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101:死亡它没有办法脱离每个人对生命本身意义的理解。

项飙 × 迈克尔·桑德尔:越努力越幸运是一种假象 @ 单读

整体来说,这不是一个优绩主义的社会,但人们会把优绩主义作为一种个体的策略。项飙谈到优绩主义在中国语境下的应用,提及了“蜂鸟”的意象——与其如狮子般竞争,我们其实更像在空中拍打着翅膀保持静止的蜂鸟,无法承受停止的代价。

这就是优绩主义的黑暗面:这种残酷的输赢伦理让成功者过于飘飘然,于是他们忘记了那些成功路上的运气因素和助力——家庭、老师、社会阶层、国家和时代


90后捧红新疆奶 @ 半熟财经

新疆奶走红,在很多人看来是“一颗蒙尘的珍珠”被发现的故事,是消费者自发追捧朴素国货的一桩美谈。但是,复盘新疆奶的走红逻辑可以发现,这其实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作用的结果,是在新的渠道和营销环境下,地域性产品集体出圈的地方产业发展典型。


体验一场非同寻常的日式搬家 @ 一览扶桑

带120箱书搬家,在此过程中我深刻理解了“断舍离”的奥义,这真是紧贴日本社会生活现实的哲学:居所面积普遍有限,买东西要花钱,扔东西也要花钱,要从源头解决问题,就需要在添置任何东西时三思。


又一家汉服品牌被卷死了,可你还没入坑 @ 36氪

3月7日,汉服品牌都城南庄在朋友圈里宣布正式休店,这家过去几年一直在汉服产值排行榜上稳居前十名的老牌知名汉服品牌,把从2008年就开始的汉服生意,定格在了三月初的最后一次上新。

而在同一时间,衣锦九都、花笺溪等多家在圈内知名的汉服品牌,也先后宣布闭店清仓。事实上,据不完全统计,从2021年下半年至今,已经有近20家知名汉服品牌宣布关店。

其中一部分店铺如兰若庭、梨花渡、二木家等表示后续会休店调整,或者进行重组,如都城南庄、倾杯序、南樾织造等品牌,则直接宣布永久闭店,或者转让品牌。


郑济高铁改名了 @ 中原最生活

我国铁路线路命名的一些基本规则:

1、按线路两端等级高低为序,直辖市>省会所在地>地级市>县级市和县城。比如沪昆高铁。

如果等级相同的话,以首都北京为基点,北京以北按从南向北(如图佳铁路),北京以南按从北向南(如武广高铁)、北京以东按从西向东排列(如京沪铁路)、北京以西按照从东向西排列(如太中银铁路)。

2、按线路两端接轨点重要性为序,自主要干线向一般干线、自干线向支线、自接轨点向尽头端排列。


先打人再拿奖,护妻狂魔影帝的婚姻故事跟你想的不一样 @ 萝严肃

吃瓜最积极的《Variety》还第一时间采访到了颁奖礼所在地的洛杉矶警察局,警察叔叔表示我们知道这件事了,但被打的当事人克里斯·洛克拒绝报警,原话为:“涉案人员拒绝提交警方报告。如果当事方希望稍后提供警方报告,洛杉矶警察局将可以完成调查报告。”

而在掌掴事件发生后,国内社交网络立刻质疑威尔·史密斯这种护妻狂魔行为是人设,毕竟他两口子“双双出轨”人尽皆知,还整这一出干啥。


以“巨物恐怖”为主题,用数字艺术勾勒出了令人惊叹的奇幻场景 @ 插画与品牌设计

Merwan.B的作品都是用Photoshop制作的数字艺术。天马行空的超现实主义的笔触刻画勾勒出一个惊艳世俗的异世界,美得让人惊叹而神往。


理解死亡,坦白讲,真的很难 @ 出色WSJ中文版

《WSJ.》:中国人是怎么想象自己跟这个世界的关系?

袁长庚 :我觉得想象死亡这件事情,在人类历史上它要有几个条件,要么你的整个宇宙观里面,觉得此世的生活它不是唯一的,此世的生活它关联到另外一个彼岸世界,要么比如说传统中国人,他认为我活着这一辈子的价值体现在我对于前面人和后面人的交代,对上要养老,对下要养小,放在延续的体系里面来思考。

我觉得我们中国人在大多数的情况之下,其实是用一种家庭伦理的方式来解决自己的死亡问题、意义危机。但是目前尤其是独生子女一代以后,在现代性里面卷得越来越厉害,大家也不会觉得说,我自己背负着大家族的荣耀,负有一定责任之类的。而且实话讲我们现在的代际关系并不是特别和谐,不是说冲突有多严重,而是说两代人之间其实价值体系已经不太匹配了,父母希望孩子实现的东西越来越难以得到落实。

所以我觉得像我父母年龄的人,50 后 60 后这一代,在走向衰老走向死亡的过程当中,他们会非常孤独。这也是为什么临终关怀这种事我们这代人必须要开始做。


现在,一块钱还能买到什么? @ 每日人物

做销售的L小姐尝试使用现金,她惊讶地发现,“新版的1元硬币小了一圈”——第五套人民币中的1元硬币,直径从25毫米调整为22.25毫米,正面的数额“1”稍作倾斜,背面的菊花图案适当收缩,导致那些需要投币使用的设备无法识别。而一块钱的纸币也已经发行到第五套,颜色从红到绿,越来越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