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78:人这一生,永远只猜到开头,却预料不到结局。

全面解析NFT发展简史、价值及未来 @ 腾讯科技

NFT的概念是由加密猫CryptoKitties的创始人兼CTO Dieter Shirley在2017年正式提出的。当年,随着BTC在短短的2个月内从5000美金上涨到20000万美金,在这场声势浩大的加密牛市中,一款加密猫游戏迅速走红。2017年夏天,ERC20通证标准与基于ERC20的1C0尤为火爆,在加密猫推出后,很多用户问到Dieter加密猫和ERC20如何交互,而实际上加密猫和ERC20是无法实现兼容的,因为加密猫是基于另一个通证标准ERC721的,是非同质化通证,而ERC20是同质化通证。为了更好的解释加密猫与ERC20的区别,Dieter想出了一个固定而简单的回答,随后Dieter就提出了NFT的概念,即非同质化通证的概念。于是,随着加密猫的火爆,NFT的概念迅速走进了大众视野。由此,数字资产不再只是指代加密货币,而是由同质化的加密货币与非同质化的NFT代表的加密资产组合而成。


1984年:大江大河在这里起步 @ 研究观世

那一年,距离苏联解体还有7年。距离柏林墙倒塌还有5年。距离台湾解严还有3年。而距离奥威尔出版小说《1984》,已经过去35年。

人这一生,永远只猜到开头,却预料不到结局。


县城再无清华北大的后果 @ 文化纵横

作为一个外地考生,我曾经一厢情愿地以为,清华北大在北京招生名额多,所以北京学生比起我们一定弱爆了,你们有啥了不起啊,信不信来陕西我分分钟考死你啊。呵呵,老子来清华了,你们就等着给我们垫底吧。

结果实际上,北京学生的表现整体上是比较优秀的,而且实际上名牌大学里比较容易堕落垫底的是小县城学霸……

而且我发现,尽管清华北大在北京招生名额很多,但是父母教育程度不高的北京土著家庭却很少有孩子考上清华北大。就我在北京的生活经验来讲,尽管清北在北京的招生比例远高于外省,但是对于很多土生土长的老北京而言,清北还是那样遥不可及。甚至可以讲,清华北大在北京的招生名额,多数被那些早些年通过自己努力考入北京、留在北京的外地人的后代所瓜分。


为了卖好书,这些书店开始“不好好卖书”了 @ 乌云装扮者

相比于线上销售,实体书店具备两个不可撼动和替代的优势:物理空间以及空间里的人

不必费心等打折凑满减,也不会被大数据推荐扰乱了阵脚。当我们走进一家书店,被印刷物独有的气味包围,视线被各式各样的封面占据——这种立体的感受是线上购书永远无法提供的。

最妙便是不带目的地去逛书店,跟着直觉去搜寻,天气、心情、来路上的一点小事、或者是书店的氛围都可能促成一场与某本书的“一见钟情”。如果在选书时有困惑,就直接与店员聊聊天,大概率会收获真诚的推荐与评价。

深圳出差的时候偶遇“精神宣言”书店,选品小众且文艺,有一些很难找到的书。特为推荐。


六禾书摘第二年,我们推荐的42本书 @ 六禾投资

在做这个栏目以及读书会的两年中,我们发现了智慧的一个强大特征——可积累性

不同学科和领域并非泾渭分明,而是有着许多不同的交叉点,因而可以用共通的思考模型借鉴参考,相互学习,而随着这些思维模型的增加,知识结点越来越来密,犹如一张蛛网,就更容易捕获新的智慧,形成正反馈及强大的可积累性。

在心理学中,会将人的智力会分为两种——流体智力和晶体智力。

流体智力是一种以生理为基础的认知能力,如运算速度、推理能力等,而晶体智力是指在实践中以习得的经验为基础的认知能力,如语言文字能力、判断力、联想力等。

人的流体智力在20多时达到巅峰,但伴随着生理机能的下降也逐渐下滑。但晶体智力却不同,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积累。多学科思维正是这样一种可积累的晶体智力。


五天剥夺理性,解密洗脑培训的千层套路 @ 果壳

洗脑这门技术真实存在。传销、邪教,以及这类“集体觉醒培训”(Large Group Awareness Training,LGAT)都在使用。洗脑总体上可以分为三个大步骤:

布置陷阱;

打开心门;

