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13:也许在跌落深渊之时,才能学会飞翔。


有头有脸的互联网公司都在放贷 @ 投中网

互联网人的标签除“改变世界的码农”之外,从此又多了一个莎士比亚书中所写的“威尼斯商人”,每个普通用户提供给互联网巨头的除了数据和流量以外,还有实实在在的金钱。

如果互联网巨头们不能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这将是一个吸血的行业。不过,底层人民——或者叫银行的「次级客户」——的信贷需求还是需要解决的。如何规避信贷撮合机构的系统性风险,是监管急需解决的问题。但是!绝对不能一刀切。


唯品会的市值救赎战 @ 蓝鲸财经

唯品会虽然27个季度持续盈利,拥有过硬的“杀手锏”,但市值稳跌、增速缓慢,这种共存的现象,加上阿里的扩张吞噬,拼多多的稳追不止,都是唯品会增速缓慢、市值下跌的因素。

在国内电子商务行业竞争的日益激烈,唯品会的生存之战变得越来越困难,对其持续盈利能力也充满挑战。短时间,唯品会很难再回到2015年那个市值为150亿美元的巅峰期,但唯品会不缺少重来的勇气,重拾“信心”迎头追赶,财报也在不断展示它的努力。

在中国干互联网,实在是太难了。三年河东,三年河西。


韩寒与郭敬明:人至中年,帝国未竟 @ 虎嗅

作为新概念最早走出的两位作家,韩寒与郭敬明曾一度被视为80后的两个标志人物,他们起点类似,过程大相径庭,最终却像是殊途同归。

在自己成为明星后,他们不约而同地升级为造星者,与旗下数名作者共同打造出各自的商业帝国,这些作者,或者说网红,被纳入成为他们商业版图的一部分,但如何对其聚集、孵化、打造,韩寒与郭敬明选择了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团队曾经看过「亭东影业」这个项目。依稀记得当时估值是8亿人民币。


刘昊然盲盒、大白兔唇膏:一门让95后“烧钱”的好生意? @ 投中网

过去一年中,天猫上潮玩手办销量的同比增长达到近190%,客单价和消费频次均名列前茅。同时,盲盒收藏成为了硬核玩家数量增长最快的领域。数据显示,天猫上一年有近20万在盲盒上年花费超过2万元的“硬核玩家”,其中95后占了大多数。

不仅如此,根据闲鱼官方数据,盲盒交易已成为千万级市场。过去一年中,闲鱼上有30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每月发布闲置盲盒数量较一年前增长320%,最受追捧的盲盒价格狂涨39倍。

败家媳妇儿……


无主之作


夜间经济还能振兴吗?——从当年乱糟糟的温州城说起 @ 南洋富商

拆除一片旧街区或许只需要几天,建造一个新城区也只需要几年,但是那些让人舒服的生活生态圈,却是十几年、几十年才能形成。当年温州城那种乱糟糟的繁华,成为不可复制的传说。

其实夜间经济并不是什么独立的东西,它只是各种自由经济的一部分。这种东西本来就跟野草一样,你不去拔,它自己就会疯长。但是你要搞一个“野草促进生长管理办公室”,发一个《关于促进野草生长运动的规定》,结果可能硬生生把野草给规划死了。

北京市2017年开始整治「开墙打洞」,我也是不知道为了啥。现在中央又呼吁振兴夜间经济,简直就是啪啪啪的打脸。


中华文明第一次被清华教授整理得如此清晰! @ 看鉴

文化成熟的标准是什么?

第一,必须有文字。

第二,必须有城市式的居住方式,城市可以小一点,但必须有居住的方式。

第三,必须有青铜器。所谓有青铜器就是必须有金属冶炼,青铜的冶炼熔点很低,人类最早能冶炼青铜器就是能冶炼金属的初步了。

文章最后以打鸡血而烂尾了。不过可以看看。


人类沙雕史,看完够你装逼一年 @ 独立鱼电影

中世纪的黑死病,与一战末期的西班牙流感,在夺走了千百万人性命的同时,倒逼了现代医学的迅速成型。

当人类面临无法控制的灾祸之时,对生存的强烈渴望,反而让我们为自救而全力以赴,不断突破极限。

也许在跌落深渊之时,才能学会飞翔。

BBC制作的六集军事纪录片——《世界最怪武器》的文字阅读版。没时间看影片,看看沙雕GIF也行了。


《瑞丽》,中国时尚杂志界的土味大姐大 @ gogoboi

而现在的《瑞丽》呢?跟之前比,早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看她今年的九月刊,这艳俗的配色,这美图秀秀免费字体……仿佛回到了改革开放以前。

边看文章边听QQ爱,别说还挺搭配。


有话快说,别老问“在吗” @ 新周刊

所以,有话直说,并且说重点,不仅仅是高效的社交技巧,也体现了你对他人的共情能力。

如果你的第一句话是“在吗”而没有更多信息,不但难以引起对方的注意,浪费大量的沟通时间,还伤害了自己以及他人的健康。

相关研究表明,有话不说就像有屁不放,经常憋着会导致身体出现头晕目眩、脸色蜡黄、精神颓靡等症状,坏了心情,坏了身体,还坏了朋友关系。

最近有个沙雕同事总爱问「在吗」。妈蛋,你就不能有话直说嘛?!真特么招人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