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76:无知是灾难性的。

在婚育学校的废墟里,她拍下80年代的生育宣言 @ 看客inSight

废墟拍摄仰仗运气,“你可能什么都拍不到,也可能拍到很多东西”。废弃的矿区是她喜欢的拍摄地,那里会有生活区,有学校、电影院、医院。这个矿区只保留了很小一部分在作业,生活区挪了新址,只剩下老人。而旧生活区完全荒废了,是理想的拍摄地。

这间保健院没有名字,在地图上并无标识。搭档开车开到矿里,Qing用眼睛,同时以卫星地图辅助,像雷达一样寻找可以拍摄的目标。发现宿舍楼旁的一栋建筑,那么可能是学校或者是医院,他们就进去看一下。她慢慢总结出规律,外体规整,呈现出苏联风格的联排建筑,进去拍摄往往有意向不到的收获。


一篇看懂萨特的存在主义,很治愈! @ 外研社法语工作室

每一个法语学习者也许都多多少少听过萨特和存在主义,印象可能都是:迷茫。其实,它看似高深,实则非常简单和治愈。比如,保护个体的自由、自己做决定自己负责、自己的价值自己创造、尊重变化、拒绝标签等等。这些观点都会让我们深受鼓舞。因为当我们真正有了对自己的责任感之后,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好好生活的动力。

写到这里,小编想用通俗的比喻再说一下萨特的存在主义。大概就是,人生来好比一片空地,什么都没有,需要后天在这片地皮上建房子、修花园等等,让它丰满起来。当然,全由自己做主!


他领跑全程,却在最后一刻放弃:对不起,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 InsDaily

这是一个竭尽全力,却无名无姓的角色。领跑员的身高限制在1.80m-1.85m,百米成绩在11.2s内。

他们在奖牌榜上没有名字,在2012年前,甚至不能和运动员同台领奖。

但徐冬林,一跑就是很多年。

多么可歌可泣的职业啊!


封关一年半,我与女友3次在深港边境相见 @ 香港体验官

不过视频终究是视频,所以去年经过5个月的“异地”后,我们凭借之前在香港的郊游经验,想到了远距离相见的方法。

一开始的地点是深圳的盐田海滨与香港新界东北古埔村附近的山岭。这两个地方中间隔了一个沙头角海中间最近的距离是1公里。

在深圳期间,有一次我骑美团单车,发现了一个地方可以近距离看到香港的小山丘。后来查阅资料知道这个地方叫白虎山,是香港的最北点。这里两边相隔仅仅400米左右,交通接驳也很方便。

白虎山见面详细位置:

深圳:定位罗湖区鹏兴天桥(深圳地铁2号线仙湖路站A2出口,出来一直向前走就是了)

香港:白虎山(上水乘坐79K巴士终点站松园下,或59K小巴香园围下,再沿明显的山路走上去就可以了

多么可歌可泣的爱情啊!


难到让孙燕姿唱哭的奇数拍究竟是什么? @ 哎呀音乐

而在流行音乐中,偶数拍的音乐是最常见的,它几乎占据了总数的90%。4/4、3/4、6/8、2/4,这些拍子都是极为常见的拍子。然而奇数拍的音乐却不常见,这是因为它的规律有些难以捉摸,且技术含量也相对较高,很容易让普通人觉得这种音乐“毫无节奏感,听上去一团乱”

其实,在我国的华北平原上,劳动人民们早早地就将奇数拍运用到民歌的创作中。这首《小白菜》将休止符作为每个小节的最后一个四分音符,随着歌词的字数从4个字,变成了3个字,歌曲的节奏也由5/4拍变成了4/4拍。

Mandarin的《Jerry Says》中,就采用了3个4/4拍加上一个5/4拍的节奏。在前奏的鼓声里,除了下图红框中多加的那一拍,其他部分的律动也保持一致,多出来的律动就给人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很专业的样子,完全看不懂。


北京中学编号里的秘密 @ 帝都绘

帝都会的文章全是图片,看原贴吧。


电子游戏成为处方药,为什么? @ 陆家嘴评论

20年前我们惊呼:电视机可能会毁掉下一代!

10年前的时候,很多人惊呼电脑的出现,计算机的出现也会毁掉下一代!

20年后的我们开始惊呼:手机开始毁掉了下一代。

但其实人类漫长的历史上已经证明,没有什么能够毁掉下一代,除了不懂时代的上一代!

游戏是一种文化娱乐消费,这种娱乐消费和一般的衣食住行的消费有很大的区别:现实中人与人的社会阶层,即经济资本,使得不同人在消费上有很大的差异,例如买房买车,衣着品味,也正因这种以经济资本为基础的消费区隔,使得不同阶层的人很难在许多娱乐消费上达到同情共感。

但游戏不同,它并不需要玩家年龄、身份、经历、或是阶层等方面的共鸣,甚至不需要种族或语言的相通。上述提到的《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多人竞技类游戏,均需要高效的团队协作。而在此类游戏中合作目的非常纯粹:为了赢得本局的胜利。

中国人的休闲娱乐用时并不长,明显低于发达国家,但中国人玩游戏的时间相对较多,说明中国人休闲时间选择游戏的比例更高,而在参与活动、社会交往、观看演出、摄影等个人爱好等方面低于国际水平。

为什么会这样?在快速经济增长的中国,游戏是一种价格低廉、消磨时间便的休闲娱乐方式,可能是因为中国人节俭,也可能是因为其它娱乐方式太贵,总之种种原因导致中国人在明显不及其它国家的休闲娱乐时间里,选择了游戏。

显然,该反思的不是中国人玩游戏时间过长,而是为什么现实让中国人选择了游戏?如果有更健康、有趣的娱乐,是不是人们会自然就远离游戏呢?


无知是灾难性的:论美国伊斯兰研究的发展(上) / (下) @ 结绳志

鉴于各种专家和专业知识在美国对外决策上的重要性,本文作者赛义德·侯赛因·纳斯尔从美国的伊斯兰研究的发展角度入手,细致分析了其中的缺陷和问题,并由此提出了一些具体建议。正如其所说:“美国伊斯兰研究的未来,不止关乎理论界和学界。伊斯兰世界和美国的未来,都取决于美国对伊斯兰世界的认识或无知。美国大众媒体中对伊斯兰形象的惊人歪曲,与之相辅相成的,则是所谓专家对伊斯兰的多个面向的理解的匮乏,影响数百万人性命的决策恰恰就建立在这些专家的观点之上。” 本文为上篇,主要分析的是当下的局限,下篇中更多指出的是解决之道。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会认同他的建议,但作为一位伊朗裔并在美国长年工作、观察、思考的伊斯兰研究者,纳斯尔的总结无疑为我们理解美国对阿富汗——乃至对中东、中亚、东南亚、非洲等地区的穆斯林社会——都有所助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