植入新观念。

说到底,人之所以会被洗脑,会被精神控制,不是因为“太过脆弱”“不够聪明”。

而是因为人会信任拉他们来的亲友,会信任看上去自信的教练。

因为人在做出承诺(我要上课,坚持到底)后,就希望能遵守承诺。

因为人到了新环境里就会试着适应环境。

因为人会环顾四周,模仿其他人的言行举止,相信大多数人的行为是对的。

因为人会尊重权威,服从上级。

因为人会想要帮助同伴,不拖团队后腿。

因为人在感觉被爱被接纳的时候,就会想要报答对方。

因为人会害怕错过,在听说“如果不上这个课程,将错失非常重要的提升人生的机会”后,会想要“试一试”……

人皆如此。


骑手谜云:法律如何打开外卖平台用工的「局」? @ 致诚劳动者

这个系统里,不单只有算法令骑手受困其中,更有一张精心设计的巨型法律关系网络将骑手包裹在内:A公司给他派单、B公司给他投保、C公司给他发工资、DEFG公司给他交个税……它们互相交织,将骑手紧紧捆住,可当骑手真正跌进前方的大坑并向外求助时,其中的任何一家公司都不足以成为他的「用人单位」。而站在系统外的农民工律师,仿佛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劳动关系」被这样一步步地人为打碎……

「个体工商户」的出现引起了我们的高度警惕。因为在我国法律框架下,一旦成为「自担风险、自负盈亏」的个体工商户,就意味着被剥夺了「劳动者」的主体资格,不再可能受到劳动法的保护。实际上,对于任何一位稍微懂点公司法和劳动法的律师来说,「个体工商户」都可能意味着一场同时「避税」和「避社保」的架构操作。

一位参与处理过骑手劳动争议的平台方诉讼律师曾私下里对我们说,「外卖平台就好比一条大船,周围绑了1000条小船,它现在把骑手都放在这些小船上,于是其中任何一条小船的沉没都不会影响到大船本身,外卖平台可以轻易丢掉包袱,继续前进。」

目前,全国有上千家配送商,他们的主要角色是承担外卖平台扩张过程中极力甩掉的骑手人力成本并起到法律「防火墙」的作用。从美团年报中可以看到,其餐饮外卖业务的毛利率逐年稳步提升,自2017年毛利率首次转正后的8.1%增加至2019年疫情前夕的18.7%。相比之下,外卖行业最大的配送商之一只占据4%左右的市场份额,2017-2019三年平均毛利率仅6.7%。换句话说,外卖平台的财务数据之所以越来越好看,部分是因为被其踩在脚下的多如蚂蚁的配送商为其背负了沉重的人力成本和用工风险。

我们曾经一度怀疑法院是否真的会被配送商和灵活用工平台的操作所迷惑,结果灵活用工平台的工作人员向我们声称,法院会视「场景」严重程度(人身损害抑或财产损害、伤残等级等)决定是否穿透整套法律安排以追究相关主体的责任。「总之我们可以帮您降低概率」,而降低概率就意味着降低成本和风险。

我们顺着这条线索分析了近2000份司法判决,并很快验证了他们的结论。当平台用工迭代和升级到模式7(网络外包)和模式8(个体户)后,我们清晰地看到配送商将承担用人单位责任的概率从82%成功地降到了46-59%,而外卖平台则基本控制在1%以内。法院已是保护骑手的最后一道防线,每减少一个百分点,就意味着成千上万的骑手被悄然推向权益保障的边缘。


趁此机会,好好认识一下苹果供应链 @ 第一财经YiMagazine

苹果对供应链的管理展现出很强的魄力。比如ERP系统的强势引入,比如买断技术、产能和设备的“钞能力”,以及为了更高的物流效率而持续改进自己的产品包装设计。在这条绷得很紧、却又运转流畅的供应链中,苹果产品与消费者能够以最高效、合理的方式相连接,这其实也形成了苹果在品牌力与产品设计之外隐藏的另一重溢价空间。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青年离婚水平变动分析 @ 中国青年研究

改革开放以来,包括青年在内的中国人口的离婚水平不断上升,以2002年为界可将70年代后期开始的第三次上涨的离婚趋势划分为前后两个增速不同的阶段。在此背景下,本文从社会人口因素和法律制度变迁两个宏观角度尝试解释我国青年的离婚率上升现象的原因。研究认为,2002年以来的青年离婚率攀升在一定程度上是离婚自由原则的贯彻及青年婚姻观念更新的体现,社会地位的提高等内、外因条件促使青年女性通过离婚来改变其家庭地位依然弱势的境况。有关部门应推行离婚冷静期的离婚咨询等配套机制和措施。


让别人看到你的努力 @ xuxiaofeng

美国经济学家泰勒·考文说:“掌控力需求源自人类内心深处的欲望,这也是感觉到失去掌控力是如此折磨人的原因之一。”当我们看到人或者机器在为我们一丝不苟地工作时,当我们掌握下属的工作进程和态度时,我们会得到一种安全感,觉得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文章有点职场厚黑学的味道。我就是单纯的介绍个心理学概念。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