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74:信息时代是反智主义的新温床。

刘擎X许纪霖:社交媒体时代的知识分子与反智主义 @ 燕京书评

许纪霖:今天已经处于一个网络时代,越来越感觉到强大的反智主义在吞噬和包围着我们。为什么这样说?今天这个时代的问题太复杂了,有些问题很专业,仅仅凭靠心智结构中的常识是无法判断的。所以,这个时候公众就特别希望有一个心灵导师,或者是某一个领域专家出现,只要信任他、跟着他走就OK了。

所以,今天又出现了一批网络时代的神魅人物,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反智。服从真理,变成了信任某个具有神魅性的先知,将自己的思考权利托付给他,以他大脑、知识和心灵来替代自己。

到微博时代,就变得不一样了:微博最开始时只能写140个字,是不可能说清楚道理的。即使你发一条链接,但微博没人看链接的,只看140个字。网友还嫌140个字也太多了,最好是一个吸引眼球的金句,就会大量吸粉。知识分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微博就是网络意见领袖的天下,这些人不一定是知识分子;头部的那些,不是娱乐界明星,就是商界大佬,他们不需要说理,只需要立场坚定、态度明确。怎么说,比说什么更重要。

知识分子的说理,是要将论证的过程展示出来,不仅告诉你结论,而且让你检阅和反思结论得以成立的理性论证过程。但是,140个字是不具备反思的技术和空间条件的,微博滋养了更多的反智者:我拒绝思考,跟对人就行,即使之后微博扩展了空间,但网友的阅读习惯已经养成,越来越对长文字不耐烦,思考、注意力的时间,像小孩子那样,越来越短。

如今,在年轻人之中,文字都变得累赘,最直接的就是图像。于是,短视频成为了最流行的媒介。在短视频时代,说理变得日益的不可能。文字毕竟还有一种间离效果,还需要通过你的大脑转化为想象和理解,而图像是直接的,且会形成一个气场,就像牧师的布道,直接镇住观看者。我们的大脑不再运作,不再思考,只是任人摆布。在这个意义上说,新媒体在技术上为反智主义提供了一种新的技术条件和空间条件,乃至心智结构。

在大数据出现以后,更可怕的是,无论你今天在今日头条、抖音、快手或者B站、小红书,当你喜欢上某一类信息的时候,大数据就不断推送给你同类信息。我很喜欢梅西,但后来被每天蜂拥而至的推送,看到梅西都快要吐了!算法的推荐,让每个受众变成了成马尔库塞所说的“单向度的人”,不自觉地直接落入单向的信息之中,从而形成单向的思维,单向的人格和单向的立场,一旦进入到施展所说的“信息茧房”,那么,你就是一个被大数据所操控的井底之蛙。

今天对现代人最大的控制,实际上是通过资讯进行的。你要控制一个人是很难的,但要控制一群人极容易。微信上大部分的群聊圈,都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接受的信息都是单一的,有异类的声音、异类的人出现,触犯众怒,往往会被踢出群,于是剩下的人越来越同质化,变为一个没有差异的“我们”。没有不同声音的对话,只是相互激化。无须用脑,只须自以为是的意志力,形成鲁迅所说的“合群的自大”,相信自己这个群就是代表民意,代表真理,代表潮流。只要氛围形成了,这群人不用外在的力量,就自我控制住了。操控的手段非常简单,就是信息的单向输送,达到一定阶段,不用外在输送,群的内部就会自动过滤异质信息,自我封闭,自我净化。

信息时代是反智主义的新温床。“知识”与“信息”是不同的,我们今天得到的大部分实际都是信息,甚至很多知识都是以碎片化的信息方式传输的。信息通常是碎片化的,知识是有一定体系的,这是知识和信息的区别。

但我们今天接受的大部分知识,都是以信息的方式传递的;最后如何理解,实际上取决于我们的心智结构。心智结构是一套语法,一个人的语法结构差不多在20岁左右大学时代就被奠定了,以后读再多的书,恐怕只是一些信息化的知识而已,只能放到特点的心智结构和语法关系里来理解。不要迷信一个书读得多的人,核心是要看他的心智结构中的语法。

从这点而言,我们可以看到今天的所谓反智,有时候是以知识的方式出现,更多是以信息方式出现,再加上心智结构背后潜伏的意识形态,恰恰剥夺了知识本身的反思性

当公共领域平等讨论的技术条件、空间条件和体制条件都丧失以后,就会陷入网络时代形形色色的反智主义。说实话,这是今天网络时代令人悲哀的地方。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反智不仅是现代性的现象,也是网络社会一种被强化的特殊现象。当我们为网络所提供的民主时代(托克维尔的意义上)欢呼时,同时所要警惕的,正是这种愈演愈烈的“网络反智主义”。


塔利班接管喀布尔,阿富汗历史上为何总不得安宁? @ 施展世界

我们今天称作阿富汗的这个地方,被一条高大的山脉所东西贯通、南北分割,这就是兴都库什山脉。该山脉长约1600公里,平均海拔约5000米,最高峰米尔峰海拔7690米,属于世界屋脊的西端。“兴都”意为“印度”,“库什”为波斯语,意为“山”。这个名字也暗示着这里的文明交错性,一如“印度支那”。

由于先天的地理限制,阿富汗在历史上从来不是作为一个自在的地缘政治单位存在,而是作为一个更大的地缘政治单位的征服对象存在,这是阿富汗的宿命。阿富汗周边在历史上见证了无数帝国之兴衰。西边的波斯起起落落,北边的河间地区也孕育了多个草原帝国的崛起,东南方的印度则历遍征服。


不要神化NFT!七个问题解答你的疑惑 @ Hi艺术

NFT到底是什么?

