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19:1%甚至1‰的人把所有人的船给掀翻了。


是来自天堂的光束!世界遗产美景摄影作品 @ 胶片的味道


P2P最后时刻 : 大家交了上万亿学费,不留下点什么吗? @ 南方人物周刊

行业转折点早已发生,但却被许多从业者误以为是监管的认可,投资人也没有及时从高息以及刚兑的美梦中苏醒。

P2P通过互联网,把民间金融的好和坏全都翻到了台面上,“等于把淤泥底下的东西都铲了上来,里面能挖着莲藕,也有臭鱼烂虾”

“1%甚至1‰的人把所有人的船给掀翻了。”

P2P的原意只是个体对个体,即在互联网时代,以网络为媒介实现了个体对个体的贷款。打个比方,信息中介类似于介绍相亲的媒人,如果要求它“刚性兑付”,就像婚后一方如果认为婚姻不幸,要媒人承担所有责任。

其实,真实的“P2P”是个好东西,既满足了借款人的融资需求,也增加了投资人的投资渠道。但是,劣币驱逐良币,彻底玩坏了。 任何涉及金融的新事物,都需要监管。


阿拉善英雄会:5天4夜的沙漠狂欢 @ 剥洋葱people

阿拉善,蒙古语意为“五彩斑斓的地方”,但这里被沙漠占据,生态极其脆弱。英雄会所在的腾格里沙漠,面积达4.3万平方公里,超过7成是沙丘。最近几年,随着当地对旅游业的推动,这里也成为户外徒步、越野活动的胜地,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环保压力。

网红直播直接拉动了地方经济。


内讧凶狠 @ 全天候科技

同样在中关村,英语系教师俞敏洪正式决定离开北大。在之前由于不满他私自在外授课,北大连续三天用高音喇叭在全校播放这一极端的方式对他进行处分,俞敏洪觉得“既然在北大工资还那么低,不如离开北大出去教书,挣钱会比现在多很多,而且出去以后我再开培训班,也不会有任何人给我处分”。

在俞敏洪的收权过程中,暗地互相制造麻烦、使绊子是常有的事情,比如徐小平想上一个雅思项目,找俞敏洪谈了一年半才谈下来;另一边,俞敏洪做出的一些决策也出现无人执行,或者故意唱反调的情况。俞敏洪曾说过,在新东方,没有任何人把他当领导看。

甚至在媒体报道中,有这样一则场景:俞敏洪在得知徐小平带员工反对他的改革后,直接让人把徐小平的办公室占了。在这场乱哄哄的斗争中,徐小平被被赶出过董事会,王强辞去过董事长职务,俞敏洪也失去过CEO的位置。

最终这场新东方的内讧以徐小平和王强的出局作为结局。2006年新东方在纽交所上市,徐小平离开创立了真格基金,在投资圈大展拳脚。

说白了,就是钱的事儿——「分赃」不均。


消失的环卫工人与看不见的城中村 @ 极昼工作室

凌晨四点,未苏醒的城市向他们展现出另一种面貌。夜不归宿的男男女女,醉倒在了夜宵档口或人行道上,等待他们清理的是旁边一堆一堆的呕吐物,散发着酒糟过期的气味。一位流浪汉时常裹在白色的编织袋里,睡在丰巢快递的取件柜旁,闪着灯光的货车从他身边“呼呼”驶过。

穿着工作服的酒店保洁阿姨,会在这个点下班回来。凌晨交接班的出租车师傅也回来了。鱼塘边的深夜垂钓者和守在垃圾点旁边的拾荒者,则一夜没有离开。等到上午十一点,这些人消失不见,三十多岁的站街女从几个特定的巷口冒出来。她们脸上抹了一层厚厚的脂粉,红唇,穿着黑色丝袜、高跟鞋,指甲大多涂成鲜亮的颜色。她们热情地向环卫工打招呼,相中的自然是他们的腰包。

一名环卫工还见过,来不及赶往医院的妇人,躺在一座祠堂前的空地上即将生产。二十来个路人背对产妇,围城一个大圈。救护车开不进村子,医护人员抬着担架赶到时,孩子的头已经露了出来。

他们每天要面对烂淤泥里的臭老鼠,树根下的龙虾皮、田螺壳、烧烤竹签,草丛里的猫屎和狗屎,还有随风乱跑的零食袋和餐盒。如果碰上下雨天,垃圾就像上了胶水,牢牢地粘在地面,蓄满雨水的垃圾桶有两百斤重,难以拖动。

浮生百态众生相。生活不易。这篇文章的文采真好。


谁拖了中国足球的后腿? @ 饭统戴老板

在甲A时代,21岁的球员能在国足胜任主力,如今23岁的球员却只能靠足协强制新政才勉强上场。而23岁,在职业化的欧洲足坛早已是一个熟透了的年纪。

金元足球之下,俱乐部狂买外援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本土新秀脚下没根,青训断代、后继无人,只能请外来和尚,吃一天斋念一天经。

忘了在哪儿看的一个对中国足球的评论——你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小孩儿去踢球,你还能指望中国足球能好?


