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10:音乐是垂直的,我们就水平地躺。


英国殖民下的香港真的那么好吗? @ 中国历史研究院

近代史是屈辱史,是血泪史,香港在鸦片战争中被英国殖民,香港同胞在殖民统治下饱受欺凌,同时期的大陆更是在列强割据、军阀混战、日军侵略中生灵涂炭。经过不懈努力,香港终于于1997年回到祖国的怀抱。但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一些“怀念港英时代”“港独”声音的出现实属令人痛心。

当前,香港发展面临各种各样问题,青年一代对未来所表现出的迷茫和对过去港英时期的幻想我们都可以理解,但只要我们愿意随手翻一翻历史资料、听一听身边老一辈人的讲述,就会知道英国殖民统治之下香港同胞究竟过得怎样。

香港
190824 摄于香港尖沙咀

港毒现在都快跑到警察头上拉屎了。对他们的容忍真的是太多了,赶紧出手吧。今天(190825)晚上的游行,香港警察终于用上了水炮车,早就应该这样了!


香港爱情故事,讲的不只是爱情 @ 单向街书店

再看 80、90 年代香港文艺片的经典作品(《胭脂扣》《阿飞正传》《重庆森林》《大话西游》……),或是收录了“殖民地香港在末世情怀里的靡靡之音”,或是迸发了某种个人英雄主义式的悲情、“颓废与狂放”,亦或是制造了一个个弥散时空意识的“锦灰堆似的迷魂阵”,而作为其中的一脉,香港爱情史的变迁无疑最有力地接洽和影响了好几代内地观众的心灵与情感。

不谈国事,谈恋爱吧!


音乐不是生活的垃圾桶,它一直是我的八音盒 @ 新周刊

台湾当代诗人夏宇在《给时间以时间》中表示:“音乐是垂直的,我们就水平地躺。”确实,当生命被音乐击穿,音符上就承载了我们的漂泊与绽放,闲暇与孤寂。那漫长的昼与夜,就会无端多出一些斑驳的星光。

近两年因为通勤时间明显减少,听歌的机会基本没有了。实在是可惜。


浮世绘其实是江户时代的小红书? @ YT新媒体

葛饰北斋《神奈川冲浪里》

真正的彩色浮世绘从铃木春信开始。为了适应当时文人之间交换画历(絵暦)的社交活动,铃木春信等人以多色印刷法发明了锦绘。这个时期浮世绘进入繁盛时期,这位行走的江户时代“美图秀秀”当选女人最爱画师,因为他会在自己的画里将娇小的日本女子硬生生拔成八、九头身。

纵观浮世绘发展的历程,你会发现浮世绘放在今天,就是我们发的朋友圈,看的公众号,或是杂志报纸,并无我们想象中的生僻晦涩。

一篇「浮世绘」的极简历史。看到最后发现居然是广告……


黑豹:我们等得起,坚信一切都会过去 @ 新周刊

回顾走过的30年,赵明义说:

“哪怕是情况最差时,我们也从没想过乐队会解散。会有失落和沮丧,但我们等得起,我们坚信一切都会过去。”

有人说,不服输、不投降,正是黑豹精神。“黑豹精神是什么?我们好像没这么聊过。”李彤笑着说,“不过好像只有玩乐队让我们最快乐,那就继续做吧。”

窦唯、丁武,神一样的前成员啊。《无地自容》是KTV为数不多的必唱曲目。


电商APP窃听疑云 @ 燃财经

“各种拉票软件、会议软件、文献提供者、新闻阅读软件等的第一步都是要得到用户的各种数据获取的授权才能运用,这些APP从诞生之日起都有着强制性、偷窥目的的恶意,不少隐蔽性非常强,或者存在强制性获取个人信息的情况。毕竟众多商家觊觎大数据的商业价值,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李圣表示。

连苹果、谷歌都爆出偷录用户的说话内容,讲真,我们消费者又能怎么办呢?


与网络隔绝的静默之地 @ 利维坦

“当我在自己房子周围溜达,我会安静地想事情,我认为人们已经失去了与自己独处的能力——单纯坐在自己的桌子上,什么也不干就是看看远处的山,这件事没有任何不对。”

有时候工作烦躁的时候,真的想找一个「静默之地」躲起来啊。


《小神龙俱乐部》,你若不提,我会以为是一场梦 @ 环球银幕

小神龙俱乐部到底播过多少动画已经成了一个谜,它的第一批观众是80后,第二批观众也是最后一批观众是90后。

回想起来,每一次回到家放下书包打开电视,那些跳动的欢乐色彩,喜爱的角色,熟悉的声音,精彩的故事,全都是平凡的奇迹。

很多很多动画片的截图。只是好奇,2006年「黄金时段禁止播放外国动画片」的禁令是哪位领导拍脑袋想出来呢?


网友解释KOL、KOC……我忍不住笑喷哈哈哈哈哈哈 @ 广告狂人

互联网行业就是造词、装逼的典范。


三年清知府,真能搞到“十万雪花银”吗? @ 短史记

综合来说,中国历代地方官的俸禄不高,常常有人“哭穷”,但事实上,他们的俸禄收入已远远高于治下百姓。再加上官员本身的特权及额外收入,地方官基本都能过上较好的生活。到了清代,“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乃是毫不夸张的现实。

几百年来,好像没什么变化。


中世纪医学:人类医学史上的至暗时刻 @ SME科技故事

中世纪,作为持续了一千年的黑暗时期,其中的愚昧和无知,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即便是聚焦到医学领域,文中提到的,也仅仅是中世纪黑暗历史的冰山一角,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即便是最黑暗的时刻,依然有人为了那一缕不知何时到来的曙光而奋斗。

平心而论,中世纪的中医,也好不到哪儿去。「本草纲目」也记载了裤裆、汗衫、衣带、头巾、裹脚布、蓑衣、草鞋、死人枕席、日历、钟馗像、桃符、蒲扇、蒲席、锅盖、蒸笼、竹篮、扫帚、马绊绳、厕筹、尿桶等种种日常用品的药用方法。


免费阅读正在杀死腾讯阅文? @ i黑马

免费这个词在互联网领域并不少见,近年来虽有知识付费等付费消费被认可,但网民人数的日渐饱和,相对于高端付费领域,下沉市场成为各行业的必然选择,在此基础之上免费也就成了大势所趋,而不断发展进步的科技水平,也大大推动了这一进程。

免费阅读就是这个背景下的产物,以三四线城市和中老年人为目标群体,推动网文阅读的市场不断扩大。可以说免费阅读是网络文学行业的一场大变革,行业的参与者必将受到冲击,阅文作为行业的领军者势必会受到更大的影响。

长期的付费阅读经验积淀究竟将会让阅文有更多的底气去面对市场变化,亦或是长期发展的惯性将会让阅文的转变步履维艰,这一切都未可知。这一场关乎阅文生死的棋局,以免费为起点,以变现为目的,阅文集团能走多远,且待时间证明。

电子阅读领域里的细分领域——网文阅读——又是一个和拼多多一样,远离我日常认知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