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105:曙光降至,希望一切会更好吧。

年轻律师,距离百万年薪有多远? @ 三联生活周刊

对于一个想要进入律师行业的人而言,在获得律师执业证书之后,有两条道路可以选:一是选择做授薪律师,一是独立执业。前者有固定底薪,主要做律所或合伙人交付的工作,优点是不用为案源担心,缺点是工作多,分成很少;后者则只能靠自己的资源寻找案源,案件提成高,多劳多得——不过,对一个年轻律师来讲,拥有案源是一个需要持续积累的过程。


科切拉是怎么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变成网红音乐节的 @ 时尚先生fine

科切拉音乐节,全称为“科切拉谷音乐艺术节(Coachella Valley Music and Arts Festival)”,当年的滚石杂志写道,创始人 Paul Tollett 希望 Coachella “能够重新打造一个欧洲风格的音乐节”,“将空间、舒适和整体的酷感氛围放在首位”。


庞宽,在箱子上的14天 @ 每日人物

2022年4月23日到5月7日,新裤子乐队的成员庞宽做了一场漫长的直播——在一个6平米的箱子上生活了14天。

这14天里,他没有离开这个箱子,在毫无遮挡的情况下,吃饭、睡觉、上厕所,也喝酒、跳舞、念诗,“优雅与邋遢并存”。这场在特殊时期的直播,吸引了超过1000万人次观看。

直播结束后,我们见到了庞宽和他的策展人房方。他们讲述这次直播的缘起,以及14天里,庞宽怎么在资源匮乏的情况下安排生活的秩序、克服生理的痛苦,如何在方寸之间,展开“周旋的想象力”。同时,他又如何安放自己的精神生活,用“非必要”的幽默和愉快,保卫那些更珍贵的东西。

这个行为艺术本身、它产生的回响,以及它置身的真实世界,一起构成了这个春天集体记忆的一部分。


向往日本男优的生活?你,根本干不了 @ 正解局

很多人通过这部漫画才知道,日本每年有4000多部AV片,职业AV女优有2000多人,但是职业男优居然只有70多人


段志强:看脸时代 @ 读书杂志

人天性以貌取人,人们常以长相来预言一个人的吉凶祸福,决定一个人的官职功名甚至终身大事。既然长相如此重要,那么何种面相为贵、何种为贱,就需要一定的评判方法,古人由此发展出了相术以及将相术标准化、文本化的相书

本文讨论中国古代相术世界,对相术这个不登大雅之堂却在实际生活中影响着人们决策和价值判断的神秘之学做了深入剖析。今人研究相术,尤其需要注意相书记载和相术实践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二者不能简单地对应,相术实践根植其中的复杂社会心理不可不察。


我一个北京人,在上海梧桐区的60天 @ 外滩TheBund

这个春天,北京人于夫在上海成为了一名蹬着自行车的外卖骑手。在此之前,他是一名脱口秀演员,在上海生活了6年,人称“Fu大爷”。主持人介绍他上台时,给他贴的标签是“在北京骂上海人在上海骂北京人”的老北京。

而他送外卖的初衷,是为了积累素材写段子。没想到正好遇上上海疫情封控,稀里糊涂成为了这座城市难得的自由人。这段时间,他每天骑车60公里,经过富民路、武康路、安福路……把梧桐区兜了个遍。

每次出门,他都会随手记录下当日的街景,拍成视频发在网上,受到了空前的关注。段子还没开始写,人先火了。透过他的镜头,我们看到了静默中的梧桐区最真实的两个月。


上海的围与挡 @ 卷宗Wallpaper

朱润资说,照片里的每一条街道他都走过,但一个人站在路口时,拍摄位置、拍摄角度、拍摄画面都让他感到陌生。


对话10座城市的18位隔离者,分享他们的隔离日记 @ GLASS Official

在2022年被戏谑性地调侃道是2020 Two之后,卷土重来的疫情不免变得有些讽刺。GLASS对话10座城市的18位隔离者,他们的生活,“自得其乐”。

写得真是岁月静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