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35:被别人的看法改变自己,才是真正的不摇滚。


阿北不是老板,豆瓣不是公司 @ 晚点LatePost

阿北可能失落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慢慢放弃了自己在产品上的偏执。他主动和员工们说,豆瓣很多产品方法论上的坚持,有一些理念是他自己的坚持,以后可以不用非得去按照这个严格地来。如果能证明一个设计是有道理的,就OK了。

如今,挚信资本是豆瓣唯一的投资方。挚信投过许多看上去不赚钱但对于这个时代的精神文化生活很重要的项目,他们和阿北似乎达成共识:就让豆瓣以一种保持相对文化人的尊严活在中文互联网世界里。

现在的豆瓣大部分还是比较符合阿北想要的样子,它不去刺激用户、扔广告,用户在里面也比较自如、自在。那位熟悉阿北的投资人说,“豆瓣就像是一个比较自然温润的邻里,是一个社会里一个自然的存在。

豆瓣「不商业化」的年经帖。


CIH电脑病毒大爆发 @ 航通社

2016年7月,当时中国最大的计算机漏洞民间提交平台乌云(WooYun)停业,创始人方小顿等“多名高管被抓”。此前,有用户在乌云网提交了关于婚恋网站“世纪佳缘”的漏洞,世纪佳缘站方曾认领漏洞并向平台致谢。但出乎意料的是,世纪佳缘一转头,就报了警。

像乌云、漏洞盒子这样的民间安全平台,其上活跃的人士被称为“白帽子”,与一心搞破坏的“黑帽子”相对。有些时候,“白帽子”选择事先在安全圈内小范围公开漏洞,而不是第一时间联系企业,这会被企业认为是在敲诈。如果“白帽子”验证漏洞时有进入数据库复制信息等擦边球行为,则其行为的“黑白”则更不好界定。

一番争议过后,业界接受了“白帽子”没有存在余地的现实。本来应该活跃在乌云等地的安全专家,大部分被360、奇安信、腾讯、阿里等厂家“招安”。在大厂的羽翼下,他们把自己的舞台界定为一场场国内外的网络安全大赛,为国争光。

互联网病毒上古史。


转眼就是夏天了,野蔷薇快要绿叶满枝,遮掩了它周身的棘刺;苦尽之后会有甘来。

——莎士比亚

旅行团乐队:不被摇滚改变的人生旅行 @ 界面

旅行团是摇滚,还是流行?应该走向大众市场还是安于小众?在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灵魂拷问后,旅行团不想卷入类似争论。在《乐夏》那场比赛之后,键盘手韦伟说,“被别人的看法改变自己,才是真正的不摇滚”。在他们眼中,玩音乐是少年时代的奇妙想象,也是低谷时期的心灵安慰,旅行团尽力用美好化解现实中的悲痛,用明亮的音色和浪漫的词句去表达内心深埋的忧伤。

仅次于新裤子之外最爱的乐队——旅行团——历史。希望他们出圈,希望他们被更多的人喜欢。


请允许我对《后浪》吹毛求疵一下 @ 为你写一个故事

而视频视频里举的这些例子来说,其实从头到尾说的都是一句话:

“这是你们后浪的时代,但仅限于精英。”

事实上,当今的年轻人,面临的是怎样一个时代,我们都不是瞎子,都能看到

最难毕业季、最苦应届生、加班996、买房靠吸干两个长辈一辈子的积蓄…

也不是每一朵“后浪”都能支棱起来 @ 思维补丁

“漂亮话”是一锅老母鸡汤,里面的佐料可以加入感恩、励志、赞美、个性、叛逆,以及爱国主义等多种“调料”,然而鸡汤虽美,抛祛浮沫,它们都有着同一个特征:空洞。

“选择的权利”是个体可以选择说不,可以选择不鼓掌而是提出异见,可以选择爱同性而不是接受精神治疗的权利。

我们来算一算「后浪青年」要花多少钱 @ 北极星校园观察

以上总计408581元,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733元,月平均2561元。每个后浪青年将以上事情完成1次的花销相当于159.54个月的国民平均可支配收入,即便按6个钱包算,也相当于是26.59个月的家庭收入。

没摘录太多原文,害怕这三篇文章——尤其第二篇——很快就没了。


嗑瓜子是在美国是一种亚文化,但它的成瘾性在逐渐引起重视 @ beebee星球

要说嗑瓜子如何影响美国青年,还得从美职棒联盟说起。

在MLB比赛中,每位球员每打半场就得磕光一包,都是抓住空隙往嘴里一撒,一通猛嚼。

瓜子 = Sunflower Seed。冷知识 get √ !


3500亿直播带货的残酷真相 @ 铅笔道

1、 淘宝直播、抖音、快手、微信直播构成了目前直播电商的市场格局。淘宝优势是完整的电商生态和流量;抖音和快手的潜力巨大;微信是一个纯粹的私域流量汇集地,其直播电商规模容易被忽视,微信生态电商规模已经超过1万亿。

2、 直播电商的本质是一种高效的在线批发业务,适合产能和库存边际效应明显的产品。最大的特点是信用增强,体现在主播和商品身上,降低了消费决策成本。

3、经济从增量社会逐渐进入存量社会,是直播带货在当下得以出圈的原因之一。增量社会供给有限,消费需求强于供给,所以商家不愁卖,但进入到存量社会后,就会出现竞争,同样一个产品背后会有多个厂家生产在制造,货多到卖不出去,这也就意味着消费者有了选择权。

4、 我们不能简单地把直播电商看成一个电商交易平台,我们也不能把快手、抖音看成一个娱乐平台,要将其想成一个虚拟社区。在这个社区中,人与人之间会建立信任和连接。当我们把眼光放长远一点,就会更容易理解直播电商所产生的价值和现象。

5、对于投资机构而言,不要轻易对MCN机构和大主播单独下注,主播爆红的几率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与培养一个电影明星的难度差不多。作为投资人,会更喜欢投确定性更高的项目。所谓确定性是建立在技术、效率系统、供应链、选品等因素基础之上的。

对直播带货这种购物模式还是没有太大兴趣。虽然价格很诱人,但感兴趣的商品少之又少。为了等某个特价商品等几个小时,实在耗不起这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