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20:是只有我,还是这个世界越来越疯狂了?


《小丑》一个精神病患者从受害者到恶魔的自白 by 大聪看电影

文明大厦有时候是很脆弱的,在文化沙漠中建起一座文明大厦可能需要几百年上千年,但是想要毁灭它,可能只需要一瞬间。

我们每个人心中或许都住着一个小丑,这个小丑代表着暴力,无序,混乱,嫉妒,贪婪等等负面价值,但我们自己,同样可以选择去感化他,认可他,同情他,改变他。而不是像电影中被小丑控制了自己。

人性这个东西,就是人在神和魔鬼之间签下的契约。这或许正是《小丑》对于我们的警示。

前三分之一实在是太压抑了。不过后三分之一直接燃爆了,开放性的结尾以及主角精神病带来的情节上的亦真亦假,难得的好片子。上面的影评,含剧透,谨慎观看。


制造业老板真实的自述:我年收过亿,连500万都拿不出来! @ 价值线财经

其实,这几个制造业老板的故事所折射的正是当前我们的制造企业所面临的几大困难:资本涌入、税收过重、成本上涨、“一刀切”式环保以及来自权力部门的制约

当然还有城市政策的影响,有些城市觉得脏乱差的制造工厂已经影响了环境,不能代表城市的形象,工厂的去留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沉浸在房地产和金融的海市蜃楼中,忘记了这个城市的兴旺之本——制造业,也忘记了来时的路。

最后,我们还有一个问题需要那些正在极力打压制造企业的地方来回答,你们一步步把制造企业逼走,但那些因此而失去生计来源的家庭,他们又该去向何处呢?

当好一个制造业老板,真难。

插播一条新闻:11月18日,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发布通报称,建设银行北京市分行和平安银行北京分行部分分支机构未积极贯彻落实国家关于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降低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的部署要求,执行监管规定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抵押类小微企业贷款存在借贷搭售、转嫁成本等问题,变相抬升了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增加了小微企业负担。

中小企业,尤其是实业老板们的难,近两年愈发凸显。可是谁又会真正在乎他们呢。


天津人到底为嘛下午结婚? @ 上流UpFlow

目前看来最靠谱的说法应该是天津工业城市说。

解放后的天津市区居民多是工厂工人,1953年毛主席视察天津汽车制配厂,1954年毛主席又视察了天津碱厂和造纸总厂,领导人两次视察,极大鼓舞了工人的生产热情。很多工人纷纷放弃休息时间,加班加点完成生产任务,许多准备结婚的青年男女主动推迟婚期,在这样一种社会背景下,许多要结婚的青年工人简化了结婚程序,不再兴师动众,而是利用下早班的时间,在下午去接新人,晚上大家欢聚一起,为新人祝贺。

虽然籍贯是天津,但是对这座城市完全无感。感觉比部分北京土著,更加不思进取。


草根在天堂,网红在地狱 @ 最人物

年轻人们渴望在一夜之间走进公众的视野,通过种种手段收获一群追随者,从而让流量为自己带来名气与大笔金钱。

然而,这些少年少女只看到红人的光鲜,却从未想过,时代大幕拉开,会有多少人在这绚烂的舞台上来来去去,但其中多数,都是连名字都无法留下的小角色。只有被上天选中的幸运儿,能得到名,或谋到利。

可当盛大的狂欢落幕,从聚光灯熄灭的那一刻起,不同来路,不同的选择,也会把那些幸运儿送往不同的命运终局。

有些人,幸运地在爆红与平凡中找到了微妙的平衡,只是在享受着持续名气带来的红利同时,却也不得不面对其带来的种种困扰;还有些人,被虚无的追捧冲昏了头脑,登高跌重,最终在舆论的湍流中溺水而亡;极少数清醒者,明白名气不过身外物,能够侥幸在由爆红卷起的风暴中,守得云开见月明。

但更多的人境遇,会让人想起这首诗: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社会需要焦点,他们便被大众簇拥着捧到台前,新鲜感过后,人们又涌向下一个热点,徒留这群昔日主角在满地狼藉中间。

如此局面,我们不妨化用股神巴菲特的名言:“等到潮水退去,你才知道谁在裸泳。”

只不过对于这群草根,汹涌的潮水,是社交媒介突然带来的名气与资本,而泳衣和底裤,则是成名前,生活与阅历在他们心中铺就的生命底色。

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名利场走一遭,不过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仅此而已。

浮生百态众生相。


跨性别“明星”李二毛的失控人生:努力过,也回不来了 @ 凹凸镜DOC

据报道,中国LGBT人数预计在4000万到7000万之间

经过十七年陆陆续续的拍摄,中国独立纪录片的观念也在不断变化。从《二毛》中我们既能看到十多年前DV时代粗旷生猛的纪录形式,也能看到这个时代对观察纪录片的完善和颠覆。

浮生百态众生相。


「老军医」是怎样炼成的 @ 大象公会

以当时数据看,中国娼妓行业甚为发达。1935年统计表明,北平公娼数量与城市人口比例达到了1:259,上海则达到了1:137;而伦敦比例是1:906,巴黎比例是1:481。上海是全球妓院最多的城市,私娼数量更多。

