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70: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一条线,一列车,京沪高铁走过10年 @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2年至2019年,京沪高铁年运量由6553万人次增长到最高峰的2.1亿人次,增长了2.3倍。去年受疫情影响,客运量降至1.3亿多人次,今年已经恢复至常态。

京沪高铁发车间隔最短只有4分钟,京沪高铁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洪润告诉记者,京沪高铁每天开行568列车,最高的时候开行666列,最高峰的时候每天运送近80万人。


党琳山律师:我为什么要为“坏人”辩护 @ 龙门剑客

不知是有意安排,还是巧合,三年前的“杭州保姆放火案”也是安排在12月21日开庭。我退庭后,也遭到很多充满正义感的热心群众的攻击。我已经记不清说过多少次了,“辩护权”是国际公认的最基本的人权、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刑事诉讼法》的明文规定!

我要说的一句法律格言是:“举重以明轻”,这句话出自我国唐朝的《唐律疏议》,其中的《名例·断罪无正条》规定:“诸断狱而无正条,其应出罪者,则举重以明轻;其应入罪者,则举轻以明重。”也就是说,判案如果没有法律条文作根据,可以援引有关情节较重的律条,作为减罪、免罪的依据。如《唐律疏议·贼盗·夜无故入人家》规定: “诸夜无故入人家者,笞四十。主人登时杀者,勿论。”主人把夜入其家的人杀死都不犯罪,那么如果是打伤,自然也就不算犯罪了。杀死是“重”,打伤是“轻”,这就叫举重以明轻。

下面我要讲的是一个案例,这就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波士顿惨案”。这个发生在200多年前的案例是美国独立战争的导火索之一,其辩护律师是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他是美国《独立宣言》起草委员会的五人之一,被美国人视为最重要的开国元勋之一,同华盛顿、杰斐逊和富兰克林齐名。后来他担任了美国第一任副总统,并接替华盛顿成为美国第二任总统(1797年-1801年)。

但是,最终约翰•亚当斯还是决定挺身而出担任普雷斯顿上尉及其他英国军人的律师。他在解释为何为英军辩护时,说:“事实终归是事实,无关我们的愿望、倾向或激情,这些都无法改变事实和证据。如果我们的司法体制能公开公平公正的对待这些一直以来为非作歹、恶贯满盈,令我们最厌恶的英国军人,我们才会相信我们的司法体制会公正的对待我们每一个被追诉的人!”这个逻辑就是“举重以明轻”的逻辑。

说到这里,相信那些充满朴素正义感的热心群众已经明白我要说的话了。我之所以要提到“举重以明轻”这句格言,并举出“波士顿惨案”这个案例,正是想让大家明白:“如果我们的司法体制能公开公平公正的对待那些杀人越货、恶贯满盈、十恶不赦,犯下滔天罪行的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充分保障他们的辩护权等合法权益,我们才有理由相信或者期待,我们的司法体制能够公正的对待每一个人,从而实现《刑事诉讼法》赋予司法机关保障人权、打击犯罪的使命!”

而作为一名律师,特别是一名刑辩律师,我所要做的工作就是严格依据法律、依据事实,为被追诉的人,也许就是大家所说的十恶不赦的坏人提出无罪或者罪轻的辩护意见,一方面是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也是通过自己的工作,监督司法机关恪守法治的底线、依法办案,而不致于使其权力无限无序扩张,脱离法律的轨道,从而侵犯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合法权益!

不去评价作者的其他方面,单就这篇文章的核心内容来讲,需要更多具有朴素正义感的人民群众理解。


骨科急诊室的律师们:车祸、流水线、人的价格 @ 先生制造

另一位正在练习培训时所学习的“十二问”话术模板。每一个问题的背后其实都意味着另一个问题:

1、伤到哪里了?(骨头对应的伤残标准)
2、医疗费花了多少钱?(医药费)
3、谁在护理?(护理费)
4、做什么工作的?(误工费)
5、老家哪里的?(农转非农)
6、结婚了吗?(老人、小孩的被抚养费)
7、什么时候出院?
8、这事情打算怎么办?(请不请律师?)