你在无数个地方都听到过,NFT就是Non-Fungible Token,是非同质化代币,它来自于区块链技术,具有唯一性、不可替代性等特点……

相信你已经晕了。今天我们来用人话把NFT这件事一次性讲明白。

首先我们需要知道Fungible(同质化)是什么,比如你并不会在意一张10块钱和两张5块钱之间的差别,但是你会十分在意你家的橘猫和别人家的橘猫的区别(虽然它们一样肥),前者是同质化的,后者则是非同质化的。

对于区块链来说也是如此,比特币是同质化的,它可以被分割、不同的比特币之间没有任何差别,而NFT则是非同质化的,它独一无二、不可分割、一旦被铸造出来就不可能被篡改。

NFT完美契合了艺术品的特点,艺术品是独一无二的、不可分割的,甚至艺术品的部分价值正是依赖它的“唯一”。


国产汽水大溃败:国产汽水的100年浮沉 @ 李大大饼

开在国内的第一家汽水厂,是上海的正广和,英商正广和洋行1864年在中国设立总号,主要靠倒腾酒水饮料赚钱,其中就包括荷兰汽水。后来正广和觉得汽水这玩意儿挺有赚头的,并且不像酒需要很高的技术含量,所以决定自己开个厂子多赚点,买卖不带荷兰人玩儿了。他们在上海大名路转角建了个厂,叫“上海泌乐水厂”,名字的来历很文艺,取自《诗经》里的“泌之洋洋,可以乐饥”。当时在上海同样盯上汽水生意的,还有老德记药房和屈臣氏大药房,因为荷兰水里有薄荷,很多药房把荷兰水当清热的保健品卖,这两家也随着正广和的步伐纷纷建厂。

比较出名的汽水除了上面提到的那几家,还有1920年诞生在沈阳的“八王寺”,1921年诞生在武汉的“和利”(现在叫二厂汽水),1936年分别诞生于北平和重庆的“北冰洋”和“美华”(天府可乐的前身),1946年诞生于广东的“亚洲”以及1948年诞生于西安的“冰峰”。

这时,可口可乐公司以“合作运营”的方式,分别跟山海关、北冰洋、八王寺、崂山可乐、武汉二厂汽水合作,说是要合作共赢,助力他们的发展。百事可乐呢,用同样的套路跟天府可乐、亚洲汽水进行了“合作”。

这七场合作,结果非常残忍。那就是百事和可口可乐都通过蚕食股权的形式,取得了这些品牌的控制权,然后雪藏这些品牌,工厂只生产自己的可乐。

后面的故事就很想爽文小说了,健力宝越卖越好,在1988年到1997年之间,连续10年都是全国软饮料销量第一,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也得在一边被浓缩着,甚至健力宝还反过来进军了美国市场,在美国将帝国大厦第26层整层买下,开业的时候纽约市长都来捧场。而他们在美国的名气,随着《纽约商报》报道美国总统克林顿夫人喝健力宝这件事儿达到了巅峰。


海边最后的代书先生:侨信里的时代命运 @ GQ报道

清朝末年起,祖籍在福建南部泉州、厦门、漳州的华人华侨,惯于通过书信与国内亲人联络。上世纪90年代起,现代通讯工具逐渐普及,侨信没落。

72岁的姜明典是福建石狮最后一个侨信代书先生。他执笔的两万多封侨信远渡重洋,记录了一个个被时代淹没的个体命运:海边渔村的男人们下南洋谋生,女人们则被留在村庄里,她们的人生轨迹,只能在姜明典的笔下留下寥寥数笔;宗族血亲以一种牢固、隐秘的方式维系着闽南人异国谋生的集体行动,这种方式跨越时间、空间,存续至今。

这不仅有宏大叙事中的家国情怀,也有时代、宗族社会造就的残酷一面。

想起了小川糸《山茶文具店》的细腻描写。作者也是老天赏饭型,翻译也一级到位。贴一段以推荐:

QP妹妹和一群大人相处,或许是太累了,中途就躺在坐垫上睡着了。我们轻手轻脚地将垃圾分类、收拾脏碗盘,以免吵醒她。

“到了这个年纪,每天都像是在探险,因为会不断发生有趣的事。”

看着他们父女,向来陷入沉睡的内心深处,好像突然被人捏了一把,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那里涌现似的。

“不必放在心上。”

守景先生背着我,用几乎融化在春夜里的声音对我说着。

“啊?”

连树叶也竖耳细听我和守景先生的对话。


500年才能分解的塑料,如何污染了世界? @ 拍者

近日,联合国在其网站上新公布了一个在线影展——“永恒的塑料(Plastic is Forever)”

在堆积如山的垃圾堆中寻求生计的居民、在原始森林中的塑料瓶内茁壮生长的植物、在充满塑料垃圾的海域努力进食的蝠鲼……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画面,直观地向人们展示了我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塑料是如何对世界产生影响的。


精酿的高价是一场骗局? @ 36氪财经

除了给年轻人塑造时尚感,“精致悦己”才是酒精应该带给生活的高级感。曾经啤酒撸串最畅快,如今餐吧小酌精酿更沉醉。根据久谦中台调研显示,精酿啤酒的目标群体是90后、95后和00后,主力消费群体的迁移意味着居民消费水平正在升级。

喝“精酿”俨然成为了一种身份的象征,而其高级感同样体现在价格之上。根据36氪不完全调研,500毫升的工业淡啤,价格多在3元到7元之间,而精酿啤酒价格则从十几元到上百元不等。甚至华润雪花高端系列啤酒“醴”,定价直接高达999元/盒(一盒2瓶)。

通过中金对2020年典型高端工业啤酒与独立厂商生产精酿啤酒零售价的拆分可知,原材料成本占比分别为4%与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