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58: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

为什么你会那么喜欢听歌?好嗨哟! @ biokiwi

听音乐虽然用的是耳朵,但是对音乐信息的处理还是在于大脑。音乐能让我们产生快乐,这显然离不开多巴胺形成与大脑奖励机制的帮助

比如颞皮层(或者说听觉皮层)需要对听到的音乐信息进行简单判断:是不是我听过的,能不能达到我想要的效果?

额下回(也是和语言处理相关的区域)会对听到的音乐性质做一些理解:比如这个曲子一些特点,音乐节奏的结构等等。

杏仁核一些额叶的区域(情感枢纽)则会对得到的音乐信息进行感情评估,进而反馈出“emmm,我们要不要把开关打开释放多巴胺呢?”这样的信息。


正派人是如何成为纳粹的? @ 三辉图书

正派人是如何成为纳粹的?这是一个吸引美国记者米尔顿·迈耶在战后旅居德国十几年进行调查和思考的问题。他由此了解纳粹统治下普通德国人的生活故事,写出了《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这也是1933—1945年间大多数德国人的真实心理状态。

如作者的同事所说:“人们绝对不可能注意到独裁统治”,因为许多事情转移着人们的注意力——国家的敌人、外部的危机和各种各样的程序;控制的加深每一步都微不足道,似乎不值得注意,但等到人们注意到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我们已经来到一个仇恨和恐惧的世界。


古代战场战锤,为何西方的喜欢带尖刺,中国的却只做成带棱蒜瓣? @ 冷兵器研究所

猿人们就已经会使用木棍作为武器了,而木棍的威力有些偏小,所以猿人们把石头绑在木棒上,这样就制作出来了最早的石质战锤。在新石器时代,早期人类开始在石头上钻孔和磨制石器外形,于是更符合现在我们对于战锤形象的石锤出现了。我国在距今5-6000年前的红山文化墓葬中,甚至出土了一个制作非常精美的石质五星形骨朵锤头,这种石质骨朵锤因为威力足够且造价较为低廉,一直到汉末时期都仍在使用。

但是如果单手锤不方便做的太重,那么做成长杆双手锤就可以比较好控制锤头的角度了。所以当时出现了这种战锤的双手长杆版本。长柄锤比较少见是因为锤头不方便做的很大,这就导致了对手只要躲过锤头的那一小段距离,就打不出足够的伤害。在实战中很难如此精确的把握攻击距离,所以在中国双手锤一般是作为刑具或是仪仗器存在的。而欧洲做成双手长杆锤版本就给锤加了一个矛尖,这样可以作为战戟使用,可以刺可以捶,这样就能弥补对于攻击距离要求过于严格的缺陷。同样在此之前也有带有矛尖的长柄晨星锤流行过。


差评、举报信与豆瓣“一星运动”:自发反抗如何走向以暴制暴? @ 界面文化

人们天然地对告密感到恐惧,因为告密者就潜藏于人海之中,而他们每每得到权力的回应,我们无法得知在什么时候,什么人会出于什么动机举报自己的哪一条言论,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告密式的举报会影响一个人的学习、工作、生活以及对他人的信任感,当举报成为当今互联网的常态时,我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在情绪和环境的裹挟下成为下一个告密者。

文章写得有点水,好几篇文章的拼凑。不过作者还算有底线,把引用的文章都放了链接,可以作为拓展阅读。


一个在急诊科工作的医生想要去死 @ 丁香园

这些我都知道,但在那一个瞬间,我还是崩溃了。

崩溃于自己原来没有那么坚强,崩溃于自己原来没有那么乐观。崩溃于一个、几个、一连串没有办法入睡的下夜班,和夜班。

我未如此确切地体验到,我们的生活是如此的脆弱,脆弱得令人绝望,只需要一点点风波,就足以摧毁原本看起来稳定的一切。

急诊科就不是人干的活儿,更别提缺人手的时候了。小甜剧《你是我的城池营垒》这周完结了,马思纯饰演的米佧就轮班过急诊科。在此也推荐一下。


一个县干部的忧患:“男人把老婆供出去了,把孩子供回家了” by 白靖平

随着历史性脱贫攻坚目标的全面完成,未来乡村的发展方向是一个重要问题。与此同时,“农村多懒汉、是扶不起的阿斗“的负面舆论常见诸网络。本文作者自幼生长在农村,在外求学及外地工作多年后又回到老家陕北县城工作。尽管他对农村的情况并不陌生,却常有处在夹缝之中,是城里的农村人、农村的城里人的双重感觉。