北京烤鸭进化简史 @ 小宽招待所

鸭子的处理需要八道工序:宰杀、烫毛、退毛、打气、掏膛、洗膛挂钩、烫皮打糖、晾皮。

每一个环节都有非常精细的经验,不长期反复操练,无法熟练掌握。比如:宰杀时刀口要小,烫毛时对水温控制非常紧要,烫鸭有死烫和活烫,所谓“死烫”是指锅内水烧热在旁边烫,锅要离火,动作要快;“活烫”则是把锅一直放在火上,水温要控制在58度;退毛先退大毛,再退细毛,去细毛要在水盆里进行,夏天用冷水,冬天用温水,水里不能有油星;

打气时手不能直接碰到鸭身,只能拿翅膀头颈,手指碰到鸭身会留下指印,烤出来不好看;掏膛特别讲究先后顺序,才能将内脏彻底掏清,先掏肛门,再掏心脏、食管,鸭肝,肠,最后是左肺和右肺,掏清之后还需要高粱杆,截成两寸长,一头削尖成三角形,一头削成叉形,从鸭腋下开口放入鸭腹内;挂钩时要从颈骨左下面皮肉处穿入、在右下面皮肉处穿出,不能穿过颈骨;

烫皮打糖要淋开水,只能是三勺开水,多了之后不易上色;浇糖水有的要一次,有时则要两次;糖水的讲究也是许多厨师的不传之秘,有的是用麦芽糖,熬老,略带黄色,一斤糖配一斤水,加入少量盐,在缸里存放一个月,化成糖稀;春夏秋冬四季糖与水的比例不同:冬季10两糖稀加32两水,夏季晴天与阴天糖水比要调整;第二次打糖与第一次不同,有时候可以加入白砂糖,蜂蜜,比例全凭手感。晴天,雨天都要有所变化。晾皮在冬天和夏天,阴天和晴天都有细节不同……

文章看第一二段就可以了,后面是大董的软文。


12年前《奋斗》里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 新世相

一直很独立的夏琳说:“我只能自己去创造机会,我的机会不在你身上,而在我自己手上。”

浪子华子说:“我除了人好,还真没别的毛病,要不然早成功了。”

为爱、为自己活着的米莱说:“没有公司,没有什么需要解决,没有应酬,没有别人,只为自己活着。”

在爱情里任性妄为的杨晓芸说:“我想跟你好,谁也挡不了,我想跟你处,谁也拦不住。”

对应他们的真实人生,很难不让人唏嘘。《奋斗》之后大家各奔东西,12年后终于奋斗成了各自的样子。

《奋斗》应该是自己看过的最后一个国产电视剧,一直喜欢敢爱敢恨的米莱。王珞丹现在也是活出自己的样子了。


北京建筑 by 黑衣人


痛经到想死,为什么还不吃止痛药 @ 网易数读

非甾体类抗炎药和避孕药是常用于缓解原发性痛经的止痛药,原理非常简单,就是通过抑制前列腺素的产生来止痛。

女生们常用的布洛芬就是非甾体类抗炎药,有研究表明采用布洛芬来缓解痛经,其总有效率为86.7%。

光就痛经这一点来说,作女生就非常的不容易。希望女性也能摆脱封建迷信的唆教,一切以现代医学为准。


斑马的条纹到底是干吗用的? @ 动物行星

研究结束后,研究小组计算了每个人体模型收集到的马蝇和其他咬人昆虫的数量。总的来说,深色皮肤的假人身上粘有的马蝇数量是有条纹的假人的10倍,是浅色皮肤假人的2倍。

所以为了防叮咬要不要考虑一下斑马纹身。

无用但有趣的冷知识。


少女感正在恶心中国银幕 @ Sir电影

无视对身体美的感知,只看到了美的功利。

回避对人性禁忌的探索,只把这当成一场交易。

看热依扎微博下面的评论,以为自己活在封建社会。人家怎么穿、穿什么,干你屌事。


屏幕上男色的影史,就是全球经济的发展史 @ BIE别的女孩

不过20世纪以来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一旦 “男色” 在屏幕(包括银幕、网络、以及媒体)上大量出现,往往标志着这个时期的社会经济进入了繁荣期,消费主义盛行,甚至成为主流意识形态。

而中国大陆的 “小鲜肉” 文化出现,则要晚整整一代人,到2010年以后才开始出现。网友吐槽《上海堡垒》说,当鹿晗把花捧到舒淇面前时,大家还以为他要说 “母亲节快乐”。其实不是 “女神” 年纪大,而是能配的 “男色” 太若手。

大陆最早的一批小鲜肉都是委托加工的,或者是出口转内销的 —— 他们都是 “韩国练习生”,因为当时中国的大众文化产业还没有能力生产市场需要的这一类 “产品”。但是紧跟这个趋势,中国文化市场很快为小鲜肉明星提供了任其驰骋的产业环境。这一切与中国经济崛起完全同步,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如期召唤出一个男色经济门类。

可以与上一篇对比着看。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