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01: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你觉不觉得你写的东西像屎?”“觉得” @ 电影之森

「你总算有自知之明了,那你还写?」,一个来自深渊里欠锤的声音。
「当然,如果秉承做不好就不要做的原则,人类应该还在树上蹲着挠痒痒吧。」

虽然老早不再写公众号了,但正是这篇文章提供了最后的鸡血促使自己启动了这个周刊的筹备。有激情有想法有精力,那就做呗。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不需要瞻前顾后的犹豫了。


罗永浩 锤下那个理想主义者 @ 人物

感情很复杂。每一个人说起那个名字,几乎都这么说。每一个人在采访中都在检视自己说了什么,怕伤害他。每一个人最终似乎都原谅了他,没有恨意。他永远是话题的中心,聊着聊着,就绕到他身上。不管老同事们吃饭,还是在那个名为「一个养老院」的离职员工微信群,怎么聊也聊不完。「你知道人群里没有比他更健康的人,但是他又在做企业这件事上这么难以改变,这么固执。」草威说,「他就是一矛盾体,他是一个万中无一的天才和病人。」

老罗一贯的心直口快,在创业锤子科技后,毁誉参半。作为买了M1L、坚果Pro、Pro2和Pro2S的死忠锤粉来说,产品足够好用就行了啊。不过最近沉迷于小米的AI按键,感觉回不去了。不过,老罗能翻身的话,一定还会实际支持的!


你有没有发现,父母开始看你脸色了… @ 经纬文摘

小时候啊,她总夸我是超人,现在啊,我过时了,总是在添乱,女儿长大了,不需要爸爸这个过时的超人了。

上周末是父亲节。借着两个父亲的生日,分别送了两个价值不菲的电子玩具。父母真的年纪大了,要多抽出点时间陪陪他们。


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教授曲卫国2019毕业典礼发言

大家都认为读书是好事,但如果读书时独立意志停摆,没有了自由思想,结果也许比不读书更糟。

读书坚持自由而无用,这就意味着我们读书不是为了用于他人所规定的目的,而是为了自己独立的生命体验。读书不是为了寻找他人给出的答案,而是为了自己能有更大的思想自由。


Patrick Zachmann,1955年生于法国,1977年开始成为摄影师,1985年加入玛格南,并在1990年成为玛格南的全职摄影师。1996-1997年任玛格南副社长。从1982年开始Patrick Zachmann曾多次到中国拍摄,拍下了数十万张照片。

这哥们儿的拍摄主角真的都很牛逼啊。而且还在当年「高考前夕」拍下了无数的照片,有兴趣的可以自行搜索一下。


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 by 刺猬乐队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已经播出四集的《乐队的夏天》,真的给我这个摇滚老炮儿无数次老泪纵横的机会。青春回不去了,同龄人的鬓角都已经斑白了。


切尔诺贝利》S01E05

豆瓣上的这个美剧,居然要登陆才能查看。呵呵。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成功逗你笑了,你笑得像我熬夜画设计稿以后看见的日出,那一刻我以为太阳只属于我。我年纪比你大,我比你先存在,那你可以喜欢我吗?毛毛低头铲咖啡豆,低头就看见伊纹有一根长头发落在玻璃台面上。一看心中就有一种酸楚。好想捡起来,把你的一部分从柜台的彼岸拿过来此岸。想把你的长头发放在床上,假装你造访过我的房间。造访过我。

作者遣词造句的水平、才华横溢的比喻,用李银河的话说真的是「老天赏饭型」。可惜只有26岁,太可惜了。毛毛先生的描写是作者命辞遣意水平的极致体现。


凤姐微博注销了 背后是一部中国初代网红过气史 @ 视觉志

其实每个人的成功都不是单打独斗,历史的洪流裹挟着你我他。

其实还有后半句,但是觉得实在是太鸡血就不引用了。文章属于爆款类型,不过也能帮大家回顾一下从痞子蔡开始的历代各类网红。


握紧拳头去上班 @ 孤岛客

测试结果发现,当含混不清的泛泛而谈启用了“订制”这种暗示后,人们大多心悦诚服,星座说、测字学之类被很多人迷恋,其中部分原因也在于此。

那些适用几乎所有人的套话,叫“巴纳姆语句”,那些被称之为神归纳、神点评的“心理认同”,被称之为“巴纳姆效应”——它描述的,是一种一厢情愿式的“主观验证”心理。

星座、公众号性格测试都是扯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