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86:思考的再思考。

二审不开庭,公正执法对长沙司法系统来说有那么难么? @ 远方青木

你认个罪让我们没事,然后我们就把你当庭释放,你好我好大家好,这事就这么算了好不好。

司机周某在宣判现场,当庭表示认罪,家属也签了字,只求能回家。但出了法庭的大门,回到家后的第二天,周某立刻翻供,立即上诉,要求二审

因为被隔离人间200多天的周某回到家后,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律师,并见到了外面群众对自己的支持。

最基本的程序正义都做不到的话,何谈实体正义。


劳荣枝案二审终于不再法援 @ 天下说法

从昨天媒体报道的情况看,网络上还是充斥着一审期间的片面言论,谴责劳荣枝是女魔头,杀了七人,上诉也改变不了结果。

但是,网友看到的听到的,只是经过裁剪的事实,未必是真相的全部。

一审庭审全程直播了吗?没有。

辩护意见公开了吗?没有。

除了公诉人和被害人代理律师发声,几乎听不到辩方的任何声音。所以舆论一边倒很正常。

不是说嫌疑人的口供说的就是事实,而是目前的证据里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劳荣枝有故意杀人的实行行为,那如果依据间接证据来进行推定的话就要非常慎重。可判决书的逻辑却是“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可能会被法子英杀害而不顾,客观上导致被害人被害身亡”、“尽管没有直接实施杀人行为,但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法子英可能实施杀人行为”,全都是这样的论调。也就是说,劳荣枝的故意杀人犯罪事实,都是靠“明知或应当知道”推断出来的。

劳荣枝案同样有货拉拉案的问题——用吴律师的话讲——占坑式辩护。不同的是,江西高院允许委托辩护律师参与二审,“希望这是一个公平的起点”。


律师为什么为坏人作辩护? @ 天下说法

律师是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而不是唯当事人的意志马首是瞻。

所以萧乾最后得出结论,他说看来律师制度是为了保证判决的公正性

如果一个法官能够碰到一个苛刻的律师,不断的挑你的刺,是应该埋怨他还是应该感谢他,你应该感谢他,因为他避免了你犯错。他给你挑错避免了你犯更大的错误。

所以从这个意义而讲,律师和司法人员要追求的使命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不要轻易对人开启道德判断,哈怀在法律中是很难说的,即便是坏人我们惩罚他,也是为了尊重他。我们也要按照程序来惩罚他,因为按照程序来惩罚,这个正义才能走得远,才能走得久,才能走的稳定。

已经推荐过好几篇关于“律师为什么为坏人作辩护”的文章。原因直指一个目的——保证最基本的程序正义,维护最基本的辩护权。


阅读新闻的学习技巧,每天进步一点点 @ 每日怡见

中国媒体类型大致就说的很清楚了:

一类传统官媒。(权威)

二类市场化官媒。(参考报道)

三类网络平台。(都是转发新闻)

四类就是网络平台上的创作者。(与新闻无关)

新闻是只有前两类才能生产的,因为有采编权。后二类更多是个人创作,比如观察者网有自己的栏目,但是这不是新闻栏目,更类似一种网络脱口秀。第四类就是个人内容创作,并非新闻,是纯粹的民间行为。

你看完以上这些,以后再也不会被假新闻骗了。以后你看见一个新闻内容,第一反应就是,新闻来源是什么?是哪家媒体报道的,这个媒体是什么级别?

因为手机阅读是平台根据你的喜好,给你推送阅读内容的,你会错过很多重要内容,因为平台算法会认为这些不能对你投其所好。

相反,报纸的内容排序,并不是读者导向的,而是编辑导向的。编辑会先根据内容级别的重要性,把版面排好,这样的结果就是,最好的版面未必是你喜欢的内容,但肯定是最重要的内容。

而且当你看报纸的时候,报纸是把重点内容全部聚合起来的,而不是你喜欢,就组合推送什么,这样就不存在信息茧房了。

搜狐新闻的24小时,是全网热点的时间链,侧重点是热度。而央视新闻APP的时间链更为重要,是24小时内,每一小时发生的重要时政、经济、社会改革内容,侧重点是政策方向。

央视新闻的24小时—时间链,更干货,点击时间链的每一条,打开就是具体的详细内容,非常强大的功能,这样我们就不存在因为时间而错过重要新闻了,你每日把央视新闻的时间链刷一圈,很快就看完了今天发生了什么。

在网上开启本应该律己的道德批判前,烦请基本了解一下事情全貌。以上为一种方法。


如何批判性思考? @ 新少数派

根据英国学者理查德·保罗的定义,批判性思考指的是对“思考的再思考”

也就是说,批判性思考“批判”的是每一个观点或结论背后的思考过程,即相应结论是否通过缜密、系统的思考得出来的

批判性思考本身不是去判定你的观点、想法正确与否,它在乎的是你的思考过程是否缜密,你的思考过程的质量优劣如何。

批判性思考最常见且重要的用途有两个:第一,捍卫自己的信念;第二,对自己最初的信念加以评估和修正。

基本了解事情全貌后,烦请展开批判性思考。以上是“思考的再思考”的介绍。


20年发行数百万,畅销书《乌合之众》有多尖锐? @ 中央编译出版社

勒庞在书中所论及的现象都是来自其对当时社会的思考,《乌合之众》作为群体心理学的开山之作,勒庞的某些关于群体的观点至今仍然适用。有些人称呼勒庞为“预言家”:不管在哪个年代,他的思想似乎都恰逢其时的迎合了大众对群体心理研究的需求。

我们最不能否认的一件事是,大群体时代真的己经到来。互联网使人与人之间没有距离:从线上到线下,从远处到身边,我们全部身处其中,无法逃离。如何理性看待群体事件?如何不被非理性的群体事件所吞噬?也许某天不小心,我们真的会掉入乌合之众的陷阱。

经过批判性思考,就可以最大程度避免成为乌合之众中的一员。以上是历史上对网络现状的预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