军管模式下,药品不得外流。嫖客们如果暴露自己患有性病,免不了要接受各种各样审查。想要实现一针就灵,只能幻想「老军医」帮忙。

开放之后的8、90年代,性病又暗流涌动。不论是当时「严打」,还是正规医院里医护人员的白眼,左邻右舍、同学同事们的异样眼光,都使得性病患者求治无方。和军管禁令年代心理相仿,人们再一次求助于「老军医」。

标题有点哗众取宠,但是内容乱七八糟,还是值得一看的。文章的逻辑就是「老中医」有渠道拿到青霉素治疗梅毒。


我怀疑你们瑞士人的脑子,都装了一只表 @ 九行

“如果瑞士是一座房屋,那它应该是座标准式的建筑,外观平凡,但内部实用整洁,没有奢侈的按摩浴缸……我希望10年后这座房子还是一样‘无趣’,因为这种建筑风格就是协调和妥协的产物,它给我们带来了坚实和安全。”

说这话的是瑞士一国民会议员。看来欧洲里最懂得中庸之道的国家,是瑞士。

喜欢一切稳固的物质,还能创造出属于物质的艺术。

绝不参与战争、绝不允许交战国使用其领土、也不为交战国提供雇佣兵部队的瑞士,绝对是闷声发大财的鼻祖。总说瑞士很美,但是我觉得中欧一直就是各种美啊。


为什么美国没有支付宝? @ 未央网

其实这只是FB入侵金融业的备选方案,首要方案是发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Libra,有人理解成“国际版微信支付”,但Libra还没有发行,就受到各国监管部门的叫停,群友们也纷纷退群,看样子已经是“胎死腹中”了,所以FB只能退而求次发布Facebook Pay。

在西方,银行业是由资本集团垄断的,不可能轻易舍弃这块蛋糕。因为这些资本集团掌控着美国的经济命脉。根据麦肯锡的报告显示,2017年,北美的支付总额为4700亿美元,其中46%是由信用卡带动,接近一半,其中商业信用卡占比11%,消费者信用卡占比35%。在亚太地区,这个数字仅仅为8%。

同时,美国有着相对来说严密而完善的金融监管体制,发展电子支付业务需要经历严格监管。

这里的监管者是国会,行政部、司法部门。但清楚美国体制的人都知道,国会背后是代表着相应的利益集团,他们通过游说(Lobby)的手段,让公共政策的制订者与决策者制定有利于该团体的利益。

继续引用019期的评论:说白了,就是钱的事儿——「分赃」不均。


《老友记》里的六个人,后来怎么样了? @ 三联生活周刊

这些年,在多变的好莱坞中磨练和发展,安妮斯顿对女性在这一行业的体会很深。她的新剧《早间新闻》,很欣慰地让人看到了她的思考。《早间新闻》探讨性别和年龄歧视,安妮斯顿的演技或是她本人,成功刻画了一个在这个行业沉浮很久的成熟女性,她的危机和她的强壮。

科特妮的事业似乎并没有像安妮斯顿那样持续起飞,成为商业号召力更强的女演员。《老友记》后,她最让人有印象的作品似乎是《熟女镇》。这是一部2009年开始在美国ABC电视台播出的喜剧电视剧,讲述40多岁离婚女人的故事。这部剧为科特妮赢得了一次金球奖提名。

马修·派瑞在事业上并无特别亮眼的发展,出演的剧大都一两季就被砍,比如2006年的《日落大道60号演播室》、2011年的《阳光先生》。

2018年的《美国犯罪故事》终于为休默扳回一城。在这部剧中,他饰演“辛普森杀妻案”中辛普森的好友罗伯特·卡戴珊,算是男二号。经过岁月的沉淀和多年幕后、剧场演出的磨练,大卫在这部剧的表演获得了好评。比较多的评论认为他真的从“罗斯”的角色跳了出来,各个细节塑造得很成功,成为这个剧“良知的部分”。这个角色也为他获得了艾美奖的提名。

丽莎在其中饰演的女主角瓦莱丽,仍保留较强的“菲比”感。这部剧只播出了两季,或许是由于人们对菲比这个角色太过爱戴,不忍看她中年以后在好莱坞处处被嫌弃的样子。但是,《归来记》获得了三项艾美奖提名,从剧本角度,或许是对丽莎·库卓一个不错的肯定。

马特·勒布朗最值得注目的作品是和《老友记》编剧之一大卫·克拉尼合作的《戏里戏外》(Episodes)。这部剧成功播出了五季,也让马特·勒布朗获得了第69届金球奖电视类“音乐/喜剧类剧集”最佳男主角。

《老友记》终季的时候,这些演员的年龄都在35到41岁之间。电视剧结束,他们对下一年龄段的探索,也开始了。离开了他们扮演的长达十年的角色,这六个人都或多或少经历了一段寻找自我、不断突破的过程。从开播到如今,25年过去,这些演员都在各自人生中实现了不同的目标。但无论他们现况如何,有一点似乎是永远不会改变的:现在或以后的任何时刻,打开《老友记》任何一集,这六个人,都会在那个我们无比熟悉的世界,等着我们。

虽然《生活大爆炸》还多播出了两季,但是《老友记》在影迷心目中的地位完全不可动摇。


傻逼三定律,和10条牛逼指南 @ 孤独大脑

傻逼定律一:牛逼者,以傻逼之

傻逼定律二:与傻逼斗,或讨好傻逼,你就傻逼了

傻逼定律三:一屋人,你不知谁是傻逼,那你就是

10条牛逼指南就不粘了,自己看吧。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