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85:路很长,但我们永远在路上。

在这82部短片中,我们看到了中国动画的未来 @ ACGx

无论是极具拼搏精神的《斗罗大陆》,还是尽显国风之美的《眷思量》,这些优质国漫已经成为了传播人文精神的有力载体,尽情展现包含“真情实感的故事、燃文化内容、展现极致美学风格”在内的“真燃美”价值观。腾讯视频持续为市场输送高品质的正能量国漫,让展现时代精神的优质作品与年轻人之间形成深度情感连接。


我在社区帮毒瘾者戒断 @ 真实故事计划

经历强制隔离戒毒之外,社区戒毒康复也是毒品成瘾者需要面临的挑战。在中国,目前有300万名戒断三年未复吸人员,对于他们来说,戒断是一场终身跋涉,直到生命终结才可断言胜利与否。

王佑宇是北京丰台区美沙酮药物维持治疗门诊的一名社工,平日的工作就是观察毒瘾者戒断进程并为他们提供各种帮助。工作之余,他常驻民间戒毒互助小组。在他的观察中,毒瘾者实际上是在用精神对抗身心对毒品的依赖,从被戒毒机构登记在册到回归社会,戒毒者的路途漫长而艰难。

以下是他的自述。


从零到世界第三,这个项目被他们重新定义? @ 界外编辑部

现代啦啦操于起源于美国,它从最初的美式足球呐喊助威的活动发展成为世界范围内的一项体育运动,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2002年,啦啦操才被引进中国,2009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开展全国啦啦操联赛官方赛事,在大学竞赛领域,北京体育大学武汉体育学院等顶尖体育类院校处在第一梯队。

在普洱这座边陲小城,开展啦啦操这项小众运动,李冬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但他对这件事有信心,相比北体大武体等招收的成熟运动员,从零开始也有优势,他们有无限的成长空间,以及学生们都是从最基础的动作学起,相较于那些从小练起,动作已经定型的成熟运动员,普洱学院的学生只有这一个教练,他们的动作更为一致。 在普洱学院实习阶段,李冬就经常在体育活动时间去选材,以至于后边学生们见到他,还没等他开口就连连摆手,“不跳不跳”。成立Charming Monster啦啦操队的第一年,他使尽招数,凑出了11人。

经过高强度的训练和精心的编舞,普洱学院啦啦队从刚成立时默默无闻的参与者,变成了国内啦啦操领域的奖牌收割者:五年来,普洱学院啦啦队获得了啦啦操世锦赛季军亚锦赛等4项桂冠,以及国家级比赛冠军9项


当一辆红色卡车,驶向远方 @ 新东方

截至目前,郑州、西安、合肥、成都、宜昌、佛山、兰州、连云港、武汉、乌鲁木齐、太原、海口等新东方分校,共计捐出了共73366套这样的新桌椅

课桌椅的损耗比想象中大得多,这点孙吉芯在捐赠的时候也意识到了:“其实现在乡村学校基础设施都挺好,他们缺的是耗材,像是课桌椅、打印机、灯泡这些,并不是一次性投入就能解决的,所以我们当时去石家山的另一所学校也送了很多这些东西。”

其实每一次公益行动,我们都能发现新的问题。

乡村,教育与公益,无论哪一个议题都太宏大了。我们努力地去发现,去看见,并想要做出一些微小的改变。

而往往,这些变化的可能性就藏在细节里。或许就像姚振华一样留心一下,就能帮助乡村学校的孩子们建一个温暖的室内厕所;或许就像孙吉芯一样灵光一闪,就能想到把桌椅捐出去让这些桌椅产生更大的价值。

像是一种近乎本能的思考,不为了获利,也不一定为了长远,只是当下单纯地想,我还能再做些什么。

怀有这种想法,新东方人总有意愿投身到公益事业中。成都、西安、郑州、太原、合肥、宜昌、佛山、兰州、连云港、武汉、乌鲁木齐、海口……越来越多的分校参与到捐赠课桌椅的活动中来,也有越来越多的卡车载着桌椅从各地的新东方学校出发。

这样一想,新东方之于公益,也像是一辆公路上的卡车,驮着能驮的一切,开向远方。

路很长,但我们永远在路上。


一个新闻行业“逃兵”的回忆 @ 六神磊磊读金庸

反正当记者就是这样一件有趣又很刺激的事情。

成就感和耻感、遗憾感、紧张感并存,都会同时伴随着你。

肯定不赚钱,但是绝对锻炼人。

什么人基本都见过,什么事大概也都经历过,经历过就容易看得透,想得通,能明白

我想金庸如果不是当过记者,肯定武侠小说也不能写那么生动。

有个段子,家长问老记:“我儿子想学新闻,以后当记者,可以吗?”

回答是:“那要看儿子是不是亲生的。”

这是纯搞笑。如果想当记者,锻炼自己,很好的,就是得有个心理准备。

作为一个逃兵,共祝记者节快乐。


北京大爺。 @ 誰最中國

一直觉得,当你与一个城市相熟,在你眼中,城市就会不自觉变成人的形象。

如果上海更像一个穿着旗袍、落落大方的女性形象,北京或就是一个不修边幅、却又深藏不露的男性形象。没开玩笑,有时候想起北京城,脑海里就活脱脱出现站在胡同口背手盘着核桃,聚在一块儿聊天儿的北京大爷们。

他们时而疏离,时而热情;他们有在皇城脚下过生活的通透,却也不精明、不世故;他们不修边幅的外表下,心却可能还一如少年……仔细咂摸,这一切又都像我们自己,每一个曾在北京待过的,或正待着的人。也像这座城,没有上海的精致、江南的清丽,糊糊涂涂,大大咧咧,却保有着一份初心般的可可爱爱,莽莽撞撞。


“情侣去死团”怎么就销声匿迹了? @ ACGx

再次提起“情侣去死去死团”给人一种科技考古的错觉。

2004年,中国超人气论坛猫扑的神秘版块“里屋”迎来了“死死团”,团员大多因感叹自己单身而加入,但是除了在论坛上喊喊口号之外,并无破坏他人情侣关系的实际行为。“死死团”的名号吓人,但是最早活跃在这个团体的团员被人们称之为“御宅族”,在当时的主流报道中是这样描述御宅族的:没有攻击性,长时间趴在电脑前,热衷于各种亚文化,并对该文化有极度深入的了解的人。所以,早期的“死死团”团员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各大论坛喊口号:情侣去死!


五台南禅寺|改头换面,千劫何缘存象法。 @ 方待夜半听君语

南禅寺在历史上是一座不知名的小庙,其修建历史在存世文献中鲜有记载。1953年1月,山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崔斗辰与北京市文物整理委员会杜仙洲赴五台山了解文物建筑修缮保护情况,五台县人民政府反映,县城西边李家庄南禅寺系唐代建筑,已残毁,急待修缮。随后,山西省文管会派人进行了勘查,并将测绘结果和照片报告文化部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同年10月,文化部社管局组织陈明达、祁英涛等相关专家对南禅寺进行了详细勘察。

就此,南禅寺为世人所知,寺中大佛殿被确定为国内已知最早木结构建筑


被深圳校服困住的身体 @ 众生BEINGS

无论是短上衣还是短裙,它们都在暗示着:腿长、纤瘦的身体才是好看的。但是这样的“好看”,代价是被凝视的焦虑和不舒适的着装,在“想要好看”和“担心走光”的冲突中持续自我消耗。无论能否穿上那一件小码的上衣,女生们都会因为显露身体,或者无法显露身体而感到困窘。她们难以接受自己真实但不完美的身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