,都在听什么歌? @ Voicer

通过制作播放列表,品牌们尝试用音乐和我们对话。

比起冗长的陈述和文字,音符可能是更有效和通行的语言。

从选曲、封面到歌单命名,都在帮我们更好地了解:如果品牌是一个人,Ta是谁?


凯文·凯利70岁生日的103条人生建议 @ BuildForever

About 99% of the time, the right time is right now.
99% 情况下,最佳时机就是现在。

Anything you say before the word “but” does not count.
「但是」之前的任何话都不算数。

The only productive way to answer “what should I do now?” is to first tackle the question of “who should I become?”
要回答「我现在该干嘛」的最高效方式是先搞清楚「我想成为怎样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