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17:莫欺少年穷,莫笑中年败,莫嘲梦想狂。


知乎没有告诉你:年入百万有多难 @ 房东经济学

中国仍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根据国家统计局今年初发布的数据,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

中国2018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只有24336元,也就是说,如果你每年净得超过24,336元,就已经超过了一半的国人!

从上面的五等分数据可知,只要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了64,934元/年,那么就达到了全国至少前10%的水平(极少数人拉高均值,前20%人群的平均数大于中位数),而年入百万是这个高收入水平的15.4倍之多。

现实比想象中还要残酷得多。虽然说老这么「阿Q」的安慰自己不好,但是仔细想一想,自己还挺幸运的。要珍惜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啊!


流浪到鹤岗,我五万块买了套房 @ 正午故事

像我们这样生活,没有学历,赚不了很多钱,相对好一点的可能做点技术工种,或者在大城市做保安、送外卖之类。买房都是贫民户嘛,有钱的当然想在自己的城市,没钱的就想想办法,便宜房子也买得到。我们觉得自己到处漂泊的生活状态就像流浪一样,便宜的出租房居住不稳定,租金也要一直掏下去,谁不想买房呢?我在贴吧里有几个比较熟的朋友,和他们见过面,吃吃饭聊聊天。手上有钱没钱的,只要不是欠了一大笔债,都会想到买房的事,觉得能买还是买。

我们买了房还算好的,更多人都买不起啊,有的人三十多岁,一万块钱都拿不出来。吧里有的人彻底无业,没收入,还有人在三和做日结工,那边工作中介很黑,听说好多人打工被中介扣了。

这篇文章看了以后更心塞,是上一篇很好的事例补充。


「江西」依然在,「江东」去哪了? @ 大地理馆

秦汉之际,江西指今安徽一带,江东指今长江以南的江浙沪地区(不包括江苏省长江以北地区)。

三国时期,江东泛指江东六郡,从江浙扩大到江西、福建。

唐代以来,江西主要指今江西大部分地区(代称为江右),江东(路)缩小为皖南到九江一带。

元代调整行政区划,“江西”保留,“江东”消失。

明清时期,“江西省”版图确立,原“江东(道、路)”已七零八碎。

就喜欢这种带各种引经据典的文章。


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 @ 酷玩实验室

作为一家造车新势力,蔚来要为新经济的泡沫背黑锅;

作为一家汽车制造商,它要为中国造车行业的落后挡枪子。

很多蔚来员工说,“斌哥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

这人我真的不熟。本文不代表个人意见。


那些 35 岁被辞退的中年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 知乎实验室

所以说「中年危机」的局怎么破?从个人来说很难,因为这本质上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在或远或近的将社会的劳动环境会变得更健康,更合法。等待将来整个社会都消灭了恶性加班,消灭了非法解雇,消灭了年龄歧视,消灭了……,只有那一天才是「中年危机」真正破局的时候。

各种文章各种制造焦虑……真被辞退了,我就接媳妇儿的班儿,开美甲店去!


倪征燠——从意气风发到沉默寡言的法律人 @ 法律先生

先生百年之后,我们遍寻其以往著作讲稿,除了实务探讨和生平纪录,没有意见、没有看法,也没有关于任何主义的只言片语。

看起来,他仿佛是一个沉默寡言的法学家,不知究竟是沉默选择了他,还是他选择了沉默。

而最终让他得以保全的,也许正是这种缄默。

希望知识分子要靠闭嘴换安稳的时代过去了,我们永远不会怀念它。

这篇文章能存活下来,估计也是因为作者的高明——点到为止。


大家好,我就是区块链本人。今天,我要给你们介绍我的家族…… @ 刘润

一张图简要了解全部。


汇丰银行往事:东西逢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 饭统戴老板

从上海到香港,从香港到伦敦,汇丰就像维多利亚时代的那些英国海盗一样,从来没有归属感。

汇丰对伦敦的爱,也从未因为它本身的英国血统而专一。2011年,总部迁回伦敦不满20年的汇丰,宣布要将总部搬离伦敦。然而这成为汇丰给英国政府的虚晃一枪,五年后汇丰宣布不走了,还是英国好。然而汇丰万万没算到,几个月后,英国公投结果要脱欧。

当英国前首相特蕾莎·梅,在2017年1月17日宣布英脱欧计划的第二天,汇丰银行全球总裁就宣布从伦敦撤出1000名员工至巴黎。然而仅仅在半年前,汇丰董事长信誓旦旦对公众保证:“我们充分评估了英国脱离欧盟的可能因素,面对现在这样的公投结果,我们不会重新考虑离开伦敦。”

No comments.


