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99:是神的归庙,是鬼的归坟。

VC假装做尽调的艺术 @ 投中网

然而“否定之否定”虽然是客观规律,但进展却比想象中的慢了不少。近10年间,中国股权投资行业迅猛发展,“量”上大踏步前进,“质”却跟不上“量”的脚步,如果认真审视包括本文讨论的“尽调”等内容,会发现这个行业在认知上的进化非常有限,体现在四方面的割裂:

一是机构与机构之间的割裂。同处一个市场,对同一件事情认知的偏差大得令人诧异。这不光是不同机构的投资建议书差异“天壤之别”,而是那些摆烂的机构,私募基金长周期的特性,还能长久的存活在市场上,迟迟不见终局。

二是机构与企业之间的割裂。前文介绍的Bolt的创始人Ryan Breslow,发文炮轰Stripe、创业孵化器YC以及美国红杉,本应建立在平等对话、公平竞争的基础上,却无处不充斥着龃龉,在国内市场,除了前文介绍的造假独角兽外,一定还存在着太多数埋在水下的不为人知的人性故事。

三是是员工与合伙人,甚至是合伙人与老板之间的割裂,也就是组织管理。小机构老板想着捞一票就跑,大老板基金到期想尽办法把合伙人挤走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今天还有人想做下一个VC2.0、3.0吗?我不知道,但投资经理却不得不面临着纷繁复杂的市场状况和职业路径,有不少机构还设立“投成奖”,这对尽调等投资决策环节有什么影响不言而喻,到底是有效地短期激励,还是将投资推到长期主义的对立面?

四是规模与投资决策的割裂。有些小基金强调投研和精品,但一些摸不着头脑的热门赛道跟投名单为什么总有你的名字?有些基金规模太大,不得不不得不放低标准,那标准应当放低到什么位置,到底什么时候需要打破标准,什么时候需要守住标准,老板们能不能想清楚?要知道无数电影中悲剧的发生,都是因为打破了标准和原则,而风险投资难就难在,并没有稳定的标准和框架。


美国保守主义的毁灭与重生 @ 法之意天下为公

埃德蒙·伯克写道,“如果你试图以自己简单的逻辑去想象、去重构社会,你将在无意识中造成巨大的损害。”保守派的核心真理是文化最重要;自由派的核心真理是政治可以改变文化。


我们在面包上花过的冤枉钱,希望你别花了。 @ 企鹅吃喝指南

前店后厂,是我们选店的首要原则。尤其对于起酥类面包来说,新鲜度是本命;如果一家店只有带馅的甜面包,不做乡村、法棍等基础款,就要留个心眼了。


如何为一家足球俱乐部定价? @ 体育产业生态圈

业内人士更多地采用更简单粗暴的收入倍乘法,即用年度营收乘以一个系数得到俱乐部估值。这个系数通常要综合考虑俱乐部的品牌形象、球场状况、净资产等因素。


万能牌照不要了? @ 资管云

追溯基金子公司业务发展,时间要拨回2012年9月,监管机构发布《关于实施(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有关问题的规定》

同年11月,首批基金子公司获得批文,因监管政策宽松的制度红利,基金子公司牌照被誉为“万能神器”,相当于给基金公司发放了“信托牌照”,并且比信托更具优势。没有净资本风险资本限制,加上高效的备案制度和低廉的通道收费等,让基金子公司迎来了三年多的迅猛发展,管理规模由2014年的3.74万亿飙升至2015年底的12.6万亿

相比之下,信托达到10万亿的规模花了整整10年。

而自2016年起,随着基金子公司新规、资管新规陆续出台,牌照优势逐渐消失。伴随基金子公司新规的实施,子公司业务范围急剧收窄,整体规模步入下行通道。

根据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三季度末,基金子公司整体规模为2.61万亿,与顶峰时期不可同日而语。截至2022年1月底,基金子公司平均管理私募资管业务规模327亿元,管理规模中位数112亿元,其中,只有10家基金子公司规模超过1000亿元。

这比起巅峰时12.6万亿元的规模,早已不负荣光。

踩了个时代的小尾巴。


中关村商圈剧变:食宝街、家乐福腾退,ARTPARK大融城要来了! @ 商业地产观察

食宝街今后将启动闭店改造,整个片区已被光大安石收购,未来要改造成为ARTPARK大融城项目。这也意味着,中关村地带将展开存量商业的新一轮价值挖掘。


三天确诊过万例,国内重新定义新冠 ,轻症无需住院 @ CC情报局

  1. 尽管目前日感染数快破万,但世界范围内奥密克戎死亡率都在大大减少,在中国死亡率为0%。而且在感染者中以无症状、轻症状者居多。但是,因为奥密克戎传染性高,因此一旦完全躺平,那么感染人数的基数也会高,死亡绝对数字也会高。
  2. 奥密克戎感染的病死率减少,有病毒自身的因素,但是更重要的是疫苗的因素。目前的零死亡率说明,只要医疗系统不要崩溃,感染之后能早诊断、早治疗,新冠病毒所带来的冲击就不会那么严重。随着疫苗、治疗性药物的上市,我们要做的是走出恐惧,避免医院挤兑,把医疗资源留给真正需要的重点保护人群。
  3. 新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有四大方面值得关注。第一,轻症只需集中隔离管理,无需再“住院治疗”。 第二 ,给解除隔离的标准松绑,核酸检测标准与国际接轨。第三,抗原检测没有替代核酸检测,核酸检测仍然是确诊的指标。第四,辉瑞新药Paxlovid进入治疗推荐,居家也可以服药治疗。

中超第一支县级球队:梅州客家的足球乌托邦 @ GQ报道

几个月前,梅州客家足球俱乐部成为了中超历史上第一支县级球队。由于位置偏远、投入有限,梅州客家队在吸引力上无法与那些一二线城市的俱乐部媲美,蚂蚁和大象竞争,依旧不落下风,这并不容易。

梅州客家队成长的这9年,也是中国男子职业联赛“金元足球”走向极致的9年。少数球队用大量金钱招募球员,追求在最短时间内提高球队的技术水平,甚至成了一种“金元霸凌”,形成了球员市场的通货膨胀——2017年世界薪酬前20球员中,有一半在中超。

以广州恒大(2021年在足协中性名政策下改名为广州队)为例,10年里俱乐部前后累计投入150亿元人民币,换来了包括2个洲际冠军和8个中超联赛冠军,也带来了连年的亏损。不久前,广州队发布限薪文件,规定一线队球员顶薪不得超过60万。从一场比赛奖金千万、普通球员工资年薪千万到顶薪60万,不过两年,足球市场极端膨胀,又急剧萎缩。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梅州客家队,一个身处广东梅州市五华县,2020年才刚刚脱贫的小县城的不知名球队,在金元足球逐渐落幕后,终于显现出了自己的能力。这种来之不易的成绩背后,时刻对照着中国足球沉疴已久的顽疾,在远离繁华的小镇,逐渐生息着新的希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