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05:即刻未死,社交已凉。


即刻未死,社交已凉 @ 子弹财经

随着互联网人口红利的消逝,未来的社交产品将会越来越难做,36氪在《2019年社交行业研究报告》中提到:社交行业发展日趋成熟,平台可消费内容形式越来越丰富。

如今的社交创业已经涵盖了图文、音频、视频等载体,普通用户的选择越来越多,但至于谁能成为“平台”,才是社交创业者们最大的烦恼。

罗永浩、王欣、沈博阳、周首、郭子威等几位大佬都试过了,但在2019年上半年里得出了同一个结果,那就是:

社交有风险,创业需谨慎。

「即刻」是饱蠹楼筛选优质长文的主力APP,非常精准的信息聚集及推送,让我一度推荐给身边的人使用。前两天把圈子设为首屏的社区转型之路,虽然饱受诟病,但估计也是无奈之举。希望这个已经存活了四年的APP,不要做社交,继续做资讯吧。


平行时空 画师:トーコ


无印良品的中国式败退: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 零售老板内参

对于无印良品而言,要解决的问题绝非仅价格体系一个,而对于目前面临的综合困境而言,当下的业务调整力度明显不足,并且脱离市场节奏。

唯一令人欣慰的是,无印良品在消费者端,依旧拥有高度认可。网易严选、小米有品等家居新零售品牌的按其套路而得以崛起的事实,足以论证这一点。

2015年去日本旅游的时候就发现,无印良品在日本的价格居然是国内的三分之二。令无数人诟病的「日元定价除以十就是人民币价格」的定价策略,在新国货、新零售(如网易严选、小米有品)崛起后,更加凸显了无印良品的超低性价比。现在去无印良品店铺,真的像文中说的那样,「我就是来看看的」;买虽然买得起,但是谁还愿意当「冤大头」呢。迅速调整定价、搬离核心商圈以降低成本、积极拥抱电商,或许在中国还有续命机会。


站在中年男人光环里的女孩 @ 人间

“小朋友,你真的以为人们会欣赏才女吗?这就是可悲之处啊!才女总觉得自己是因为才华取胜,却不肯承认,才情不过是外表的锦上添花——你们女人不也夸闺蜜都夸‘永远18岁’,你们怎么不夸‘才高八斗能力强’?”

一个小故事。相对于体制内有贼心没贼胆的中年油腻老男人,金融圈的男女更加肆无忌惮。上周上海公募基金圈的大八卦或许更加印证了这一点。女的不可能不知道男的已婚,男的更是利用自己的社会价值优势进行碾压。


陈春声: 被质疑的“三山国王”, 究竟是何许来头? @ 文化纵横

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悠久的文字记载传统,官方记录和民间文献同样丰富,“多元一体”的极其复杂的社会中,我们要了解百姓宗教生活的特质及其文化含意,仅依赖从宗教经典和正史记载作出的类型化的概括,或者只是从短暂的实地访问而试图得出有解释力的结论,都是远远不够的。就是潮州这样一个从中原王朝看起来相当偏僻的地域,我们仍有可能相当“实证地”追寻其民间神信仰的历史根源及其意义转换,并力图从历史上当地人的解释来理解这种信仰的文化含意。如果我们不是那么拘泥于“什么是社会”之类的概念之争,那么,潮州民间神信仰的例子,也许仍然可以为“宗教明显是社会性的”的理论作一个注脚。

这篇文章太学术了,各种引经据典,同时还有若干文言文……


字节跳动VS腾讯:世纪之战 @ 新财富杂志

对比字节跳动与腾讯的内在竞争力差异,“大中台小前台”VS事业群重组,App工厂VS“内部赛马”,算法的极致应用VS基础研究发力,双方实力都十分强悍,这场世纪大战才刚刚开始,后面的战火将烧至何处,所有人都拭目以待。

非常详细的分析了字节跳动和腾讯的现有各业务板块和优劣势。难得一见的好文章。


外卖小哥知道北京凌晨的所有秘密 @ 凤凰WEEKLY

少年的身体随着节奏轻摇。他像个真正的歌手,大声吼唱——“亲爱的姑娘,请你听我说”。身旁两个骑手也被节奏感染,扭着身体跳起舞来。北京的城市边缘,风儿轻吹,绿树窸窣。暖黄的灯光披洒他们,感觉像回到了央视的舞台。

刘小春在夜色中越唱越响。这是一个难得放松的夜晚。唱至最酣畅时,他终于有一种感觉——北京不再那么陌生和冷漠。他在北京打两份工,主业是王府井一个豪华商厦的物业,上完白班,倒夜班,见缝插针地送外卖。

马小东也有类似的感觉。当大部分人都睡去,北京不一样了,他们也变得不一样。他不再只是一道沉默的黄色的暗影。在夜色中,他可以走到人前,成为主角。

三个穿梭在北京夜幕下外卖小哥的故事。最近对这种非虚构类文章,特别的感兴趣。「人物」在这方面的报道也做的特别好。过不了别人的生活,阅读一下人家的经历也是不错的,顺便培养一下自己——阿尔弗雷德·阿德勒思想的核心概念——「共同体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