总结这套话术模板的是律所的老板黄维领。在公开报道中,元甲集团董事长黄维领的第一份工作是合肥司法所的公务员,那时他对一成不变的生活感到厌倦,随后辞职,做过可口可乐的销售、美邦的保险员。后来他捡起老本行,做回了律师。律师行业山头林立,所有人都在争夺高精尖案子。年轻的黄维领在行业的末端——没有多少人会找一个新律师打官司。

现在,无人问津的小案子变成了一个大生意。2021年5月,黄维领上了央视的节目,他说自己将扩大业务领域:婚姻、房产、劳动纠纷。

“精英律师时间资源有限,解决不了中国几千万的咨询需求。”黄维领在电视上说,“中国还有几十个县城没有律师”。他希望自己的版图延伸至更偏远的角落。


中国创新药往事 @ 深蓝观

2015年11月份,当食药监局陆续把核查结果公布,数据不真实、不完整的企业和医疗机构被立案调查。当看到同济医院、协和医院和301医院等大三甲医院,都未能幸免时,企业大规模的申请撤回潮开始,最终,有85.5%撤回

这一举措,翻译成大白话就是:没有人比造假者自己更了解真相,给个面子先让你(企业、临床实验机构)自己撤,否则严惩不贷。这一下子解决了大部分药品因为滥竽充数而造成审批积压件的问题。

也是在那一年的8月份,如今被称为中国创新药历史上最重要的“44号文”出台,这份全称为《国务院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发布级别很高,由国办印发。

上述人士做了一个比喻:“44号文对中国医药史的意义,相当于中共党史上的‘遵义会议’形成的共识”。

一个严酷的现实是,2015年“722惨案”后,未撤回并通过核查的药品只占10%——几乎全部是外企。这让人不敢想,之前那些通过评审的药,质量究竟如何?44号文也一并解决了这一问题,即开启“仿制药一致性评价”。

总结来讲,毕井泉主导的一系列改革政策从三个方向大力促进了整个中国的创新药行业:一是尽可能减少行政审批;二是转变创新理念,开辟了加快审批、附条件上市等快速通道;三是坚持开放与国际接轨,让中国的能快速走出去,进口的能加速引进来。

如果把药品按技术含量来分类,仿制药属于照抄,技术含量不高,只是需要规避专利问题;Me too类药品,即指在别人的基础上进行模仿创新,需要懂结构化学和药理学的人才来攻克,技术含量中等;而真正的FIC(First in Class,原创新药),则是指市场上完全没有的,技术含量较高。


30年翻46倍!欧洲杯这盘百亿生意,实在太赚钱了 @ 体育产业生态圈

推迟一年的2020欧洲杯终于开打,与大赛隔别许久的足球迷们拍手称快,看得大呼过瘾。本届欧洲杯原定宣传标语为「Building Bridges(搭建桥梁)」,11座主办城市来自10个国家,成为连接整个欧洲的桥梁。在疫情肆虐一年多后,允许球迷大规模入场的2020欧洲杯,也多了一层额外的积极意义。

自1992年以来,欧洲杯正赛收入从4,100万攀升至19.16亿欧元,提高近46倍。虽然距离2018年世界杯的44亿和19/20赛季欧冠的24亿收入有一定差距,考虑到各赛事的规模和影响力,这仍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

和欧冠奖金分配机制类似,2016欧洲杯参赛的24支球队可获得800万欧元的基础奖。小组赛中每胜场价值100万、平局50万。淘汰赛阶段,从晋级16强的150万到8强250万,再到半决赛的400万和决赛的500万,最终冠军独享300万。冠军葡萄牙收获总计2,550万奖金,亚军法国也拿到2,350万。

根据毕马威足球基准团队统计,本届欧洲杯11座主办场馆开放容量占比从22%到100%不等。匈牙利的普斯卡什竞技场是唯一开放全部席位的场馆,可供67,000名球迷共襄盛举。剩下的场馆中,阿塞拜疆巴库的奥利匹克球场和俄罗斯的圣彼得堡球场50%的开放比例最为接近。

周一凌晨就决赛了,这一个月过得真快。


郑智化,被禁言了。 @ 视觉志

很少有人知道,郑智化骨子里如此「摇滚」,如此通透。 更少人知道他竟然犀利敢说,还能出口成章。

其实郑智化犀利的背后, 是被生活毒打后的洞察, 是人生洗练后的清醒。

正应了《红楼梦》的那句话: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中国进入网络安全监管新阶段 @ 财经十一人

一位研究公司法等领域的重点高校学者告诉《财经》记者,滴滴等出行公司的数据安全重要性不仅在于拥有大量用户数据,还在于滴滴的自动驾驶技术中的高精度地图。而高精度地图与国家地理信息安全息息相关。2017年,滴滴旗下地图公司获得了导航电子地图制作的甲级测绘资质,也是该领域含金量最高的资质。

