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21: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


2019年红牛极限运动摄影大赛


外卖骑手每天都在上演真实版的死亡搁浅 @ X博士

这些骑手,就像全天下所有为生计奔波的父亲一样,一个个都为了孩子、为了生活,在用力地活着。

在博尔赫斯的眼里,世界是小径分叉的花园,在无限的小径上,无限地分岔、交织。

我们可能只是小径上一个孤独的点,骑手也是,但在骑手给我们送外卖时,点与点间就连接上了,而他们每个孤独辛劳的身影背后,都会有一个故事。

我想,如果《死亡搁浅》想出个DLC,我真诚建议“最会在游戏中讲故事”的小岛秀夫来中国品品这种生活质感。

真实,且复杂。

浮生百态众生相。


震惊,数百亿收买的黑公关! by 远方青木

因为我可是坚定的华为粉,以前写过好多篇夸华为的文章,因为以前的华为确实值得我去夸,这次即便发生了251事件,我本都打算潜水的。

我欣赏华为的科研,但反对华为的傲慢,以势压人不是什么好习惯。

中国的伟大复兴,依赖的是全体中国人的努力,而不是某几个人,某几个公司。

没有人可以无视人民群众,哪怕是华为也不行。

收回傲慢,换回一颗谦逊的心,和人民群众融为一体,我以后还会支持华为。

希望华为不要一错再错。

另外,没人想黑你,大家都是为你好,真的,信不信由你。

被华为CEO的言论震撼到了,简直就是受迫害妄想症。黑公关肯定存在,但是所谓的“数百亿”量级的投入,说这话的时候真的不动动脑子么。本来对华为就无感,251事件及华为后续这波儿骚操作,直接路转黑了。

PS:微信公众号原文章「已被发布者删除」,找了个网上的存照留念。


2019年度电影50佳,第一名谁都想不到 @ Mtime时光网

一到年底,各种榜单也就出来了。一个英国的电影杂志能把韩国电影《寄生虫》排得这么靠前,我也是服气。


京B比京A更懂北京 @ 公路商店

四环如同孙悟空给唐僧画的那个圈,吸引着一个个妄图长生不老的京B小鬼。

幸好公司离家也就一公里多点且只通过一个十字路口,不用担心天天被警察叔叔查。大萝卜说扣3分的法条早就失效了。我也没啥诉求,只是和文章里的那哥们儿想得一样。


寻找最挤的北京地铁 @ 帝都绘

通过以下步骤所做的计算:

  1. 收集当天全体乘客进出站刷卡数据,输入基于轨网的客流分配模型,得出每个区间全天最大小时断面流量。
  2. 用断面流量除以该时段该区间的发车频次,得出单列列车载客量。
  3. 将得到的单列车最大载客量统一换算为1节标准B型车所容纳的乘客数。

结论具体看原文吧。原来坐2号线上下班是何等的幸福,不过现在更幸福。


Storm Xu:我知道有一天我会上Comedy Central,但没想到是第一个 @ 北方公园NorthPark

那些演员,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对真正的stand-up那么了解。很多演员,我觉得他们很搞笑,但可能在思维方式上,还是有一点文工团的感觉,就是一定要有个组织,你知道吧?我是比较不屑,也不能说是不屑,就是这样的事情我不太感兴趣,我觉得不是纯粹的stand-up了。

本来comedy的生态就应该是很自由的,我的段子也是自由的。在这个行业,在某些特定的国家,就会发生特定的情况。在行业刚刚萌发的时候,有些资本家,我把公司都看作是资本家,会觉得可以用钱把一些人给聚拢在一起。

《吐槽大会》第四季又开始了,吐槽力度受约束太明显。还是理解不了卡姆的幽默。


我戴着耳机,就是不想跟你交流 @ 新周刊

传播学者麦克卢汉说,媒介是人的延伸。手机和耳机同为当代人类进化而成的体外器官,一个用来社交,另一个则用来拒绝社交。

叔本华曾说:“生活在社交人群中的人们必然要求相互迁就和忍让,拘谨、掣肘不可避免地伴随着社交聚会。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谁要是不热爱独处,谁就是不热爱自由。”

戴上耳机,我就是想一个人静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