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蠹楼 006:来去随缘,懒且随意。


中国武术大师为什么总是挨揍? @ 凤凰WEEKLY

棍棒不敌枪炮,套路不敌肌肉,这道理再简单不过,但许多年后,中国的掌门们还是不肯醒——有的是在做梦,有的是在装睡。

让掌门们挨几顿揍对中国搏击事业来讲未必是坏事,既然不愿意醒,就打醒好了。不断惨败同时又不断自欺欺人的中国传统武术,是没有出路的。

在西方观众欣赏世界级格斗赛事的时候,中文互联网上最瞩目的比赛是打王八拳的掌门被退役业余选手暴打,这样的局面是时候改变了。

如果能推动中国搏击事业的发展、强化全民体育意识,大师们的打也算没有白挨。

徐晓冬就是这时代的悲剧英雄,以一己之力对抗众多利益体。那些所谓的大师就是个笑话,早点承认中国武术的舞蹈属性,别再和竞技格斗项目相提并论了。


故宫博物院数字文物库

故宫博物院宣布正式上线筹备已久的数字文物库。26大类文物,超过186万件/套藏品的基础信息,读者都可以一键查阅。


10 位编辑的半年书单 @ 做書

有一位作者回复“不知不觉半年都过去了”,好像刚刚意识到这件事一样。时间总是悄悄流逝,这里我们想善意地提醒大家:一定要记得看书!

是啊。不知不觉半年都过去了。年初立的Flag达成一半了么?还有五个多月时间,抓紧完成完成自己的目标啊!


被“唯美”和PS绑架的颜值时代 @ 理想国imaginist

以前我认为这些是一种“互欺”,现在我觉得这不算欺骗,因为一切都是明着干的。凡此种种,腌臜荒唐,耻度之大堪称缺德。时代病态地陷落沉沦,形成了十面埋汰的环境氛围。社会既定的价值和生活方式、民众对秩序的信仰,空前强大怪异。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好东西竟然需要逆流而上,真正背道而驰的人却在那儿振振有词。

顺着这个世界,一起向下坠会不会更好过呢?或许会好过,但可能最终在内心里过不去。面对虚空的未来,钱真的是一剂百忧解吗?肉体的决定总要得到心灵的同意,如若背叛,内心可能终将会寻你而来要求清偿。

当今社会实在是太浮躁了,糟粕漫天、审丑横行。


敲代码时,程序员戴耳机究竟在听什么? @ CSDN学院

职场时间宝贵,求助者有责任在提问前确认问题是否值得问。如果问题是可以直接查询或者能从搜索结果前三页获取的,这些问题是不需要回答的,你无需浪费自己的时间放他人之懒。

不仅仅是程序员、不仅仅是在职场上,不自己花心思浪费别人时间的提问都是没素质的表现。


《当代人社交“潜规则”》 @ 极物

大家都是奔30岁的人了,趟过那么多浑水,早就将那些没由头的热情和纯真束之高阁,怎么可能像小孩子一样玩几次过家家就能成为好朋友?工作时候有责任心懂合作就好了嘛,干嘛要和同事你侬我侬?你花钱是买我劳动的又不是买我假笑的。

现在的大家更倾向于以自己舒服为前提,聊得来,就水到渠成;聊不来,就后会无期。我觉得用八个字概括现代人的社交状态就是:来去随缘,懒且随意

有些领导就是想不清楚,全公司的团建能有什么意义么?另外,文章结尾五大「社交潜规则」,每个人都应该好好读读!


活出生命之意义,在奥斯维辛的“119104” @ 华实人物

而作为一位67岁学会开飞机,80岁登上了阿尔卑斯山的老人,

他曾忠告所有被自身问题困扰的人们:

“人不能成为环境的玩物,请用自己精神的自由,来发掘生命的意义,并决定下一刻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没有经历过兵荒马乱的年代,算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幸运的事情。


美国创投七十年 @ 鹰眼牛

美国VC行业经历数十年发展,已经非常成熟。不仅募集和退出市场都很完善,投资机构间的竞争格局也比较均衡,迥异于国内少数VC独大的局面,美国头部VC数量较多,投资风格不同,侧重领域各异,整个市场井然有序。

国内VC行业发展,也呈一样的趋势。受到宏观去杠杆的不利影响,VC全行业正经历最困难的时间,笔者邦专栏一文《最难的一年:一个VC的视角》分析了这个局面。可以看到,全行业都在求变,洗牌已是必然,新城代谢乃万物之理,但我相信我国风险投资行业经过未来的调整,还会往上走。值得关注的趋势,若干大VC,可能会蜕变成资产管理机构。生存下来的多数VC机构将摒弃大而全,变得更加专注和聚焦。

一面镜子。在打破刚兑的大资管环境下,还在蹒跚学步的国内VC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投行三百年简史 @ 第一财经

从雏形初现开始到今天,投资银行家的身影已经跨越了三个世纪。从某种意义上说,现代企业的一切投融资活动背后都源自投资银行的推动和设计:企业上市融资,组建股份公司,企业分拆,并购,债务重组,企业证券的交易。美国企业史,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部投资银行的发展史。

从出生那天开始,投资银行一直没有停止过变化的脚步。每一次变化,都是时代深刻的烙印。就像鲍勃.迪伦在歌里唱的:“时光流转,一切都已改变”。

而未来可期。

这篇文章实际最早发布在「第一财经日报」上,但实在找不到链接了。


域名背后那些事 by LeanCloud

域名比 IP 地址更容易记忆,本质上只是为数字化的互联网资源提供了易于记忆的别名,就像在北京提起「故宫博物院」就都知道指的是「东城区景山前街 4 号」的那个大院子一样。如果把 IP 地址看成电话号码,那域名系统就是通讯录。我们在通讯录里保存了朋友和家人的信息,每次通过名字找到某人打电话的时候,通讯录就会查出与之关联的电话号码,然后拨号过去。我们可能记不下多少完整的电话号码,但是联系人的名字却是一定记得的。

既然「域名」只是一个别名,单凭这一个名字我们并不能访问到正确的地址,只有能将域名解析成实际的网络地址,网络访问才能成功。这种解析工作由专门的「域名系统」(Domain Name System,简称 DNS)完成,DNS 也是互联网的核心基础服务之一。

比较浅显的科普文章,里面还用有趣的例子做了解释。


替补球员张近东 @ 创业最前线

王首富站在了中国足球职业化的起点,许首富和马首富出现在中国足球晨昏分割的界限,张近东被照耀在46号文的烈阳之下。

他们都明白了一个道理:绿茵场上滚动的不是足球,而是黄金。

新一轮城镇化浪潮开启,深水区的石头不再好摸,中国足球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依旧在泥潭里扑腾。

很多人以为98年曼谷亚运会铜牌是中国足球的起点,没想到最后却变成了再难逾越的高峰。

中赫接手国安也是为了2022年冬奥会的工程建设。一切都是生意。谁也不用那么上心。瞎看看,乐呵乐呵得了。