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04:佛系,它是一种善,不过是一种消极的、有限意义上的善。


《北京卡通》曾经悄无声息地迎来过一次“乐队的夏天” @ VICE中国

活在中国入世加入WTO前夕,透过互联网与全球资讯接轨的青少年们,顺理成章地让自己的耳朵听到了新世代的声音,囊括了英式吉他流行、朋克、流行朋克、电子、哥特等多元音乐符号的“北京新声”唤醒了沉睡在高考分数线前徘徊的迷茫少年,世纪末独有的信息化生活方式、卡通化处事原则、时尚化的音乐包装,顺着耳机线与唱片封套内页,下载到了刚将旧思维旧观念按住 Shift 永久删除的审美扇区中。

上面这段话写得实在是太好了,可以全文高亮显示。那个纯真的年代啊,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去。


索尼真无线降噪耳机 WF-1000XM3 正式发布 @ 数字尾巴

Sony大法好啊!最近这款耳机的软文比较多,不过按照索尼的尿性,还是强烈推荐的!


中国第一女鼓手石璐驶向云外,天真胜似花开 @ 36氪

反正你就觉得这就是人生顶点了,但是你又能看出来他那么成功的一个人,眼睛里已经没有希望,他经常说“enjoy this shit!”那么美好的生活也就是这样。虽然我们没钱,但已经感受到了特有钱的人生活是什么样。所以玩乐队就是在最好的年华,看到整个世界了。

我想,我会一直玩乐队,玩到至少50岁,不一定非得打鼓,也可能弹弹键盘。对未来,我也充满希望,应该会有一个特别对的人,接受我的女儿和我的乐队。

「乐队的夏天」这个节目,真的让一直藏谧于地下的中国乐队们抛头露面。挺为没有搭上这班综艺车的其他同样很出色的乐队惋惜的。不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最近推荐「乐队的夏天」的次数太多了,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看了网红街拍才知道,中国式审丑,太辣眼睛了 @ super health

审美和设计在中国沦为了最不重要的东西,一切以快速卖货为前提,自然只剩下了土味和山寨。

五千年文明留下的美,在韵,在雅,在一份意味深长的留白。这才是我们应该追求、培养的审美能力啊。诚然,审丑可以满足部分人的猎奇心理,获得短暂快感。但长期审丑带来的,是低到毫无底线的下限,越来越难以满足的猎奇心态,以及对美好事物再也提不起半点兴趣。

反正我是没下过抖音、没下过今日头条、没下过快手。世界上有意思的东西这么多,干嘛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玩意儿上。


佛系是一种消极的善 by 汪行福

大体上说,佛系是:一切都行,看淡一切、安静自然、随遇而安,一切随缘的人生观;有也行,没有也行,不争不抢,不求输赢的得失观;兴趣第一,做事有自己喜欢的方式和节奏的生活方式;做什么无所谓,把本职工作做好,不揽事、不贪功也不卸责的职业观。

佛系不是恶,也谈不上是病,相反,它是一种善,不过是一种消极的、有限意义上的善。

「何苦呢」、「何必呢」、「就这样吧」。对于自己不看重的事情上,都是随遇而安的既来之则安之。自己控制不了的事情太多,何必要强求一切结果都听从自己的安排呢。


北京地铁是一个每天都在思考人生的地方 @ 冰点周刊

在1号线,正计时的数字每跳动1秒,就会有300多人上不了车。

西二旗站平均每月有20只鞋、70多个背包玩偶挂件掉落在站台下的道床上。车站准备了拖鞋,方便那些挤掉鞋子的人回家。站务员清理轨道时捡到过5本房产证。

一位老太太曾经这样形容:“高峰时车门一打开,地铁就像‘哗’地吐了一样。

小时候和父亲最爱的一件事就是花五毛钱坐地铁一号线——从复兴门上车,坐到苹果园再坐回来。而且由于有个关系很好的初中同学之前是地铁司机,所以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关注北京地铁的情况。 地铁运营人员(不包括混事儿的安检)真的是一群特别辛苦的人,文章披露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内容,可以更好的理解他们的辛苦。


东北锦州,没有网约车 @ 钛媒体

如同东北其他很多城市一样,锦州没有多少当地的创业者,也没有当地的互联网经济,“人才、资本、创新、创业机制的匮乏,依然制约着锦州新经济产业的发展。”张华说,他是锦州当地的一位多次创业者。大学毕业后,他到北京呆了几年,后来想回去创业把一些互联网项目搬回家乡,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网约车的问题不仅仅是事关网约车,共享单车也不仅仅是事关网约车,而是这个城市能否容纳创新模式的体现。”张华说:“这里面,有历史遗留问题,有政策和体制问题,但更多的,是人们思想是否解放问题。”

投资不过山海关。


上市一年,市值腰斩:小米被撕下互联网公司外衣 @ 棱镜

市值接近腰斩:7月8日,小米股价收报9.61港元,相比17元的发行价跌去了43.5%,相比22元的峰值已经腰斩。以7月8日收盘价计,小米市值为296亿美元。

营收利润持续上升:小米上市后发布了四次季报,从2018年二季度到2019年一季度,期间小米收入1842.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1%经调整利润89.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0%

这组看似反常的数据,折射出小米上市后曲折的一年。资本市场并不认可小米互联网公司的定位,PE不断下滑。手机市场竞争加剧,小米全球出货量和中国出货量增长低迷,让小米核心业务陷入挣扎。与此同时,小米人员规模和产品体系都在不断扩大。为了适应这些变化,小米开始了大刀阔斧的调整。

频繁的架构调整,双品牌策略,与不断下滑的市值,构成了小米这一年的关键词。

资本市场并不认可雷军的故事,但是这不影响小米是一个伟大的公司。打破技术与价格的壁垒,用相对便宜的价格买到大小家电/日用百货。小米IoT的故事还没有正式开始。


老爸六十 by 冯碧漪

在这样的人生阶段,我们走向了彼此。如今的我们,不仅是父女,也是工作中的伙伴、搭档跟战友。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成为了进入社会后的我最亲密的导师。从公司管理、项目规划到人生方向,只要是我提出的问题或需求,无论有多繁琐唐突,他都会耐心解答,全力配合。他开始为我导航,而我,则努力学习着掌握平衡,在社会的大海里扑腾成长。

我们和解了吗?我不再执着于答案,甚至不再认为这个问题本身重要。我们本就是不同的人,在一些问题上有各自的坚持,甚至在理念上有巨大的差异。但他与我都是开放的,我们愿意沟通,会坚持自己的立场,也会在适当的时候为彼此做出迂回或妥协。

冯仑闺女送给他爹的六十岁生日礼物。错过了女儿的成长,不过和解后的父女关系也还算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