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104:无俗事能乱我心。

中国猫科动物的名字,原来这么讲究! @ 猫盟CFCA

在汉语动物命名中,动物名称的音义一般会同一个旧词或对象的某个特征相似。由此我们不难想到,“猫”来自于它喵喵的叫声。在一些早期的记载中,猫都是指家猫。

猫也被称为狸。在《说文解字》中,“狸”同“里”,指里面,意为伏兽,即善伏之兽,这与猫行走无声,善于隐匿的习性相符。还有一种解释是“狸”同“理”,表示纹理,而猫的皮毛大都有花纹。

后来,猫这一名词被扩展延伸,不仅仅指代家猫,而是被使用于它们的野生亲戚之中。中国有12-13种猫科动物,它们的中文名到今天已经成了一个个稳定的符号,这些名称不论经历过怎样的演化,也都是有规律可循。


申小龙:穿上了新衣服的“囧”,应该感到庆幸——谈语言游戏中的俗文字 @ 文化语言学新视野

文字本无所谓正俗,造字的“合法性”来自民间使用的约定俗成。不少方俗字进入了正字系统,如北京话的“捡”“捂”,西南官话的“搞”,吴语的“什”“叶”,粤语的“泵”等。而在网络文字中,像“囧”这样的俗字,已经家喻户晓,堂而皇之进入了主流书面语。

从本质上说,“游戏”是文字的初心。

维特根斯坦说,语言本身作为活动是一种生活形式,语言游戏是人类生活形式的表现,而生活形式只有通过对语言游戏的描述才能展现出来。

由此,穿上了新衣服的“囧”,应该感到庆幸,因为网络语言“点石成金”,让古老汉字在互联网的时代想象中焕然一新,诠释了现代人的新生活。


《风起陇西》里的甘肃“陇西”,到底在哪里? @ 地道风物

其实,三国时期的陇西,远不止今天甘肃陇西一县,而是包括兰州以南的定西、天水、陇南等广阔地域。自战国时秦置陇西郡后,陇西地区就长期作为甘肃的区域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名贯华夏2000多年。


再见拉伊奥拉:最极致、最招恨的超级足球经纪人 @ 体育产业生态圈

与死神谈判多争取了两天时间之后,拉伊奥拉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个胖胖的意大利人从自家餐馆的帮工做起,一步步成为了世界足坛举足轻重的经纪巨头。当他这一生走到尽头时,留下的是各种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数不清但再也用不了的钱财,以及更多的纷扰争议。

舆论往往将拉伊奥拉评断为「球员的天使+球队的魔鬼」,但在看似双面的人生背后,是他把职业身份发挥到极致的结果——一个永远为自己和旗下球员谋取最大利益的经纪人。


「笑果」吞不掉「单立人」 @ 人物

他将单立人形容为「一只公鸡」,笑果则是「一群狮子」。关于「狮子」与「公鸡」如何度过了过去的五年,石老板这样描述单立人和笑果:「过往五年,我们都因为有了彼此而受惠无穷,受益无穷。」

文章很长,几乎就是通过写笑果和单立人一窥近几年中国脱口秀的发展史。


“不信科学”的科学史 @ Neugeist

在美国,科学正遭受前所未有的猛烈炮轰。甚至是在COVID-19肆虐的生死攸关之际,唐纳德·特朗普及其共和党盟友也保持一贯的轻佻作风,对卫生专家的发现嗤之以鼻,就像他们曾经对待气象学家那样。事实上,保守派人士时常把科学家们描摹成自由派阴谋的特工,说他们蓄意摧毁美国建制与价值。自上世纪90年代起,大老党领导人不断努力限制科学家的影响力,从全球变暖、避孕措施,到高中生物课程,科学家都越来越难置喙了。

不过,在美国,质疑科学权威性的可不只是保守派。比如,一些生物学研究的应用就造成了各党派人士的普遍恐慌。虽然触发警报的往往是基因工程和生物技术,这种戒备状态也滋养了对疫苗接种等医学行为的普遍怀疑态度。无论政治立场,公民们都倾向于基于既有的信念,选择性接受科学理论,只赞成自己看得顺眼的科学应用。人们也对科研的基础程式心存疑虑;许多人认为同行评议(peer review)等内部监督机制无法铲除强有力的偏见。保守派常常控诉同行评议给自由派的团体盲思火上浇油,进步派则宣称这一机制从不对社会的习俗陈规加以审视。


国家凉面地理 @ 食味艺文志

不管是东北甜美适口的荞麦冷面、是江南妍丽精巧的鸡丝凉面、是四川火辣红亮的甜水面、还是陕甘酸辣浑厚的浆水面。但凡“凉“与”面“两个字一起出现,就能触发食客们心里关于大口朵颐、劲爽弹牙、浓酽入味的种种联想。

满桌珍馐非吾恋,冲冠一怒为凉面。


方舱进出宝典 @ 壹寸灰

真的,方舱就是我们身边的“湿和远方”,不要老说“附近正在消失”,其实“远方”也是消失的。平时我们说去远方旅行,不过是从一座有干净马桶和精致酒吧的城市,移动到另一座有干净马桶和精致酒吧的城市,看着很远,其实都是“虫洞相通”,在类似的岁月静好生活中兜圈子。方舱就不一样了,没有完全私密的空间,没有可以坐的马桶,有的是永昼之夜和来来往往的三教九流,真正打破阶层界限,看见不同风景~

带什么东西,关键是要抓住焦虑点。城市人的基本焦虑点就是洁癖和私密。理论上,你可以把任何大行李箱装得进的东西都带去,比如我们还带了投影仪,搭配挡光床单,给周围孩子们提供了几个快乐之夜。


那些和「中文」交手的马来西亚人 @ T中文版

提起当代马来西亚华文文学,关键词常离不开雨林、野兽、割胶、巫觋、国族政治,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氛围和昏暝光线中的紧张感。“我觉得当代中文写作越来越精英化了,都是文化圈那些人自己的事情或文青生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