豆瓣你需要多赚点钱 @ 象三一

诗与远方的商业化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对豆瓣而言,不仅需要用小众内容激活那些不再活跃的老用户,还需要用大众内容去吸引那些等待尝试的新用户。

文艺青年真的穷吗?文艺青年也有愿意为之买单的东西。只不过这个痛点豆瓣现在还没有找到。豆瓣需要琢磨琢磨这些文艺青年到底喜欢什么,而豆瓣的用户们也要学会投桃报李,不要一味的坚持那份没来由的高傲,什么视金钱如粪土,谈钱的文艺都是假文艺,把这些都放一放,毕竟如果赖以生息的沃土垮了,你们要去哪里耍呢?

钱已经准备好了!来啊!十一期间居然不能显示《少年的你》的评分,实在是太垃圾了。希望豆瓣还能保持中立性,不要受资本的诱惑。


双十一「狂欢」,越来越让人看不懂 @ 新浪科技

桃子吐槽优惠活动的复杂,“前几年都是直接优惠的,现在还要盖楼,赚什么喵喵币”。聊到这里,她连发三个“允悲”表情:“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便宜两块五”。她还提到,自己关注的某品牌天猫旗舰店的牙膏等商品,比之前贵了。

这并非孤例。阿木关注了京东上的一款镜头,通过翻阅什么值得买的网友评论,发现当前售价比618网友购买价格贵了两、三百元。另外与天猫类似,京东的活动也十分复杂。其“全民养红包”活动通过收集金币,“投喂包包”,将红包升级等任务,来瓜分奖池的1亿现金。

普及两个经济学名词:
消费者剩余(Consumer’s Surplus)是消费者在购买商品时,愿意付出的代价与他实际付出的代价的差额。
价格歧视(Price Discrimination)实质上是一种价格差异,通常指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在向不同的接受者提供相同等级、相同质量的商品或服务时,在接受者之间实行不同的销售价格或收费标准。


我牺牲双眼,整理出一份网络矫情文学赏析 @ 看客inSight

矫情文字泛滥的背后,是一群庞大而沉默的受众。当人人都渴望拥有一个有趣的灵魂时,那么“有趣”的标准就会一再抬高。一不小心,就容易被贴上矫情、中二、装逼的标签。

说到底,社交网络本质上就是一块你追我赶的逼格修罗场。你永远站不上鄙视链的顶端,只能被一部分人仰望,又被另一部分人嫌弃。

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往往只会觉得彼此非常吵闹。生活已经如此艰难了,没有人有义务去消化另一个人的晦暗情绪。所以,矫情是刚需,嘲讽矫情也是刚需。大家只能从各自的朋友圈路过,翻个白眼,然后有默契地离开。


中国神秘木乃伊之谜,白人在3000年前就已定居东方? @ Dizzy纪话

东方和西方文明的交流其实一直都有,只不过并不像两个国家建交那样直接的接触,而是通过族群的迁徙融合带动了文化和技术的传播。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国文明实际上受到了很多外来的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文明是外来的是次生的,原生文明也需要技术文化的交流发展,最终把它们吸收改造成独一无二的东西。

新疆出差游玩交河故城的时候,周围寸草不生的黄土堆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年的容貌,只剩下残根断崖。遥想几千年前的古人在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下生存就由衷地钦佩。


罗永浩,2019年最惨的男人 @ 观点

这个男人,一生都在为自己曾经的“理想”而奋斗,从东北小县城走来,他太想证明自己。

他的一生都想要挑战权势集团,并为憎恨权势集团的人们找到发泄的接口。

柴静评价罗永浩说很多人喜爱老罗是觉得他彪悍,叛逆,幽默,独立,诡异,但他对这个世界有我所知的罕见的善意和温柔。


“老赖”罗永浩被群嘲:莫欺少年穷,莫笑中年败,莫嘲梦想狂 @ 粥左罗的好奇心

正是对一个人梦想的尊重,对一个人敢给自己未来期许的尊重,对一个有信念的人的尊重。

哪怕这个人当下没任何背景、资源、人脉,哪怕他暂时还穷得无法启动梦想,哪怕他经过奋斗到中年还一事无成甚至惨败,哪怕这个人的梦想听起来很狂,哪怕这个人对未来的想象不着边际,你都不应该嘲笑他,因为人非草木,人非AI,人有梦想和信念,这正是人之为人最重要的东西。


迷信网红带货是一种病,得治 @ 半佛仙人

所以网红带货,也可以称之为互联网+直播+电视购物+沙雕拆迁清仓

玩淘宝的时候,误进入过直播间。看主播在那儿声嘶力竭的推销不到10秒钟,吓得我就赶紧逃了。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