这种分不清老家是故乡还是他乡的困惑,在他2015年被派任村第一书记后更加凸显。通过对农村的进一步走访了解,他全面分析了农村出现的人口净流出、土地流转、产业振兴、单身矛盾、乡土体系崩溃等现象。现在农村人大部分都待在城里,以往亲戚邻里的关系淡漠了,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在出门两眼一抹黑、谁也不认识谁的陌生城市里,人们的道德约束明显少了,例如一些农村夫妻在城里租房子,男人在外打工,老婆给孩子做饭,接送孩子上学,结果是男人把老婆供出去了,把孩子供回家了。在传统伦理关系消失的同时,真正适合现代乡村的价值体系却没有建立起来,而且还面临着脑袋与步伐不协调的拉锯战。在教育普及方面,“读书无用”的旧有观念跟不上义务教育普及的步伐,导致孩童频频辍学。在基础设施与民生保障方面,步伐又相较“脑袋”慢,使“巧妇难为无米之饮”。面向未来,处于阵痛和希望之间的中国农村向何处去?全面小康之后,农村的价值重建出路何在?值得深思。


用国产香烟收复台湾 @ 魔宙

淞沪会战后,八百壮士坚守四行仓库,激励了全国人民,重庆大城烟草公司推出了一款“八百壮士”香烟

最有意思的发生在上海,1945年,抗战胜利后,上海出现了一个“大胜利”牌香烟。这样的烟名并不新奇,但是推出这款烟的公司,叫李香兰烟庄。李香兰是民国时期上海滩的大明星,1945年抗战结束,却因为汉奸罪被抓。后来才发现她本身就是个日本人,不能算汉奸,只能无罪释放。李香兰烟庄庆祝抗战胜利,怎么看都觉得奇怪。

国军开着飞机给解放军扔传单,解放军没飞机,只能用土办法——“空飘”和“海漂”。“空飘”其实就是风筝,而海漂就是漂流瓶,工具五花八门,罐头盒、酒瓶等等。漂给国民兄弟的除了劝降信,还有“来归”牌香烟。烟盒上说,说除了蒋介石一人,其他人回来都宽大处理。

好奇作者哪儿找这么多图片。


什么是印度“阿三”? @ 地球知识局

英国人为了解决殖民地兵源不足问题,和印度的锡克族合作,征发锡克士兵到各个殖民地进行治安管理

锡克人终身不剃发,用厚厚的头巾包裹住自己的长发,而且人们一般见不到他们卸下头巾的样子。由于锡克教的信仰不允许他们不戴头巾示人,所以印度的法律也在一些细枝末节处对他们开了绿灯。

从地理位置上,锡克人主要分布在印度旁遮普邦、哈里亚纳邦、喜马偕尔邦、古吉拉特邦、拉贾斯坦邦等邦的部分土地,总体上位于印度西北部靠近巴基斯坦的边界地带。

印度独立以后,阿卡利·达尔(Akali Dal)领导的旁遮普苏巴运动兴起。该运动旨在为锡克教徒争取一定范围内的独立权,最高目标为建立卡利斯坦国,而最低目标也是在印度境内建立一个锡克人的自治区。然而就连这个目标,也是印度政府所不能接受的。


100岁的厦门大学,为什么是中国最美大学? @ 地道风物

在厦门市热门景点推荐中,除却鼓浪屿、中山路、曾厝垵等风景名胜外,作为教育场所的厦门大学(思明校区)赫然位居前列。每当来到东海之滨、五老峰下,站在白城沙滩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无论是谁,那些有关学生时代的青涩回忆总会不断涌上心头。

历史上厦门大学名师众多,语言学家林语堂先生、文坛巨子鲁迅先生、历史大师顾颉刚先生、人类学家林惠祥先生等都曾在此教书育人。厦大校友、作家余光中先生自称“走南闯北的厦门人”,对厦大极为留恋;每年学校里演的话剧《哥德巴赫猜想》,则是在致敬数学家陈景润


后卫打飞乌龙球,中文男足0:14惜败医学 @ 南诏蝉鸣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4月3日早10点,中文男足迎来了2021年北大杯的首秀。在未名湖畔的鸟语花香中,中文男足的队员们诗兴大发,迷失了自我,全场所有射门——无论是面对对方大门,还是面对己方大门,全部射偏,0:14惜败医学

赛前,中文男足曾组织队员集体观看蒙古对阵日本的比赛,希望可以向蒙古这样的职业球队学习如何对抗实力强劲的对手。结果,蒙古以0:14的比分惨败日本。

观战队员纷纷表示,蒙古连中文男足都不如。因为中文男足近年来最差比分,也不过是输了12球。

本场战罢,队员们又纷纷表示,蒙古竟是我自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