满帮旗下的货车帮和运满满平台,拥有的数据涉及到全国范围内的物流运输及ETC。满帮目前已经覆盖全国300多个城市,涉及超过10万条线路的全国运输网络。2020年12月,满帮平台上的货主MAU(月活跃用户)超过130万,GTV(平台交易总额)高达515亿元;到今年3月,满帮平台货主月MAU达到140万。

一位政府人士提到,如果说数据敏感度,相比滴滴,满帮的数据可能更敏感,涉及到全国范围内的道路交通运输数据、货运物流数据、ETC数据、金融保险数据等。

北京市君泽君(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金保向《财经》记者表示,网络安全审查源于国家安全审查,法律基础来源于国家安全法第五十九条,国家建立国家安全审查和监管的制度和机制,对影响或者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网络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得以进行国家安全审查;以及网络安全法第三十五条,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Critical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 Operator,“CIIO”)采购网络产品和服务,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应当通过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组织的国家安全审查。


滴滴打开了潘多拉盒子 @ 太阳照常升起

PCAOB并不会直接审计在美上市公司,它的审计方式是:一是要求在美上市公司必须由受认可的审计机构进行定期审计,所谓受认可的审计机构对中概股企业而言,其实就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在中国的分支机构;二是规定PCAOB可以抽查四大对上市公司的审计底稿,这就涉及到一个关键问题,也就是所谓的“审计底稿出境”。这个问题我们在去年就已经讨论过。根据2009年《关于加强在境外发行证券与上市相关保密和档案管理工作的规定》:“在境外发行证券与上市过程中,提供相关证券服务的证券公司、证券服务机构在境内形成的工作底稿等档案应当存放在境内。”这其实就形成了一个法律冲突,美国证券监管机构要求审计底稿能够出境,而中国要求不得出境。这个问题,需要得到解决。

所以中方的取态是,既不愿与美国资本市场断开联系(走向脱钩),也不能不捍卫自身的安全。从中国证监会历次关于此问题的新闻发布来看,双方关于审计底稿问题上的谈判是焦灼的,但中方仍然在积极努力。

滴滴问题的关键是,尽管从数据安全角度滴滴和其他企业都不敢越雷池半步,也就是肯定不敢将数据违规出境。但从美国资本市场的监管要求来看,如果PCAOB要求滴滴的审计底稿出境,会不会成为一个让约束体系功亏一篑的漏洞呢?坦率的讲,这在目前是一个很难判断的问题,也就是,这种风险在今天来看仍然是存在的,并且还不小。

所以站在超越单个企业的层面,站在国家层面,成本最低的方案是什么?是那些可能导致风险不可控的企业,尤其是目前涉及网络安全和数据安全的企业,不要去美国上市,或者最次,在目前审计底稿问题焦灼的时候不要去强上。这对企业来讲有点为难,因为中国现行证券监管框架下,以VIE架构赴美上市其实是不需要境内特别的审批的。也就是,在目前这个时点,在上与不上这个问题上,从法律上而言,企业仍然是有选择权的。但超越法律层面来讲,企业其实要选的是优先国家利益还是优先股东利益。

根据媒体的披露,滴滴应该是被要求过尽量留在中国境内上市的,或者至少在完成网络安全审查之前先不要赴美上市。但看起来的情况是,他们好像选择了股东利益优先。事实上,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海外上市,都是以VIE架构去绕开了国内的牌照监管问题,这个架构是历史的产物,对中国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起到了奠基性的作用。但它也是在曾经本国经济相对落后、资本市场薄弱的情况下在利用外资和维护安全方面博弈后形成的一个灰色地带。

这篇公众号文章又被判定违规了。我也真是服气。


当中年男人决定去骑摩托 @ BOSS直聘

“虽然那辆摩托车大部分时间用来通勤,可我还是喜欢骑车的感觉。特别是下班路上,骑上摩托你就会有一种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的错觉。生活看起来就不止两点一线了。”玩摩托的L说。

“人到中年,不抽烟不喝酒,总要有点爱好。这个爱好总不能是照顾老人小孩吧?那是生活或者说责任,不是爱好。你们看我花了几万块钱,可你们吃喝玩乐花的也不见得比我少啊?”玩“铁三”的舅舅说。

“坐在那儿等鱼上钩的时间,其实都是在发呆。可就是那几个小时里,你不用操心工作、家庭,就只用盯着鱼钩,整个人是放松的。收拾好渔具回家的路上,压力就又回来了。”玩钓鱼的亮子说。

存了好久的gif终于有机会放上来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